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小鹦鹉

小鹦鹉

        老大原星澈两岁半的时候,老二原星皓就这样意外的来了。

        星皓小名叫沐沐,原逸觉得这个名字取得挺好,反正沐沐出来的时候,他是完全木了。

        说好的女儿没来,搭好的公主房也只能暂时放在一旁。不仅原逸有些郁闷,花漾也很失望。但还好,他们虽盼女心切,对老二倒也坦然接受。

        用原逸的话来调侃自己,花漾前世的情缘大概太多了,都追到这世来了。

        而自己,前世可能是个孤家寡人,打了一辈子光棍,所以这辈子大概也没有女儿命。

        沐沐的到来让原家又多了很多的快乐,兄弟两个的性格截然相反,宙宙逐渐长大,褪去婴儿肥后,眉宇间越来越像原逸小的时候,连带着性格也像。

        比如,正常的小男孩到四五岁的时候,都喜欢玩飞机,汽车的玩具,而且也热爱扎堆,但宙宙五岁时,格外冷静沉着,像个小大人,大概是从小耳濡目染原逸的时尚经,喜欢翻阅各种时尚杂志,还喜欢每天给原逸和花漾搭配衣服。

        原逸每天出行的领带和衬衫要怎么配,宙宙会选。

        花漾的包包和裙子颜色是否登对,宙宙也有自己的意见。

        人小鬼大,对时尚的见解却从小可见端倪。

        宋孜总笑着说,这个大孙子将来一看就是继承原家事业的人,不像老二,浑身上下都跟花漾一样,各种放纵不羁爱贪玩。

        “我家这个小孙子啊,将来不知道哪个小姑娘能收住他的心哟。”

        沐沐大概就是遗传花漾的性格更多一些,调皮捣蛋,性格外向,才三岁不到就知道从自家花园里摘了好看的花儿送给隔壁家的小女孩,还夸人家:

        “你真漂亮,长大了嫁给我好吗?”

        吓得人家小姑娘哇哇哭得跑回家。

        兄弟俩一个淡定系,一个不羁系,也算性格分明了。

        两个儿子在手,这几年里,花漾不是没有想过再要一个女儿,甚至有段时间痴迷地研究起了生女秘方,掐着时间和原逸要,玩各种迷信的生女专用姿势,还有什么床头摆上七星阵法,召唤仙女下凡。

        以至于那段时间,原逸每次和花漾干那事儿都有种在做法的错觉,等坚持了一阵子没效果后,花漾也放弃了。

        不仅是怀女儿,就连怀孕都神奇地消失了。

        上天似乎就决定给她两个儿子,不会再多。

        花漾也曾经难过过,但原逸安慰她,“这说明我上辈子没跟人家有感情牵扯,这辈子也只爱你一个,多好。”

        花漾知道这是在开玩笑,一开始有些难以释怀,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孩子们渐渐长大之后,她心底的遗憾也慢慢消失了。

        这一年,花漾29岁,原逸33岁,彼此都到达了人生中最成熟,也最美好的那个年龄。

        他们彼此有各自的事业,且经常能互相合作,夫妻之间于公于私,都完美契合。人生所谓的圆满,不过如此。

        三月,春暖花开的好季节,花漾和原逸带着两个孩子来农场度假。

        他们几乎每年都会回来一次,住上十天半个月,让孩子体验大自然的乐趣,和小动物们亲近,激活他们的天性。

        这次,除了度假,花漾也顺便是来工作的。

        毛豆的modo系列已经推出五年了,花漾打算在今年为毛豆拍一组带模特的自然写真上杂志,也算是感谢它这些年对自己和孩子们的陪伴。

        挑来的模特们都很年轻,唯独孟禾年纪最大,这些年她稳步发展,已经逐渐成为国内top级的女模,但因为年龄的原因,孟禾也准备在今年退圈,做一些幕后的工作。

        这次帮好闺蜜拍摄,算是她模特舞台上最后的谢幕。

        孩子们来到农场都很高兴,就算是平日里比较稳重的宙宙也不免露出童真。更别提像极了花漾的沐沐,农场仿佛他的第二个地盘,来到这里日天日地,能与各种动物们打成一片,跟花漾一样,像这片草原上的小霸王。

        宙宙和沐沐在这里有各自喜欢的东西。

        宙宙喜静,喜欢泡在植物园里,观察不同植物的颜色,不过果子的形状,他对色彩敏感,看到各种野花就会拍下来,研究这些大自然里的颜色,花漾去年新款里出过一个繁花系列的童装,其中就有宙宙的功劳。

        而沐沐就相反,喜动,非常的接地气,光是他认领的宠物就有好几个。

        比如阿布家的马场里,有一匹颜色非常漂亮的白马,皮毛靓丽,沐沐一眼就看上了,给人家先是取名叫白马王子,后面又觉得白马王子应该是自己的名号,再加上马是母的,于是取名——伊丽莎白。

        再比如李奶奶家里养的一群小鸭子,每天嘎嘎嘎的从自己家门前排队经过,沐沐会准时蹲点在那数,然后每只都取上名字,他最爱的是领头那只,长得胖胖的,特别有福气。

        于是给鸭子取名,阿福。

        两兄弟,一个成天高冷地专注色彩的研究,一个成天不是在马背上撒野就是伙同一群鸭子玩,农场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充满乐趣。

        这天,一家人在山坡上假装春游,铺上一地的食物,边吃边玩,顺便看着不远处正在拍照的模特们。

        漂亮的男模女模们和毛豆一起,融入在大自然里,拍出各种靓丽大片。

        花漾远远看着,忽然对原逸说:“毛豆都这么大了,我还记得它刚出生的时候,小小的一团。”

        沐沐手里拿着一个遥控飞机,“妈妈,毛豆几岁了呀?”

        宙宙接话:“六岁了。”

        “噢。”沐沐眨了眨眼,掰着手指头,“就是比哥哥大一岁,哥哥是小朋友,那毛豆也是小朋友。”

        原逸摸了摸沐沐的头,“毛豆是羊,六岁的年纪不算小朋友了。”

        沐沐听得似懂非懂,宙宙顿了顿,抬头扯花漾的衣服:“那妈妈,毛豆是不是老了啊。”

        花漾看着依旧乖巧地配合着模特们做出各种姿势的毛豆,笑道:“没有,你的毛豆豆还能陪你们上——”

        花漾算了算,“小学吧。”

        宙宙和沐沐对毛豆是极其依赖的,毛豆对两兄弟来说就跟亲人一样,陪伴他们长大。某种程度上来说,比父母的感情都深厚。

        听到花漾那么说,宙宙也放心了。

        孟禾拍完照片走过来坐到花漾旁边,逗了逗两个小孩,然后喝了杯饮料。

        花漾其实知道,孟禾这次愿意来,除了是给花漾面子外,还是因为某个人。

        “怎么,你俩牵牵绊绊这么多年了,还不打算在一起?”

        孟禾咬着吸管,“本小姐现在很红的好吗,谁在乎他啊,追我的人那么多,凭什么吊在他那棵树上。”

        “得了吧。”花漾笑了声,“不在乎你俩怎么都不结婚,一个养马的愣是为了你跑到海城开练马场,知点足哈,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公子哥儿能有我布哥对你真心?”

        孟禾抿唇,半晌没吱声。

        花漾结婚的那晚孟禾与阿布看对了眼,当时也是干柴烈火地度过了一晚,原以为就是年轻人的一夜放纵,却不想阿布动了真格,对孟禾一直追着不放。

        两人的感情这些年像拉锯战似的,有时看着快要结婚了,突然又因为各种事情吵架,接着分手,来来回回好几次,每次都说断了,每次都又割舍不下。

        孟禾忽然叹了口气,“妈的,我跟他就是孽缘。”

        正说着,阿布从不远处牵来一匹马。

        马的皮毛在阳光下泛着莹亮的光,特别美,沐沐一看,是自己的伊丽莎白,马上高兴地站起来跑过去。

        “阿布叔叔,我要骑马!”

        孟禾转身看到熟悉的身影,憋了会儿,高冷地又转过身,假装陌生人。

        花漾见这俩人别扭的样子,和原逸交换了个眼神,“老公,你过去看看那组衣服要不要换个地点拍,瀑布那边应该效果也不错。”

        原逸很快会意:“嗯,一起去看看。”

        宙宙小大人,马上看出爸爸妈妈是在借口离开,于是也很懂事地跟着离开。正好沐沐嚷嚷着要骑马,花漾便随意叫着跟在阿布身后的工人:“你带他们两个就在这周围跑几圈,别走远。”

        回来的这段时间都是阿布马场的工人教沐沐学骑马的,他们技术好,经验也丰富。

        工人带沐沐和宙宙上马,伊丽莎白性格温驯,驮着两兄弟也是慢慢地走。

        花漾和原逸走到拍摄的地方,拍了拍手,“大家辛苦啦,我让工人给你们拿点饮料,休息会再拍。”

        拍摄暂时停下,毛豆伸脖子看着骑马走远的两兄弟,也跟着跑了过去。

        摄影师正要阻拦,花漾说:“没事,让它去吧,你们休息喝茶,毛豆休息就让它放放风。”

        更何况它从小就喜欢跟着两兄弟,做足了姐姐的样子,在家里都是走哪跟哪,特别护短。

        于是一群人就地休息,打算二十分钟后再拍。

        然而才过去了十分钟,刚刚带宙宙和沐沐去骑马的工人惊慌地跑回来,“两个小少爷不见了!”

        原逸和花漾当场愣住,“不见了?”

        “刚刚走到果园那边,我说我去上个厕所,让他们在门口等着我,别乱走,结果我出来的时候,俩人都不见了!”

        花漾大脑空白了几秒钟,很快安慰原逸:“没事,他们两个经常在农场里跑,应该就是贪玩去别的地方了。”

        说完,花漾马上回头喊阿布:“布哥,你快让人帮忙四处找找,宙宙和沐沐不见了。”

        虽然花漾说的没错,但不知道为什么,原逸还是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直觉就是不太妙,好像要发生什么。

        他和花漾匆匆解散了拍摄队伍,和工人们一起开始找两个小孩。

        三阳农场太大了,如果只是走路,短时间内根本不会跑多远。

        可如今最难的是,两个孩子是骑着马溜的。

        先别说到底跑去了哪,光是他们骑马就很让花漾不放心,万一马发狂了怎么办,万一跑到危险的地方把他们摔下去怎么办。

        尽管脸上保持着冷静,但花漾心里早就乱了。原逸也是一样,他握着花漾的手:“别担心,农场里那么多人,几乎都认识他们,不会有事的。”

        花漾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派出去找的人却一直没有传来好消息。农场的夜晚来得早,才刚刚到六点,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

        花漾心急如焚,和原逸把两个孩子经常玩的地方都找了个遍,都没能找到他们的身影。

        好不容易,六点一刻的时候,阿布打来电话,说找到了。

        一开始地面找不到,阿布后来是让人开了直升机在空中巡逻着找的,说是在北面的林子里发现的。

        “北面的林子?”原逸听完皱了皱眉:“哪片林子?我怎么没听你说过那边还有林子?”

        花漾听到阿布说的时候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北面那片林子是农场一直未开发的地方,也是南原县的最北面,一直用围墙围起的,农场的人很少到那边去,那边出没的野生动物多,两边一直是互相敬畏互相尊重的态度,从不僭越。

        “他们怎么跑那么远去了?”花漾在电话里问阿布。

        阿布匆匆回道:“大概是伊丽莎白带着跑的,俩孩子在马背上也不懂怎么叫停。”

        既然人找到了,花漾便也松了口气,“那布哥你赶紧把他们带回来。”

        “在回来的路上呢。”阿布说完顿了顿,沉默了很久,“不过羊羊,有个事你做个心理准备。”

        花漾刚放下去的心又猛地悬了起来。

        “怎么了?”

        -

        五分钟后,直升机停到了草坪上。

        暮色已经完全垂了下来,早春的草原到了夜晚还有凉意,风大片的吹来,花漾浑身颤抖着,说不出话。

        原逸搂着她的肩,也一直垂头沉默。

        机舱门打开,阿布带着俩孩子下来,宙宙和沐沐看到花漾和原逸站在那,憋了一路没敢宣泄的情绪猛地爆发出来,呜啦啦地哭着跑向他们,一人抱一个地大哭:

        “爸爸!毛豆……”

        “妈妈……呜呜呜呜呜,毛豆流血了!狗狗咬!”

        而紧跟着走来的,是同去的工人们。

        他们手里抱着毛豆,毛豆闭着眼睛,脖子的地方鲜红的血已经干涸,和撕脱的皮毛凝固在一起。

        花漾抖得更厉害了。

        她唇微微颤着,不知所措地抱着两个孩子,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好像一下子失语了似的呆愣在那。

        阿布静静地站在一旁,“遇到了一只野狼,估计毛豆是以死相博的,我赶到的时候,两个孩子坐在地上哭,毛豆躺在那,眼睛还拼命睁着,看到我去了,才闭上了。”

        “……它,很安心。”

        听到这里,花漾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决堤了。

        那不是一只动物,不是一只畜生,是整整陪伴了她六年的毛豆啊。

        是她亲手接生,小心翼翼视为珍宝带去海城的毛豆,给了她和原逸,宋孜和夏玉婵,宙宙和沐沐无数快乐的家人啊。

        花漾很恨自己,直到接到阿布电话的那一刻,她满脑子都是两个儿子的下落,谁都没有去多问一句,毛豆在哪,毛豆还好不好。

        花漾在两个儿子面前哭得泣不成声。

        她失控地抱着毛豆,六年来的生活时光不断在眼前闪现。心痛到好像揪在了一起,怎么都无法接受下午还好好在那拍照的毛孩子突然就闭着眼睛躺在自己面前。

        永远都不会醒来了。

        花漾哭得撕心裂肺,宙宙和沐沐也哭,原逸站在一旁,虽然竭力在忍,但到底红了眼眶。

        从前他就想过这样的画面,毛豆是动物,它这个品种的羊寿命平均就十年左右,早晚都会有这样一天,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和花漾终究没能给她一个安稳的离开。

        这一夜,风似乎特别冷,吹得人心碎,整个农场都好像蒙上了浓厚的阴霾。

        花漾一夜没睡,也拒绝见任何人。

        就那么抱着毛豆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看过去的视频,照片,看小时候被宋孜打扮成小公主模样的它。

        它真的是原家的小公主,全家上下都爱着它。

        可它为什么就走了呢。

        花漾在里面伤心难过,两个儿子在外面也自责愧疚。

        “爸爸,都怪我,应该保护弟弟的,不该让毛豆被狼咬了。”

        “都怪我,不该要骑马的,都怪我,呜呜呜。”

        两个孩子眼睛都哭红了,原逸摸着他们的头不断安抚。

        这一切都是意外,没有谁想,也怪不到任何人的头上,宙宙和沐沐遇到狼吓得不轻,再加上看到那么血腥的画面,也的确为难了他们。

        还好第二天,花漾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

        她肿着眼睛,带着宙宙和沐沐,在小山坡上找了个地方把毛豆埋下。

        毛豆最喜欢在这块地方追着蝴蝶跑,在野花堆里蹦蹦跳跳。

        “豆豆喜欢这儿,就让它睡在这里。”花漾更咽着声音。

        原逸轻轻拍着她的肩,什么也没说。早上宋孜得知这个消息都短暂地昏了过去,更别提花漾心里的那种难过,是无法用言语去表达和安慰的。

        宙宙和沐沐也安静地站在一旁。

        天阴沉沉的,后来下了雨,所有人心里都充斥着悲伤。

        这一年的春天,大家都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忘记。

        毛豆的离开让花漾还未上市的画册成为众多毛豆粉都想要抢购的珍藏。花漾不愿意让喜欢它的人留遗憾,于是公开发行了十万册写真,免费赠送。

        她想让更多的人记住毛豆,记住这样一个快乐调皮又温柔的小可爱。

        时间缓缓来到五月底的某天,花漾正在陪宙宙在家画画时,胃里忽然涌出一阵干呕。她跑到卫生间蹲着,呕了很久都没有呕出来,这种熟悉的场景让她不禁生出疑惑。

        难道……

        可是这么多年她和原逸一直没有做过避孕措施,都没有中,会不会只是肠胃不舒服?

        花漾怀疑着走出房间,可想着想着又生出几分期待,于是迅速给原逸打了电话,不到半小时,原逸就从公司赶回来。

        “和怀宙宙的时候吐的一样?”

        花漾仔细对比了下,“倒没有那么不舒服,只是一点点反胃。”

        两人商量了几分钟,当机立断决定去医院,如果真是三胎来了,那也算是这个季节唯一可以宽慰他们的好消息。

        去医院的路上,花漾好几次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生生吞了回去。

        她怕现在说出来,最后与结果不符会让原逸失望。

        而且说真的,她自己其实也没有百分百的肯定。

        到了医院,迅速地验尿b超,半小时后,医生面带微笑地告诉他们:

        “恭喜啊,原太太怀孕了。”

        花漾和原逸都微微一怔,似乎不敢相信:“真的吗?”

        “是,快一个月了,要好好休息,预产期在明年三月。”

        三月……

        花漾拿着b超单,看着根本看不懂的图像,一瞬间忽然有点儿想哭。

        原逸没注意她脸色的变化,高兴地通知着两家大人,原家又会有新成员的好消息。

        这第三胎,大家都非常平和佛系,没有特别去强调想要儿子还是女儿,只要健康便是好的。但这一胎与前两胎不同的是,花漾怀得特别轻松。

        怀宙宙的时候,花漾吐得厉害,吃不下东西。

        怀沐沐的时候,身上总是过敏。

        但怀三胎,就跟没事儿人一样,能吃能喝能睡。

        大家都说,这个孩子心疼妈妈,一点都不折腾人。

        花漾每次听到别人这么说,都会笑着摸自己的肚子,若有所思地看很久,或者走到那个一直闲置的公主房。一坐就是一下午。

        所有人都静静期待着新成员的到来。

        终于,三月十二那天,花漾阵痛发作,被送进了医院。

        当晚的风和煦温柔,夹着着芬芳花香从窗户里一阵阵飘进产房走廊,宙宙扬着脑袋看窗外:

        “哪里的花啊,好香。”

        沐沐也趴过去看,“不知道,真好闻。”

        没过一会儿,伴着花香而来的新成员终于被护士抱出了产房门口。

        原逸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两兄弟也回过头,欢喜地迎上来。

        护士微笑地看着他们:

        “恭喜呀,六斤六两,是个千金。”

        “!!!”

        那一刻,原逸整个世界都好像被点亮了似的,不敢相信期盼了许久的愿望终于实现,内心踊跃着巨大的惊喜和对上天的感激。两个孩子也在旁边欢呼雀跃:

        “太好了,我们有妹妹了!”

        花漾被推出产房的时候眼里噙着泪,怎么都止不住。原逸以为是累的,然而花漾却摇着头,泪中带着笑。

        “老公,是毛豆。”

        “什么?”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都不记得了吗。”

        原逸被一提醒,才猛然察觉——一年前的今天,是毛豆为了宙宙和沐沐离开的日子。

        那个春天他们过得无比压抑和痛苦。

        可一年后的今天,花漾竟然生了一个女儿。

        “毛豆走的那天晚上我在房里抱着它,对它说,如果你有灵,就投胎来做妈妈的女儿,让妈妈好好爱你,让爸爸好好爱你,让哥哥们都爱你,一定要记得回来找妈妈……”

        花漾说到这里,泪成串滑落,“老公,是我们的豆豆回来了,她特地挑今天出生就是告诉我们,是她,一定是她。”

        原逸不可思议地看着女儿,她很小很小,闭着眼睛安静地躺在爸爸怀里,感受着这个新的世界。

        那一刻,感动与感激充满心间。

        ……

        时隔多年,原家的新成员,两家人盼了多年的小公主终于来了。

        原星爱,是全家人都会用心去宠爱的宝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