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小鲸鱼

小鲸鱼

        这一年,花漾的【mygarden】成功登录巴黎时装周,为了这次的高端大秀,花漾特地亲自设计了邀请卡,在品牌的logo下绘制了一只小羊的轮廓。

        纪念毛豆,也希望让更多的人去认识它,了解它的故事。

        第一次在全球性的舞台上对众人展示自己的品牌,花漾紧张又兴奋,秀场按照品牌同名布置成了凡尔赛宫般的法式梦幻花园,舞台内置喷泉,洋溢着一派繁花似锦、争奇斗艳的浪漫。

        离开秀还有一个多小时,后台已经对媒体开放。

        这场秀聚集了众多国内外的顶尖top模特,媒体们挤在一起,有的在采访,有的在拍秀前的定妆照,整个后台热闹又忙碌。

        花漾原本要进去看看模特们的准备情况,可不知是不是紧张,站在后台入口处,不断的深呼吸着。

        花漾从昨晚到现在就没怎么睡着,每一款衣服每一个模特甚至精确到每一件配饰,她都牢牢记在脑中,眼下就快要最后交作业,却忽地紧张得不行。

        正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原逸悄然走过来,从背后拉住她的手,“过来。”

        花漾一怔:“去哪?”

        原逸把花漾带进后台一个空置的让嘉宾休息补妆的休息室。

        门关上,他按住花漾的肩:“紧张?”

        花漾在原逸面前没什么可隐瞒的,点点头:“过去在国内没觉得,现在才有种要交作业的忐忑感,全世界的镜头都对准了我,我……我怕自己不及格。”

        原逸无奈笑了笑,揉她的头:“怎么突然就对自己没自信了?”

        花漾觉得原逸就是站着说话腰不疼,她嘀咕道:“当然了,又不是你做秀,那你倒是给我点信心啊。”

        “嗯?”原逸故作思索地想了几秒,“好。”

        话音刚落,捏着花漾的下巴就吻了下去。

        花漾:“……”

        她瞪大眼睛,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件事就是——完犊子了,我才擦好的口红!

        然而本应该马上推开原逸的她又执迷贪恋他唇齿的温度,贪恋他温柔的吻,这些在这一刻注入自己体内,的确像一针强心剂。

        花漾坦然接受了半分钟的强心剂。

        直到外面有人敲门,才打断了两人躲在这里的片刻缱绻。

        原逸松开花漾,似笑非笑地:“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多一点信心?”

        花漾故意背过去,从包里拿出唇膏补妆,口不对心地:“你就会钻空子占我便宜。”

        说归说,嘴角却已经不受控制地甜到扬起来。

        外面的嘉宾要过来休息,原逸趁最后一点时间,轻轻拥上花漾的背:

        “能征服我的女人全世界就你一个,这还不够你骄傲的?”

        花漾:“……”

        这个狗男人还真是自信到家了。

        不过经过原逸这么一捣乱,或许是那个充满爱意的吻,或许是那句被肯定的话,花漾的确放松了很多,她定了定心,走去后台。

        大家都在化妆做showlook,忙碌的化妆间里,有几个熟悉的国模看到花漾进来了,都起身打招呼:

        “羊羊姐。”

        孟禾也在其中,这次是她退圈后首次帮姐妹复出,虽然在模特圈已经算是大龄,但却有着年轻模特没有的成熟韵味。

        花漾看了一圈,发现大家都在有条有序地准备后,跟所有人说了句“好好加油”,正要离开后台,有个年轻的模特叫住她:“羊羊姐,我跟你说个事。”

        那人走到花漾旁边,“我听圈里的前辈说,方柔当年把你恶心的不轻是吗?”

        这个名字花漾已经很久都没听到了,自从那年把她开出公司,那个人就退出了自己的视线。

        “怎么了?”花漾问。

        “我们前不久有一次在明城走hita的秀,在后台遇见了她,你猜她现在在干什么?”

        花漾摇了摇头。

        模特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女人扎着简单的头发,手里拿着熨烫机,正在熨一件礼服。

        “她这是……”花漾有些诧异。

        “在做熨衣阿姨啊。”模特掩着眼中的不屑,“她还抓着时尚圈不肯放,以为自己哪天在后台熨衣服能被伯乐慧眼看中呢。最好笑的是,她不管走哪儿都还背着一只g牌的包,那包都是好几年前的款式了,她还当个宝贝似的背进背出,你看看。”

        模特又翻出几张划给花漾看,照片里的方柔穿着廉价朴素,唯独背着一个价格不菲的包,显得很突兀。

        花漾忽然蹙了蹙眉。

        孟禾插过来看了一眼,也发现了不对劲:“这包怎么有点像你当时送给直播间网友的那个啊?你看看那个包扣的娃娃。”

        当时花漾买这个包的时候,因为不想与别人撞款,特地单独配了一个限量的卡通娃娃装饰,送给网友的时候也一并送了出去。

        那个娃娃是自己在法国随便买的小众品牌,国内几乎没有山寨,换句话说,就算有,也不至于口味和花漾保持得这么一致。买一样的包,配一样的娃娃包扣。

        花漾想起当年那个网友的账号,好像的确是r开头的。

        她心底马上便有了几分数。

        孟禾也嗤了声,“想不到她还有这个狗屎运中你的包,早知道你还不如大街上随便找个人送了。”

        周围的几个模特都惊讶地吃着这个瓜,“不会吧,原来她天天当宝贝的包是羊羊姐直播间送的啊,难怪一直背着不放,她这辈子都买不起的好吧?”

        花漾却没太大反应,把手机还给模特,淡淡道:“行了,这会儿不是说八卦的时间,待会到台上都好好表现。”

        孟禾私下问她:“你怎么一点都不计较的样子?”

        花漾没所谓地笑了笑,“有什么好计较的,她都落魄成那样了,生活已经给了她该有的教训,用不着我再去计较。”

        “但那个包……”

        “你不觉得这才是最讽刺的吗,一边真情实感地厌恶着我,一边却要小心翼翼地拿着我的东西去拔高自己那点可怜的面子。”

        站在如今的高度,方柔这样的角色根本不值得花漾再花时间去回忆,她已经有了绚丽完美的人生,实在没必要去跟一个已经成了地底泥的人计较过去的事。

        那个包,就当自己无意中做了一次慈善吧。

        同一时刻的秀场内。

        原逸带着三个孩子已经在台下第一排坐好,宙宙和沐沐穿着帅气的小西装,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特别有气场。

        尤其是宙宙,小小年纪浑身上下都透着高冷的总裁范儿。

        大秀还没开始,豆苗儿在场内跑着玩,原逸暂时没管她,和身边的朋友说着话,视线时不时追一追女儿。

        今天的大秀花漾邀请了很多嘉宾,集齐了时尚圈,娱乐圈的诸多名流,比如担任开show嘉宾的是已经火爆全球的唱跳歌手崔楚伊,她老公是圈内的顶级制作人,这次特地为【mygarden】创作了品牌主题曲。

        原逸身边是好朋友贺承南和周钦尧,前者的老婆是亚洲十大dj,后者的老婆是知名大提琴家,都算是在娱乐圈混的人。周钦尧更是帮原逸在豆苗儿一岁时物色到了最顶级的粉钻,几家的关系都很好。

        而花漾请来的朋友也很多,除了请来崔楚伊做开秀嘉宾外,还邀请了当红的时尚博主宋可恩,她那个机长老公一来现场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不少国外的时尚买手,编辑和设计师都在她的邀请之列,总之,这一场秀,各行各业顶流人士都给足了面子来参加。

        原逸正跟周钦尧说着事,一道穿着浮夸的影子从他面前经过,而后坐了下来。

        来的人是国内时尚圈的某个名媛,今年才22岁,年轻漂亮身材好。与其说她是坐下来,还不如说她是硬挤在了原逸和宙宙之间。

        出于礼貌和绅士,宙宙往旁边去了点。

        名媛故意逗他,“你叫原星澈是吗?好帅呀,可以跟小姐姐做个朋友吗?”

        沐沐看到哥哥被勾搭,还是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毒舌开启:“我哥不跟阿姨做朋友。”

        名媛措手不及被个小孩嘲弄了,露出几分尴尬,但又很快堆笑道:“星澈,姐姐给你个微信号,我们加一加做朋友好吗?”

        宙宙目不转睛地看着t台,脸上没什么表情,一贯的高冷:“不玩手机,没有微信。”

        可是一分钟前,宙宙还正拿着最新款的手机在拍场内的布置。

        沐沐偷偷笑了笑,突然有点佩服自己的大哥,撒谎脸都不带红一下,是个小狼人没错了。

        名媛在两兄弟这吃了瘪,虽然有些尴尬,但她一开始的目标也不是他们,所以没捞着好处也并不失望。

        她转身,娇滴滴地跟原逸打招呼:“嗨,原总,我是风合传媒柏总的女儿柏雅,上次《marver》年会我和爸爸有来参加,你还记得我吗?”

        说来也奇怪,原逸对除了花漾之外的女人印象都特别浅薄,换句话说,根本记不住。尤其是这种或许只见过一两次面的,更是不知道姓甚名谁。

        大概想起是某个合作客户的女儿,原逸礼貌地点点头,算是回应。

        他又把头转过去,要和周钦尧说想给花漾定一颗钻戒的事,可柏雅竟然拉住他的袖子:

        “原总,我爸爸上次说希望你能多关照一下我,我才毕业,还有很多不懂的……”

        柏雅嗲嗲的话才说一半,伸过去撒娇的手就被一只软软的小手打开了。

        接着,气势汹汹的小奶声冲她叫道:“不懂就回家问妈妈呀,你找我爸爸有什么用!她是我爸爸,又不是你爸爸!哼!”

        豆苗儿今天穿了件红色的小礼裙,藕节似的手臂圆滚滚的,特别可爱。

        小孩瞪着眼睛,还没等柏雅开口,就把人往外拉:“你让开,我爸爸身边只有妈妈和我才可以坐!”

        柏雅冷不防被一个三岁小孩连拖带拉地挤兑出来,微微张嘴愣了几秒,反应过来这是原家的掌上明珠后,马上换上一副笑脸,从包里拿出一根棒棒糖:

        “你是豆苗儿吧,姐姐给你糖吃。”

        “我自己有!”豆苗儿手一伸,沐沐意会,马上从西装口袋里拿出随时备好的巧克力递过去。

        看着小女孩对自己的不屑,柏雅心里很是恼火。

        她想要蹭的是原逸的热度,回国拿几张和原逸谈笑风生,和他的子女相处友好的照片,多少就能吹上一年和时尚圈关系好的牛了。

        可她的如意算盘算是被这几个小孩打乱了。

        柏雅把最后的希望放在原逸身上,又微弯着腰,“原总,我们能合一张影吗。”

        “不!能!”豆苗儿赶紧爬到原逸腿上坐着,像是帮花漾宣誓主权似的,“我妈妈不准!”

        柏雅:“……”

        原逸刚好借女儿的脸拒绝了柏雅的要求,面色很淡地回应:“抱歉。”

        说完这两个字,原逸把豆苗儿抱到怀里,立马换上宠溺的语气:“乖乖坐着不准再跑,马上就要开始了。”

        沐沐看了看原逸,又看了看在旁边默不作声地帮豆苗儿把皱起的裙角拉平的宙宙,心想爸爸和哥哥是怎么做到连表情都一模一样的?

        柏雅连番被三个小孩打脸,周围人嘲笑的眼神时不时瞥来,她只能低头回了自己的位置。

        她走了,豆苗儿才好像卸下防备似的,抱着原逸的脸,认真严肃地说:“爸爸,刚刚那个阿姨想勾引你。”

        “噗——”沐沐被妹妹的用词逗笑了:“豆苗儿你说啥?”

        宙宙也微皱着眉:“豆苗儿,谁教你的这些话。”

        豆苗儿一本正经:“我陪奶奶看电视的时候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说着又担忧地问原逸:“爸爸,你会被勾走吗?”

        原逸用鼻尖顶了顶小家伙的鼻子,轻声哄道:“不会,爸爸只会被妈妈勾走,爸爸只喜欢妈妈一个人,爸爸……”

        宙宙听着爸爸对女儿做的保证,不自在地用手摸了摸眉角。

        爸爸说话怎么那么直白。

        真尴尬。

        倒是沐沐听得津津有味,看到宙宙的表情后特意拱了他一下:“原星澈你跟爸爸学学,别总板着一张脸,我都怕你将来找不着女朋友。”

        宙宙:“不用你管。”

        “哥哥,”沐沐忽然又换了个语气,笑眯眯地指着前面:“待会我想要周叔叔家那个糖糖姐姐的电话。”

        宙宙微微转身,顺着看去。

        沐沐说的是周钦尧家的女儿,周橙,小名糖糖,七岁了,比沐沐还大一岁。

        倒是长得挺可爱的,长发温婉披肩,头上别个小发夹,这会在跟豆苗儿玩自拍。

        眼睛好大,里面像装着星星。

        宙宙没注意自己竟然看进去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扭头咳了声,“人家比你大,你要她的电话干什么。”

        “我帮你要啊!”沐沐回道,“我不是说了吗,怕你将来都找不着女朋友,你弟弟我在一年级都好几个小女朋友了。”

        “我不用。”霸道宙总在线高冷。

        沐沐顿了顿,“行,你不要我要,我接受姐弟恋。”

        “……”

        怎么会有这么多废话的弟弟!

        宙宙呼了口气,莫名觉得沐沐烦到欠打。

        他看着前方的t台,心里想着——

        我才不要女朋友,我长大了就想干事业,把爸爸的公司做得比现在还大。

        刚想完,隔壁的周橙忽然走过来,软软的声音喊着:“星澈哥哥,星皓弟弟,我可以跟你们一起拍个照吗?”

        沐沐求之不得:“好啊!”

        周橙的目光落在没出声的宙宙身上,小心翼翼地问:“星澈哥哥?”

        宙宙开始没表态,唇微闭着看前方,过了好几秒才挪了挪身体:

        “坐这吧。”

        沐沐:“???”

        你不是不稀罕人家的吗?

        哥哥真虚伪,哥哥不要脸。

        可这边糖糖才坐下,又冒出一个小男孩儿走过来,他不像宙宙和沐沐穿得那么正式,穿得很休闲,浑身透着一股闲散的随意感。

        男孩儿自来熟地坐在宙宙和糖糖的中间,主动隔断了两人的距离,一只手搭到糖糖肩上:

        “拍照呢?带我一起啊。”

        宙宙默不作声地看着。

        糖糖笑眯眯地,“好啊,那就一起吧。”

        小丫头说着拿手机到前方,拍下了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人生中最修罗场的一张照片。

        拍完后,糖糖和小男孩走了,沐沐这才赶紧八卦地告诉宙宙:

        “刚刚那个是拍电影的大影帝蒋定家的儿子,叫蒋子朔,和糖糖小姐姐一起长大的,听说是他们幼儿园的大哥呢。”

        宙宙的眉头微微蹙了个弧度,这时全场亮起了华丽灯光,打着鼓点的音乐预示着大秀的即将开始。

        在灯光转换间,宙宙回头又看了眼周橙。

        恰好,隔着几个位置,蒋子朔的目光也悠然看向了这里。

        两个男孩远远各自看了对方一眼,随后都带着些不屑地离开。

        ——“星澈哥哥。”

        宙宙记住了。

        -

        歌手崔楚伊在强劲音乐中登台出来的那一刻,大秀正式拉开了序幕。

        时装周虽然每个品牌都希望推陈出新打造不一样的风格,但令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是——花漾或许是史上第一个带着动物走秀的设计师。

        披着夹克带着墨镜的短发姑娘,怀抱酷酷的斗牛犬。

        带草帽,系着细带碎花长裙的姑娘,和俏皮软萌的长毛兔共同出镜。

        自带气场们的模特穿着不太风格的服装,带着各自的动物小伴侣,将自由奔放的主题发挥得淋漓极致。

        褶边雪纺,多色蕾丝,扎染棉纱,复古牛仔,冷酷皮装,花漾把田园清新和都市时尚融合起来,作品里既可以看到简约到繁复的时髦,也可以领略都市到田园的返璞归真。

        无论是十八少女,亦或是成熟女性,都可以在她的作品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个性。

        或许是这座浪漫的城市第一次见到这样充满爱与热情的表演,也或许是花漾的设计让大家对时尚又多了更多理解,总之当表演结束花漾上台时,全场都为她起立鼓掌。

        花漾站在模特与小动物们中间,缓缓走至最前对众人致谢,坐在台下的豆苗儿看到了花漾,马上跳起来,“是妈妈!”

        说完也不管场合,从原逸身上跳下去,抬着小胖腿儿往t台上爬,可爱的憨态惹笑了台下一众嘉宾。

        豆苗儿爬了两次,最后还是宙宙和沐沐过来帮她,才爬上了t台跑到花漾身边。

        “妈妈,你今天真漂亮!”

        花漾抱起女儿亲了口,“谢谢宝贝。”

        再低头时,两个儿子也站在了身边,宙宙一贯沉稳大气:“妈妈,祝贺你。”

        沐沐也紧跟着吹彩虹屁:“妈妈好棒!妈妈真牛!”

        能生出这样精致的宛如王子公主般的孩子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福气,可他们很快发现,花漾的福气不止是这三个如天使般漂亮可爱的孩子。

        她还有一个永远都站在她身后支持和鼓励的好老公。

        众人忽然起哄欢呼,花漾开始不明所以,等大家暗示她看身后的时候,她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原逸捧着一束花站在自己后面。

        一身矜贵西装衬出男人完美比例的好身材,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这么多年还是像当初一样,一眼就能勾起花漾心底的少女心。

        原逸慢慢走至花漾身边,高大的身影像一束温柔的光,也像一道永远为花漾遮风挡雨的城墙。

        他把花递给花漾,接着,在众目睽睽下温柔吻住了她的唇。

        这公然的恩爱秀得台下当即传来沸腾的尖叫起哄声。

        舞台上方很适时地连放数发礼炮,丝带在秀场空中飞舞飘扬。一瞬间,被掌声,鲜花和温柔的吻包围的花漾幸福到有点眩晕。

        一家五口的圆满似乎定格在这一刻,聚光灯下,两个儿子站在两旁,原逸左手抱起豆苗儿,右手轻轻牵着花漾,看向她的眼神每一处都藏着柔情爱意: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这么自信吗。”

        “为什么?”

        “因为——”

        “我娶到了世上最好的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