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小海豚

小海豚

        花漾怀孕了。

        这个消息传遍了原花两家后,家里的老人们都高兴极了,上香的上香,许愿的许愿,都希望这个突然降临的孩子能平安出世。

        夏玉婵的旧疾也好像一夜之间全好了似的,老太太精神矍铄,满面红光,第二天就让家里的阿姨把花胶燕窝虫草这类的补品成斤的往家搬,务必要把花漾按照最高规格保护起来。

        因为从今往后一个人吃两个人的分量,不能再跟之前一样有顿没顿的,还经常在外面吃,所以,花漾被严令要求搬回了碧江澜庭,由贴身阿姨照顾。

        “医生说你有个指标偏低,一定要多卧床休息,这些日子就别走动了。”宋孜当晚回来就熬了营养汤,“不管要吃什么,要喝什么,要买什么,都叫家里的阿姨去,或者吩咐原逸。”

        花漾满足地喝着汤,眼睛眨了眨:“那妈,你让原逸来喂我。”

        宋孜顿了顿,马上转身盯原逸:“还不赶紧?!”

        原逸:“……”

        宋孜给两人留下空间,暂时离开,原逸拿着勺子慢慢把汤喂到花漾嘴里。

        花漾皱眉,声音嗲嗲的撒娇:“……烫。”

        原逸细心地吹了吹又送过去。

        花漾看西装笔挺的男人给自己喂汤,心里特别爽,她边喝边感慨:“以前人家说女人怀孕了就是皇后,我还不信,现在总算也体会到了。”

        原逸轻哂,“你什么时候又不是皇后了。”

        花漾身体一直,否认道:“瞎说,我什么时候是了?”

        原逸想了想,纠正道:“我表达有误,是原家的公主,花家的郡主,反正是主子。”

        “我都怀孕了,母凭子贵你懂不?该升级做皇后了。”花漾一本正经地端坐起来,“小豆子~”

        旁边的毛豆舔了舔唇,走到花漾身边。

        “给姓原的送绿头牌,问问他今晚要选哪个妃子侍寝,咖妃,影妃,还是健妃。”

        是去喝咖啡,还是看电影,或者去健身,反正得选一个消磨漫长时光嘛。

        原逸把汤里的一块肉塞花漾嘴里,“吃你的吧戏那么多。”

        喂着喂着,原逸也在心底幽幽叹了口气。

        要疯了。

        他们才办婚礼几个月。

        他才吃了几个月的肉而已……

        原逸一动不动地看着花漾的肚子。

        “你怎么那么容易就怀了?”

        花漾也怼了回去:“关我什么事,你怎么不说你天天播种播那么勤。”

        原逸:“……”

        不过既然来了,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花漾问原逸:“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

        原逸:“随便,都喜欢。”

        “生男孩呢,就是我前世的小情人,生女孩呢,就是你前世的小情人。”

        原逸:???

        他怎么能允许花漾前世的小情人还追到这世来。

        马上改口:“那还是生女孩吧。”

        花漾不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兴奋规划道:

        “是呢,女孩多好呀,我可以帮她打扮,给她穿好看的衣服。可是我也想要男孩,我想要儿子回农场骑马爬树做小霸王,多好玩啊……”

        这肚子里才一个,就被判了十个月的禁闭,再来一个……

        原逸不敢想。

        他忽然放下碗,情不自禁地抱住花漾的脸吻下去。

        花漾措手不及,汤还在嘴里,被原逸的舌抵着搅了几下,最后也不知道去了谁的口中。

        早些天就被毛豆影响得两人跟分居了似的,原以为今天是解放的日子,谁知道更惨,直接被判了十个月的禁欲。

        原逸留恋不舍地吻着花漾,花漾也有些入迷,慢慢的,两人倒在床上,谁也没注意一旁的督查羊毛豆溜出了房。

        两分钟后,宋孜被毛豆咬着裤腿带到房门口,宋孜奇奇怪怪:

        “怎么了豆豆?拉奶奶来干什么呀?”

        正问着,宋孜蓦地一想,动物都是有灵性的,难道是花漾出了什么事?

        宋孜当即胡思乱想了三秒,满脑子都是【难道是孙子出事了】的可怕念头,想也不想地冲开了小夫妻的大门。

        床上,小两口正口勿得如火痴缠,猛然的撞门声让一切戛然而止。

        花漾吓了一跳,看清是婆婆后,忙不及地去推原逸。

        原逸:“……”

        前有毛豆后有妈,他想好好地亲一下老婆怎么就那么难?

        宋孜原本提心吊胆地以为花漾出了事,可进来后却看到这么明目张胆的一幕。

        毕竟是一个丈夫过世多年的女人,乍一看到这个情景宋孜略尴尬地转了过去,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猛然回神,一声不吭地揪起原逸往外赶。

        门关上,花漾听到门外婆婆传来的训斥声——

        “你还要脸不要?”

        “现在是想那些事的时候吗?”

        “你爸那时候要是像你一样还能有你吗?”

        “给我老实点!”

        花漾在门后听笑了,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原逸被宋孜这么训还大气不出一声的。

        像极了那天训毛豆的自己。

        等原逸进来后,毛豆也欢快地在沙发上爬上爬下,一副【你敢吓唬本毛豆去小肥羊本毛豆马上让你原地灭亡】的得意和兴奋。

        原逸所有的冲动被亲妈的教诲散得干干净净,这一刻清心寡欲得像一个脱离了红尘的高僧。

        花漾看他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笑得肚子疼:“老公你还好吗?老公你没事吧?哈哈哈哈哈哈。”

        原逸睨了她一眼。

        他能不能好花漾心里还没个数吗。

        上次是被毛豆,这次卑微地只想多吻一会自己老婆,亲妈又冲进来了。

        太难了。

        原逸无语地端着汤,也彻底打消了所有心思:

        “你好好躺着,我去把汤热一下。”

        ……

        第二天,整个原家都知道了花漾怀孕的消息,离家很久的宋凌也带着礼物上了门。

        自从上次在夏玉婵的生日宴会上指桑说槐后,老太太就让宋凌搬离了碧江澜庭。虽然宋孜在外面单独给了一套小公寓她住,但到底不如这独门独栋还带佣人花园的大别墅住的舒心,趁着花漾怀孕的喜讯,宋凌也登门拜访。

        她来的时候,花漾还没起床,原逸请了海城最专业的营养师过来制定了一日三餐的饮食表,阿姨们按照要求给花漾做了满桌的营养餐。

        宋凌带来的原以为很贵重的礼物,跟这满桌的奢侈比起来,不值一提。

        看了眼手表,早上九点了,宋凌已经坐了半个多小时了,她讪讪地笑,“姐,漾漾还没起来呢?”

        宋孜说:“没事,让她再睡一会,怀孕都闹瞌睡。”

        正说着,毛豆从楼上跑了下来,直接跳上沙发,钻到宋孜怀里。

        宋凌对这种白色的,毛绒绒的动物有些害怕,她还一直记着马哲家那头羊驼对她狂喷口水的阴影,下意识躲远了些,等看到宋孜抱着毛豆喜笑颜开时,又有些不可思议:

        “姐,你以前不是说这些畜生都……”

        宋凌话还没说完,宋孜脸色一变:“什么畜生,我跟你说了好几次了,这是我们家豆豆。”

        宋凌吃了个瘪,赶紧顺着话点头,“是是,咱们家豆豆,这一身还挺香呢,瞧这小夹子,真可爱。”

        “能不香吗?”宋孜爱不释手地撸羊毛,“漾漾给她喷的香水都是爱马仕的。”

        宋凌:“……”

        如今的宋凌就算肠子悔青了,也没什么用了。

        她看得出现在的原家一片和谐安宁,大家都很开心,花漾和原逸的小日子也过得很幸福,加上怀了孩子,更是喜上加喜。

        如果当时自己……

        算了,没有如果。

        宋凌正走神想着,花漾打着呵欠下来了,阿姨在旁边扶着她,像极了金枝玉叶的公主。

        看到坐在厅里的宋凌,花漾愣了愣,“小姨?”

        这人可太陌生太久没见了。

        上一次交手的印象还停留在自己在农场拿树枝抽她的手心,再扭送到公安局的时候。

        宋凌见花漾下来,局促地站起来,双手不知往哪儿放,不自然地笑着:“漾漾,听说你怀孕了,我来看看你。”

        一边说,一边递上自己带来的几盒花胶。

        其实对于宋凌这个人,花漾早就没那么多气了,她本身也不是擅长去计较的人,何况她现在也搬走了,就算是看在印印的面子上,花漾也不屑得和她置这么久的气。

        于是便也笑了笑,客气道:“谢谢小姨,有心了。”

        花漾去吃早餐,宋凌搭不上什么话,只能旁敲侧击地在去试探亲姐姐宋孜:

        “姐,我一个人住那边……太寂寞了,印印又不经常回来,我……”

        宋孜多少听出她想搬回来的意思,淡淡道:“印印为什么不回来你还不知道?”

        就因为之前宋凌不大看得上马哲,总还幻想着让陶印印去跟富家少爷们相亲,所以印印现在跟马哲在外面住,偶尔回去吃顿饭。

        经过这么多事,宋凌心里也放下了,知道有些事强求不来,也知道女儿是铁了心的要跟马哲在一起。

        她叹了口气:“女儿长大了,我管不了了,可我还是想回来,想跟你和老太太住一起,回到我们打三人麻将的日子,三个女人多开心啊。”

        宋孜沉默了许久没说话。

        花漾没嫁进来的时候,她们姐妹俩加夏玉婵,三个女人倒也乐乐呵呵,只是后来孩子们结婚,家里多了另外一个女人,宋凌的心态就变了。

        变了就是变了,如今也回不去了。

        宋孜摸着毛豆的毛,缓缓道:“我没办法做这个主,现在家里都得依着漾漾,她什么脾气你也知道。”

        宋孜这么说其实就已经是在拒绝宋凌了。

        宋凌垂眸,心里都明白。

        这边安静地沉默了片刻,门外却热热闹闹进来好几个人,厨房的采购阿姨高兴道:

        “太太,刚刚外面拉来一车的食材,说是亲家太太让人早上用飞机空运过来给小太太补身体的,全都是新鲜的水果蔬菜,还说以后每天都送。”

        花漾瞟了一眼:“我妈干嘛呢,海城什么没有啊,还大费周章地往这送。”

        宋孜笑道:“这不是绿色有机嘛,吃了对你和宝宝都好,辛苦你妈了。”

        宋凌脑子里就光听着——“用飞机”“空运”“每天都送”这些词儿了。

        她在心中暗暗叹了好几口气,已然知道这里没有她容身的地方,便站起来:“那……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宋孜也无能为力,过去护着妹妹导致家无宁日,现在好不容易一切回到正轨,就算心疼这个妹妹一人在外,但也不能再犯糊涂了。

        宋凌走到花漾面前,“漾漾,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多注意身体,多吃点。”

        花漾转身,近距离地看了眼宋凌。

        过去那个狂妄高傲,头发丝儿有一丁点白都要马上去染回来的贵妇人宋凌,如今眼角堆着皱纹,头发也是胡乱扎在一起,跟过去比好像老了十岁。

        花漾想着印印,心里不免有些不是滋味。

        她转身吩咐身边的阿姨:

        “张姨,把我妈送来的食材装一箱给小姨带回去吧。”

        “是。”

        宋凌有些意外:“别,没事的,不用了。”

        “拿着吧,看你这个样子也不像会买菜的。”花漾这会儿完全代入了陶印印的立场,心里的情绪也说不清楚,再讨厌这个人也讨厌不起来了:

        “以后印印每周末来家里吃饭的时候,你一起来吧。”

        宋孜听到这话微怔,而后便欣喜地推了宋凌一把,使着眼色。宋凌会意,赶紧言谢:

        “谢谢漾漾,我,那我就这周末再来看你。”

        花漾没吭声,算是默认。

        宋凌惊喜得不知说什么好,张姨领着她带走了一箱的新鲜水果和蔬菜,沉甸甸地拿在手里,宋凌感慨万千。

        为过去张扬跋扈的自己,也为如今落魄孤单的自己,惊喜之余,也有些惭愧。

        -

        在家人的精心照顾下,花漾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而肚子里的小家伙似乎也是个福星。

        ta的到来正好是花漾创立“mygarden”的时候,品牌在上线最初所有款式就卖到了脱销,尤其是原逸和花漾的情侣款,更是成了当下年轻人们最追捧的款式,无数时尚博主在vlog里和男女朋友穿上秀恩爱,刮起一副热潮。

        花漾趁热打铁,继续设计了modoip的玩偶包,棒球帽,球鞋,等等一系列产品,上线后都获得了好评。

        “mygarden”成功跻身年轻人最喜欢的潮牌之一,毛豆也成为各大时尚品牌争相合作的热门ip形象。

        花漾的首次创业非常成功。

        孕九月时,花漾开始着手从线上到线下开实体店的准备,第一家门店就打算进驻恒泰。

        医生多次叮嘱她,随时都有生的可能,一定要多注意,少运动,花漾仗着自己年轻,而且还不显怀,穿上宽松的t恤就跟普通人一样,于是在专柜的事上忙前忙后。

        原逸每次说到她,花漾就回一句:“没事,我儿子结实着呢。”

        整个孕期花漾都喜欢吃酸的,什么酸角糕酸菜鱼酸话梅,都能当饭吃,按着酸儿辣女的说法,花漾这一胎铁定是个男的。

        这一度让原逸有些忧郁。

        谁想要个小兔崽子出来跟他争宠,他只想要个跟花漾一样漂亮的小公主出来宠爱好不好。

        他要给她最世界漂亮的衣服,最时尚的手袋,让她做一岁带钻石,三岁背爱马仕,五岁就跟着爸爸妈妈去看秀的小公主啊!

        如果是儿子,原逸决定出生就把他塞到农场磨炼个几年再说。

        又到了一年的冬季,离花漾的预产期还有两周的时间。

        大抵是骨架小的原因,花漾的肚子跟其他产妇比要小得多,走起路来也是健步如飞,在家里跑上跑下从不顾忌,这天更是从早上就开始忙,在厨房里跟阿姨学烘焙。

        今天是原逸的生日,她亲手做了一个蛋糕。打算学原逸之前的招数,等他下班回来,在房里给他一个惊喜。

        偏巧今天原逸回来得晚,快九点了才到家,到家后男人先去浴室冲了个澡,出来后亲了亲花漾,扣着浴袍说,

        “你先睡,我还有个视频会议。”

        花漾:“……”

        原逸前脚进了书房,花漾后脚也立马跟了进去。

        原逸回头看她:“怎么了?”

        花漾原本还想说点煽情的话开场,可话到嘴边自己就按捺不住地先笑了出来,而后指尖沾了一点奶油袭击原逸,在他脸上抹了点,“老公,生日快乐呀!”

        原措手不及地看着花漾忽然端出来的蛋糕,这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他太忙了,都忘了这件事。

        原逸眼角扬起笑:“谢谢老婆,不过……”

        他看着花漾端在手里的不明物体,皱眉问:“你这是做的什么?”

        “蛋糕啊。”

        “蛋糕?”

        “啊。”花漾端起蛋糕郑重介绍,“我给你做了个青蛙王子的蛋糕,怎么,看不出来吗?”

        “……”

        原逸看不出来。

        只看出一团糊糊的绿。

        花漾得意地举高手里的蛋糕:“我亲手做的,你要吃吗?”

        原逸斜斜看了花漾几眼。

        女人手上嘴上都沾着一点奶油,唇红红的,像水润的樱桃上沾了一点诱人的白。

        原逸看得那双唇起邪火。

        他才不想吃什么蛋糕,他只想吃她。

        忍了十个月,原逸也是非常有定力了,从来不碰花漾一点点,哪怕是医生说三个月后可以适当的生活,他都没有碰过。

        任何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一点私欲,就把花漾和孩子放在不安全的地方。

        或许是看这日子快熬到头了,又或许是生日的滤镜让原逸有些放肆,他一时冲动没忍住,压制了许久的欲.望藤蔓般爬出身体。

        他把花漾抱到怀里,扣着下巴舔干净她唇周的奶油,再用she尖送回嘴里。

        花漾“唔”了声,久旱逢甘霖似的,一个吻都激动得打了颤。

        原逸更是秒起了反应。

        还好这一刻的放肆很快就被理智拉回。

        原逸放开了花漾,深呼吸,冷静。

        他声音沙哑着:“你先去看会电视,我把会开了马上就来。”

        “不,我要在这陪你。”花漾搬了个椅子坐在原逸身边。

        原逸拿她没办法,只好由着她,自己坐到书桌前,接通了翟羽连接的三方会议。

        视频接通,原逸今天要和一个英国时尚品牌讨论来国内开秀的合作,涉及到一些前期的宣传和运营内容。

        原逸和对方仔细投入地讨论着,翟羽在旁记录,忽然,原逸无意中低头,接着眼神立变。

        书桌下宽敞的空间里,花漾不知什么时候钻了进去,现在就蹲在他面前。

        原逸有些不淡定,但在镜头面前,他又只能强装淡定,一边流利的用英文解释着自己的想法,一边腾出一只手想要拉花漾出来。

        可这人就倔地跟毛豆一样,怎么都不肯出来。

        不仅不出来,还伸手解开了他的扣子。

        手碰到关键位置的那一刻,原逸背脊僵硬地挺直,浑身血液倒流似的涌进大脑。

        视频里,对方公司说完,反复喊了几声原逸的名字,最后还是翟羽提醒道:“原总?原总你断线了吗?”

        原总没有断线。

        原总只是大脑被刺激到有点短路。

        原逸手死死地扣在书桌边缘,不断深呼吸,还要一脸沉稳地对着视频里偶尔回复几声,“yep,ok。”

        以他现在的情况,只会说这些了。

        花漾不安分地在捣乱,他一身血气乱涌,几乎要疯掉。

        原逸手撑着头,强迫自己清醒一点投入工作,想要针对招商的建议提些要求,可话到嘴边,大家等了半天——

        “原总,你的要求是?”

        “原总?”

        “hello?”

        原逸青着一张脸,被花漾弄得几乎要爆炸了。

        他咬着牙,一忍再忍,忍无可忍,跟视频那边说:“我网不太好,十分钟后再试试。”

        说完,啪一声盖下电脑。

        黑眸沉沉地看着蹲在他身/下的女人。

        花漾抬头,娇憨地笑了笑:

        “我知道你憋得挺辛苦的,今天你过生日,就,就……”

        过去花漾一直觉得这是件很羞耻的事,每次亲密时原逸都会从上至下地亲wen她,但花漾却拉不下脸去做同样的事,幸好原逸也从不强求。

        孕期这十个月,她在网上看到不少孕妈妈都会想办法缓解丈夫的生理yu望。

        只是她学到了,却一直都不好意思去做。

        今天原逸过生日,花漾也是做了很久的心理活动,才决定要给他这个惊喜。

        原逸一把拉起花漾坐在自己身上,“谁教你的。”

        “啊?”

        “跟谁学的这些。”

        花漾心虚地躲了躲眼神,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现在已经和孟禾,陶印印三人成团经常开姐妹茶话会的。

        “这还要学嘛。”她说,“人类的生理本能啊。”

        原逸深深吸了口气,又喝了一大口水。

        “我在工作,你先出去。”原逸想要把人往外赶,花漾却不依,趁机又钻了下去。

        原逸一个崩溃,“你……”

        花漾其实不太会,动作很生涩,可越是这种没有目的没有技巧的试探,越是让原逸无法拒绝。

        他好像一辆失去控制,高速运转的汽车,越开越快,没有尽头……

        原逸渐渐无力投降。

        他轻阖上眼,默认接受这一切。

        可就在他选择接受后,花漾又停下了。

        原逸艰难地低头看她:“怎么了?”

        花漾愣怔地发了会呆,好像在感受到什么,几秒后,她突然站起来。

        “老公,不太对劲。”

        原逸:“???”

        几乎是同时,原逸也发现了自己腿上有一片被打湿的痕迹。

        是刚刚花漾坐过的地方。

        他愣了会,猛然反应过来地把花漾拉过来打量,就见花漾整个小腿的裤腿都湿了一片。

        面面相觑,原逸瞬间高度紧张起来:

        “你是不是羊水破了?”

        花漾抱着肚子也略微紧张道:“……好,好像是?”

        顿时,生日礼物才收到一半的原逸不得不再次把冲动压回去,抱起花漾往楼下走:

        “妈,快让司机开车过来,漾漾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