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36章

第36章

        桑盈横了他一眼:“要么就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从古至今,人们都喜欢通过种种外物来凸显身份,这些细节同样也有助于提升整个饭店的水准,以后一提起这里,大家自然而然就会联想到高端消费。天底下从来就不缺有钱人,缺的只是一个让他们可以显摆的地方。”

        方睿秋点点头:“不错,桑盈说得有道理,所以最近几年方家几乎都不做普通珠宝生意了,而把发展方向渐渐都集中在顶级珠宝那一块。”

        张家鸿耸肩:“ok,我理解,那回头再让她们加强训练,务必让各位大哥大姐满意为止!”

        陆衡张了张口,刚想说什么,又听见张家鸿道:“不过话说回来,姐,我觉得你穿这衣服还真挺好看的,是不是古装戏拍多了,韵味也出来了?要不开张那天,你也穿这身跟我们一起露面算了。”

        可怜陆二少千年万年难得想夸人一句,结果被张家鸿抢了先,心里那个憋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忍!

        “到时候再说吧。”桑盈笑了笑,捧起茶杯喝茶。

        陆衡原本是不喜欢喝茶的,作为港城洋派的新一代,他只喜欢喝咖啡和洋酒,像这种微带甘苦的茶,陆家也就陆老爷子才会喜欢,但是这段时间下来,他居然也渐渐习惯了这个味道,以前喝一口就要吐掉,现在连喝几杯也能面不改色了。

        不过他看到茶杯,突然就想到一点,皱了皱眉:“唐代的茶跟现在一样不?既然要还原,要不要连那一套一起搬过来?”

        桑盈面色古怪:“唐代虽然茶道兴盛,可茶的味道与如今大有不同,且不说加盐还是寻常,还有把葱姜枣橘皮等往里加的,估计搁现在没人敢喝了。”

        陆衡喔了一声,有点失望。

        他还以为自己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能让桑盈另眼相看,结果闹了半天还是自己没见识,心里没来由就郁闷起来,也说不清什么感觉,总而言之一会想起那个跟周默怀有关的绯闻,一会又觉得自己除了有点家世之外,其它确实什么都不如别人,连带现在想多说两句都怕露怯。

        当然,别人可不知道陆二少此刻内心无比交加,正在进行剧烈的心理活动,张家鸿兴致勃勃道:“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差点忘了,现在万事俱备,可这饭店到底叫什么名字,都还没定呢,来来来,趁着今天人齐,赶紧给定下来!”

        桑盈嘴角一抽,想起刚才车上陆衡说的那几个名字。

        方睿秋道:“我对起名不在行,你们想吧,我负责投票。”

        “有本事将来的盈利你也别要,都给我得了!”张家鸿还嘴道,懒得拿纸笔,就近把陆衡买的宣纸拖了一张出来,拿起毛笔蘸了墨,在上面写下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风流大明宫。

        方睿秋、桑盈、陆衡:“……”

        张家鸿不乐意了:“你们都什么表情!这名字哪里不好了,大明宫不就是唐朝的宫殿吗,我还特地去查过的,前面再加上风流两个字,多潇洒,多有创意,保证没人用过!”

        方睿秋:“创意是有了,就是不像吃饭的地方。”

        张家鸿:“那像什么?”

        陆衡没好气:“像这里之前被查封的那家夜总会!”

        张家鸿翻了个白眼:“你的天下第一宫就很好听吗?”

        陆衡:“那也比你的好听,你不信问问他们,风流大明宫和天下第一宫他们选哪个?”

        两人齐刷刷看向刚才号称只负责投票的方睿秋。

        方睿秋举手投降:“……我可以都不选吗?”

        张家鸿狞笑:“你可以想个更好的,不然要挨揍!”

        三人还在耍嘴皮子,那边桑盈拿起刚才被张家鸿丢在一边的毛笔,铺开宣纸,挽起袖子,悬腕下笔,一勾一划,仿佛力逾千钧,跟那只白嫩纤细的手腕形成巨大反差。

        陆衡懒得再搭理他们,随即凑上前去,就看见桑盈在偌大宣纸上写下两个大字。

        盛唐。

        她抬起头,见三人都没说话,就道:“大巧若拙,大繁至简,与其想那些繁琐的名字,还不如直接就两个字,简洁了当,如果你们不满意,就另外想吧。”

        他们虽然都不懂书法,可没吃过猪肉也该看过猪跑,这两个字多力丰筋,明显是行家的手笔。

        半晌,张家鸿哀嚎一声:“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姐,你到底还有什么不会的!”

        陆二少难得默不吭声,心里想的是:听说周默怀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多才多艺,难道就因为这样才会被她看上眼的?

        原本还说要买字画来挂的三个人这下子也消停了。

        接下来整整几天,桑盈啥事没干,直接就泡在饭店里,设计所有包间里的字画。这里七十二间包厢,按照vip级别分大小、隔音装潢等不同,就连主题也绝对不能重复,所以桑盈要想出七十二种不同的风格来搭配。

        除此之外,还要搭配房间的主题配上熏香,古代很多熏香,在现代是用不了了,比如说龙涎香,现在已经越来越稀少了,有价无市,而麝香又容易导致孕妇流产,更不适合放在人来人往的饭店,所以还得古今结合,弄些现代的香薰精油加进去,这方面桑盈就不是很擅长了,陆衡他们几个吃喝玩乐在行,但毕竟是男的,也不可能去研究这玩意,唯一可以用上的资源,当然是澳城千金何稚勉何大小姐了。

        桑盈给何稚勉打了两次电话,她的情绪仍然很低落,但却足够义气,一听说饭馆要开张,就说这两天要从澳城过来捧场帮忙。

        于是暂且撇开香薰的摆设,桑盈给七十二间包厢,都配上了不同的画。

        在此期间,方睿秋因为手头还有港城那边的家族生意要忙,京城港城两头跑,在饭店里待的时间有限,张家鸿也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三天两头不见人影,就只有闲来无事的陆二少经常在桑盈面前晃来晃去,以表示自己的存在感。

        但是试想一下,当你想要专心致志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有个人跟苍蝇似的在旁边,一会说“这竹叶不对吧,这边应该是深色,那边是浅色,你看太阳是这么照的,得反过来才行”,一会说“哎呀你是不是手抖了,这个字写得歪掉了,之前不挺好的嘛,这一撇划得有点低了”,诸如此类,估计佛也有火。

        “……”桑盈头两天都没搭理他,第三天终于抬起头,“你没事可做了?”

        陆衡咳了一声:“最近确实不太忙。”

        桑盈问:“张家鸿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那些服务员的培训你去跟进了吗?”

        陆衡道:“放心吧,天天都去看呢,这不是看你忙吗,好心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桑盈挥手赶人:“你不要说话就是帮忙了,一边玩去吧。”

        陆衡哼了一声,正想说什么,桑盈的电话响起。

        她正一手握着笔,要给墨竹画上最终的几笔,腾不出空来,随手就按了个扩音键。

        “你好。”

        “桑盈,是我。”周默怀的声音。

        陆衡假装转过身去倒水,耳朵上的天线已经竖了起来。

        桑盈嗯了一声,注意力依旧集中在画上。“有什么事吗?”

        周默怀笑道:“你现在有没有空,出来喝杯咖啡吧,我介绍几个制片人给你认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陆二少腹诽,心里正拿着一个叫周默怀的小人狠狠戳。

        桑盈道:“我这两天有些东西要画,估计腾不出空,过两天吧。”

        谁知道周默怀听到她在画画,顿时来了兴趣,“你画什么,我可以看看么?”

        不可以!陆二心想。

        “好啊,你过来吧。”桑盈知道周默怀对这方面有点造诣,正想跟他切磋一番,就报了个地址。

        陆二少顿时黑了脸,等桑盈挂了电话,就说:“你干嘛让什么阿猫阿狗都过来,这里还没开张,不能随便让别人看见的!”

        桑盈奇怪道:“你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为什么不能让人看见?”

        “……”反正我就是看他不顺眼!不过这句话显然是不能说的。

        陆衡正想着用什么理由阻止周默怀过来,就听见桑盈实事求是道:“周默怀在书画上颇有研究,有他在旁边提意见,我估计也能画得快一些,比你有用多了。”

        “……”

        比你有用多了……

        比你有用……

        比你有……

        比你……

        比……

        陆二少的玻璃心再次碎了一地。

        周默怀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过来的,半个小时后就到了,桑盈忙着作画,抽不出空去接人,陆衡更加不可能屈尊亲自出迎,桑盈就让那几个还没能出师的半成品服务员出去把人迎进来。

        不过饶是如此,周默怀进来的时候,左右张望,也不由露出惊奇的神色。

        为了方便随时给那些服务员矫正动作,桑盈来这里的时候都会换上那套齐胸襦裙,此刻挽着袖子在那里低头作画,远远看去还真有种古代仕女的惊艳。

        “桑盈。”周默怀并不掩饰自己眼里的欣赏,这让陆衡看他更加不爽,假装没有看见他,也不打招呼。

        相比起来,前者显得十分有修养,还朝着陆衡微微一笑:“陆少也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