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17章

第17章

        桑盈接过纸条看了一下,点点头,没说什么,随即写了个电话给她。

        “慢走,晚安。”

        然后打开门,走进去,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周默怀的助理拿着纸条站在外面发呆。

        这是什么情况?正常人不是应该受宠若惊感激涕零再套几句近乎跟她这个助理拉近关系以后好进一步发展吗?

        托周默怀和李雍的福,剧组经费又足,大家都住进了镇上最好的酒店。

        桑盈一进门就直奔浴室,一个小时之后,才舒舒服服地从浴室里出来,外面天气比较热,房间里开着空调,她擦干头发,一头扑倒在床上,就动也不想动了。

        演员这个职业还是很辛苦的,别看很多明星人前光鲜,实际上拍戏的时候,四十几度的天气还得穿着厚厚几层戏服,数九寒天却要下水游泳,熬夜通宵赶戏更是再寻常不过的,所以很多人没几年就熬得皮肤很差,每次上镜头都要补厚厚的妆,当然也有一些是因为私生活糜烂而熬坏的。

        大牌尚且如此,那些底层的小演员就更不用说了,出了点小名的,还没出名的,特约演员,群众演员,千方百计博得一个镜头,往往只是为了有口饭吃。

        桑盈现在总算深刻体会到这种辛苦了,前世十指不沾阳春水,学的是如何当好一个皇族千金,豪门贵妇,如何管好一个大家族,如何在宫闱里游刃有余,勾心斗角,结果现在好了,一朝回到解放前,还要重新为赚银子和养面首而努力。

        她忍不住哀叹一声,又想起自己那写了一半的剧本,顿时来了精神,赶紧爬起来,打开电脑,足足码了两个小时,再上一会儿网,眼看快十一点了,关电脑睡觉。

        结果隔天天还没亮,就被电话吵醒了。

        “我昨天打了好几通电话呢,你干嘛都不接!”陆衡一上来就兴师问罪。

        “是吗,我没注意,估计是手机静音了。”桑盈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该起了。

        “你现在在哪儿呢!”

        “一大清早火气这么大,是想过来杀人放火呢?”

        桑盈懒洋洋的,还带着刚起床的鼻音。

        “还不是因为你没接电话!”恶狠狠的声音里,居然还多了几分委屈。

        “有何贵干?”

        “……没什么,想找你吃饭而已。”

        陆衡刚说完,自己又有些懊恼,他的语气是不是太低声下气了?按照以往陆二少霸气四溢不容置疑的风格,应该是:某时某地有饭局,到时候我过去接你,记得打扮好,别丢了我的人!

        桑盈挑眉,马上就知道应该是那幅画对了陆老爷子的胃口,只怕陆衡还因此受益,得了什么好处。

        她想到之前自己突然拿到的这两个角色。“《汉宫风云》和《清太宗情史》这两部戏是你帮我搭的关系?”

        “对啊,我确实是提了一下,让他们多给你戏接,怎么样,你红不红还不是靠我一句话,不用谢我了,就当是还你的人情!”隔着电话,陆二少的得意之情也溢于言表,只差没有把尾巴露出来摇一摇求夸奖求撒花求关注了。

        “……”桑盈根本就没想过把这个人情浪费在这上面,它本来应该能派上更大的用场的。

        “怎么了,你不喜欢?”得意洋洋的陆二少终于感觉到不对劲。

        桑盈嘴角抽了抽,“挂了。”

        “等等,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还在d市拍戏。”

        “什么时候回来?”

        “过两天吧。”

        “那你回来了就给我电话。”

        “好吧。”

        对方的语气可有可无,陆衡很不满意,但还没来得及抗议,那头就挂了。

        桑盈挂了电话换好衣服就出门了,楼下剧组的车正在等着,早餐也都帮他们买好了,今天她还有一场戏,就是跟李雍扮演的吕后密谈。

        拍摄进度出乎意料地顺利,虽然李雍的演技比不上周默怀,但起码也是老演员了,ng两次,也就让过了。

        最惊奇的反倒是导演,因为桑盈的状态实在太好,前几次跟周默怀对戏也丝毫没有违和感,对上李雍更是游刃有余,哪里像个之前还被负面绯闻缠身,靠抱大树上位的三流演员,简直比得上那些浸**剧数十年的老戏骨了。

        他不知道桑盈是在本色演出,上次是上官婉儿,这次是辛夫人,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古代贵族,代入这种角色那完全是毫无压力。

        前后几天,她拍完了属于自己的戏份,先行回到b市,这次可以休息半个月再去下一部清宫戏的剧组报道。

        电影的拍摄工作仍在继续,那里头不仅有周默怀、桑盈等人的戏份,还有其它很多场景和人物,加上后期制作和宣传,预计起码要到年底才会上映。

        回到家的时候,刘佳蓉并不在,桌子上压了张纸条,说她跟老姐妹们去近郊爬山,明天才回来,冰箱里有吃的,让她自己去拿。

        桑盈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煮了不少东西,胡萝卜玉米排骨汤,红烧牛腩,蒜蓉西兰花,微波炉叮一下出来,立马又是热腾腾香喷喷的了。

        一对比才有差距,当时刚从唐朝过来,吃着刘佳蓉做的家常菜还觉得不如原来府里的厨子,结果在外面吃了几天堪比猪食的饭盒,才发现这简单的两菜一汤简直像山珍海味。

        飞机加上坐车的缘故,桑盈感觉有点累,吃完发洗了澡直接就上床了,那个被调了静音的手机又被彻底忽略。

        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睡到自然醒,她心血来潮去看了下手机,才发现上面又多了数十个未接来电。

        全部都是两个人打的,阿sam和陆衡。

        其中阿sam占了三个,而陆衡足足有八个。

        桑盈先给阿sam回电,后者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听说她拍完戏回来了,就打过来问一下。

        两人说了几分钟,刚挂下电话,那头陆衡又打过来了。

        桑盈按下接听键。

        “你怎么又不接电话了!”那边先兴师问罪。

        “有急事吗?”

        “你忘了跟我约好去吃饭吗!”

        还真忘了。桑盈喔了一声,“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

        瞧这意思,好像如果她还不接电话,他就要直接上楼拍门了。

        桑盈就站在窗边,她拉开窗帘往下看,果然又是那辆骚包的凯迪拉克。

        “……好吧,等一会儿,我换衣服。”

        t恤和牛仔裤换起来是很快的,陆衡一见她又是这副打扮,都已经懒得吐槽了,却不知桑盈就是看到他这辆车才这么穿的——跟这么骚包的车和车主出去,穿太隆重了实在丢不起那个人。

        “你那家宴后来如何了?”她随口问道。

        陆衡哼道,“你还敢问,那幅画是假的,老爷子大发脾气,害我也被骂了一顿!”

        桑盈靠着座椅望向车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神情悠闲。

        陆衡等了半天,没听见她回答,转头一看,人家的注意力压根就没在他身上。

        “喂!”陆衡恼怒,“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你说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桑盈慢悠悠道,“要么你在说谎,要么你家老爷子不识货,只有这两种可能。”

        陆衡道:“为什么不可能是你看走眼?”

        桑盈浅浅一笑:“我看中的东西从来没有走眼过。”

        陆衡被她语气里轻描淡写的笃定噎了一下。

        前面正好是红灯,他不由撇过头,视线落在桑盈身上,只觉得这个女人看似很简单,又像很复杂,身上似乎藏了一个又一个的谜团,让人捉摸不透。

        正发着呆,就听见桑盈又道:“我猜你从那场家宴里获益不少,不单是得了你们家老爷子的青眼,估计还得了什么好处吧,就用两个小角色来还人情,是不是太小气了,嗯?”

        “那你想怎样?”陆衡牙痒痒。

        “暂时还没有想到,不过不管再难办的事情,于陆少而言,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吧。”打一棒再给颗甜枣,桑盈深谙一张一弛的道理。

        果不其然,陆衡的嘴角已经微微扬了起来。

        别人怎么会只看见他纨绔的一面呢,这分明就是个单纯的孩子,桑盈感叹。

        “你想吃什么菜?”心情一好,陆衡想起还要征询一下对方的意见了。

        “有什么介绍的?”

        “意大利菜吧,你以前跟我出来不是老喜欢点那个。”

        桑盈的记忆里浮现出那些菜色,摇头:“不是面条就是酱料,酸不溜秋,毫无色香。”

        “那韩国料理。”

        “那种摆上一堆小碟子里面全是不同颜色的泡菜?”

        “……日本菜呢?”高高在上的陆衡难得有这么细心询问过女伴的时候,结果一上来就触礁了,撞得一脸血。

        “尔尔蛮夷,茹毛饮血,也敢自成菜系?”

        “那、你、到、底、想、吃、什、么?”

        “堂堂中华,粤菜淮扬菜鲁菜京菜浙菜这不是挺多选择的么?”桑盈摊手,一副你直接带去吃中餐不就好了还问那么多的表情。

        尼玛,老子一开始就该带你去吃烧饼!

        陆衡恶狠狠地转了个方向,开往附近一家粤菜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