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56章

第56章

        他一说,桑盈才想起这个路人甲,点点头,“记得了。”

        于总笑道:“不知道桑小姐有没有空,一起去喝一杯?”

        桑盈还没答话,旁边就有人搭腔:“哎哟,桑小姐可是娱乐圈新星啊,刚刚才获得星辉奖,相请不如偶遇,可得赏个脸,让我们于总给你祝贺祝贺!”

        桑盈淡淡道:“刚吃完,没兴趣,不必了。”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于总暗暗冷笑,他见多了这种小明星,一开始都装得特清高,最后还不是一个个得给他作低伏小,连陈沁都得给面子,更何况是眼前这个小明星,真以为自己拿了个劳什子奖就拽起来了不成?

        “听说桑小姐最近要参演的一个角色突然没了,你就不想再要回来吗?又或者,主角也不能吸引你?”

        桑盈忽然一笑:“原来《贞观王朝》那个角色,是你让人换掉我的?”

        于总见她神色如常,以为她色厉内荏,也跟着笑起来:“这么说也太难听了,我只是觉得桑小姐这么漂亮,不该屈就区区一个配角,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大把主角等着你去演!”

        话说到这里已经够明白了,识相的人肯定放下身段会跟他们走,不过于总有点倒霉,今天偏偏碰上个不识相的。

        桑盈笑了笑:“还是那句话,没兴趣。”

        于总的脸色有点变了。

        他自从来到京城之后,用金钱打通关节加上妻子娘家的背景,在生意上可以说是顺风顺水,虽然在京城这种是个路人都可能有背景的地方要小心一点,不过那并不代表连桑盈这种小角色的违逆他也得容忍。

        于总皮笑肉不笑:“这么说,桑小姐是想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什么是敬酒,什么是罚酒,给我也尝尝呗!”一边传来哼笑声。

        于总那几个人回过头,就看见陆二少走过来,一身黑色休闲衣裤,人模人样的,那气势不比几个人差。

        他是开车过来接桑盈的,结果在外头等了半天没见人,没想到一进来就有热闹看了。

        想死吗,敢欺负老子的人,真是活腻了!

        于总记得陆衡,这是那天盛唐的老板,似乎陈沁跟他还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旧情。京城饭馆多了去了,只不过像盛唐这样走高端路线,出入者非富即贵的场所,想必也是有几分来头,这么一想,他心下有点着恼,脸上却扬起笑容,话锋转得很快:“哟,这不是陆总嘛!幸会幸会,原来你跟桑小姐是一道的,不如一起去喝一杯?”

        陆衡皮笑肉不笑:“我还以为于总对我女朋友很感兴趣啊,难道是我误会了?”

        于总呵呵一笑:“当然是个小误会,怎么,陆总不赏脸吗?”

        陆衡冷冷道:“不必了,我们还赶时间,多谢你的好意!”

        说完拉着桑盈就走了。

        于总被当场驳了面子,脸色阴沉下来,盯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没有说话。

        旁边的人看出他的心思,凑趣道:“这姓桑的不识抬举,要不我再去叫几个小明星过来?”

        于总没搭腔,只是冷笑:“大树当前她不来靠,去靠一个劳什子饭店老板,我倒要看看那个饭店老板能帮她什么!”

        跟他们一起来的人里面刚好有人认识陆衡,就小声道:“于总,这个姓陆的是个港城富二代,他本人是没啥,不过他家老爷子,是赫赫有名的港城陆氏集团创始人,在上面也能说得上话的!”

        于总嗤之以鼻:“上面是多上面?说大话谁都会,这四九城遍地不都是官儿吗!老子就没关系了?”

        那人赔笑道:“瞧您说的,他家老爷子分量还真不轻,以前挂了个副主席的名头,现在不管事了,荣誉的头衔还挂着,能直达中央的。”

        一听这话,那于总终于哑炮了。

        陆衡出了外面,火气还没平息,不过他也没有当着桑盈的面说出来,只是在心里琢磨着要怎么弄死那丫的。

        这时,就听到桑盈轻轻叹了口气,那语调很是遗憾。

        “其实你刚才不需要进去的,”

        “为什么?”陆衡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桑盈捏着手机在手里把玩:“话说现代科技还真是发达,连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可以记录下来,要是有这东西,当年刑部也不至于一年到头那么多无头公案了。”

        “……”陆二表示完全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桑盈按下手机里的录音播放功能,随即有声音传出来:“我只是觉得桑小姐这么漂亮,不该屈就区区一个配角……”

        陆衡道:“他也不是官员,录了音有什么用?”

        桑盈微微一笑:“在上次看到陈沁和他在一起之后,我就已经让小贾找人去查他,结果发现两件很有趣的事情。”

        陆衡还真被勾起了兴趣:“什么事情?”

        桑盈伸出两根手指:“其一,是关于那位于总的,他能在京城混得这么开,光有钱是不行的,他夫人娘家也帮了很大的忙,所以他很惧内,平时在他夫人面前乖顺得跟只兔子似的,只不过他夫人现在在国外,所以暂时鞭长莫及,你刚才别那么快进去,等我多逗逗他,让他自己把泡过多少个女星的事说出来,我再把这份录音资料寄给他夫人,相信会很有趣的。”

        陆衡嘴角一抽,“人家怎么说也是两夫妻,怎么可能因为这些事情不管她老公!”

        桑盈摇摇头:“你错了,他夫人这已经是再嫁了,前任老公就因为出轨,被他夫人整得身败名裂,生不如死,你说如果他夫人知道那位于总敢趁着她出国就胡作非为,会有什么下场?”

        所以他刚刚进去解围,反倒是帮了那老男人的忙吗?果然是得罪谁也别得罪桑盈吗,他早就该料到的,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吃过亏!

        “那第二件事情呢?”

        “第二件事,”桑盈笑了笑,“暂时不告诉你。”

        陆衡:“……”

        桑盈看见他扭曲的表情,噗嗤一笑,捏了一下他的脸颊,发现手感还不错,就又多捏了几下,“走吧,我们回去。”

        陆二少发现自己听到她说“我们”的时候,自己的心脏瞬间漏跳了一拍,然后有种暖洋洋,甜蜜,而又治愈的感觉涌了上来。

        心情忽然就变得无比愉悦。

        “好。”

        盛唐偌大的会客厅里,香槟啤酒早就摆满桌台,何稚勉他们还订了几个蛋糕,若干烤翅烤牛排烤玉米香菇等吃食,桑盈刚一进门,猝不及防就被撒了满身礼花。

        “铛铛铛,欢迎我们的女主角回来!”张家鸿是典型的人来疯,扑上来就想给桑盈一个热情拥抱和法式热吻,没等他把嘴巴凑上,就被陆二少拽住衣领往后拖开了。

        “撬哥的墙角是吧?”陆二狞笑。

        张家鸿吱哇乱叫,“滚边去!那是老子正儿八经的姐姐,嫉妒了是不!”

        何稚勉抱住桑盈:“盈盈,恭喜你!虽然这次只是最佳女配,但下次就是最佳女主角了!”

        “我会努力的。”桑盈噗嗤一笑,虽然她自己并不在意,不过朋友的好意,自然是要领下的。

        坑爹组中唯二的正常人方睿秋同志推了推眼镜,“为了庆祝这一伟大的时刻,今晚来通宵打麻将和扑克吧。”

        张家鸿冷笑:“庆祝是假,想赢钱是真吧,姐你别理他,这小子就是闷骚,上回德州扑克被你赢了那么多钱他心里可不爽了,以前跟我们赌他回回都是第一的,今晚是想找回场子了!”

        方睿秋文质彬彬地笑:“怎么,不敢应战?”

        张家鸿挽起袖子:“来,一会你别输得哭爹喊娘!”

        何稚勉道:“麻将四人一桌,现在五个人,多了个人,怎么打?”

        桑盈兴味盎然:“我不熟悉规矩,先在一边观战,你们怎么玩,还下美金吗?”

        张家鸿:“下,这次加大赌注吧,麻将和扑克都是一局两百美金,如何?”

        陆衡耸肩:“我没意见。”

        方睿秋露出白牙:“我也没意见。”

        桑盈忽然道:“光是赌钱多没意思,应该再加点玩法。”

        张家鸿、陆衡、方睿秋:“??”

        桑盈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不一会儿从里头抱出一个箱子。

        “每局垫底的那个,自己自觉点,戴一件道具上去,道具任选,不过不可以赖账。”

        众人一看,傻眼了。

        猫耳朵,狗尾巴,兔女郎装,还有虎皮内裤,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何稚勉噗嗤一笑:“这主意不错!”

        桑盈看着其他人:“你们也没意见吧?”

        陆二当然没意见,现在桑盈就是喊他去摘星星他也马上会去搭梯子,再说到时候肯定不止他一个人丢脸。

        张家鸿也豁出去了,望着方睿秋嘿嘿冷笑:“这个好玩啊,等你戴上兔耳朵老子就把照片拍下来放到网上去!”

        方睿秋回以人畜无害的微笑:“说不定是你穿上虎皮内裤呢?”

        桑盈眨眼:“既然都没意见,那就开始吧。”

        各地麻将规则各有不同,不过陆衡他们不是港城人就是澳城人,习惯玩的都是广东麻将,完全省了适应规则的过程,而桑盈就坐在何稚勉身边观战,这让陆二少有点幽怨。

        两小时的时间,足够桑盈熟悉规则并且能够看懂每个人出牌的玄机,她惊奇地发现,何稚勉虽然因为不常玩,所以无论是麻将还是德州扑克,都不是几个人里赢得最多的,但她在这些竞技游戏上,却有种近乎天赋的敏锐直觉,大多数时候,似乎都能预知别人想要出的牌,然后先发制人,又或者比别人先走一步,堵死对手的出路。

        “vani,你有没有想过开赌场?”显然,方睿秋也发现了她这个天赋。

        何稚勉道:“想过啊,不过现在澳城的赌场虽然多,却都是被几家垄断的,再说我要开的话,资金还远远不够,我分到的那点股份,就算全卖了也不够。”

        张家鸿把自己的“兔耳朵”拉下来抓在手里晃了晃,“资金不够可以筹集啊,你上回不是说想短时间来钱吗,开赌场这主意确实不错。”

        他这几盘输得比较惨,身上兔耳朵,兔尾巴,兔毛连体衣一应俱全,全身上下只露了张脸出来。

        何稚勉戴了顶熊猫帽子,嘴里塞了烤牛肉串,嘴巴一鼓一鼓:“再看看吧,开赌场动静太大了,会被我爸发现,我想先把服饰那块做起来再说!”

        桑盈摸摸她的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这样很好。”

        陆二少戴着猫耳朵和猫尾巴坐在对面很苦逼地洗牌,喵的,不对,妈的,老子也要求抚摸,求顺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