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布谷鸟

布谷鸟

        原星爱的出生是令原花两家都异常高兴的事,星爱小名取为豆苗儿,算是延续了毛豆的一丝存在感。

        作为时尚圈头把交椅原逸和潮牌掌门人花漾唯一的女儿,豆苗儿只要出门就会引起媒体们的关注和毛豆粉的追捧,两个哥哥宙宙和沐沐也对她宠爱有加,全家上下都把豆苗儿当做掌上明珠。

        尤其是原逸,就是个十足的女儿奴,所有的高冷在豆苗儿面前都是不存在的。无论任何时候,只要全家人一起出门,媒体们看到的画面永远都是原逸单手抱着豆苗儿,父女俩各种亲昵演绎父女情深。

        而两个儿子就跟在花漾身边,宙宙会背着豆苗儿的水壶,沐沐会拿着豆苗儿的小玩具,只要看到妹妹想玩或是想喝水了,都会第一时间递上。

        豆苗儿成了海城人尽皆知的,含着时尚圈金钥匙出生的孩子。

        一周岁那年,原逸买了一颗粉钻,以lovestar命名送给了豆苗儿,比原定的三岁买宝石的计划整整提前了两年。

        三周岁那年,豆苗儿已经开始跟着原逸和花漾四处看秀,小小年纪全身名牌,坐在爸爸妈妈的怀里认真看着时装秀,是所有品牌都想要邀请到的小嘉宾。

        海城的矜贵大小姐们早已看清,现在的这位小豆苗儿未来足以站在名媛圈的顶层。

        三岁的豆苗体重比别的小朋友重五六斤,最近的一次儿童体格检查时,医生提醒花漾小朋友该减减肥了,虽然胖嘟嘟的很可爱,但是那些巧克力,冰淇淋,糖果吃多了总归是不好。

        花漾自己都是时尚圈的,也不希望未来豆苗儿长成一个小胖子,所以这次医生叮嘱后,她就开始缩减起了豆苗儿的零食。

        这天,幼儿园老师让小朋友们回家带一只小动物来学校,学习观察动物。豆苗儿认真地听在心里,但是小眉毛却皱了起来。

        她家里没有小动物呀,所以怎么办呢。

        一放学,接到女儿的花漾就看到豆苗儿严肃着一张脸,好像在思考什么大事,问了几遍小屁孩儿又不说,便没放心上,告诉她:

        “今天晚上我们去哲叔叔家里吃饭。”

        豆苗儿仰头:“为什么呀。”

        “因为你哲叔叔和印印阿姨的宝宝满一周岁啦。”

        “噢。”豆苗儿若有所思地想着,好像突然有了主意似的,马上就高兴起来,“太好啦。”

        “好什么?”花漾摸着女儿的头发。

        豆苗儿眨了眨眼睛,兴奋地抿着小嘴,“嘿嘿,就是好。”

        花漾接完女儿又去接两个小少爷,今天是印印和马哲孩子满周岁的生日宴,原逸出国公办了回不来,只能她带着三个孩子去赴宴。

        马哲和陶印印现在自己开了家公关公司,生意不错。去年刚生了一个小男娃儿叫奇奇,经过这么多年尘埃落定,宋凌也完全改变自己融入了这个家。花漾领着孩子们到的时候,宋凌热情地招待她:

        “漾漾来了啊?快,过来坐。”

        “哟,宙宙怎么又长高了?这是要追着你爸的身高长啊?”

        “沐沐,二奶奶有糖,你要不要?”

        还没等宋凌问到豆苗儿,豆苗儿就乖巧嘴甜地喊:“二奶奶好,二奶奶真漂亮。”

        说完,眨着眼睛看宋凌手里的棒棒糖。

        宋凌被豆苗儿逗得眉开眼笑,赶紧把棒棒糖给了小丫头,还另外给了一颗巧克力。

        “豆苗儿乖,豆苗儿嘴真甜。”

        “小姨……”花漾把宋凌递来的零食都推了回去,“你看她胖得,我都抱不动了,医生也要她减肥,这些糖啊巧克力都不能再吃了。”

        早就到了的宋孜听到这话不乐意了,“毛豆那会儿就瘦瘦小小的一只,现在豆苗儿能吃能喝长得胖怎么了,再说了,小孩胖胖的多可爱,是吧豆苗儿,来奶奶这。”

        隔辈亲,到了宋孜这更是亲到变态。尤其是对豆苗儿,她一并倾注了对毛豆的爱,总是宠得无法无天。

        花漾正要跟两个奶奶好好说一说,豆苗儿却忽然摇着小手:“我不吃,妈妈不让吃糖,糖吃多了不漂亮。”

        宋孜被孙女这副认真的模样笑得合不拢嘴,把她抱到怀里,“谁说的,咱们豆苗儿是最可爱的小公主。”

        豆苗儿亲了宋孜一口,左右看,“哲叔叔呢。”

        “你找哲叔叔干嘛?”

        “这是我和他的秘密!”豆苗儿说着跳下来往里屋跑,“我自己去找!”

        “人小鬼大。”花漾笑着摇了摇头,没跟上去,坐下来跟陶印印和几个亲戚聊起了天。

        宙宙很安静,找了个沙发坐下看书,沐沐四处看了几眼后,手伸到糖盒子那去拿巧克力,恰好被花漾看到,提醒道:

        “沐沐,少吃一点。”

        沐沐“哦”了声,趁花漾和陶印印又转过去说话的时候,不动声色地将几颗糖和巧克力装到口袋里。

        奇奇的一周岁生日宴没请外人,就是两家的亲戚聚在一起凑个热闹,孩子一周岁都有个习俗叫抓周,奇奇也没有例外。

        马哲在地上铺好准备好的抓周物品,小屁孩爬上前,在一堆玩意儿面前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停在话筒和玩具飞机之间徘徊。

        宋凌特开心:“宝贝儿啊,选话筒,将来做大歌星!”

        宋孜也笑:“选飞机,将来去开大飞机,带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们出国玩!”

        小奇奇最后犹豫了几秒钟,从一堆物品中选了话筒,憨笑地举在手里做唱歌的样子。

        宋凌于是笑得更开心了,“好,好!大歌星!”

        陶印印一把抱起儿子,“臭小子,你这是想进娱乐圈啊?”

        花漾搭话:“不是正好吗,你们夫妻俩开的公关公司,以后就为奇奇服务,保证没有任何绯闻。”

        一家人就这样逗着小屁孩,很快到了晚上八点,花漾起身告别,毕竟现在三个孩子都要上学,得回家早点睡觉。

        宙宙沐沐和豆苗儿都有礼貌地鞠躬跟众人道别,离开时,豆苗儿想起了什么似的,跟马哲说:“哲叔叔,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呀。”

        马哲比了个ok,“放心,哲叔叔保准儿完成任务!”

        俩人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回去的路上花漾问豆苗儿:“你跟哲叔叔有什么约定不能告诉妈妈?”

        豆苗儿说:“这是我的秘密呀,妈妈。”

        “你的秘密不能告诉妈妈?”

        “那爸爸妈妈的秘密也没有告诉我呀。”

        “?”花漾给气笑了,“妈妈什么时候不告诉你了?”

        “每次晚上我想找爸爸讲故事的时候,爸爸都说在跟妈妈讲秘密,小朋友不能听,我就只能去找哥哥给我讲。”

        “……”

        这个死原逸!

        花漾无奈地摸了摸豆苗儿的头,解释道:“……爸爸是在跟妈妈讨论工作上的事。”

        “为什么要晚上讨论呀,妈妈不是说晚上大朋友小朋友都该睡觉吗。”

        “……”花漾觉得这个女儿逻辑思维太清楚了,根本忽悠不过去。

        一旁的宙宙或许是看出了妈妈的尴尬,主动岔开话题道:

        “妈,我一岁也像奇奇这样抓周了吗?”

        宙宙这时候已经八岁了,比同龄小男孩都格外的冷静成熟懂事。

        花漾真心感谢儿子的帮忙,马上接过话头,“当然。”

        “那我抓了什么?”

        花漾想了想,“你抓了一个算盘,你奶奶说你天生就是要做生意的。”

        沐沐听了也好奇:“那我呢,我抓了什么?”

        “你啊……你抓了一个棒槌。”

        “哈哈哈哈哈。”豆苗儿兀自笑起来,“二哥将来是打地鼠的吗?”

        沐沐一听顿时对自己的未来感到绝望,“妈妈,我真的是打地鼠的吗?”

        花漾被豆苗儿的脑洞笑得直抽,“别听你妹妹乱说,那个小棒槌是法官用的,我猜将来呀,沐沐肯定是一个大律师。”

        两个孩子抓周抓的物品的确很符合性格,宙宙就是个翻版的小原逸,未来kr的生意多半是由他接手。而沐沐从小话就多,还特别能说,有时候和花漾吵吵嚷嚷,能把亲妈都怼得没话说。

        的确有那种毒舌律师的潜力。

        两个哥哥都说完了,豆苗儿也抓着花漾的袖子,“妈妈,那我呢?我抓的什么?”

        “你?”花漾睨了她一眼,“你最贪心,什么都要。”

        当时摆在豆苗儿面前的除了有传统的物品外,花漾还特地放了小镜子,小梳子,口红,高跟鞋,漂亮小衣服,项链手链戒指发夹等等,结果豆苗儿想都没想,把这些扮美的东西一胳膊全部抡起抱到怀里。

        这个贪心的小模样惹笑了全家人,大家都说——“没错没错,挣钱的事都交给哥哥们,豆苗儿生来就是被宠爱的,长大了专心的做原家大小姐就够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豆苗儿从出生到现在,就是全家人的心肝宝贝。

        回到家,两个哥哥自己洗澡,花漾帮豆苗儿洗澡,洗完后,一起送到各自的房间睡觉。

        豆苗儿撒娇:“妈妈,我今天想跟哥哥睡。”

        “那你要乖乖的,别打扰哥哥睡觉,哥哥们明天早上还要上学。”

        “好。”

        豆苗儿爬上了沐沐的床,“妈妈晚安。”

        三个孩子的睡觉一直都很乖,花漾没多想,关上灯就出去了。

        等她走后,沐沐在被窝里偷偷塞给豆苗儿一把糖,小声在她耳边说:“我从二奶奶家偷偷拿的,藏了一路了,你快吃。”

        豆苗儿一摸到最爱的巧克力高兴极了,剥开糖纸塞到嘴里,也小声咬耳朵:“谢谢二哥。”

        就在俩小人儿躲在被窝里吃的时候,啪的一声,灯被打开了。

        他们的被窝也随即被掀开。

        宙宙站在床边,神情严肃:“你俩干嘛呢,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没什么。”沐沐马上机灵地把糖藏起来。

        豆苗儿却伸出小圆手:“大哥你吃巧克力吗?二哥有很多!”

        沐沐:“……”

        宙宙一看都已经洗脸刷牙的豆苗儿竟然躲在被窝里吃巧克力,而且还是沐沐给他的,作为大哥,那种与生俱来的监管责任感马上就来了。

        “妈妈都说了你不能吃糖你还吃,拿来。”宙宙毫不客气地从豆苗儿手里把糖都拿走,正准备收到抽屉里,豆苗儿的哭声毫无防备地传来。

        “呜呜呜呜呜,哥哥凶我……呜呜呜。”

        沐沐见豆苗儿哭了,马上开启嘴炮功能怼宙宙:“有事吗原星澈?你看你能耐的,把妹妹弄哭了不起?也就豆苗儿好心还给你糖吃,在我这你就配吃粑粑。”

        被沐沐这么一怼,宙宙虽然皱眉回了句【你闭嘴】,但心也软了下来。

        扒拉了两下手里的一堆糖,拿出一颗,很高冷地哄着:“只能吃一颗,吃完哥哥带你去刷牙。”

        豆苗儿破涕为笑,“好!”

        沐沐马上也厚脸皮地凑上来:“哥,我也吃一颗。”

        宙宙:“滚。”

        沐沐:“……”

        于是,两兄弟就这样躲在房里陪豆苗儿吃糖,为了哄豆苗儿开心,宙宙还拿了本故事书讲给她听。

        二楼卧室里,以为三个孩子早已乖乖入睡的花漾洗完澡,正想着去看一看有没有谁踢乱了被子,打开门,发现原逸竟然回来了。

        花漾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不是明天早上才到吗?”

        原逸丢开行李箱,迫不及待地在门边就按住了她,轻轻亲吻:“想你跟孩子了,改早了一班。”

        结婚这么多年,原逸一如既往地爱着花漾,就跟当初他开的一个玩笑一样,这辈子就想睡她一个。

        花漾嗔笑着把人拉进来,两人结结实实地吻了一分钟后才分开。

        原逸拥着她,指行李箱:“去看看礼物?”

        “又给孩子们买礼物了?”花漾边笑边走去打开行李箱,“当初是谁说要做严父的,现在就数你最宠他们,回回出差都买那么多礼物,家里一层楼都堆不下他们的玩具了。”

        原逸听她碎碎念,但笑不语。

        花漾打开行李箱,翻了半天没看到任何礼物,只有衣服和一个文件袋。

        她纳闷:“礼物在哪?”

        原逸指那个文件袋:“打开那个看看?”

        花漾一头雾水地拿起文件袋,慢慢抽出里面的东西,是一份合同。

        只看了抬头前几行,花漾倏地一下站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上面的内容:

        “你不是说去出差吗?怎么……”

        花漾手里拿着的,是这一季度巴黎时装周的合作协议,原逸成功将【mygarden】送上了时装周!

        “你不是一直想把品牌做到时装周上去,展现给全球时尚圈看吗?”原逸轻轻笑着。

        花漾激动得快说不出话来了,这些年她的【mygarden】越做越大,在国内已经做过很多场秀,但花漾一直想着能去参加一次国际时装周,让全球的观众都了解她的品牌。

        但想要参加时装周并不是容易的事,每年都会有无数品牌向组织方申请,再由设计师协会投票选拔。

        前几年花漾要兼顾事业,还要兼顾家庭,虽然一直有这个想法,但都心有力而余不足。

        同床共枕这些年,原逸当然知道她的每一个愿望,去年早早地就帮花漾提交了申请,再加上自己在业界的影响力,今年的四大时装周都对花漾的品牌抛出了橄榄枝。

        这个惊喜对花漾来说太开心了,她又哭又笑地抱着原逸:“老公,老公!我可以带孩子们去看吗?”

        “当然。”原逸轻拍她的肩,眼底噙着温柔的笑:“我和孩子们都会陪着你去完成这场秀。”

        花漾抱着合同在卧室里兴奋地各种打转儿,原逸看了眼手表,“豆苗儿睡了吗?”

        “应该睡了,我正要去看看。”

        “我去吧,好几天没看她了。”原逸一脸宠溺,“你慢慢高兴。”

        三个小鬼的卧室里,故事才讲到了一半,门忽然被人推开,豆苗儿愣了愣,马上吓得躲到沐沐身后。

        沐沐也下意识躲到宙宙身后。

        宙宙:“……”

        宙宙这会只能淡定地拿出老大的样子保护身后两个小鬼:“爸,你怎么回来了。”

        原逸推门进来看到亮着的灯就觉得奇怪,再看孩子们一连串的反应,马上就知道肯定有古怪。

        “都躲在哥哥后面干什么呢?豆苗儿,出来爸爸看看。”

        豆苗儿跟小仓鼠似的使劲嚼着巧克力,还好吃得也没剩多少,快速吃完后无事发生般站出来:

        “爸爸!”

        看清楚女儿的脸,原逸嘴角划过笑意,他蹲下:“豆苗儿,你刚刚在干什么?”

        “哥哥在给我讲故事。”

        原逸伸手把女儿拉过来,一把抱起,“没骗爸爸?”

        豆苗儿鼻子上都吃出了巧克力,牙齿上也沾着咖啡色,但还是很认真地摇头,“没有噢。”

        原逸正要拆穿她,花漾的声音在过道响起,“怎么还亮着灯啊?”

        听到花漾过来了,原逸赶紧把豆苗儿鼻尖上的巧克力亲掉,然后若无其事地说,“没有,宙宙在给豆苗儿讲故事。”

        花漾嘟哝道:“都几点了还讲故事,赶紧上床。”

        “哦……”

        三个孩子立即有序地爬上床,原逸忍笑地看着豆苗儿的小胖腿,趁花漾不注意跟宙宙说:“带妹妹去刷牙。”

        宙宙一愣,又镇定地点头:“知道了。”

        果然什么都瞒不了爸爸啊……

        就这样,因为三个男人的互相接力,总算让豆苗儿吃到了一颗没被花漾发现的巧克力。

        第二天起床,俩夫妻一起送孩子们去上学。

        先是送宙宙去小学,接着又沐沐和豆苗儿去幼儿园。

        沐沐上大班,豆苗儿是小班,两兄妹在一家幼儿园。

        车刚开到大门口,花漾忽然接到马哲的电话,“姐,你送豆苗儿来学校了吗?”

        花漾正要回他,就看到马哲的车也停在幼儿园门口。

        “你怎么来学校了,怎么?给你儿子提前报名啊?”

        马哲说,“不是,豆苗儿昨天跟我借个东西,我给她送来。”

        花漾:???

        豆苗儿能跟马哲借什么东西?

        车停好,豆苗儿马上打开车门撒小腿儿跑在前面,“哲叔叔!”

        花漾和原逸带着沐沐也下车朝马哲的车走去,走到半路三个人都愣住了。

        马哲从车上牵下一匹草泥马,交到了豆苗儿的手里:“苗儿啊,总统就交给你啦。叔叔这里有一盒吃的。你到时候帮忙喂一喂它。”

        “是!谢谢哲叔叔!”

        花漾懵逼了,“马哲你怎么把总统带过来了?”

        总统是司令的儿子,起的名字却比他爹还霸气。

        马哲解释道:“豆苗儿说老师叫她带小动物来学校观察,孩子这不是没有嘛,就找我帮忙了。”

        豆苗儿牵着比自己还高的总统快乐地跟原逸和花漾拜拜:“爸爸妈妈我走了!”

        “我会照顾好总统哥哥的!”

        “……”花漾欲言又止:“豆……”

        花漾看到了幼儿园门口的老师们和路过的家长学生们眼中惊讶的目光,一时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大家抱的都是小金鱼,小乌龟,毛毛虫。只有豆苗儿,拉风地牵着一头雪白的羊驼进了教室。

        老师扶了扶眼镜:“原星爱小朋友,你家里只有这,这种动物吗?”

        豆苗儿小脑袋一扬,特认真地开始报菜名:

        “当然不只呀,我外婆家还有大lai流,小居居,小黑马,小兔几,小鸭几,大公鸡,大白鹅,小松许……”

        老师:“……”

        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