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19章

第19章

        一听桑盈想技术入股,陆衡的第一个想法是哈哈大笑,嘲笑她异想天开,但随即又想到这个女人之前展现出来的过人之处,便勉强耐着性子问:“你有什么技术?”

        桑盈神情闲适:“你不必急着答应,不妨好好考虑一下,如果赞同我的意见,决定开这样一间会所,那上至装潢,下至喝茶的器皿,我都可以给你最专业的意见,到时候如果会所盈利,我只需要半成或一成的分红,如果你不打算开,又或者没有盈利,那就当我没说。”

        见她如此笃定,陆衡捺下满腹狐疑,正要再问,服务生就端菜进来了,那头电话也跟着响起。

        “哪位?”

        “陆——二——少,我是小玉呀!”

        那边捏着嗓子嗲声嗲气,陆衡一听就知道是谁了,笑骂道:“张家鸿你个贱人,又回b市了?”

        “早回来了,你陆二少贵人事忙,哪里还记得我啊!”电话那头还传来女人的嬉笑声,一听就是张少在跟女人打情骂俏。

        “没事我挂了,回头再联系!”陆衡这会儿有正事,就不耐烦跟他墨迹。

        “诶等等!你急着去干嘛呢?我现在在西郊马场呢,兄弟好久没玩一场了,过来玩玩呗?”

        陆衡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旁边的桑盈,“骑马去不?”

        桑盈眨了眨眼,“去。”

        “去!”陆衡对张家鸿又重复了一遍。

        张家鸿早听到陆衡在询问别人,嘿嘿一笑:“有女伴是吧,一起带过来吧,正好跟我的那个也做做伴,顺便告诉你个好消息,睿秋也来了,现在就在我旁边!”

        陆衡倒是有几分欣喜,“那正好,我有事找他商量!”

        两人吃了饭,直接就开车前往张家鸿说的那个马场。

        一路上,陆衡问:“你不会骑马吧?”

        “会一点吧。”桑盈很谦虚。

        “那马场是个军三代开的,b市不少名流都喜欢去那里消遣,你不会骑就让人给你找匹小母马练着,无聊了就找张家鸿的女伴玩,别逞强出什么风头,到时候摔死事小,丢了我陆少的脸事大!”陆衡不厌其烦地交待。

        桑盈徐徐微笑,安静娴雅,并没有出声反驳。

        小母马啊……

        她从七岁学骑射起,就没骑过小母马了。

        骑马在外国作为休闲运动,是从英国兴起的,那会儿被视为一项贵族活动,后来港城成了英国的殖民地,这项活动也被引申到那里,港城的豪门子弟,几乎没有一个不会骑马,港城马会,同时也是名流汇聚的高级会所。

        至于国内的马场,在解放后一般成为革命时代带过兵的军队首长的消遣,直到近年来才有人逐渐意识到这个商机,借鉴国外的马会会所制度搞了马场,张家鸿说的这间背景挺硬,所以就成了京城阔少名媛喜欢聚集的场所,也不乏会出现官二代或圈中大腕的身影,可谓是精英荟萃。

        两个小时后,两人到达马场,陆衡是来过的,直接就报上名号,一身骑马装穿着得体的美女带着他们去找张家鸿。

        马场占地很大,并没有把跑马的地方划分开来,一是因为骑马需要的空间很大,二也是为了可以让所有人有一个拓宽人脉的平台,如果想拥有私人空间,直接去休息室就好,里面设备齐全,甚至还有单人的温泉浴池。

        张家鸿正坐在太阳伞下搂着个美女调情,远远地就朝陆衡招手,等到他们走近才拍拍美女的屁股让她挪开一点,让自己站起来。

        “你陆少可真难请,足足迟了两个小时!”

        陆衡送了个白眼给他,“你应该庆幸现在不是堵车高峰期,不然就不止两个小时了!”

        张家鸿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落在桑盈那里转了一圈,很快认出她就是上次拍卖会遇见过的,赶忙把陆衡拉到一边,“你可真够长情的,这还没换呐?”

        “你废话是不是多了点,阿睿呢?我有事找他。”

        张家鸿抬了抬下巴,“在那边骑马呢!哟,这么快就勾搭上一个了,那不是船王何万翔的女儿何稚勉吗?这小子不赖嘛!”

        张家鸿带来的女伴年纪很小,不过二十出头,腰是腰,屁股是屁股,身材很火爆,穿着个低胸超短裙,衣服上下两边都有往中间集中的趋势,吸引了不少目光。脸蛋倒是很清纯,跟身材截然相反,桑盈没认出她,对方看到桑盈,反倒先是一笑:“原来是桑姐!”

        她的目光在桑盈和陆衡之间游移了一会儿,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桑盈微微颔首,也不问她姓名,直接就问陆衡:“哪里有马?”

        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别说骑马,她连马的影子都没见过,这会儿连陆衡都感觉到她望向场中的灼热目光。

        “你别待会摔下来我还得打电话叫救护车吧?”陆衡对此抱着怀疑和嘲笑的态度,但还是给她找来了服务生。

        张家鸿笑道:“阿衡你真是不够体贴,桑小姐想玩就让她去玩嘛,慧慧,你去不去,和桑小姐一起去吧?”

        那女孩子摇摇头:“我还是陪着你好了。”

        这话不仅温顺体贴,还衬托出桑盈的不称职,如果陆衡跟桑盈现在还是包养跟被包养的关系,如果桑盈还是那个原来那个桑盈,那她肯定要面临下岗的危险。

        可惜桑盈不是。

        她直接就跟着服务生先去换衣服了,反倒是陆衡在她后面喊:“喂,自己小心点!”

        桑盈头也不回,只是挥了下手。

        张家鸿噗嗤笑出声:“我说阿衡,你是不是也太宠她了,都不把你放在眼里了,小心她哪天爬到你头上去!”

        陆衡很想跟他说我们已经不是这种关系了,但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张家鸿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肯定会问,不是这种关系,那是哪种关系?他索性就不吱声了。

        但他这一沉默,反倒坐实了张家鸿的猜测,他揽住陆衡的肩膀,语重心长:“阿衡啊,不是我说你,这女人不能不宠,可也不能太宠,你对她太好,她还当成理所当然,到时候别怪兄弟没提醒你,搞不好就要小心她爬墙了!”

        陆衡是个公认的纨绔公子,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比换衣服还快,但实际上他并不是没有女人就活不下去。说白了,就是之前生活没有目标,浑浑噩噩,过一天是一天,反正父母早就过世了,他也不缺钱财。

        但是陆老爷子对他的疼爱,实则并不下于对其他子孙,上次家宴后祖孙两人长谈,他甚至已经明明白白跟陆衡说了,就算将来陆衡没有继承陆氏,每年的红利也不会少了他,只是他希望陆衡能够有自己的事做,就算没有像陆氏这样家大业大,但起码不要跟港城众多豪门子弟一样不事生产,坐吃山空。

        陆衡到底不是真正铁石心肠无可救药的纨绔,如果有机会,他何尝希望被人当作取笑衬托的对象,刚刚在饭馆里跟桑盈的那一番话,又让他有了新的想法,现在满心思都是正事,哪里有空去跟张家鸿再墨迹什么女人。

        于是他不耐烦道:“张家鸿,你也该想着做一番事业了,别整天跟女人厮混在一起!”

        张家鸿跟第一天认识他似的瞅着他,半晌哈哈大笑:“别逗了,你陆少什么时候开始上进了,哎哟我的妈呀,这可不得了,得让方少来看看!”他扯着大嗓门喊,“方睿秋,方睿秋!”

        方睿秋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跟何小姐说了两句就驱马来到他们面前。

        下了马,大步走过来,“怎么了,阿衡你来了?”

        “我跟你说,陆衡他居然叫我别老跟女人厮混在一起!”张家鸿笑得前仰后合,“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陆衡翻了个白眼,正想说话,那头桑盈换好骑装,牵了一匹马走过来。

        上衣红色,马裤雪白,是这里统一提供给客人的骑装,但穿在桑盈身上就特别显精神,引得不少人频频回头,连陆衡和张家鸿几个见了都觉得眼前一亮。

        张家鸿的目光落在她身后的棕红色马身上,不由咋舌:“乖乖,这‘玛丽’可是脾气不太好,桑小姐,你这么娇娇的身体,别到时候摔着了!”

        那头苏慧慧离马不远,见它可爱,就想伸手去摸,结果还没够着,差点就被咬了,吓得她赶忙跳开一大段,正好应验了张家鸿那句话。

        张家鸿哈哈大笑,把她搂入怀里好一顿抚慰。

        桑盈也笑了笑,拍拍马脑袋,转身一跃上马,动作利落之极。

        张家鸿吹了声口哨:“不错,有两下子嘛!”

        桑盈也没理他们,两腿一夹马肚,驾了一声,马就往前跑去,速度越来越快,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连本来想带她的骑师都被远远抛在后面。

        马场的规矩,第一次来的客人,都要有骑师带着,以免发生意外。

        陆衡几个人面面相觑,陆衡有点不放心,他嘴上对桑盈开嘲讽,但心里还真怕她出了意外,到时候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就道:“我换了衣服过去看看。”

        刚要走开,就听见有人在背后说话:“这不是港城三剑客嘛,张家鸿,这苏慧慧被我玩了那么多次了,都不知道是几手货了,亏你也不嫌弃啊!”

        对方还特别在剑字上下功夫,咬了重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