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55章

第55章

        大屏幕上轮流播放完五个人的电影片段,杨琳的手绞在一起,微微颤动的睫毛泄露了她的紧张,不仅仅是她,坐在别处的其他候选人也是一样,唯独桑盈坐在那里,泰然自若,这并不是因为在装逼,而是她对这个奖的看重程度没有其他人来得高,所谓无欲则刚,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往大里说,娱乐圈的种种,往往也是如此。你想要名,想要利,想往上爬,自然会被别人拿捏住弱点,潜规则这种事情是双向的,谁也别说谁无辜,反过来,你要是甘于现状,没有欲望,与世无争,只要不是长得倾国倾城沉鱼落雁,谁也不会整天闲着没事去拿捏你威胁你,不过谁又愿意一辈子默默无闻呢,所以杨琳她们会紧张,是再正常不过的。

        周默怀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如果得了奖,有没有想过怎么庆祝?”

        桑盈随口道:“回家让猫咪跳个脱衣舞吧。”

        周默怀惊奇:“你养了猫?”

        桑盈笑而不语。

        台上主持人和颁奖嘉宾还在上面卖关子调侃,似乎胃口吊得越高,底下的人越紧张,他们就越开心。

        “阿达,你说今晚谁会捧走最佳女配的奖座?”

        “其实我对最佳女配不感兴趣,因为我知道肯定是这五位美女中的其中一位,其实我更想知道这次的最佳女主角花落谁家!”

        今年星辉奖吸取了港台综艺主持风格,主持人和嘉宾都开始摒弃严肃,走随意调侃的路线了。

        “哈哈你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嘛!虽然很多人都跟你一样更关心女主角,不过不要忘了,最佳男女配角被视为封帝封后的入场券,当年多少影帝影后都是从最佳男女配上走过来的,有没有!有没有!我看到周老师笑了!”

        镜头适时给了周默怀一个特写,连带他旁边的桑盈也映入观众视线。

        “你说的也对啊,我估计现在台下五位美女都急不可耐了,你要是不念,就赶紧拿出来给我念了!”

        “好吧,我们来看看信封里面装的是什么……咦,信封是空的?哈哈开个玩笑,大家别紧张,下面我宣布,第二十七届九州星辉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得主是——”

        好像每到这个时候,念的人都喜欢故意顿一顿声音,把众人的注意力和紧张感提升到极限。

        看到台下的反应,嘉宾笑了笑,终于公布答案:“《汉宫风云》,桑盈!”

        现场一片哗然,桑盈周围更是激起一片小小的波澜,《汉宫》的导演和工作人员都半站起来跟她拥抱,向她祝贺,近水楼台的周默怀自然更是抢得第一个拥抱。“恭喜你,这是你应得的!”

        编导十分恶趣味,坐在电视机前看直播的观众便可以看到,镜头先是对准桑盈那边,随即又一一扫过其他没有得奖的候选人,白真真和肖悦颜倒是面色如常,肖悦颜甚至还对着镜头招手,微微一笑,让人不能不感叹其内涵之佳,苏慧慧难掩沮丧,而坐在桑盈旁边的杨琳,霎那之间脸色突然就变得很难看,算是情绪最为外露的一个。

        桑盈从座位款款走上台,每踏出一步,都受尽万人瞩目,这一刻,她也突然明白,演员这个职业为什么会在这个时代拥有如此之大的魅力。

        因为不像古代那样划分三教九流,戏子作为下九流的贱业,即便再名动天下,身份也不可能与贵族比拟,但这个时代却不同,演员这个词被赋予了更耀眼的含义:明星。

        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万人追捧,甚至成为影响青少年的行为准则,大家喜欢你,迷恋你,不吝于花钱看你演的戏,听你唱的歌,对能要到你的签名欣喜若狂,有的人也许仅仅是关注你的八卦,竭尽所能要找到你的缺陷。

        无论如何,没有人能否认,这是一个明星的时代,尽管它有潜藏交织着人性与欲望,可那并不影响它的魅力,这就是娱乐圈。

        这个圈子并不比贵族圈或商业圈逊色半分,今晚坐在这里的所有人,也许怀着各自不同的目的,但他们的存在,无疑都证明了一点,这个圈子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繁华!

        桑盈走到主持人旁边的时候,台下掌声方歇,现场数千双眼睛,连同电视机前,网络前的无数视线,此时都集中在她身上。

        主持人惊叹:“瞧,我们星辉奖又挖掘了一个美女!阿达,你觉得她的气质像谁?”

        嘉宾笑道:“难道你想说奥黛丽赫本?”

        主持人表情夸张:“阿达,你肯定是我失散已久的兄弟啊,怎么连这个都能猜到,要不你来猜猜我的银行卡密码?”

        台下爆出一阵笑声。

        嘉宾笑道:“我也觉得桑盈小姐今晚非常迷人,简直可以艳压群芳了!”

        主持人扶额:“你还是别当我兄弟了,这句话一出去,立马得罪全场美女啊!”他很会调动气氛,台下又是笑声,主持人转头问道:“桑小姐,你听了他的夸奖,压力大不大?”

        桑盈摇头:“我觉得你们压力比我大。”

        主持人惊奇:“为什么?”

        桑盈微微一笑:“有你这句话,我至多不过遭几个白眼,但在我之后,还有那么多奖要颁,你们还得想无数的话来活跃气氛,难道压力不比我还大吗?”

        主持人很惊讶,似乎没想到她会有这般急智,把一个不太好回答的问题说得如此大方得体,嘉宾在一旁开玩笑:“喂,我拿奖座拿得手都酸了,你们俩在那里说得起劲,也该让我轻松一下了吧!”

        说罢把奖座双手递给桑盈,又拥抱了她一下:“恭喜你!”

        “谢谢!”

        按照惯例,桑盈有一分钟发表感言的时间,她麻利地把阿sam早就准备好的台词背了一遍就直接下来了。

        “好了,接下来再看看我们入围的几位帅哥,来,最佳男配角片段回放……”

        台上还在继续,桑盈回到座位,大家又纷纷向她道贺一番,心知肚明经过这个奖的镀金,之后桑盈必定身价翻倍,说不定下一部就有主角找上门来了。

        杨琳心里呕得要死,偏偏桑盈坐在旁边,水晶材质的奖座在灯光上闪烁着光芒,刺痛了她的双眼,想装看不见都不行,只好也皮笑肉不笑地跟着说了一声恭喜,然后再也没有开过腔,大家似乎也都知道她心情不爽,没有人敢上前跟她搭讪,整场下来杨琳郁闷得差点吐血。

        在陆续把其它奖项都颁完之后,三个重量级奖项自然要放在最后作为压轴,最佳男女主角和最佳电影。前者毫无悬念,颁给了大热门,实至名归的周默怀,他不是第一次拿到星辉奖了,这更让无数人羡慕嫉妒恨,要知道许多人盼了一辈子也未必能拿到一个,而他家里的影帝奖座都可以拿去摆摊子卖了。

        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也有五个,其中有两个人还是桑盈的老相识,李雍的《汉宫风云》和陈沁的《汹涌》。

        《汹涌》是一部跟港城合拍的警匪片,讲叙了一个黑帮团伙纵横内地与港城,最后被两地警方联手抓捕的故事,陈沁在里面演的是黑帮的幕后主使,一个黑帮女大佬。

        屏幕上的片段回放只有几分钟,但里面那个黑帮老大被她塑造得入木三分,虽然陈沁总是跟桑盈过不去,但她要是个只会找别人麻烦的人,也不可能混到今天的地位。

        李雍不必说了,她在《汉宫》里的表现也很出色,这是有目共睹的,她少年不得志,到现在才稍稍崭露头角,还从来没有拿过星辉奖,此时强忍激动,但能看得出非常紧张。

        只不过很可惜,影后的桂冠最终还是被陈沁夺得,陈沁今晚穿了一身宝蓝色紧身裙,身材姣好,艳光四射,陆二少之前为了撇清他跟陈沁的关系,拼命在桑盈面前说陈沁的坏话,但实际上陈沁的长相是很不错的,五官比不上肖悦颜那样柔美,但套网络上的一句话,却是“360度无死角”,这种五官演起电影是很占优势的。

        陈沁这是二度封后了,但没有人会嫌奖多的,她自然是满脸春风得意,发表感言的时候还激动落泪,在网络上被戏称为“煽情、水龙头忘了关”等等,引发又一波粉丝与非粉丝的掐架高潮。

        相比之下,得到更多关注的却是分别拿到最佳男女配的洪飞健和桑盈。

        前者出道早,一直勤勤恳恳,演了很久的戏,这次才出了头,算是勤奋型演员,而桑盈则是因为之前在《汉宫》里精湛的演技和在颁奖典礼上的幽默应对而成为话题人物。

        桑盈一直以来的风评都不是很好,这始于本尊不甘心被陆衡甩了,然后去当众打陈沁的那一巴掌。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桑盈又成了一个脚踏两条船,既想攀富二代又想泡圈中大腕的女人,负面指数直线上升,差点当选去年某知名论坛的年度圈中奇葩。

        后来因为《汉宫》的上映,大家第一次发现,其实这个女人还是有演技的,而不仅仅是个花瓶了,至于负面绯闻么,哪个女星身上没有点炒作和绯闻呢,于是看法也逐渐包容宽松了,在星辉奖之后,雍容的形象和出色的表现,让桑盈居然渐渐地也有一点粉丝,也有一点为她说话的声音了,她从一个“负面人物”上升为“具有争议的人物”——当然,在网络上,每次有人提到她跟陈沁的恩怨时,陈沁的粉丝声势浩大,桑盈那点少得可怜的粉丝,跟米粒之光一样,暂时还是不可能跟皓月争辉的。

        不过这次星辉奖,最大的赢家还要数《汉宫风云》,它从千军万马中突围而出,包括最佳电影在内,一共拿了九项大奖,制片方笑得合不拢嘴,颁奖结束后,当即就订了本城五星级饭店的酒席,把整个剧组的人又拉过去大吃了一顿。

        因为早就跟张家鸿他们说好了早点回盛唐去庆祝【其实是坑爹三人组想假借庆祝之名进行狂欢】,桑盈吃了几口,就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先走出来。

        出了包厢没多远,迎面走来几个人,其中一个男人有点眼熟,不过桑盈也没细看,扫了一眼就要错身而过,没想到对方却喊住她。

        “桑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桑盈停住脚步,看着那个出声的男人,等着他自我介绍。

        对方被人奉承惯了,此时见桑盈一脸平淡,心里头未免有点不快,仍是呵呵一笑:“我姓于,那天跟陈沁一起,咱们在盛唐有过一面之缘的,桑小姐这么快就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