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小蟋蟀

小蟋蟀

        原逸当场便心里一紧,立即打断正在做检讨的经理:“到此为止,散会。”

        接着起身朝会议室外追去,等到了卫生间门口,他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干呕,不免着急:“怎么了?”

        然而里面却半晌没有动静,没有回应,就在原逸急得想要冲进女厕时,花漾出来了。

        她用纸擦着嘴,摇手宽慰原逸:“没事。”

        “吐成这样还没事?”原逸蹙着眉,拉起花漾上下打量,“哪里不舒服?算了,去医院看看再说。”

        “别啊,真没事。”花漾指着不远处放在茶几上的小蛋糕,“我以为我能攻克那个榴莲味的新品,没想到还是高估我自己了,一闻到那个味儿冲得我五脏六腑都搅到一起了似的。”

        “……”

        缓了会儿,花漾又笑眯眯起来:“好啦,没事了。以后再也不碰榴莲味的东西了。”

        原逸还是不放心:“真没事?”

        “真的,啊呀,不信你去闻闻,你不反胃我跟你姓。”

        花漾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每次经过超市摆榴莲的地方,原逸都会下意识绕开,只因为那个味道确实难闻,他都受不了。

        “不好闻还吃。”原逸走去拿起蛋糕丢到垃圾桶。

        花漾抱着咖啡喝了一口,“她们店员说是新品,我就买来尝了下,谁知道味道这么怪嘛。”

        看着花漾又生龙活虎起来,原逸暂时放了心。

        为了庆祝今天的发布会顺利结束,两人原本想去米其林餐厅吃西餐,可都到餐厅门口了,花漾却突然改变主意。

        “那个味儿到现在还腻在我胸口,我想吃点重口味的给它压下去。”

        原逸只好把方向盘往回打:“那你想吃什么?”

        花漾眨了眨眼:“我突然特别想吃米线,特别特别想。”

        “……”

        按照花漾的要求,原逸驱车来到一家云南米线店,花漾要了一碗酸菜鱼米线,堆在表面的酸菜看得原逸有些不适。

        “你不嫌酸吗?”

        “不不不。”花漾大口喝汤,“我真被那个榴莲的味道腻到了,正好用这个酸的去冲一冲。”

        原逸是不太能接受这个味道,他要了碗番茄味的,一碗吃完,花漾已经夸张到三碗下肚。

        而后心满意足地擦着嘴:“好爽啊,吃得好饱!”

        这段时间为了忙品牌的事花漾没少费心,有时候回来得比原逸还晚,所以这一顿吃多了些,原逸也没阻止她。

        毕竟美丽和健康比起来,原逸当然更希望自己的老婆每天能吃好喝好,开开心心。

        当晚回到家,花漾去酒窖拿了瓶红酒,打算和原逸去影音厅喝点红酒,顺便看部电影入睡。

        谁知两人才在沙发躺下,正要干杯,毛豆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爬上沙发,蹲在花漾身边。

        花漾愣了愣,问原逸:“毛豆不是睡了吗?”

        原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理解为小东西睡到一半醒了,四处乱跑找到这里来了。

        不过来都来了,花漾也没多想,把毛豆亲昵地抱在怀里,正要继续喝,毛豆忽然抬了抬蹄子,把酒杯打翻。

        酒顿时洒在沙发上,打湿一片。

        毛豆这个举动花漾就不能理解了,生气似的把它丢下去,边拿纸巾擦沙发边训道:

        “你怎么忽然不听话了?”

        “干嘛,红了就开始飘了?”

        “明星不是那么好当的知道吗?要谦虚低调知道吗?”

        就这么训了几分钟后,花漾把毛豆送回它的房间。

        “现在是小朋友的睡觉时间,你比同龄羊矮那么多,就是因为缺少睡眠!”

        装模作样地教育完,花漾离开毛豆的房间,正要继续回影音厅,却发现原逸也回了二楼。

        “怎么回来了?”

        “时间也不早了,你这几天不是老喊累吗,早点睡吧。”

        花漾想了想,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老是瞌睡连天,大概是太累了,睡眠不够。

        既然原逸都这么说了,那就睡吧。

        花漾转身进卧室,“警告你啊,别骚扰我。”

        当时才晚上九点多。

        不骚扰是不可能的。

        花漾最近是沾了枕头就能睡着的状态,两人上床后才几分钟,她就有些昏昏欲睡。只是迷迷糊糊间,她察觉到有双手在自己身上游离。

        原逸睡觉爱搂着她,花漾已经习惯了,便也没有在意,还是闭着眼睛。

        可是没过一会,身上就压来了重量。

        “……”花漾皱了皱眉,知道接下去要干嘛了,嘟哝道:“你能不能休息一天啊。”

        “不能。”

        男人的欲/望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偏偏花漾也不争气,就算困得不行了,被他几个吻就撩得浑身发热,两人迅速找到状态,在黑暗中交织缠绵,将床单滚到扭在一起。

        到了关键时刻,原逸正要开办正事,一声萌萌的“咩~”在黑暗中幽幽传来。

        原逸怔了怔,以为自己幻听。

        “什么声音?”

        花漾也听到了,挣扎着够开床头的灯。

        下一秒,原逸撑在床侧的手臂倏地塌了下去。

        两人皆是目瞪口呆。

        毛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非常乖巧地坐在床上,小舌头时不时伸出来舔一下唇,睁着双无辜单纯的眼睛看着原逸。

        花漾和原逸都没穿衣服,突然被只羊看得一干二净,花漾略微羞耻地急道:

        “毛豆你今天怎么回事?”

        原逸箭在弦上被迫停下,也憋着一些不悦,沉下声音:

        “还记得爸爸上次带你去的小肥羊火锅店吗?再不回去睡觉我就送你过去。”

        然而原逸的恐吓并未起到任何作用,甚至还激怒了毛豆似的。它在床上刨了刨,然后钻到两人中间,在花漾枕边悠然躺下了。

        不仅躺下了,还一动不动地看着原逸,眼神好像在说:“有本事你当着我的面来打一炮。”

        原逸:“……”

        他还真没那个本事。

        这他妈不是在挑战伦/理吗?

        原逸长舒一口气,有些懊恼,“它今天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

        花漾也对毛豆今天的反常行为感到奇怪,顿了顿,怀疑道:“会不会是哪里不舒服?”

        花漾把原逸推开,披上睡衣,把毛豆抱到怀里仔细检查,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尽管如此,花漾还是隐隐担心,催促原逸:

        “算了,你去隔壁睡吧,让毛豆就睡这,我怕它有不舒服的地方我们不知道。”

        原逸枪都上膛了,现在只能生生被憋了回去。

        偏偏还不能把这个小小祖宗怎么样。

        只能无奈地下床:“算了,我去泡个澡。”

        说来也奇怪,等原逸走了,毛豆便老老实实地不再闹腾,乖巧躺在花漾旁边,时不时小羊蹄子在她肚子上撩一撩,撩得花漾直痒痒。

        “干嘛呢豆豆,妈妈的肚子软吗?”

        毛豆会咩咩地叫两声,似是在回应花漾。只是花漾也听不懂,不知道它想要表达什么,就那么逗闹了一会后,沉沉地睡着了。

        原以为这一夜的异常只是偶然情况,谁知接下去的两三天,毛豆各种变本加厉。

        原逸让花漾在健身房锻炼身体,毛豆就坐在她肚子上,一动不动,就是不让。

        原逸给花漾从冰箱里拿饮料,毛豆就算在远处也能马上一个腾空大跳冲过来把饮料打飞。

        就连那天两人在客厅看电视,花漾坐在原逸身上,原逸从身后环着她的腰,想呵她的痒,毛豆忽然出现,打开原逸的手。

        眼睛还凶凶地瞪着原逸,好像在说——“别碰我妈!”

        原逸和花漾的二人世界严重受到了毛豆的影响。

        为此,花漾特地上网查资料,之后告诉原逸——毛豆应该是因为长期闷在家里导致的忧郁症,所以性格变得古怪又粘人,对花漾有强烈的占有欲,只希望妈妈是它一个人的。

        花漾信誓旦旦,“相信我,以前我家农场的羊得过忧郁症,动物也会忧郁的。”

        原逸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那要怎么办?”

        花漾想了半天。

        “送去奶奶那养几天看看会不会好点。”

        毕竟碧江澜庭那边有很大的花园,环境好,很适合毛豆放风,比闷在他们这个家里好。

        原逸听完一丝犹豫都没有,马上同意了。

        毕竟这个小东西再不走,他就要变成和尚了。

        于是趁着这天是周日,两人都在家,原逸当机立断地把毛豆塞到车里,和花漾一起回了碧江澜庭。

        去的路上,花漾一直在打瞌睡,“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被毛豆闹的,我总困。”

        刚好路边有家奶茶店,她忽然来了精神,指着说:“老公,你给我买杯奶茶。”

        原逸道了声好,马上下车去买,出于习惯,点单的时候他特地让店员少糖。

        等把奶茶拿回来了,花漾喝了两口觉得味道不对,问原逸:

        “怎么味道这么淡啊?”

        “我让店员少加了些糖,糖吃多了会胖。”

        “……”

        花漾怔怔看着原逸,忽然很低落地垂下头,过了会,甚至还哭了起来。

        弄得原逸措手不及,更莫名其妙。

        “怎么了?”他去抽纸巾给她擦眼泪,“好好的哭什么?”

        花漾把奶茶往他手里一塞,特别委屈,“我就是想喝个奶茶不行吗?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觉得又瘦又高的模特才漂亮啊?你是不是觉得我改不了贪吃的毛病所以嫌弃我了?你是不是……”

        花漾balabala劈头盖脸地给原逸定了几十个罪名,听得原逸一开始还想解释两句,后面只能无奈闭嘴,投降。

        果断又速度地下车重新买最甜的奶茶回来伺候给了小祖宗,才换来她破涕为笑。

        一边喝一边眨眨眼:

        “老公你真好。”

        “老公我爱你。”

        “……”

        一会哭一会笑,原逸被花漾这变幻莫测的情绪弄得有几分莫名,但他很快宽慰自己,这段时间花漾的工作压力大,创业初期都是这样,加上毛豆又不听话,她情绪不定也正常。

        总之自己尽力让着哄着就对了。

        十多分钟后,车终于开到碧江澜庭。

        宋孜和夏玉婵知道小俩口回来高兴的不得了,早早地就让阿姨们弄好了菜。

        现在原逸和花漾各有各的事业,都忙,难得才回来一次,更别说今天还把家里的宝贝毛豆给带回来了。

        宋孜一见着毛豆就跟见着亲孙女似的,马上抱到怀里,“豆豆”的唤个不停,又宠又爱。

        花漾见状赶紧告诉宋孜:“妈,毛豆最近好像有点忧郁,不知道是不是在我们那给憋的,所以打算把它送到您这来玩几天看看心情会不会变好。”

        “那肯定是给憋的啊,把你天天锁家里你也得忧郁,是吧豆豆。”宋孜抱着小羊蹄儿乐不可支,“到奶奶这来,奶奶又给你买新发夹了,每天早上还带你去花园遛弯儿,好不好?”

        这样一来皆大欢喜,长辈高兴,毛豆也可以有玩的空间。花漾暗暗松了口气,顺便跟原逸眨了个wink,眼中的话不言而喻——

        嘿嘿,今晚我们可以尽情crazy了:)

        原逸看着她,也会心地扬了扬唇。

        阿姨把菜布好,一家人上桌吃饭,夏玉婵跟花漾说:“知道你要来,特地让阿姨做了你爱吃的那些辣菜。”

        宋孜把水煮肉片,麻辣鸡丁什么的往花漾面前垒,“多吃点。”

        可平时最爱吃这些的花漾闻到冲鼻子的辣椒味,那种熟悉的反胃感忽然又涌了上来。

        她摸着胸口,缓了好几次才把那种感觉压下去。

        “原逸你快把这个端走,我闻了想吐。”

        夏玉婵:“……啊?”

        宋孜也一脸茫然,“怎么了,是今天味道做得不对吗?”

        “不是,前几天吃了个榴莲味儿的蛋糕,给我恶心到现在,这几天都没什么食欲。”

        看到摆在夏玉婵面前的一盘酸青瓜,花漾忽然咽了咽口水,“奶奶,我能吃点那个吗?”

        夏玉婵愣了愣,赶紧把青瓜递给她。

        接下去的十分钟,全家人看着花漾把整一盘酸青瓜吃得干干净净。

        原逸胃里的酸水都给看出来了。

        他皱着眉:“……你不嫌酸吗?”

        花漾也觉得奇怪,“不啊,我觉得开胃,吃了特舒服。”

        “不对劲。”夏玉婵警觉地意识到了什么,放下筷子,“漾漾,你这个月月经来了吗?”

        宋孜听到老太太这么问,顿时明白过来什么似的,面露喜色地等着花漾的回答。

        花漾懵了下,这才想起自己这个月的例假的确是推迟了。

        “……没有。不过我月经一直都不太正常,不是提前就是推后。”

        宋孜抑制不住激动的心,“那你有没有想要吐,还总犯困,觉得累,情绪不稳?”

        花漾懵懵懂懂,“好像,是有那么一点?”

        宋孜和夏玉婵对视一眼,双方同时交换了肯定似的,激动得直接站了起来。

        一旁的原逸莫名其妙,“怎么了?”

        宋孜嗔怒地打了自己儿子一拳,“你这个老公怎么做的?漾漾很有可能是怀孕了你都不知道?!”

        原逸:“……?”

        花漾也瞪大了眼睛,“怀孕?!”

        一家人饭都顾不上吃,马上让司机开车送花漾去家庭医生所在的私立医院,去到后医生问了下花漾的末次月经,简单判断了下后,说:

        “去查个血,再做个b超吧。”

        原逸一路小心搀扶着花漾,事情来得太突然,他心里的情绪百味陈杂,有惊有喜,还有几分不知所措的紧张,毕竟这些天想过各种可能,却怎么都没想到会是宝宝来临的预兆。

        看着医生从花漾纤弱的手臂里抽出血时,又是心疼和感动。

        抽完血,一家人又陪着花漾去b超室,全程把她当国宝似的前后夹拥,尤其是原逸,恨不得要把她抱起来走。搞得花漾十分不好意思:

        “你别这样,别人看了会笑我的。”

        还没确定怀孕就这样,要真是怀孕了,原逸是不是得给她找个轿子随时抬着?

        原逸却若无其事,语气平静:“谁笑?来我面前笑个试试。”

        花漾无可奈何,还好路程短,他们很快就来到了b超室。

        躺在检查床上,医生拿仪器认真地在花漾肚子上扫来扫去。

        宋孜抱着毛豆嘴里直念叨着要平安平安,原逸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说不紧张是假的。

        只见医生在花漾的肚子左面上扫了几下后,忽然“哎呀”了一声。

        全家人都被他这一声叫得心里一紧,忙问:“怎么了?”

        下一秒,医生云淡风轻地说,“你家宝宝心跳都有了,之前都不知道怀孕了吗?”

        说着,医生不知是按了哪个键,仪器上突然发出像小火车似的节奏声,“呐,听听,多有劲儿。”

        “……”花漾呆住了。

        她什么时候肚子里有了个宝宝,心跳都已经长出来了?

        医生的大喘气把身后的宋孜和夏玉婵高兴得不行,一个录视频,一个给郭荷芝打电话报喜。

        原逸紧紧握着花漾的手,在亲耳听到孩子心跳声的那一刻,没有哪个做爸爸的会不激动,只是伴随着这份激动同时而来的,是一份描述不清楚的复杂心情。

        他看着花漾。

        花漾也看着他。

        两人的眼里都流露出几分淡淡的忧伤和遗憾。

        是的,今夜他们疯狂不起来了。

        哦,不仅是今夜,未来的十个月他们都疯狂不起来了。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