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16章

第16章

        “你师从哪位前辈?”周默怀把字看了又看,看出兴趣来了。

        他不得不承认,对方这字写得比自己强多了。

        “老师已经仙逝了。”桑盈没有正面回答。

        教过她的上官仪确实死了一千多年了,她来到这里之后看了史书,才知道这个脾气古怪倔强的老头儿后来被武皇后杀了,但却出了一个很有名的孙女,就是之前她演过的上官婉儿。

        上官老头虽然脾性不好,但他的书法堪称当世一绝,连皇帝都爱不释手。

        桑盈自幼颇受祖父道王喜爱,就连她习字,也是由道王亲自出面延请上官仪为师进行教导,十数年苦练,寒暑不辍,不要说一千多年后的今天足以秒杀众人,就是放眼当时,名家辈出的时代,水平也是很可以的了。

        所以她当然有骄傲的本钱。

        就算没有府邸,没有仆从,没有家世,她依然是她。

        周默怀又端详了,竟拿着那幅字不肯放了。

        别人什么时候见过周老师这么不矜持的时候,都有些惊到了,杨琳还不肯死心,凑过来道:“周老师,她这不是胡乱写的吧,哪里比得上您的啊?”

        周默怀瞥了她一眼,后者彻底消声了。

        “你能再写几个字吗?”周默怀问。

        桑盈挑眉,知道他还有所怀疑,也不问他要写什么字,从容落笔,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又写了四个字。

        清者自清。

        等于回答了周默怀刚才的怀疑。

        此时桑盈仍穿着那身曲裾戏服,挽着头发,再加上俯身写字的模样,几乎让人有种时空混淆的错觉。

        周默怀目不转睛看着那支笔起、承、转、折的走势,眼见最后一笔竖钩完成,他才出声:“这幅字可以送我吗?”

        周默怀的水平虽然比不上桑盈,可怎么说也算是有认真拜师练过的,他很清楚,就凭桑盈这一手字,已经足够力压国内那些所谓的书法界名家了。

        桑盈道,“不是有缘人,我不会轻易赠字的。”

        周默怀当即就听懂了桑盈的语意,笑道:“自然,我们能一起拍戏,也算有缘人了。”

        桑盈微微一笑,跟知情识趣的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

        换了别人,或许没有胆量对周默怀说出这样的话,但桑盈无欲则刚,自然无所顾忌。当然,如果周默怀不吃她这一套,甚至因此反感的话,那也是没办法的,人跟人的缘分,其实也是要看运气的。

        这字一送,就等于又多了条人脉。

        心情不错,她就又题了落款。

        周默怀一看:“灵修?”

        “我的表字。”

        说起来,她的表字还是当时武皇后给取的。古人取名有个讲究,一般都是男楚辞,女诗经,文论语,武周易,而武皇后却偏偏选了《楚辞》里的这两个字,一方面是不走寻常路的性格缘故,另一方面则是对桑盈的偏爱。

        周默怀虽然不知道这两个字的来头,但现在很少有人会取表字了,之前有那一手字镇场,所以他并没有觉得桑盈在装x,相反更觉得这才是有真功夫的。

        两人的互动让其他人何止是又惊了一次,简直连心脏都快停摆了,周默怀的助理嘴巴已经张成o型了。

        大腕总有大腕的架子,尤其是在娱乐圈这种攀高踩低的地方,你太温和就等于好欺负,周默怀更是出了名的难以攀交情,可现在,就在他们面前,居然跟一个三流女演员聊了起来,简直是大跌眼镜。

        许多人不由自主就想到“周老师该不会是看上了她”这种念头上去,但马上又排除了,圈子里比桑盈漂亮的女星比比皆是,周默怀再怎么“饥不择食”,也不至于众目睽睽之下跟她搭讪。

        杨琳快要气歪鼻子了,她没料到事情怎么就峰回路转成这样的。

        两个人其实没聊几句话,周默怀就回去继续休息了,桑盈走向门外,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等桑盈打完电话回来,副导演已经通知大家各就各位,准备重新拍摄戚夫人跳舞的那一段,杨琳因为需要补妆,所以晚了一点。

        她径自走到杨琳那里,俯下身,对杨琳说了几句话。

        杨琳顿时脸色大变,看着桑盈的脸色十分难看,又夹带着几分慌张:“你乱说什么!”

        桑盈微微一笑,“你打电话过去,问问你的金主不就知道了。”

        杨琳见桑盈转身走远,想也不想站起来就要追,化妆师叫道:“诶诶,那边脸还没补好妆……”

        杨琳跑了几步,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掏出电话往外走去。

        她专门找了个偏僻的角落,也没人知道她究竟讲了什么,那化妆师只见她回来的时候,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而且魂不守舍的,之前一边补妆还要一边给化妆师挑毛病,这下好了,任人摆弄,也不说话。

        戚夫人跳舞的戏很快重拍,原本对舞蹈动作的要求就很高,杨琳之前做了几遍都做不好,这会儿精神恍惚,更加频频出错,一不留神被脚下的毯子绊倒,摔了个狗啃屎。

        全场寂静半秒后发出哄笑。

        杨琳气急败坏地爬起来。

        导演被她一通折腾下来,已经横眉竖眼,完全没有半分好脾气了,“你究竟是不是在工作?戚夫人要像你跳成这样还能被刘邦宠爱?拍电影之前不是有专门学过一星期的舞蹈吗,你的动作都学到哪里去了!”他压低了声音,威胁道:“我告诉你,如果你再跳不好,耽误了进度,我就亲自去说要换人,到时候别说我不顾情面,张少估计也不会保你的!”

        明眼人都能看出,对于那些富少来说,杨琳这种女人到处都是,只不过她头上还顶了个二线女星的头衔,所以张家鸿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才久了点,一旦新鲜感过了,那必然只有分手。

        要换了之前,杨琳早就顶嘴了,现在却低下头,没有反驳,等导演说完才道:“杨导,重新来一遍吧。”

        导演瞪了她一眼,大声喊道:“化妆师,帮她补妆!”

        那边桑盈坐在外头舒舒服服地吹风,刚才那个跟她搭腔的小姑娘兴奋地跑到外头找她,把杨琳摔倒出丑的事情绘声绘色讲了一遍。

        自从桑盈露了一手字之后,那小姑娘看她的目光,明显从八卦上升到崇拜。

        杨琳则因为动不动就爱指使人的性子,在剧组的人缘并不好。

        桑盈饶有兴趣地听完,“那段跳舞的还没有拍好?”

        那小姑娘摇头,有点幸灾乐祸:“没有呢,一直跳不好,导演都发火了!”

        桑盈但笑不语,杨琳的失态,应该是源于自己对她说的那番话。

        刚才她给陆衡打了个电话,问的就是杨琳跟张家鸿的关系,得知张家鸿这段时间身边又有了新人,所以她对杨琳说的那句话是:你的张少身边已经有别人了,如果你连这部戏都拍不好,以后就未必还能搭上这种大片了。

        杨琳一听肯定会慌神,进而打电话去质问张家鸿,后者哪里会把她当回事,想当然是不耐烦地敷衍她,如果杨琳多纠缠两句,对话肯定是不欢而散。

        那边杨琳担心自己的靠山和眼看蒸蒸日上的事业转眼就没了,当然心情更加不好,以至于摔了一跤。

        这是刚才她陷害桑盈之后,桑盈给她的回报——如果桑盈以牙还牙也去推她一把,有可能被发现不说,还显得太低级幼稚了,最好的反击,当然是从根源上打击。

        大殿里,镜头反复拍了很多次,在杨琳快要虚脱的时候,终于勉强过了。

        虽然是以戚夫人跳舞为主,可旁边坐着的刘邦,后面站着的宫女内侍,个个都不是死人,陪着她这么折腾半天下来,大多数都精神萎靡,嘴上没说,心里还不知道怎么问候杨琳。

        这场戏一结束,周默怀的戏份就算是全部拍完了,他站起来,面无表情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向气喘吁吁的杨琳,直接撂了句话:“我不希望再有跟你合作的机会。”

        杨琳瞬间脸色煞白。

        这下可炸了锅,大家看着这一幕,怔愣的有,同情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

        以周默怀的为人,可不是单纯撂狠话就算了,他是真的说到做到,而圈子里的人如果听说了这件事,肯定会打听原委,这一来二去,杨琳的作派和演技也就浮上水面,如果她背后没再有人扶着她上位的话,估计以后就前途堪忧了。

        那头已经有人拿出手机开始发微博了:年底将会推出的某大片剧组现场,某女星仗着背景耍大牌,结果被圈中大腕一句话甩了回去,“我不希望再有跟你合作的机会”,大腕就是大腕,连说话都那么给力!

        桑盈并没有闲着,明天还有她的戏份,就是辛夫人跟吕后灯下谈话的那一段,导演正在给她们讲戏。

        讲完戏天也黑了,剧组已经叫了盒饭,大家吃完就可以先回去休息。

        镇上旅馆齐全,制片方租了个地方专门给剧组的人休息,当然像周默怀和李雍这样的,跟那些小角色的住宿条件肯定不一样。

        天气热,都没什么睡意,有些人就提议去唱k或打牌,桑盈没什么兴趣,她只想回去洗个澡敷面膜。

        走到房间门口,刚拿出钥匙,就看见周默怀的助理从走廊那边匆匆走过来,态度明显比之前客气很多。

        她递了一张纸条过来,“桑小姐,这是周老师的电话,能不能麻烦你也留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