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49章

第49章

        刘华扬不以为然:“想太多了吧,他不一贯都是吊儿郎当的吗,你想找他商量大事,肯定是不成的了!”

        陆锦卿道:“我想找他一起对付陆宇,他不肯正面回答我,还学会推三阻四了,可真是长进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旁边那个女人教坏的!”

        刘华扬笑她太敏感:“你说那个桑盈,我听别人说了,是个内地的三流演员,上不了台面的,老爷子怎么会看得上那种女人,陆衡还不知死活把她带到这种场合来,我看你也别老想着跟陆衡合作了,他就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咱们还不如想办法让老爷子多分点东西过来,反正他估计也是要让陆宇继承陆氏的……”

        “你懂什么!”陆锦卿狠狠剜了他一眼,“在老爷子眼里,我是嫁给你,就是刘家的人,就算现在我在陆氏工作,那也不过是老爷子看在我是她女儿的份上,一旦老爷子没了,不管陆氏是由陆宇还是陆衡继承,还不是他想怎么就怎么,到时候炒了我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我哥他们也是没用的,明明就是名正言顺的大房,结果呢,连儿子都生不出来,还要白白把东西拱手让人!”

        刘华扬不明白:“陆氏怎么可能给陆衡,老爷子明明是属意陆宇的啊!”

        陆锦卿道:“你还记得之前他自己在内地做生意的事情吗?”

        刘华扬点点头:“记得。”

        当时陆锦卿气得要命,回来还摔了不少东西,他也只当是妻子对陆衡看不顺眼才会那样。

        “我早就派人去调查了,那间饭馆所需要的启动资金,光靠他平时那点零花钱根本就不够,张家鸿和方睿秋就算入股也不可能赞助得了多少,所以必然需要一大笔钱,这钱是老爷子给他的!”

        刘华扬大吃一惊:“不可能吧,老爷子曾经当着大家的面,三令五申说绝对不允许拿陆氏的钱去外面做生意的!”

        陆锦卿讥讽:“偏偏我这个二侄子就可以!你别忘了,陆震阳在的时候,老爷子多么宠爱他,他要是还活着,哪里轮到陆宇来染指陆氏了,现在看来,老爷子是把对儿子的一腔疼爱都寄托在孙子身上了,还偷偷拿钱给他开饭馆!”

        要问陆锦卿这辈子最讨厌的人是谁,那肯定不是陆宇,而是陆震阳,他不是大房所出,却抢走了老爷子所有的疼爱,本以为人死了就消停了,谁知道老爷子表面上对陆衡不假辞色,私底下却偏心到这个地步。

        这也是为什么陆锦卿一直跟陆衡过不去的原因。

        “你别看陆宇现在春风得意,还娶了台岛邱家的女儿,老爷子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要不然早该让他执掌陆氏的重要部门了,怎么可能现在还让他当个营销总监,根本就是觉得陆宇只会夸夸其谈,不堪大任,”陆锦卿盯着远处陆衡别过头跟桑盈说话的情景,阴冷道,“我之前还不明白,因为老爷子是想从我们之中挑一个,现在想想,弄不好他一直就想把陆氏留给陆衡!”

        刘华扬啊了一声,半天才找回声音:“……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

        “哼!”陆锦卿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脑补里了。“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看看他带回来的那个女人,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戏子,换了以前,老爷子早就大发雷霆,可他今天说什么了?什么也没有!”

        刘华扬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刚才陆衡他们几个人走过去的时候,他虽然离得远,没听清他们说了什么,但瞧着老爷子的表情,是挺和颜悦色的。

        “那可怎么办!”他是个没主见的,一听就急了起来。

        陆锦卿冷哼:“陆衡对那戏子半步不离的,我猜他这次是动真格的了,那就正好了,让大家都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德行,老爷子想把东西都留给他,想都别想!”

        桑盈见陆衡老跟在后面转,奇怪道:“你老跟着我们做什么?”

        陆衡理直气壮:“我怕你不认识人,闹笑话啊!”

        桑盈喔了一声,“那你去让张家鸿过来吧,他比较细心。”

        陆二幽怨道:“难道我就不细心么?”

        桑盈开始赶人:“他是我弟弟,你也是我弟弟么,回到家了别老黏在我这里,去陪你们家老爷子说话吧!”

        我是你男朋友啊!

        这句话在嘴边绕了一圈,陆二还是没敢说出来,他其实挺后悔的,尤其在知道上次桑盈跟他分手还遇到车祸之后,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那躯壳其实早就换了个人,然后就彻底栽了。果然是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妞泡多了就会苦恋上一个女王。

        瞧瞧人家身边,现在还有一个骚包的老男人在虎视眈眈,虽然桑盈也没答应对方的追求,但敌人太强大了,不得不严防死守啊!

        陆二少泡妞的经验虽然多,可没有哪一招是能用在追求桑盈这种性格的女人身上,还有张家鸿跟何稚勉坑爹二人组在旁边尽出馊主意,他的前路注定是漫长而曲折的。

        陆衡最终被不情不愿地打发走,刚走没几步,就听见何稚勉道:“盈盈,你不喜欢陆衡这样的,是因为他太花心了吗?”

        陆二少连忙停住脚步,假装不在意地拿起旁边长桌上的一杯香槟,支起耳朵屏气凝神地听。

        桑盈奇怪反问:“当然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他花心,我也可以花心啊,这样才更好,大家你情我愿,好聚好散。”

        何稚勉很惊讶:“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觉得他长得还可以拉!”

        桑盈深沉道:“太老了,有点下不了口。”

        陆衡:“……”

        何稚勉:“……”

        桑盈开始批评:“皮肤不够白,眼睛不够大,笑起来不够纯洁羞涩,看上去没有软软很好下口的感觉。”

        陆衡:“……”

        这得是多大的缺陷啊,全身整容估计才勉强可以达到她的要求。

        何稚勉睁大了眼睛,惊喜道:“盈盈,难怪我对你一见如故,原来咱们连审美观都这么像,我也喜欢这样的男人,跟小白兔似的,多好欺负啊,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

        陆衡:“……”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陆二少捧着受伤的心灵泪流满面狂奔而去,好吧,他终于绝望了,坑爹二货朋友果然是不靠谱的,咱们还是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那头何稚勉跟桑盈一边品鉴场中男人,一边拿了杯饮料,正打算走到那边看看海景,谁知道何稚勉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直直望向前面。

        循着她的视线望去,三四个贵妇人款款走来。

        “小勉!”出声的妇人大约三四十岁左右,穿着湖绿色长裙,身材丰腴,肤色白皙,面相圆润,笑起来更是和蔼可亲。

        何稚勉却完全冷下脸:“你喊谁?”

        朱凤琴讶异道:“你爸说他平时就是这么喊你的,难道我喊错了吗,小勉,你这么久都不回家,你爸很想你呢,这次订婚宴完了就跟我回去吧!”

        何稚勉冷笑,丝毫不给面子:“你是什么东西,小勉也是你叫的?也就是我爸老糊涂了,才会被你骗过去,一个靠孩子攀附上何家的女人,也敢出现在这里!”

        朱凤琴脸上掠过一丝难堪,很快就压了下去,她抚了抚鬓角,依旧笑得和蔼:“小勉,你还不知道吧,我和你爸早就办了结婚手续的,只是你爸顾忌你的情绪,才一直没有告诉你,所以于情于理,你也该喊我一声妈妈的!”

        何稚勉下意识就打断:“不可能!我爸要跟你结婚,不可能不告诉我!”

        朱凤琴看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宽容而温柔:“我们没有办酒席,也是为了你心里不好受,不过没关系,虽然你爸爸把大部分遗产都留给你弟弟,但我以后也会好好照顾你的。”

        她们说话的时候,其他几个贵妇人就在旁边听着,脸上不掩兴致勃勃。

        不管贫贱富贵,八卦都是永远的天性。

        何稚勉很少跟外面的人交往,碰到这种状况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气得脸色发白,一时说不出话。

        就听见桑盈开口:“她父亲还在世,你就在那里说你会好好照顾她,是笃定她父亲一定会比你早死,还是在诅咒她父亲早死?”

        朱凤琴目光落到她身上,微微皱眉:“请问你是……?”

        陆宇的母亲,也就是大房的儿媳妇陆周绮云一直站在旁边,见状微微一笑:“这是我们家陆衡的朋友,桑小姐。”

        态度十分友善,也没有特意点出桑盈的职业,桑盈不由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何稚勉冷冷道:“我爸想怎么对你,那是他的自由,我想怎么对你,也是我的自由,你再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了自己的身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出身,一个破落户也想跟着混进豪门攀高枝,就算你跟我爸领了证又怎样,在别人眼里,你永远是个破落户!”

        朱凤琴脸色一白,被她这番话说得差点维持不住笑容,又不愿在别人面前落了下风,勉强笑道:“既然你有朋友,我就不打扰了,你们好好玩吧。”

        说完急急走开,很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几个看热闹的贵妇人忍不住也露出嘲笑的眼神,她们确实瞧不起朱凤琴这种半路冒出来的女人,就算穿得再好,骨子里也掩饰不住暴发户的气息。

        何稚勉对桑盈小声道:“对不住,刚才那话不是针对你的,我只是在骂她。”

        桑盈不以为意:“这个女人不是善类,面如菩萨,心如蛇蝎,等你爸百年之后,她肯定会以遗嘱来压你的,说不定还有什么后招,你最好小心点,自己能做点营生,也就用不着看别人脸色了。”

        何稚勉情绪低落:“我会做什么,中学大学我都是上那种全封闭式的女子贵族学校,要不是认识了你们,我还不知道自己这么没用,也难怪我爸不需要我接触生意上的事情。”

        桑盈挑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只不过你自己没有发现而已,这不,连陆二都能做生意了。”

        不远处,陆衡打了个喷嚏,不由东张西望,谁在背后骂他?

        何稚勉终于下定决心,点点头:“回去我就去看看自己有什么可以做的。”再也不想这么浑浑噩噩过日子了。

        原本以为头顶一片天空都有父亲庇荫,无论她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父亲从来都没有强迫过,现在看来,不是他宽容,只是有了更好的人选,所以没必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她们说话没有避人,陆周绮云就在旁边听着,完了微笑道:“桑小姐,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谈谈,不知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这位陆夫人从刚刚就一直表现出友好,桑盈对她观感也不错,闻言就点点头,跟在陆周绮云后面,进了陆家大宅。

        陆周绮云一边为她介绍陆家的布置陈设,又指着那条楼梯叹道:“阿衡小时候皮得很,经常在这条楼梯爬上爬下,还顺着扶手滑下来,有一回摔了个倒栽葱,脑袋都摔破了,被老爷子狠狠揍了一顿。”

        陆衡不喜欢他那个姑妈陆锦卿,桑盈是知道的,但对这位大伯母,却很少听陆衡提起。

        桑盈道:“他这种小孩,肯定是人人都头疼的了?”

        陆周绮云笑道:“那也不是,阿衡小时候可爱得很,你看他现在长得也不差嘛,老实说,他以前虽然交往过不少女孩子,可我从来没有见他带哪个女孩子回来过,可见对你是另眼相看的。”

        桑盈笑了笑,不置可否。

        说话间,陆周绮云带着她进了二楼一个房间,墙壁上挂着陆周绮云跟陆震云的结婚照,看上去应该是他们的卧室。

        陆周绮云打开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天鹅绒盒子,递给桑盈。

        “你打开看看。”

        桑盈接过来,打开盒子。

        这是一条翡翠项链,前半段以两边十二块椭圆形翡翠串起来,椭圆与椭圆之间用钻石连接起来,后半段则全部由钻石组成,璀璨夺目,项链中间是一尊碧莹莹的玉观音,眉目慈祥,晶莹剔透,在灯光的照耀下光华流转,桑盈一看就知道这条项链必定价值不菲。

        “陆夫人这是何意?”

        陆周绮云笑道:“你别多心,这不是我的东西,是我三弟媳的,也就是陆衡已故母亲的遗物,当年陆衡父母身故之后,老爷子就把这条项链暂时交给我保管,我是打算把它送给陆衡未来的妻子的,但现在看来,阿衡也找到他的另一半了,所以这项链总算可以提前物归原主了。”

        桑盈道:“陆夫人,我还没有跟陆衡确定关系,这样只怕不妥吧?”

        陆周绮云拍拍她的手:“傻孩子,这有什么不妥的!阿衡那小子我还不知道,他要不是真把你放在心上,怎么会带你来,我知道女孩子面皮薄,不好意思答应得太快,但伯母也要劝你一句,阿衡这孩子不错,但男人是没有定性的,该抓住的,就要赶紧抓住!”

        桑盈抿唇一笑,把盒子收起来,从善如流地改了称呼:“那就多谢伯母了。”

        陆周绮云点点头,很开心:“将来就是一家人了,说什么客气话!”

        两人下了楼,陆周绮云要去厨房看看他们准备的点心,桑盈就先出来了。

        她慢慢走到外面,一边欣赏风景,陆衡找了半天才看到她:“你刚才去哪里了?”

        桑盈道:“你大伯母送了我一件大礼。”

        陆衡狐疑:“什么大礼?”

        桑盈摆摆手,笑而不语。

        订婚宴很快结束,这次来的人不少,二房大大出了一回风头,陆宇跟邱宜婷虽然是未婚夫妻,但毕竟还没有正式结婚,名义上是不能住在一起的,陆宇便亲自开车送邱宜婷去酒店,其他非港城本地的宾客,也都由陆家安排人来接去酒店,剩下的就大都是陆家人了。

        何稚勉跟桑盈也想先走,却被老爷子喊住:“阿衡,带上桑小姐,你们都进来。”

        陆衡有点诧异,但看到老爷子不像刚才那样挂着笑容,也就没有反驳,他看了看桑盈,后者朝他点点头,让何稚勉跟着张家鸿先走一步。

        进了大屋的客厅,陆衡这才发现除了陆宇之外,几乎陆家所有人都在。

        见两人进来,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

        “爷爷,这是怎么了?”陆衡问道,他再迟钝,也知道有事发生了。

        陆老爷子抬抬下巴,“你们自己说吧。”

        陆锦卿抢先开口:“爸,大嫂那条价值连城的翡翠项链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