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53章

第53章

        星辉奖,全称是九州星辉电影金像奖,设立至今已经有二十多年,是华夏至今影响力最大的电影盛典,一年举办一次,而且它还有一个让无数人趋之若鹜的制度,那就是严格规定入场标准。

        不是随随便便一个普通演员就能收到星辉奖的请柬的,只有在本次参与评选之列的电影参演人员,评委,赞助商和受邀嘉宾才可以列席。当然,如果你的背景足够硬,想弄到一张邀请函也并非难事,不过一般人费尽周折也难以如愿,久而久之,星辉奖比其他电影奖项要更为严格的准入规则就成了一道门槛,许多艺人以能拿到主办方的邀请函为荣,外界也会以此来评断你这个人在圈中的地位到了什么程度。

        所以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景:每年星辉奖举办前夕,主办方都会公布邀请函名单,网上就会冒出对某某艺人为何能拿到邀请函提出质疑,为了证明自己是堂堂正正得到认可的,还曾经发生过知名艺人亲身上阵在网上向网友们开炮的事情,这也把星辉奖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换了以前,桑盈当然不可能入席,而这次,凭借着《汉宫风云》这股东风,她也拿到了一张邀请函。这部电影叫好又叫座,不仅获得十项提名,还是本次星辉奖的大热门,恐怕就连制片方当时也没有想到一部古装历史电影会有如此出彩的表现。

        “不过就算这样,你的胜算也不是最大的,”阿sam话锋一转,“这次跟你一起提名的,实力都很强,杨琳演的戚夫人也同样得到提名了。而且《汉宫》还提名了最佳影片,男主角,女主角等奖项,你也知道,周默怀的实力雄厚,夺冠呼声很高,李雍表现也不赖,如果《汉宫》能拿下男女主角的话,估计评委为了公平分配份额,估计就不会再让你拿最佳女配了,起码会把机会让给别人,所以也别高兴得太早。”他也不知道是在给桑盈打预防针还是在安慰自己。

        相比之下,电话那头的人明显就淡定很多。“嗯,我知道了,那挂了。”

        “诶,等等!”阿sam不敢置信,“你怎么就这反应,太平淡了吧!”

        桑盈奇怪道:“要不然呢?”

        阿sam:“……你可以兴奋地跳起来转圈圈然后说真的真的吗,我高兴死了!”

        桑盈在电话那头面无表情道:“真的真的吗,我高兴死了,至于转圈你也看不到,省下了,再见。”

        阿sam:“……”

        “谁打来的?”陆衡好奇问。

        “小贾,说我角色入选星辉奖最佳女配角了。”

        “真的吗,我听说星辉奖在内地的影响力不小呢,什么时候举办的,得好好帮你准备准备!”何稚勉兴奋道。

        张家鸿凑过来:“姐,你穿个三点式出现,保证轰动全场!”

        “滚一边去!”陆衡把人踹开,“要不要先订晚礼服,你喜欢什么风格的,我去找!”

        “珠宝首饰我包了,上次那一盒子你还没用呢!”何稚勉接道,她致力于把桑盈当洋娃娃来打扮,热情三十年不变。

        “……”桑盈无语,这些人比她还兴奋是怎么回事?

        颁奖典礼下周才举行,回到b市之后还可以休息几天,等桑盈回到家,毫无例外看到家里又没人,桌子上搁了一张纸条,刘佳蓉留言说自己出门去玩了,归期未定。

        自从桑盈“懂事”之后,刘佳蓉的性情比以前开朗了很多,三不五时就出门游玩,还交了不少朋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找了第二春,不过她从来没有对桑盈说起,桑盈也就选择开明地不去问,老人都这么大岁数了,有自己的生活也很应该不是吗。

        在家休息了几天,写写剧本,彻底把元气养回来,陆衡打了个电话过来约晚饭,她才想起自己自从出门拍戏,就已经很久没去盛唐看看了,她还在那里挂了个名誉顾问的头衔呢,当下也不要陆衡来接,直接就打车过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吓一跳。

        短短两个月不到,盛唐已经颇具规模,门口那些穿着齐胸襦裙,莲步轻移的服务员,早就不是当初训练时的半成品,她们个个漂亮高挑,举止高雅,连带身上那套陆衡特地让人花大价钱订做的襦裙,也体现出价值来了,将她们与一般服务性行业区分开来,让人一进去立马就有种恍如时空置换的感觉。

        现在就算不需要陆衡跟张家鸿的人脉,这间店也已经传遍上流社会的圈子,不管是装逼的还是真正懂唐代文化的,都喜欢约上三五朋友来这里吃饭谈生意,见多了大鱼大肉满汉全席的场面,富有唐代特色的美食反倒一下子俘虏了饕客的视线。

        桑盈刚要走进大门,就被一个高大英俊,穿着圆领窄袖袍衫的男服务员拦下来,对方行了个标准的拱手礼,面带笑容:“请问女士可有预约?”

        桑盈递出一张卡,卡片制作精美,上面的花鸟图案还是桑盈亲笔所绘。

        对方拿过来一看,不免吃了一惊。

        他们受过专业训练,来吃饭的人一般都非富即贵,看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但持有这种卡的,除了几个老板之外,只有非常少数的几个人才有,平时是被陆衡他们当做高级人情来赠送的,没想到这个女孩子手上就有一张。

        再看了她一眼,年轻漂亮,好像还有几分眼熟。

        “您是预约了人,还是?”

        桑盈摆摆手,“我自己进去就行,不用管我。”

        服务生当然不敢再拦她,但鉴于这张卡的特殊性,那个高大的男服务生还是带着她走了进去。

        桑盈自然也不介意,负手慢慢地走在后面。

        开张的时候她没赶上,现在这里的布置比之前又精细了很多,从大堂走向各个包厢的宽阔走廊里挂着不少画,每隔几部就有一张高几,上面摆着各种造型的唐刀,旁边还用簪花小楷附上说明,给有兴趣又不了解的客人看。

        唐刀与唐刀之间,会摆上一盆花草,随着季节不同随时置换,以减少兵器给人的冷厉感。

        陆二本来是想摆上唐三彩的,结果这主意提出来就被桑盈毫不留情驳了回去,虽然现代很多人喜欢在家里边摆个唐三彩当装饰,但问题是,在唐代,这种东西一般是用来当陪葬品的,很少有活人拿来当把玩的器具。盛唐自称沿袭传统唐风,要真弄尊唐三彩上去,唬唬外行人还可以,真要碰上行家就栽了。

        英俊的男服务生见桑盈在一幅画前驻足,也有心想要讨好漂亮小姐,就热情给她介绍道:“我们这里的字画都是专门请大师绘制的,已经有不少客人来询问过价格,不过老板说这些都是镇店之宝,非卖品,您看这线条与意境,一看就不流于凡俗,颇具王摩诘之风!”

        不愧是上了档次的饭馆服务员,连说话都这么高端。

        桑盈点点头,表示赞同:“我也觉得自己画得真好,所以要多欣赏一下。”

        服务生:“……”

        正说着话,迎面走来几个人,桑盈没细看,就听见对方笑了一声:“桑盈,好久不见了!”

        桑盈回过头,也笑了:“是陈姐啊!”

        陈沁身边的一个男人,高大强壮,西装革履,样子也还不难看,算得上五官端正,只不过脸上好像写着“我很有钱”几个字,对方搂着陈沁的腰,上下打量桑盈,目光中带着不明显的估价和肆意。

        后面还跟着三男一女,应该是助理和保镖一类。

        陈沁挑挑眉,见她只身一人:“怎么,过来找陆少?他没空见你?还是跟朋友过来吃饭?”

        桑盈淡淡道:“过来找朋友吃饭。”

        圈子里有不少大腕名导都喜欢到盛唐来,但这里也不仅仅是娱乐圈的人,更多是商界甚至政界的贵客,久而久之,能到这里吃饭反而成了一种身份上的象征,不少二三流明星偶尔也到这里陪饭局,更多的人不得其门而入。

        有名气的女星身边从来就不乏追求者,自从陆衡跟陈沁分手之后,后者迅速又找了新男朋友,就是现在站在她旁边的这位,陈沁不清楚现在陆衡是不是又跟桑盈“旧情复燃”了,但从一些流言蜚语里,她多少也能得知桑盈的近况,心中很是看不上她。

        “你手段不错啊,以前我真是小看了你,居然还能说动陆少带你回港城见家长,不过我听说陆少家里好像不怎么赞同你和他在一起呢!”陈沁哼笑一声,看到别人向桑盈投去异样的眼神,心里很爽快。

        “你怎么知道他家人不喜欢我?”桑盈也不怒,悠悠反问。

        “现在网络那么发达,还有谁不知道?”陈沁笑道,“别说我不提醒晚辈,在这个圈子里混呢,最重要的就是要识趣,会做人,别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陆少对你也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以为多高贵,到时候摔下来可就难看咯!”

        桑盈上上下下看了陈沁一遍,直看得她按捺不住,才微微一笑:“所以陈姐你就是这样被抛弃的,才转移了目标?我真同情你旁边这位先生,原来还是个备用的呢!”

        “你!”陈沁正要发怒,旁边的男人按住她,兴味地瞅着桑盈,“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她是盛唐的老板之一,有什么问题吗?”旁边突然有个声音冒出来,吓了众人一跳,回头一看,陆衡正站在后面,面色沉沉,不知道听了多少。

        更让陈沁吃惊的是他那句话。

        桑盈是盛唐的老板之一。

        怎么可能?

        也许是陆衡对她的新鲜劲还没过,故意这么说来抬高桑盈的身份吧,但无论是哪种可能,都让陈沁感到不愉快,当时自己跟陆衡好的时候,他可没有这么怜香惜玉过,凭什么桑盈就能得到这种待遇?

        这么想着,她浅浅一笑,“陆少心疼女朋友,我们也能理解,可这玩笑也开大了吧?”

        陆衡微嗤,说话却毫不留情:“你当桑盈和你一样是草包么,告诉你也没关系,墙上挂的这些字画,可全都出自桑盈的手!”

        陈沁更加不相信了,这些字画她是听过的,有人曾经出价极高,陆衡也不卖,怎么可能是桑盈画的,但陆衡居然骂她是草包,陈沁顿时怒火中烧。

        之前她和陆衡、桑盈的三角关系闹得沸沸扬扬,知道的人不少,但很多人都同情陈沁,觉得桑盈才是那个无理取闹的第三者,现在好了,陆衡莫名其妙又吃回头草,她反而成了被甩的,说出去简直要笑死人。

        可惜陆衡没有等她反驳,直接就对桑盈说:“我们走吧。”

        桑盈点点头,两人逐渐走远,剩下陈沁既愤怒又难堪,还得扯出笑容面对旁边的男人:“于总,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于总拍拍她的手,“走吧,为了你,我今晚特地提前半个月订的包厢呢!”

        陈沁实在没什么胃口了,却不好拒绝,只得强笑着点点头。

        一顿饭吃下来,就算眼前再美味,陈沁也心不在焉,夹菜的频率少得惊人。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不甘心什么,陆衡其实还挺招人喜欢的,毕竟年轻有钱又长得不错,起码也比眼前这个于总养眼,但也仅止于此了,大家各取所需,但她从进娱乐圈至今,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弃若敝屣,对方还是个什么都不如她的女人!

        于总似乎看出她的心思,慢慢笑道:“我刚刚才想起来,那个女的,好像要跟你拍同一部新戏,叫桑盈是吧?”

        陈沁心头一动:“哪一部?”

        于总笑道:“贞观王朝,我有份投资的那部,她好像就在里面演个小配角,不像你,演的是女主角,所以啊,你大可没必要和那种小女孩置气嘛!”

        陈沁强笑:“看你说的,我就是觉得她太不尊敬前辈了!”

        于总点点头:“年轻人嘛,难免狂一点,不知道天高地厚,这样吧,要不我跟导演说一声,换下她的角色,让她也吃点小教训,怎么样?”

        陈沁讶异道:“这怎么好,为了我,要动用于总的关系!”

        心头却一喜,她知道桑盈在里头演的是韦贵妃,戏份不少,不过正好让她知道,不是靠着陆衡就能横行无忌的,这个于总是晋商出身,跟陆衡八竿子打不着,也用不着给他面子。

        于总低头亲了她一口:“有什么不好,难道以我们的关系,你还需要客气吗!”

        陈沁装作不好意思地侧了侧头,两人打闹一阵,她起身去上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于总在跟他助理说话,隐约还听到他让助理去找桑盈的电话,顿时就明白于总打的是什么主意。

        帮她出头是假,借着机会想逼桑盈服软是真。

        想必是刚才碰见那一面,也勾起这位于总的馋虫,想趁机尝尝鲜了。

        妈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陈沁暗骂一声,在回到包厢的那一刻,脸上表情迅速调整,换上甜蜜的笑容。

        她可一点都不同情桑盈,还暗暗幸灾乐祸,有本事,叫陆衡护你一辈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