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47章

第47章

        周默怀踱过来,看了食盒一眼,脸上没有任何不愉快,“这是什么?”

        “金银夹花卷,桑盈最爱吃的,周先生要不要试试啊?”就算是邀请,陆衡那口气也是微微上扬,明摆着炫耀的。

        谁知道周默怀居然说:“好啊!”

        然后拿了双筷子,老实不客气嗖嗖嗖连续吃了好几块,吃完还点点头,笑眯眯道:“真不错,难怪陆二少要千里迢迢带过来。”

        噎死你!陆衡恶狠狠想道。

        周默怀对桑盈道:“新的电脑送过来了,我一会儿让人给你送过来。”

        桑盈点点头,“多谢了。”

        周默怀笑道:“这是我助理的疏忽,应该的,我们之间不用那么客气。”

        最后一句什么意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陆衡瞪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周先生可千万别那么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桑盈有什么关系呢!”

        周默怀有点惊讶地反问:“我们有什么关系,不是和你跟桑盈一样,是朋友关系吗?难道你跟桑盈不是朋友关系?”

        “……”陆二少可悲地发现自己被绕进圈子里了,当着桑盈的面,他还真不能说“我跟她不止是朋友关系”,但承认周默怀的话吧,又说明自己刚才是故意挑衅,怎么回答都不对。

        嗯,波斯猫比起雪狐,智商好像是要差点。桑盈心想,问陆衡:“盛唐那边还好吗?”

        见两人要说生意上的事,周默怀很有风度地走开,把空间留给他们。

        一提起这个,陆二少眉飞色舞:“非常好,现在的包厢已经预定到半个月之后了,还是供不应求,我估计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开分店了。”

        桑盈摇头:“没必要那么急吧,先做出口碑再说,物以稀为贵,我们走的是上层高端路线,就是要供不应求才好,如果人人都可以随订随有,那也就不稀罕了。”

        陆衡点点头,又咳了一声,酝酿了好一会儿才说:“等你这部戏拍完,正好港城那边我堂兄订婚,你跟我一起过去吧!”

        桑盈挑眉:“我又不认识他们,去做什么?”

        陆二少的眼神乱飘了一阵,终于想到一个比较靠谱的理由:“陆家那些情况你也知道,到时候我一个人估计应付不来,有你在,我也安心一点。”

        桑盈似笑非笑:“你都应付了二十多年,还不适应?”

        陆二灵光一闪:“阿鸿不是也说过吗,想让你过去见见他父母,大家坐下来喝个茶正式认个干亲,他邀请了这么多次,于情于理你也该过去拜访一下。”

        桑盈恶趣味发作,又开始逗猫:“这个理由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不过我觉得陆家你大可不必担心,再难缠的人碰上了,只要施展你的终极必杀技能,绝对没人能抵挡。”

        感谢发达的网络信息时代,否则县主大人就算拥有本尊的记忆,也不可能一下子学会那么多的新名词。

        陆二莫名其妙:“什么终极必杀技能?”

        桑盈认真道:“炸毛。”

        陆二:“……”

        赶在对方发飙之前,桑盈拍拍衣裳,站起来,“导演喊我了。”

        然后悠哉游哉地走了。

        某人这才想起自己压根就忘了问她为什么要让周默怀买新电脑的事了。

        在朱祐樘被封为太子之后,万贵妃开始改变了原来的路线,不再禁止后宫女子怀孕,接下来成化帝朱见深的孩子接二连三地出生,万贵妃从中选择了一位喜欢玩乐的皇子朱祐棆作为皇位继承人栽培,并撺掇着朱见深废太子,朱祐樘在宫中战战兢兢,没有一日不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生怕落人把柄,又或者像他生母那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朱祐樘披着大氅,行色匆匆,走在去文渊阁的路上,今日又是讲学的日子,他向来是不会迟到的,今天自然也不例外,纵然现在已经下起鹅毛大雪,风嗖嗖地往衣领里刮,他也早早就出发了。

        “殿下,您走慢点儿,小心地上滑!”身后内侍紧紧跟随,一边细声叮嘱。

        在风声中,宫墙后面传来一阵戏谑和嬉笑声,隐约还伴随着啜泣。

        朱祐樘的脚步缓了缓,问左右:“什么声音?”

        内侍迟疑了下,道:“兴许是殿下听错了……”

        朱祐樘看了他一眼,往声音来处走去,左右内侍面面相觑,不敢拦阻,只得赶紧跟上。

        绕过一堵红墙,便见两个内侍将一名宫女摁在墙上,旁边还有一名宫女在哀哀哭泣,他们前面又站了几个人,趾高气扬,不掩跋扈之色。

        便见那哭泣的宫女突然跪了下来,对着那为首的一人道:“钱公公,求求你,饶了奴婢的姐姐,奴婢愿意以身相代!”

        站在钱公公后面的内侍冷笑一声:“你真是不识好歹,钱公公能看上你姐姐,是你们姐妹的福气,你想代替你姐姐,可惜生得丑,钱公公看不上!”

        他这一说,旁边的宦官俱都大笑起来。

        那钱公公走上前,捏起被摁住的宫女的下巴,左右端详了下,点点头:“你要是识相的,就乖乖跟了我,以后吃香喝辣的,自然少不了你,如若不然,就别怪我了,你这妹妹,虽说比不上你,可要是赐给我下头那些孩儿们当对食,他们必然也乐意得很!”

        那宫女浑身发抖,犹在垂死挣扎:“钱公公,奴婢是太后娘娘的人……”

        钱公公哼了一声:“杂家还是贵妃娘娘的人呢!贵妃娘娘早就发了话,将你赐给我,你是肯也得从,不肯也得从,太后娘娘算个屌啊!”

        其时万贵妃权势熏天,宫中就连皇帝生母周太后也得礼让三分。其实这里头还牵扯到一桩旧日的恩怨,当年朱见深还是太子的时候,叔叔当了皇帝,他的太子之位被废,当时周太后保不住儿子,却是万贵妃一直陪伴左右,所以朱见深现在虽然也对周太后很孝顺,但在他内心深处,母亲的分量依旧是不及万贵妃的。

        朱祐樘虽然知道这是事实,可他没想到,万贵妃居然已经跋扈至此,就连区区一个御用监太监也可以随意出口侮辱太后。

        想及此,他怒不可遏,再也忍耐不住:“钱能,你有本事,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钱能先是一愣,很快回过神来,他脸色青白地看着愤怒的朱祐樘朝自己大步走来,连忙扯开笑脸:“原来是太子殿下,奴婢不知殿下驾到……”

        其余人等纷纷跪下行礼。

        朱祐樘也不管其他人,就盯着他一个:“钱能,你刚才说太后娘娘什么,我没有听清,你能不能再重复一次?”

        钱能禁不住发起抖来,他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实在是大逆不道,如果坐实罪名,别说小命不保,就是满门抄斩都有可能。

        但他不愧是在宫廷中混迹久了的老人,很快定下神来,“殿下,您刚刚听错了,奴婢哪里敢说太后娘娘,刚才这两名宫女犯了错,冒犯了贵妃娘娘,奴婢是奉娘娘之命,训斥她们几句而已!”

        “是吗?”朱祐樘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然后掠过其他人,最后停留在刚才哭泣的宫女身上。“你来说,他刚才到底说了什么,你听见了什么,从实道来!我自会为你作主!”

        那宫女颤抖道:“奴婢听见,听见他说……”

        她不经意撞上钱能转过头来的阴冷视线,生生打了个寒噤,豁出去了:“刚才钱公公想要强迫奴婢的姐姐与他结为对食,姐姐不肯,他便威逼利诱!”

        朱祐樘冷冷道:“钱能,你对太后出言不逊,还纵容手下殴打宫女,想要强迫她们与你结为对食,你可知罪?”

        钱能没料到自己抬出万贵妃的名头,太子还敢发落自己,他在宫里横行霸道惯了,连太子也不大放在眼里,当下就梗着脖子道:“太子殿下为何要冤枉奴婢!”

        朱祐樘懒得与他废话,直接就道:“来人,把他拖下去,先打八十大板再说!”

        他平日里就算对待底下奴婢,也是和颜悦色,仁厚有加,今天一上来就是打死人,实在是听见那句话,气狠了。

        这八十大板打下来,估计小命也没了,钱能拼命挣扎,大声喊冤,他眼尖,瞧见一顶凤辇从宫道那边远远而来,激动得眼泪都快飚出来了:“娘娘!贵妃娘娘!奴婢是钱能啊,快来救救奴婢!”

        朱祐樘暗道不好,正要让人塞住他的嘴,就见那凤辇在众人的簇拥下停了下来,坐在上面那人懒懒道:“发生了什么事?”

        见了来人,便是太子之尊,也不得不上前行礼,“见过母妃。”

        万贵妃斜睨了涕泪横流的钱能一眼,又看着眼前貌似恭谨的朱祐樘:“太子殿下无须多礼,不知发生了何事?”

        朱祐樘不愿落人把柄,因而平日里对万贵妃执礼甚恭,这次也不例外,他把事情略略说了一遍,然后道:“这个奴婢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万母妃的人,但母妃手下,岂有这等不知好歹的人,公然辱骂太后,还要强迫太后的宫女结为对食,这等无君无父的奴婢,就是打死了也不为过的!”

        万贵妃喔了一声,指着刚才跟朱祐樘告状的宫女:“你,出来。”

        那宫女战战兢兢地走出来跪下。

        万贵妃道:“太子殿下说的可是真的?”

        宫女瑟瑟发抖,话都说不全:“是,是……”

        万贵妃轻轻哼了一声,低头拨弄指甲,语气云淡风轻:“欺瞒太子殿下和我是什么后果,你应该知道。”

        那宫女连连磕头,泣声道:“钱公公他,他并没有对奴婢姐妹做什么……”

        朱祐樘脸色微变,心陡然一沉,他抬头望住万贵妃。

        正好万贵妃也在看他,微微一笑,无限妖娆:“殿下,您应该听到了吧?您如今未及弱冠,容易轻信人言,也无可厚非。”

        朱祐樘深深低下头去,半晌道:“多谢万母妃教诲。”

        钱能连忙爬起来,狗腿地跟在凤辇旁边,得意洋洋。

        万贵妃没再说话,直接挥挥手,她近前的大宫女立即道:“起!”

        凤辇浩浩荡荡,渐行渐远。

        朱祐樘站在雪中,望着凤辇与风雪融为一体,久久没有说话。

        “卡!”姜成志露出开拍以来的难得笑容,“好,这段很好,一次过,不用重拍!”他又朝周默怀竖起大拇指。“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戏骨啊!”

        万贵妃和朱祐樘两个人,虽然是对头,但举手投足,无不透着一股默契,整场戏下来,行云流水,几乎没有需要调整的地方。

        周默怀笑道:“那也得是搭档好,要不估计我还没那么快进状态!”

        “你也不错!”姜成志也朝桑盈露出一个赞许的笑容,跟昨天对肖悦颜的态度,那简直是天壤之别。

        拍这场戏的时候,肖悦颜也站在旁边看着,虽然她现在脸上还挂着笑容,但心里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桑盈伸了个懒腰,果然还是演奸妃舒服。

        陆衡也站在外围,呆呆地望着人群之中的桑盈。

        他从来没有在现场看过桑盈演戏,自然也从来没有见过她的这一面。

        戏中的桑盈,光芒万丈,耀眼无比,就算她扮演的是一个人见人恨的反面角色,也掩不住那股居高临下的气势,气势之外,还有妖娆入骨的风流,仿佛她就是万贵妃,万贵妃就是她。

        演员在一生中要扮演很多角色,有可能是公主,皇后或者皇帝,但是无论他们扮演什么角色,出了戏,都要还原本来的面目,也就是说,就算他戏里是个皇帝,戏外也不可能再有那股皇帝的气势,而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

        所以很多演员会在演戏的过程中互相发生好感,原因就是入戏之后,喜欢上对方在戏里的“身份”,一旦戏杀青了,大家回到现实,清醒过来,这种感觉也就淡了。

        但桑盈不一样,万贵妃气势再强,也只是附着在她身上的一个角色,桑盈就是桑盈,无须再用任何角色来增添她的魅力,而且越了解她,就觉得她越神秘,越禁不住被她吸引。

        陆二捂住自己扑通扑通的小心脏,发现自己是真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