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小考拉

小考拉

        虽然花漾的草莓睡衣给原逸崩坏了,但好的是,宙宙终于开始认爹了。

        他知道看这个长得英俊帅气的男人,哪怕亲爹每次都是执着地给自己灌输着时尚圈的新闻,宙宙都能不嫌弃地听进去,偶尔还会咿咿呀呀地发表两句意见。

        父子俩仿佛鸡同鸭讲,一个敢讲,一个敢听。

        看着一天比一天和谐的父子关系,花漾终于欣慰不少。

        很快,花漾出月子了。

        可原逸想象中的快乐生活并没有因此而到来。

        月嫂是走了,他也重新搬回了卧室和花漾同睡一张床。然而宙宙每过几个小时就要喂一次奶,有时候半夜还拉臭粑粑洗屁股,在这样的精神摧残下,两人满脑子都是奶娃洗娃,一点性致都提不起。

        就这样熬过了百天,宙宙终于乖巧了许多,半夜哭闹的次数也开始慢慢变少,甚至有时候能连续睡五六个小时,让初为人父人母的花漾和原逸总算有了喘气的功夫,某些念头也终于慢慢爬回来。

        这天,宙宙喝了奶在花漾身边睡下,还没来得及把孩子放回婴儿床里,原逸轻轻环上花漾的腰,吻她的后背:

        “宙宙睡了。”他轻声暗示。

        花漾有所感应,转过来“嘘”了声,“我把他抱回——”

        话未说完,花漾感觉自己的腰被原逸猛地提拉了一下,她身体贴到他身上,停在腰/间的掌心好像燃着火,瞬间点燃了全身。

        原逸欺身而上,先wen了wen花漾的额头,接着从鼻尖到唇,处处恋恋不舍,最后……慢慢延伸向下。

        感觉一瞬被激活,花漾咬唇,将声音咽下去。

        两人都极力克制着情难自禁的情绪,宙宙就在床旁,他们仿佛偷/情似的,小心翼翼,又颤巍刺激。

        “轻一点……”感觉到床垫的起伏太大,花漾小声提醒着。

        被她这么一说,原逸回头看了眼宙宙,道:“没事。”

        小狗崽子吃了奶一般都睡得特别沉。

        花漾便也放了心。两人快一年没有在一起,突然解放,特别尽兴,可就在尽兴途中,一声奶娃的哼唧在安静暧昧的房内响起。

        原逸&花漾:“……”

        灯没关,两人回头发现,宙宙嘴里嘬着手指头,正偏头看着他们。

        单纯稚嫩地眼神好像在说——

        “干啥呢二位。”

        “忙呢?”

        “能把我先放回去吗?”

        “就……挺颠的。”

        小家伙虽然没哭,但是大半夜的睁着一双无邪的眼睛看着他们这种感觉也挺奇怪的。花漾赶紧拉过被子,披上衣服,把宙宙抱起来到旁边去哄。

        被晾在一边的原逸:“……”

        几分钟后,花漾终于把宙宙哄好放回婴儿床,再回来的时候,原逸还想继续,花漾却推开他:

        “算了,等会又吵醒他,改天再说。”

        原逸:“……”

        深吸一口气。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一时半会的,才上头的激烈情绪还没褪去,两人安静地躺在床上聊天,花漾忽然说:

        “老公,等宙宙一岁后,我们就给他要个妹妹吧。”

        原逸:???

        小屁孩已经三个多月了,一岁就是眼前的事,马上就接着要二胎??

        他还没过几天幸福日子呢。

        原逸淡声拒绝:“有宙宙一个就够了,再说我也不想你辛苦。”

        “可我喜欢小孩子,我想要个女儿。”

        原逸把花漾搂到怀里,“迟一点再说。”

        原逸没有把话说死,花漾便也没再提,反正现在宙宙还小,她也还年轻。

        小孩子长起来都特别的快,三个月到六个月转眼就过去了。半岁的宙宙开始练习爬行,小模样憨憨的特别可爱。

        毛豆这时已经是两岁的姐姐了,比过去长高了很多,但每次宙宙在地垫上练习爬行时,毛豆都会很乖地前脚屈下,趴在地上陪着他。

        有时宙宙匍匐在地上半天不动,毛豆会过来用蹄子轻轻推他,小家伙身体胖,有时犯懒不想动,便会故意翻身大字型耍赖地仰在地上,顺便还把小胖腿儿伸到毛豆身上。

        毛豆不躲不让,特别安静。

        每次看到这个场景,花漾就觉得特别美好,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在毛豆的心里,肯定已经把宙宙当做自己的小弟弟,所以无论宙宙怎么耍赖,它都默默地趴在一旁任由他蹂/躏。

        花漾渐渐恢复了怀孕前的生活状态,因为有了宙宙,她把“mygarden”又拓展了kid系列,专门主打儿童潮服。

        按理说,事业越来越好,家庭上有老公爱,有聪明帅气的儿子,还有一只乖巧的小羊,花漾理应满足了。

        可她却不满足。

        想要二胎的心越来越强烈。

        准确来说,是太想要一个女儿了。

        给kid系列拍平面照挑模特的时候,花漾面试了很多小男生小女生,当然,她已经有了宙宙这个宇宙第一帅的儿子,可当看到那些软萌小女生的时候,花漾的心都化了。

        她疯狂地想要一个小棉袄,一个可以肆意打扮,宠爱的小公主。

        可在这一点上,原逸总不太愿意配合。

        宙宙一天天长大,他的措施做得天/衣无缝一丝不苟,如果哪天家里没了小雨伞,原逸宁可不碰花漾。

        花漾想过把小雨伞扎破,但又觉得有“骗种”的嫌疑,这种事必须得原逸自己主动才行。

        好不容易,花漾终于等来了一个机会。

        六月盛夏,原逸的好朋友江其野在海城举办了一场私人红酒品鉴会,两人数十年交情,原逸不得不给了面子去赴宴。

        江其野是地道玩酒的,家里的酒庄遍布世界,这次是把自家才推出的一个臻品系列拿来给朋友们先尝为快。

        花漾陪着原逸一起去,她现在已经逐渐习惯了和原逸出席这些社交场合,收放自如,不伪装,但也能很好的拿捏分寸。

        往常这样的场合,她会在合适的时间出来扮演那个娇嗔老公少喝一点的角色,但今天,她没有。

        花漾任由江其野和原逸在吧台上左一杯,右一杯。只是原逸向来也自持谨慎,察觉到有些微醺时,也及时没有再往下喝。

        回去的路上,花漾开车,有意无意地跟他聊天,试探他的清醒度。

        “刚刚你跟七爷聊什么呢。”

        江其野在明城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行事嚣张,手段过人,性格非常的自负狂妄,偶然有人叫了他一声七爷,圈子里便就这么叫开了。

        原逸微阖着眼,半晌,忽地笑了笑,像是觉得好笑似的:“这人叫我想办法帮他订一只h家那个合作款的手袋。”

        原逸口中的包是h家今年新出的,全球限量只有十来个,用最珍惜的鳄鱼皮制作而成。

        时尚圈就是这样,就算你捧着大把的钱,也不一定能买到想要的东西。

        渠道,人脉,资源都是决定你能否随时走在时尚圈顶流的因素。

        花漾倒是愣了愣,“他有女朋友了吗?没听说啊。他不是自负得不行不缺女人的吗。”

        江其野的确很自负,哈佛常青藤这类名校毕业的女人站在他面前,眼皮都不会抬一下。

        他甚至觉得他的世界不需要女人,爱情这种东西对他来说是在浪费时间。

        原逸轻轻笑了,“所以他现在活该啊。”

        花漾听不明白:“怎么活该了?”

        原逸顿了几秒,睁开眼睛,手慢慢伸过来刮了下花漾的脸,“怎么对他突然这么感兴趣?”

        花漾闭嘴,知道这男人又开始吃醋了。

        看他这逻辑思维,好像没醉啊,各方面挺敏锐的。

        “去去,别动手动脚的。”花漾打开他的手,“所以你答应他了吗?那个包包的事。”

        原逸呼了口气,“没有。”

        “为什么?”这件事对原逸来说不算困难,就是跟品牌讨个人情的事。

        原逸轻轻扬了扬唇,笑容在霓虹光影下格外温柔。

        “早就跟品牌打过招呼订一个,但那是原太太的,到时包扣上也会刻她的名字。”

        花漾:“……”

        虽然花漾并不是很爱追求这些稀有奢侈,但这一刻,她还是被狗男人的心思感动了,心底也泛起小小的被宠爱的虚荣。

        “所以你跟七爷是塑料兄弟吧。”她笑。

        “不是。”原逸倒是挺理智,“他以为靠个包就能把人家追回来,做什么梦。我是帮他清醒清醒,就他做的那些事,发配去你家给奶牛挤一年的奶都不为过。”

        花漾嗤了声,“说得你当时多像个人似的,还不是因为我心软。”

        车厢里弥漫着酒气,今天江其野这酒浓度不低,味道也浓厚。

        花漾说完那句话后原逸半晌没出声,刚好车开到了家里停车库,花漾停好车,侧眸看他:

        “怎么,忏悔呢?”

        “嗯,”酒醉惹人回忆多,原逸想起和花漾刚领证那会的事,自己的确也不比江其野好到哪去,也挺自负的。

        他顿了顿,突然开口:“但我现在肯定像个人,是不是。”

        像是要等花漾的肯定似的,原逸转过身,视线一直停在她身上。

        花漾知道他想听自己表扬,却故意压着唇,“像吗。”

        “不像吗?”

        花漾腾出一只手,撩开自己的长发。

        脖子上一处鲜红的痕迹赫然显现。

        “你自己说你像人吗?”

        鲜艳的红色仿佛一道曼丽的药引,瞬间刺激到了本就有些微醺的原逸,气氛微微失控,男人目光变沉,呼出的气也变得灼热起来。

        冷不丁的,他勾过花漾的脖子,双臂困住她,声音掠着沙哑:

        “你不喜欢?”

        闻着原逸口中灼灼的酒气,花漾看到停车库昏黄灯光下男人炙热的眼神。

        她伸手,纤细柔软的手指轻轻摸向克制翻滚的喉结,似勾引,似蛊惑。

        几秒后,花漾仰着头,手慢慢攀至原逸的胸口,口勿上去——

        “喜欢。”

        静谧宽敞的车厢里,她的主动令人着迷。

        时值夏天,单薄的衣物简单快速,花漾坐在原逸身上,背抵着方向盘,一切都来得顺其自然,淋漓尽致。

        原逸到底是没做人的。

        车上一次,没够。

        回去后,贪婪地打着洗澡清洗的名号,在浴缸里再次掠夺。

        二十天后,恰好是七夕情人节。

        宙宙已经会咿呀学话了,偶尔能发出一个妈妈和爸爸的音,只是叫得不标准,也不常叫。

        这天原逸下班回来得早,在卧室陪宙宙玩,时不时也逗他喊自己:

        “宙宙,叫爸爸。”

        宙宙:“爬爬。”

        原逸很有耐心:“是爸爸,不是爬爬。”

        “爸爬。”

        “……”原逸不禁怀疑这狗儿子是在故意跟自己作对,但他没有证据。便想叫花漾来试试,看学着叫妈妈是不是也这样。

        花漾在卫生间里,原逸喊:“老婆,你过来一下。”

        里面半天没动,原逸又多喊了几声。

        正在玩玩具的宙宙忽然眨着眼睛,认真听着。

        过了会,花漾从卫生间里出来,手背在后面,神神秘秘的,脸上还有喜色。

        不过原逸没注意这些,只想着让她来教宙宙说妈妈。

        “你教他喊你妈妈试试。”

        花漾明显有一个把话收回去的表情,她很高兴地坐下来,依然背着手:

        “宙宙,乖宝贝,我是谁呀?”

        宙宙坐着,胖胖的身体像个小墩子,眼睛眨了眨,忽然开口:“老婆。”

        原逸:“……?”

        花漾愣了下,随即笑得前俯后仰。

        “这不是学得挺好的吗,你叫我老婆,他也叫我老婆。”

        原逸把宙宙拎起来,故意凶道:“她是妈妈,不是老婆”

        “嘿,嘿嘿。”宙宙憨笑着,奶着声儿:“老婆。”

        “……”

        脚下的毛豆看到原逸把宙宙拎高,发出几声“咩”的叫声,不停地蹭着他的腿,像是怕他伤到宙宙。

        原逸这一刻觉得养只羊都比养这个狗儿子懂事听话。

        他无奈放下宙宙,又随意问花漾:“你在厕所里半天干什么。”

        花漾神秘地笑,坐到他身上,先亲了亲,“给你个惊喜。”

        “是吗?”原逸饶有兴致地抱住她,“什么惊喜,说来听听。”

        花漾藏了几秒,突然把别在身后的手拿出来:“当当当当——”

        原逸垂眸看去。

        一根双杠的验孕棒。

        “恭喜原总,你又要做爸爸啦!”

        原逸怔了怔,脸上划过一丝喜当爹的茫然和错愕。

        爸爸?

        又做爸爸?

        他拿过花漾手里的验孕棒:“什么时候的事?”

        “?”花漾没听懂。

        “我意思是,我们不是都……”

        原逸每次都兢兢业业地做足了措施,从来不敢偷懒,为什么还是中了!

        花漾哦了一声,“就那天,你和七爷他们品完酒,大概是喝得有点多吧,在车里……你不记得了?”

        原逸皱眉,隐隐约约捡回一些记忆的碎片。

        他懊恼地抚了抚额,“你怎么不拦着我?”

        花漾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你要调行车记录仪看看自己有多禽.兽吗?我能拦得住你?”

        “……”原逸无言以对,看着两道鲜艳的红杠,心情有些复杂。

        花漾哄他:“你想想,我们很快就能有个女儿,你会不会开心一点?你前世的小情人哦。”

        这么一想,原逸心情稍稍回复了些。

        女儿都是贴心小棉袄,女儿都亲爸爸,女儿肯定不会叫自己爬。

        他的奢侈品江山都可以给女儿,他可以让女儿做最美丽的公主。

        对的,没错。

        这么宽慰自己一通后,原逸看着花漾的肚子,终于浮起笑意。

        来都来了,就接受吧。

        要是家里多个小公主,凑一个好字,也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幸福事儿。

        夫妻双双抱着这样的念头憧憬期待着,甚至迫不及待地布置好了一间公主房,规划好了女儿出生后是学芭蕾还是学钢琴。

        十个月后,同样的产房门口,同样的那群人,同样忐忑不安的原逸。

        护士出来,抱着襁褓里的婴儿:

        “恭喜,六斤八两,是个儿子。”

        原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