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蜥蜴哥

蜥蜴哥

        花漾又被原逸折腾了一晚上。

        沙发太大,夜晚太长,多少次花漾低声求饶,声音都被淹没在无穷无尽的漫长欲/望里。

        在日复一日的甜蜜恩爱下,成立个人潮牌的事很快就确定了下来。

        花漾自己掏腰包开了一家独立工作室,正式运营毛豆的ip,第一个项目就是要正式上线之前和原逸的同款情侣衣。

        为了能一炮打响,花漾决定在常服的系列上,再增加睡衣家居系列和运动系列。

        花漾是学油画的,对色彩敏感是她的优势,但服装设计这方面却是陌生领域,为了让自己的第一次试水可以做出成绩,花漾不得不向原逸求助。

        毕竟这个圈子里知名的设计师几乎都和原逸有交情。

        原逸知道花漾的性格,第一次充满激情地想要做好一个品牌,凡事亲力亲为是好事,严谨认真也是原逸欣赏的态度。

        “业内很著名的前辈孙桐后天在c城有一个短期培训班,她的授课班含金量很高,很多新人设计师都会去取经,如果你想学点东西,我可以让孙老师给你留一个名额。”

        花漾听了一口答应,“要要要,我当然想学点东西!”

        原逸顿了会儿,声音低缓道:“这个培训班一期是十五天。”

        “才十五天啊,我以为要三个月到半年呢。”

        “才?”原逸皱了皱眉,似乎对花漾的这个用词不满。

        花漾眨着眼,“怎么了?”

        “你要是去了,我半个月都看不到你。”

        花漾想了会儿,这么一看好像是挺久的。

        她和原逸结婚以来除了那次闹离婚回娘家分开了几天,还从没有要分开半个月怎么久。

        花漾抿了抿唇,哄似的扯着原逸的衣角,“可我想变得优秀点啊,再说了,小别胜新婚嘛,短暂的分离只会更加促进我们的感情,对不对?”

        原逸被她扯着扯着,也只能无奈应下了这件事。

        如果是从前,原逸可能会一口回绝花漾这样的想法。毕竟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让她下半生衣食无忧,做他原逸的太太足够了。

        就算是想做自己的品牌,原逸也可以分分钟找十个八个设计师帮她完成一切。

        她只需要领一个品牌主理人的位置即可,不需要样样事都亲力亲为。

        但经历这么多,原逸明白花漾想要的生活,从来都不是徒有虚表的一个身份。

        她是真的想去经历,去创造,去享受这个过程。

        花漾见原逸不说话,以为他不开心,又宽慰他道:“再说了,你要是实在想我,可以周末来看我呀。”

        原本的确是可以这么做,但事情就是这么不凑巧。

        原逸告诉花漾,“我下个礼拜要去一趟纽约谈品牌代理,来去可能要七八天。”

        花漾怔了下,似乎有些意外。

        “你下个礼拜要出国?”

        “嗯。”

        花漾在心底默默算了下时间,欲言又止着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那,那刚刚好啊,等你从纽约回来了,我也学习完成了,不是更好吗?”

        原逸很轻地扬了扬唇,“是吗?”

        花漾努力点了点头。

        “好,那我去帮你联系孙桐老师。”原逸眼尾噙着不易察觉的笑意,转身离开打起了电话。

        花漾看着原逸的背影,好几次想喊住他,最后都忍住了。

        她学习重要,他工作也重要啊。

        嗯……还是不提好了。

        于是就这样,原逸很顺利地帮花漾争取到了一个学习的名额,在第二天,花漾就踏上了去c城的飞机。

        花漾原以为自己会是一种揣着理想前进,有着像唐僧去取经一样大无畏的精神,可才刚刚离开原逸三秒,她就开始想他了。

        也有一点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装逼,死鸭子嘴硬,连原逸说要送她到机场都不让。

        去c城是坐原逸安排的私人飞机,到机场后,花漾惊讶地发现,孟禾和陶印印已经在机场等她了。

        “你们怎么在这?”

        孟禾:“原总说这个月给我双倍工资,让我陪你半个月。”

        陶印印:“表哥说从纽约给我带一个h的包,我就抛弃哲哲来陪你了。”

        花漾听得一脸茫然:“陪我?”

        “这都不懂?”孟禾拨下墨镜,肢体语言丰富地解释:“你老公怕你一个人去上课无聊,花钱请我俩来陪你这个小祖宗啊!”

        花漾:“……”

        陶印印乖巧挽着花漾上飞机,“嫂子,以后有这样的出差提前告诉我,我可以跟我哥多敲诈几个包。”

        孟禾也立即附和:“我也是,陪老板娘玩就能拿双倍工资,这种事以后请多找我,比走秀轻松多了。”

        花漾这下总算听明白,原来原逸是怕自己一个人去人生地不熟的c城无聊,特地用了各种好处,换了花漾最亲的孟禾和陶印印陪着她。

        狗男人是真的有心了。

        花漾心底甜甜的,当即给原逸发去微信:

        ——【谢谢老公。(毛豆比心.jpg)】

        三秒后,原逸回来言简意赅的一句话。

        ——【回来了用实际行动谢。】

        花漾看得脸一红,不由自主地弯着唇,在心里嗔骂了句流氓。

        孟禾见她这样子伸脖子过来,

        “瞧你一脸春心荡漾的,在看小黄/文?”

        花漾赶紧关了手机,把孟禾推到旁边,“去你的。”

        空姐这时给三个姑娘上了一些点心和水果,花漾趁机把话题转移到孟禾身上,“我一直还没空问你,你跟阿布是不是勾搭上了,我最近看你俩朋友圈老互动。”

        孟禾挑了一块蜜瓜到嘴里,嚼了几口,若无其事道:“你结婚那晚,我喝得有点多,他说带我去看星星,在他们家马场的帐篷里看,看着看着,我俩就睡了。”

        花漾才喝到口中的果汁倏地喷出来,旁边的陶印印也瞪大了眼睛。

        “睡了?!”花漾说完捂住嘴,看看四周,幸好是原逸的私人飞机,没有旁人在。

        她压低声音,“你认真的?你俩才刚认识的吧?”

        孟禾无所谓地回:“那又怎么了,有感觉就行啊。”

        花漾:“……”

        孟禾回味地笑了笑,“我挺喜欢他那种糙糙的男人,浑身上下一股野痞劲,床上也是。”

        花漾措手不及听到这么直白的话,赶紧捂住陶印印的耳朵,又警告孟禾,“你闭嘴,别教坏印印。”

        谁知陶印印推开花漾的手,“干嘛呀嫂子,我成年了,又不是小孩。”

        “就是,”孟禾妩媚地挑了挑眉,调侃花漾,“你都结婚了,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花漾闭了闭嘴,闷头喝果汁。

        孟禾的性格平时是比较外放,但花漾也没想到会这么外放,毕竟陶印印大学还没毕业,说这些话题有些过了。

        花漾想让她们帮忙想想自己品牌的名字,可陶印印却好像一点都不感兴趣,眨了眨眼,抓着孟禾问:

        “禾姐,在帐篷里……很刺激吗?”

        花漾:???

        孟禾:“以天为被地为席,你说刺激吗?”

        花漾:?????

        陶印印迅速加入了孟禾的话题,好奇又热烈地讨论起了各种火辣不可直视的话,听得花漾耳根发烫。

        她们交流着不同的经验,花漾在旁边喝水吃东西,不想听也被迫听了无数让人面红耳赤的话。

        万万没想到,连陶印印这样的小女生,会的姿势都比她多。

        花漾用喝水掩盖自己的尴尬,忽然,孟禾拱了拱她,“漾漾,你跟原总那个的时候用什么姿势最多?”

        花漾不淡定了,“你们俩能不能不要这么骚里骚气的。”

        孟禾哎哟了一声,“成人话题不是很正常吗,没看出来你这方面还挺保守啊。”

        孟禾的确说对了。

        尽管花漾在生活中各种明艳嚣张,行事潇洒,但在夫妻亲密的事上却一直很含蓄。以至于孟禾说的那些夸张的姿势,她听都没听过。

        花漾在这方面就是一张白纸,平时和原逸亲昵时,也都是他主动偏多,自己就像被动的小兔子,每次都被各种蹂/躏。

        孟禾和陶印印聊得起劲,花漾也只能默默在旁听着,尤其是听完“女人要如何花式让男人欲罢不能”这个话题后,花漾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还可以这样那样?

        飞机落地c城。

        c城和海城比不相上下,都是超一线的繁华都市,花漾先带着两个色/气书童去酒店,又联系了孙桐报道,办理好一切后,三个女人便开始了最爱做的事——

        逛街。

        于是到c城的第一个晚上,花漾和孟禾,陶印印就扫遍大街小巷,玩了个痛快。

        三个女人一台戏,也正是因为有原逸的安排,花漾在c城的学习才不至于那么无聊,每天早上八点在酒店多功能厅上课,下午结束后就和两个姐妹出去逛街,在各知名网红地点打卡,很快,半个月的培训期就到了尾声。

        花漾本就有天赋,再加上孙桐半个月的指导,在设计这一块学到了很多有用的知识。

        培训结束的倒数第二天,是花漾的生日。

        这个时候原逸已经去了纽约,两地时差不同,花漾连着好几天都没能和他说到话,靠着发发微信解相思。

        那天早上,花漾在去上课前给原逸发了消息,他那边是晚上九点多左右,还没有睡。

        【明天我就可以回家啦。】

        原逸:【我可能要再延迟几天,事情没做完。】

        花漾看到消息怔了几秒,有一点点不开心。

        他们都半个月没见面了,她太想他了。

        想他抱抱,想他亲亲。

        而且看他忙成这个样子,好像也完全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了。

        花漾叹了口气,知道原逸做事很辛苦,就不矫情这些女人的小心思了。

        于是半字未提自己生日的事,只乖巧地回了句:“那你忙完早点回来。”

        上完一天的课,花漾当然不想自己的23岁生日就这么平平淡淡地度过,就算原逸不在,她也要给自己燥起来。

        花漾一直都知道c城有个很出名的酒吧叫热格,里面的首席dj还是进了亚洲前十的女dj,听说长得漂亮又火辣。

        恰好又赶上自己的生日,没有比酒吧更适合花漾去的地方了,夜场小天后的头衔不是浪得虚名,好不容易来一次c城,这么有名的酒吧必须去打一次卡。

        晚上九点,花漾带上孟禾和陶印印直奔热格酒吧。

        酒吧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装修好话,人气爆满。花漾原本想给自己豪掷一个包厢来挥霍,可到了那才发现,差点连普通的吧台位置都没有。

        客人全都是冲女dj乔绯来的。

        花漾只能和孟禾,陶印印挤在一个平桌上,三人要了半打啤酒,蹦起了此生最寒酸的迪。

        不过虽然位置拥挤,音乐和dj的表演却都没让花漾失望。

        “这个乔绯可比miko酒吧的那个女dj强太多了,亚洲十强果然名不虚传。”孟禾看着dj台上穿着性感的dj感慨道,“她那个腰扭的我都有反应了。”

        陶印印也跟着节奏晃动,有模有样地学:“她腰好细,听说都生了孩子了身材还这么好,怎么做到的呀。”

        场子气氛热烈,孟禾和陶印印也巴拉巴拉地聊着天,花漾却罕见地有些兴致缺缺。

        平时她是最爱泡吧的,但今天怎么都提不起劲。

        自己的生日,原逸不在身边,想来想去都有些郁闷。

        花漾就这样百无聊赖地喝着闷酒,看着台上一场一场的表演,在心里打定主意,混到十二点过就走。

        一场激/情热舞后,花漾看了看手表。

        十一点五十五了,刚好手里的酒也喝完了,现在去上个厕所,出来的时候差不多就可以走人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花漾离开座位,谁知刚走到舞池中间,现场劲爆的音乐声忽然拉低,台上的dj开始说话。

        她对着麦试了几下音,很轻松的语气开场道:

        “马上快到十二点了,那么今天呢就有一位朋友托我,要在十二点的时候,为他的小宝贝唱一首生日歌。”

        花漾的脚步霎时顿住。

        她回头,看着台上的dj。

        这时音乐已经由电音舞曲逐渐过渡到了轻快俏皮的生日歌,dj的声音还在继续:

        “这位朋友说,今天是他家小朋友23岁生日,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陪在她身边,所以希望在场所有的朋友能举起酒杯,一起为她说句生日快乐~”

        顿了顿,dj兴奋地拉高音乐声搞大气氛,“只要大家齐齐说一句生日快乐,今晚这位朋友全场请客!”

        “哇!!!”现场顿时沸腾了,陌生人们在昏暗迷离的灯光里互相张望,尤其是女客人们,更想知道dj口中的这位小朋友是谁——

        毕竟为了一句生日快乐说包场就包场的男人也太让人羡慕嫉妒了。

        花漾心虚地也跟着大家一起四处看,毕竟dj没点名道姓,过23岁生日的也不一定只有她一个。

        虽然这一刻她的心已经激动地跳到了嗓子眼里。

        临近新一天的到来,dj开始倒数,花漾的尿也彻底憋了回去,她回到位置上,看到孟禾很嗨地扭着屁.股,还拉着花漾一起,特兴奋地说:

        “卧槽今晚咱们亏了,应该叫上几瓶洋酒的,有大佬给女朋友过生日买单!!!”

        花漾瞥了她一眼,一言难尽。

        这位塑料闺蜜不知道是不是野车开多了,今年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

        台上倒数声震耳欲聋,“5,4,3,2,1——”

        “生!日!快!乐!”

        零点到来后,dj迅速打起了电音版的生日歌,拉动全场的客人开始一遍一遍地唱着“祝你生日快乐~”

        现场同时彩色纸片满天飞,绚丽灯光在头顶不断转换颜色,花漾丧了一晚上的心情终于被这一刻的氛围感染了,就在她沉浸其中时,忽然收到原逸的微信。

        【开心吗?】

        花漾:??

        在这个时间点收到这样的问题,花漾蓦地明白过来。

        【是你?】

        【知道你肯定会去热格玩,赶不及回来陪你过12点,只能让现在在你身边的所有人帮我唱生日歌了。】

        【生日快乐,小宝贝。】

        花漾握着手机惊喜得想哭又想笑,半晌,才察觉到身边有两束偷窥的视线。

        她一怔,忙藏起手机:“你俩干嘛?”

        孟禾直拍脑袋:“靠,原来是你过生日?啊啊啊,我怎么给忘了!今天是7号啊!我这个脑子真是该死,对不起宝贝,对不起!”

        陶印印也幽幽地感叹:“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我表哥这么会啊?真的,嫂子,表哥上大学的时候我大姨甚至怕他将来找不到女朋友,因为他真的太无趣了,就知道工作。”

        说完,两人都对花漾发出了嫉妒羡慕恨的目光。

        淹没在如潮的快乐里,花漾低着头,娇羞中又略带一点小得意,虽然身边的人都不知道这个生日的女主角是谁。

        但自己知道就够了。

        这是她和原逸的小秘密。

        花漾撒娇地给原逸回了一句:

        【谢谢老公,爱你想你。】

        被周遭的氛围弄得一时有些澎湃,想起原逸最喜欢让自己用“实际行动”去谢,花漾又小闷骚地补了句:

        【等你回来,用你喜欢的方式谢你。(害羞.jpg)】

        原逸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车上,他倏地笑了,看了看手表,催促司机道:“开快点。”

        ——

        十二点半,从酒吧回到酒店。

        陶印印倒是老实回了房间,孟禾不知是不是喝多了,拉着花漾反复废话:

        “姐妹,今天是我不对,我忘了你的生日,待会我就给你把礼物送过来,是我珍藏多年的秘籍。”

        花漾笑着推她回房,“行了吧,那么宝贝的东西你自己留着,我不要。”

        孟禾特别坚持,“不行,好姐妹就要一起分享,我必须给你。”

        花漾见她喝的不少,估计也是瞎说胡话,便由着她,“好好好,分享分享,你快进去吧。”

        好不容易把人塞了回去,花漾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进门,打开灯,高跟鞋踢到一旁。

        虽然今天的生日有些遗憾,但原逸却给了她另外一种惊喜。

        第一次,有这么多陌生人为她唱生日歌,祝她生日快乐,就算原逸当时不在,他的这份心意也足够花漾甜蜜很久了。

        花漾趴到沙发上,忽然很想原逸。

        正想着要不要给他打一个视频电话,问问他在做什么,孟禾忽然发来微信。

        是一个视频。

        下面紧跟着一句话——【这是我珍藏多年的恋爱宝典,送给你和原总一起修炼,不用谢。】

        花漾噗嗤一笑。

        什么葵花宝典,这人真是醉得不轻。

        花漾漫不经心地打开视频,然而画面映入眼帘的第一秒,她就呆住了。

        孟禾这个狗贼竟然给自己发了小黄/片!

        花漾当场不知所措地愣在那,一种羞耻感让她想要马上关掉,可手指停在屏幕上的那一刻,微妙的猎奇心又隐隐占了上风。

        花漾想起那天在飞机上孟禾和陶印印聊的那些话题,那些自己不知道的姿势……

        反正……这会也没人在。

        偷偷学习一下,也没什么吧_(:з」∠)_

        花漾心跳得特别快,看着屏幕上羞耻又刺激的画面,不觉代入了自己和原逸,想看,又不好意思看。

        面不改色地坚持了十几秒,花漾莫名浑身发热,她转身去找水,却忽然发现沙发旁的地面多了一道身影。

        花漾怔了怔,下意识抬头——

        穿着衬衫的男人手里捧着点好蜡烛的蛋糕,不知道出现了多久。

        花漾呆滞地张了张嘴,大脑顿时好像满屏雪花的电视机,一片空白茫然。

        “你……”

        几乎就在同时,手机里发出一声香.艳又响亮的shenyin,穿破屏幕,持续激/情地回荡在安静的房间里。

        原逸:“……?”

        两两相望了半天,花漾终于从原逸这个迷惑中带了三分不解七分惊吓的眼神中清醒,手忙脚乱地去按手机,

        “老公你听我说。”

        “老公不是你想的那样。”

        “老公我没看,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