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花蝴蝶

花蝴蝶

        郭荷芝原本定了两天后的飞机全家来海城陪花漾待产,谁知道大晚上的接到电话,说是女儿羊水破了,极有可能今夜就生产。

        郭荷芝一家急坏了,还好原逸迅速出动了自己的那架湾流飞回南原,将花家一家老小都接了过来。

        三小时后,产房外跟开大会似的挤满了人。

        原家主要便是夏玉婵,宋孜、原逸,宋凌和陶印印母女他们等着。

        花漾的亲友团就有点吓人了,一听说花漾要生了,农场上下紧着原逸的私人飞机座位全部打飞的赶了过来,足足来了十八个人。

        还外加一只肥美的老母鸡。

        原家的太太生产,整个产房全层楼封闭清场,闻讯而来的媒体也都被挡在了外面。

        里面满满当当地站了近三十号人。

        和一只小羊,一只母鸡。

        从花漾进去已经三个多小时了,助产士组团进去陪同,无论是产房条件还是医护技术全都调动了整个医院之最。

        原逸的意思——别管钱,必须保证最好的生产体验,不能让花漾受一点点罪。

        可人体的生理本能并不是都能用钱去干扰的,开前三指的过程对花漾很艰辛,她骨架小,人也瘦,疼了几个小时后终于打上了麻药。

        产房外,心急如焚的原逸面上不动声色,好似平稳地站在那,实则心里已经乱成了狗,几乎每隔一分钟就会看一次手表。

        怎么这么久……

        是不是很疼?

        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个狗崽子,为什么还不出来!

        原逸一直蹙紧了眉站在产房门口,恨不能自己上去帮花漾生,苏一凤看出他的紧张,拍肩宽慰道:

        “女人就是这一关比较辛苦,你以后要多疼羊羊。”

        原逸轻点着头。

        这种等待的滋味太难受了,自己还有这么多人陪着,花漾却一个人在里面,偏偏她还不肯自己进去陪产。说是生孩子用力一定丑死了,不想让他看见。

        原逸忽然心都揪到了一起。

        从来运筹帷幄能掌控一切的他这一刻只剩深深的无能为力,除了祈求外,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原逸深吸了一口气。

        同时暗自决定,等这个崽子出来了,无论是男是女,以后一定要做好措施。

        终于,漫长地又等待了两小时后,护士终于出来了。

        她手里抱着一个用襁褓裹好的婴儿,婴儿闭着眼,手蜷缩在嘴边,皮肤红润,头发很浓密。

        “恭喜,七斤一两,是个儿子哈。”

        原逸悬着的心瞬间就松了大半下来,可很快他又追问:“大人呢?”

        护士笑眯眯地:“她也很好,放心吧,你先抱抱——”

        护士把宝宝递到原逸面前,后面半句话还没说完,男人一个飞速就不见了。

        护士:?

        转身看,才发现原逸已经一步跨进了产房。

        后面围着的宋孜和郭荷芝赶紧伸手接过了孩子,喜不自禁地看着还闭着眼睛的小可爱,大家脸上都笑开了花。

        夏玉婵和苏一凤更是握着手激动到老泪纵横,几十年的情谊在这一刻共同喜抱曾孙,感慨万千。

        “这孩子头发黑,皮肤好,一看就像漾漾。”

        “哪有,我看更像原逸,你看这个眉眼多标志,像极了原逸。”

        两姐妹互相恭维着,忽然想到:

        “孩子叫什么名字啊?”

        而这个温暖喜悦的瞬间,本该抱着孩子的亲爹却冲进了产房,看到了担忧了半天的花漾。

        花漾安静地躺在床上,眼睛轻轻闭着,睫毛上还沾着一点湿润的汗,证明着她刚刚经历的辛苦。

        原逸轻握着花漾的手唤:“漾漾。”

        花漾睁开眼,嗯了声,“你怎么进来了?”

        刚生过孩子的她没什么力气,气若游丝的,但仍记着自己的形象:“别看了,我这会披头散发的,难看死了。”

        “一点都不。”原逸在她手背上亲了下:“辛苦了,漂亮妈妈。”

        花漾被他说笑了,前后辛苦了六七个小时,她嘴唇有点干,舔了舔唇:

        “……我想喝点水。”

        助产士赶紧递来一瓶温水,为了方便花漾喝,插了一根吸管。

        因为躺着,花漾微微偏头咬住吸管,喝了一口却呛住了。

        她咳起来,皱眉推开水,“算了,等会再喝。”

        看着花漾因为生产竭尽全力而发干的唇,原逸顿了顿,把水拿到手里仰头喝了一口。

        再下一秒,直接嘴对嘴的送入花漾口中。

        花漾:“……”

        身边的助产士们:“……”

        众人愣了一秒,而后纷纷自觉转身,心里疯狂尖叫。

        产房里这么骚的喂水她们还是头一回见,果然时尚圈的大佬各方面操作就是要前卫一点。

        花漾也被原逸突然的动作愣了下,原逸口中含的水不多,刚好过给了她,滑到嗓子里

        “还干吗。”原逸低沉的声音灌满了宠溺,像糖一样化开,融得整个产房都甜蜜蜜的。

        花漾不觉咽下去,只觉得从唇到嗓都好了。

        又甜又好:)

        她微嘟着唇:“还要。”

        原逸眼底噙着笑,又喝了一小口,对准那双讨宠的唇送进去。

        助产士们:“……”

        这对真真的——父母是真爱,孩子是意外。

        后来要不是助产士友情提醒可以出去了,原逸和花漾能在里面亲亲我我喂完整瓶水。

        从产房出来,护士把花漾推到vip私人病房。

        来的亲友团挤挤搡搡地把整个房间都围满了,大家都很稀罕地看着帅气的小少爷,护士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来医院陪产的,只能无奈地劝说:

        “原太太需要休息,如果没有很重要的事,可以先离开了。”

        “是是是。”宋孜对郭荷芝说,“亲家母,我已经让人在酒店包了一层楼,你让亲戚们都去休息,大家都熬了一夜了。”

        郭荷芝怀抱着小外孙爱不释手,转身吩咐一同前来的阿布,“行吧,阿布你带大家跟着宋阿姨的司机走,对了,把那只母鸡带回去让阿姨熬汤明天带来给漾漾喝。”

        花漾都快无语了,“妈,大老远的你还背只鸡来干嘛,这里又不是没有。”

        “你懂什么?”郭荷芝啐了声,“这只母鸡是你李阿姨家鸡场养的那只神鸡,听说你要生了,特地让我带来给你吃。”

        宋孜听得好奇,“神鸡?怎么神了?”

        “这只鸡生过两次蛋中蛋,就是打开蛋壳后,里面还有一个蛋!”郭荷芝说得龙飞凤舞,“让漾漾吃了,赶明儿再生几个,热闹!”

        花漾被郭荷芝气笑了,“妈你什么意思啊,我又不是下蛋的。”

        “三年抱俩嘛!”

        郭荷芝直言不讳自己还想要一个的心情,引来一室人的赞同:

        “没错没错,凑个好字最好了,哈哈。”

        听得旁边的原逸各种头大,赶紧把人都支开:“行了你们都走吧,我在这守着就是了。”

        热热闹闹的病房总算恢复了安静。

        花漾很困,人走了便眯着眼睛睡着了,她睡着了,小家伙却睁开眼睛醒了。

        眼睛乌幽幽的,清澈黑亮,显然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

        呜咽着叫了两声,原逸赶紧走到小床抱起他。

        柔软的小身体让原逸有些不知所措,抱起后在房里走了几圈,小家伙忽然呜呜地哭起来。

        原逸:“……”

        花漾好不容易睡着了,小屁孩又瞎叫吵醒了她怎么办。

        原逸这会心疼老婆更多,便抱着小家伙进了厕所,关上门。

        “不准哭。”原逸生硬地哄着儿子。

        小家伙骨碌碌转着眼睛四处看,可能是意识到自己被带到了厕所,有被冒犯到,哇地一声哭得更厉害了。

        原逸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小孩,各种晃悠后还是没止住,只好像吓唬毛豆似的吓唬他:

        “再哭送你去小肥羊。”

        小原原:“???哇……”

        声音越来越大,原逸没了办法,匆匆忙忙腾出一只手在洗手台上洗干净,然后学着电视上的样子,把小手指伸到宝宝嘴里。

        小原原吧唧吧唧地嘬了起来,像是得到了满足似的,终于不哭了。

        然而这边才解决了哭的问题,下一秒,原逸又闻到了不对劲的味道。

        一股臭粑粑的味道从自己胳膊下隐隐飘来,原逸怔了几秒,倏然反应过来是儿子新鲜热乎的第一泡屎驾到了。

        亲的,是亲儿子。

        被臭味糊了一胳膊的原逸只能马上抱着小屁孩出去找到护工,在护工的帮助下,给小原原清洗了屁股,换了干净的尿不湿。

        小原原打理干净后又开始嗷嗷哭了。

        原逸把小屁孩抱在手里,怎么哄都止不住,护工告诉他,宝贝大概是饿了,可以让花漾试着喂奶。恰好花漾小憩醒来在找孩子,护工把宝宝抱进去递给花漾,刚到手里就不哭了。

        神奇到令人发指。

        护工盈盈笑道:“看来宝宝喜欢妈妈呢。”

        原逸:“……”

        刚刚萌发的父爱成功山体滑坡。

        原逸拉了把椅子坐到床旁,冷漠脸看小原原在花漾怀里一脸满足。

        护工在教花漾哺乳的方法,小原原虽然闭着眼睛,但找到妈妈的rt后,一下就紧紧地含了上去。

        花漾特满足地喊原逸:“老公,你快看儿子吃奶这个憨样。”

        原逸面无表情,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一丢丢吃醋。

        忽然,花漾吃痛了下,忍着笑道:“他怎么那么用力啊,小东西。”

        护工解释道:“刚刚开始吃不到,小朋友一般都会很用力的去吸,是正常的。”

        “……这样啊。”

        等护工走了,原逸看到花漾敞开的衣服,白色柔软的地方此刻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被另一个小混蛋咬着。

        他怎么就有点不爽呢。

        拍了拍小原原的屁股:“给我慢点。”

        花漾看他黑着一张脸笑崩了,“你怎么回事,这是你儿子!”

        原逸瞧这小东西古灵精怪的,还不稀罕自己抱,是有点像花漾前世小情人的影子。

        连出来的时间都挑得那么准,精准打击他不能收生日礼物。

        一想到那个收了一半的生日礼物原逸就有点忧伤。

        他冷淡嗤了声,意味深长地揉着儿子的脸:“爸爸会好好教育你的。”

        -

        到底是年轻,身体底子好,没过几天花漾就出院了。

        小原原也正式有了名字,叫原星澈。

        像父亲一样,有星辰大海般的事业,像母亲一样,有颗滢澈纯真的心。

        花漾给他取了小名,叫宙宙。

        ——我家宙宙宇宙第一帅!

        每次花漾抱着宙宙这么说时,原逸总会想起以前她抱着自己说——我家老公宇宙第一帅!

        这么快他就退位了。

        有一点淡淡的忧伤。

        花漾特别宠爱宙宙,大概是吃了那只神鸡熬的汤的缘故,她的奶很多,宙宙还没出月子就长了好几斤,胖嘟嘟的,很是惹人喜爱。

        原逸每天上班之前,家里的画风是这样的——

        “宙宙,我的宝贝大孙子!”

        “宙儿啊,外婆亲一口!”

        “宙宝,来妈妈怀里吃奶奶啦。”

        下班回来,家里的画风还是一样——

        “宙宙啊,奶奶帮你洗澡澡。”

        “宙儿啊,拉臭臭没有,外婆闻一闻?”

        “儿子,妈妈亲亲,捏捏小屁屁。”

        全家上下,只有阿姨兢兢业业地记着还有原逸这么一号人。

        “少爷,慢走。”

        “少爷,你回来了?”

        原逸觉得自己的快乐越来越远了。

        以前怀孕了虽然不能碰花漾,但好歹还睡在一张床上,现在坐月子,为了方便照顾宙宙,花漾和请来的高级月嫂一起睡。

        原逸沦落到一个人睡别的房间,每晚靠工作打发时间。想亲一下花漾都没那个私密空间。

        所以这吃了就拉拉了就睡的小屁孩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值得一堆人围着他团团转。

        原逸觉得一家人都有些疯魔,宠爱过头不是什么好事,他必须要在这个家里,做唯一冷静理智的那个人。

        没错,他要做一个严父。

        这天晚上,原逸刚好回来得早,花漾在楼下吃饭,房里就剩月嫂。

        原逸:“你去忙吧,我陪孩子玩一会。”

        月嫂阿姨很规矩地退出了房间。

        原逸在婴儿床旁坐下,仔细观察了会宙宙。

        小家伙应该是刚刚喝了奶,这会醒着,穿着卡通的连体衣,手脚时不时蹬一蹬,看着头顶的旋转摇铃。

        原逸看了会儿,自言自语:“看你妈的奶给你肥的。”

        宙宙转头瞟了他一眼,大概就两三秒的样子,又把头转了回去。

        继续看可爱的摇铃。

        原逸感觉受到了歧视。

        他把凳子拉近了些,“原星澈,爸爸在这你都不看一眼?爸爸很难看么?”

        宙宙“嗷”地叫了一声,似乎在回应原逸的最后一个问题。

        小奶娃身上都有一种奶味,特别好闻,这种好闻的味道让原逸暂时原谅了儿子对自己的侮辱。

        他把宙宙抱起来,竖在半空中。

        宙宙被迫跟他眼神交流了会,又嫌弃地转开,歪着头继续看那个颜色靓丽的摇铃。

        原逸把小脸给扳回来,想了半天,想出了父子第一次讨论的话题。

        “知道四大时装周是哪四大吗。”

        宙宙:?

        “最具品牌价值的设计师知道是谁吗?”

        宙宙:“??”

        “要不爸爸告诉你今年秋冬的主流色系吧。”

        宙宙:“???”

        宙宙用一种你有病还是我有病的迷惑眼神看了会原逸,酝酿几秒后,崩出了一个屁。

        响响的,非常有力地炸在原逸手里。

        炸完后还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

        原逸:“……”

        莫名其妙的,原逸被宙宙这个笑暖到了。

        狗儿子是第一次对他笑!

        他对自己笑了!

        虽然前一秒很不礼貌地跟亲爹以屁交流,但下一秒他笑了!

        原逸忽然觉得快乐回来了一点点。

        他把宙宙抱高,在他肚皮上蹭了蹭,学着花漾的样子:“爸爸闻闻宙宙是不是又拉臭臭了?”

        小孩被蹭肚皮都会笑,以前每次花漾这样时,宙宙都会咯咯咯的笑。

        原逸也等着亲儿子对自己咯咯咯的笑。

        然而他蹭了好几下,再抬头。

        宙宙:面无表情.jpg

        一脸冷漠.jpg

        冷漠中甚至还带着一丝彷徨和嫌弃.jpg

        原逸:“?”

        正要找寻是哪里的问题,忽然有扭门的声音。

        有人进来了。

        原逸迅速把宙宙放回原位,动作快到一气呵成,他坐在座位上,好像一个没有感情的看管机器。

        进来的人是花漾,她愣了愣:

        “怎么是你在这。”

        原逸:“阿姨出去不知道忙什么了,我在这帮忙看一会,你来了我就去忙了。”

        花漾拦住他,撒娇地抱着他的脖子:

        “老公,你怎么一点都不亲儿子啊?”

        原逸:“我只想亲你。”

        花漾噗嗤笑了,她软绵绵地靠在原逸怀里,大概是两人这么多天里第一次最亲密的接触了。

        原逸不动声色地垂眸看了眼:

        “大了很多。”

        花漾一开始没明白他在说什么,跟着垂眸看下去后才反应过来,脸倏地一红,“儿子面前说什么呢。”

        “他懂什么。”原逸借力把花漾压到门后,“趁这会没人,让我好好亲一下。”

        花漾虽笑着躲,但也没有刻意去拒绝。

        两人迅速吻在一起,太久没有,彼此的感情瞬间就燃了起来。

        原逸克制又克制,气息沉沉地停在耳畔:“……好想要你。”

        花漾侧头咬住他耳朵:“很快就可以了,再等等。”

        好不容易,这一场吻没人打扰,总算尝到了一点甜头。

        满足地松开花漾,原逸回头又看了眼宙宙。

        小屁孩还在努力看着那个颜色绚丽的旋转摇铃,看看笑笑,小憨样儿。

        原逸嘴角轻轻漾出一点不易察觉的弧度。

        就,小毛孩真的还挺好玩的。

        撸了还想撸。

        再之后的几天里,原逸的下班时间明显变早,甚至有一天下午才四点就回来了。

        一回来就找各种借口来花漾坐月子的卧室,不是找衣服,就是拿东西,可惜再也没遇到那天那样可以让他们父子独处的机会。

        一周后,临近花漾月子出关,郭荷芝要回南原,花漾舍不得,非要亲自送她去机场。

        已经快出月子,宙宙在家里有月嫂照顾,宋孜和夏玉婵也都在家里,郭荷芝便由着女儿的心意,一起上了车。

        原逸回来后发现花漾不在家,马上去了卧室,宙宙睡了,月嫂正要去送他的衣服去洗。

        “你出去吧,这里我看着就好。”

        月嫂毕恭毕敬:“是。”

        门关上,原逸一身西装革履高冷模样立即变脸,他脱了外套,走到婴儿床旁看宙宙。

        时不时捏一捏他的脸,又忍不住弯腰亲一口。

        小毛孩的脸真好捏。

        捏了还想捏。

        捏着捏着,宙宙醒了。睁开眼就有种被打扰到的不满,哭得哇啦哇啦的,原逸赶紧把他从床上抱起来。

        前几次来房里看到过花漾和月嫂是怎么哄孩子的,便也有样学样的抱宙宙在怀里哄:

        “不哭了,宝宝乖,不哭了。”

        然而宙宙好像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越哭越凶,小脸震得通红。

        原逸想把月嫂叫进来问问,又觉得自己好不容易跟宙宙单独相处,才这么一会儿就结束有点可惜。

        到底是生意人,遇到问题头脑特别冷静,原逸只思考了几秒,就给自己的某个已经做了爸爸的朋友打电话。

        对方听了他的问题,回道:

        “哺乳期的孩子对妈妈的味道很敏感,很迷恋妈妈,你找件你老婆贴身的衣服给他闻闻应该就不哭了。”

        挂了电话,原逸赶紧找来花漾喂奶时常穿的一件睡衣放到宙宙身上盖着,然而等了一分钟,毫无作用。

        小奶娃还是哭得嗷嗷叫。

        原逸无奈地拿着衣服,认真思索起了要怎么才能停止儿子对妈妈的疯狂思念。

        ——一刻钟后。

        花漾回来了,进门就看到月嫂在楼下,她怔了怔:“你把宙宙一人放在楼上?”

        月嫂回她:“原先生在楼上看着。”

        花漾一听赶紧往楼上走。

        原逸懂什么啊,就是个只会埋头工作的男人,给儿子换尿不湿都不太会,让他一个人照顾儿子,还不得天下大乱?

        花漾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二楼,满以为会听到宙宙的哭声,没想到,二楼很安静。

        怕宙宙在睡觉,她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男人低沉宠溺的哼调随即幽幽传来。

        是原逸在哼唱着哄宙宙,宙宙在他怀里睡得很安静。

        花漾看着眼前的画面,嘴巴微张地怔了半秒,迅速又把门关上,只留一丝缝隙自己暗戳戳偷看。

        天啊,她都看到了什么。

        原逸的衬衫脱了丢在床上,精壮的上半身套着自己s号的卡通睡衣。

        睡衣是粉色棉质的,上面印着小草莓的图案,穿在原逸身上像露脐小背心。

        草莓的图案都快给崩劈叉了。

        花漾:“……”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