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小麋鹿

小麋鹿

        愉悦快乐地度过蜜月后,原逸和花漾回到了国内。

        他们穿着印有毛豆图案的情侣服手牵手走在冰岛城市街头的照片,也被路人拍到传遍了微博,一时间,同款情侣服成了热门话题——

        【这是什么神仙夫妻,你们谁见过原大佬穿这么可爱的衣服?】

        【加1,而且莫名觉得羊羊和原大佬把这衣服穿得好潮!】

        【嘤嘤嘤,好想拥有!】

        【我搜遍了全网都没找到,这是什么牌子?难道是私人定制?】

        【我也想到,羊羊姐能透露一下购买渠道吗?】

        因为网上这些强烈的呼唤声,给花漾的事业提供了新思路。

        这款情侣服她原本只是做来给自己和原逸穿着玩,但现在,她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大胆一点。

        于是这天早上醒来,花漾跟原逸说了心里的想法。

        “我想成立一个自己的个人潮牌,顺便,把毛豆做成一个ip。”

        过去的“young”虽然是为自己定制的系列,但毕竟是别人的牌子。如今花漾既然有自己的粉丝,也有这个实力和条件,为什么不试试做一点属意自己的创意。

        原逸听完花漾的想法,嗯了声。

        花漾趴在他怀里,侧眸看他,“嗯是什么意思?你觉得不行?”

        原逸又嗯了声。

        花漾不淡定了,直起身子,在他胸口掐了下,“怎么就不行了?”

        她这个角度刚好适合让原逸反攻,轻轻松松地就把她扑在身下。

        “我是说,你昨晚不行。”

        花漾一怔,闭了闭嘴,眼神带着点心虚四处游离:

        “你别跟我扯三扯四的,我在认真跟你说事。”

        “我也在跟你说事。”原逸绕着花漾的羊毛卷,嗓音嘶哑又性/感,“昨晚为什么不让我碰?”

        今天花漾有一个需要出镜的节目,所以昨晚没允许原逸来骚扰自己,这人精力旺盛,一碰就到半夜,她可不想自己出镜时还要努力想办法去遮住那些尴尬的印子。

        花漾背过身,“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那个sumi要来家里做节目,我肯定要保持最好的精神啊。”

        原逸若有所思地玩弄着他的头发,顿了顿,没说什么,从床上起身离开去了浴室。

        过了会,才听到他淡淡的声音从水声里传出来,“你的牌子想叫什么名字?”

        说真的,叫什么名字,花漾没没想好。

        不过,必须要有意义才行。

        原逸洗完澡换好衣服出门,叮嘱花漾:“待会做节目别紧张,就当是聊天。”

        花漾点点头:“我知道。”

        今天的节目是著名网络博主sumi的一档vlog采访,她的节目每期都会有最想参观的明星豪宅投票,这一期因为花漾和原逸的求婚和婚礼热度持续了很久,投票最高的就是他们这一对神仙眷侣的家。

        原逸当然没空参加这种节目,花漾原本也想推掉,但碍于粉丝呼声太高,她不忍心拒绝,便答应下来拍这一辑vlog。

        上午九点,博主sumi准时来到花漾的家。

        sumi是一个可爱的女生,她身后跟了一个摄影师,节目是直播式的,在她们来之前花漾已经看过围观的观众数量,可以说完全不输上次在农场的直播。

        sumi进门后热情地打招呼,“hi,原太太!”

        花漾:“不用那么客气,叫我花漾就好了。”

        “那还是叫你羊羊姐更有亲切感。”

        两人简单地打了招呼后,就开始了豪宅的探索之旅。

        sumi作为进过无数豪宅早已见惯不怪的人来说,在看到原逸和花漾住的房子后,相当熟稔地开始了套路的开场白。

        “嗨各位宝宝们,今天我们来到的就是时尚圈大佬原逸和sheep羊羊姐的爱巢啦,想知道他们的家里都有什么吗?跟我一起来看看吧~”

        sumi在一旁先说了这个小区的构造,均价等,顺便用很多浮夸的词语来形容了装修和家私,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

        这辈子你也别想住得起这种房子。

        花漾走在前面,一一介绍了房间里的构造,评论区的人看到目瞪口呆。

        【可以在家蒸桑拿,可以在家做spa……】

        【还可以在家健身,看电影!!】

        【我见过大的浴缸,没见过像个温泉汤池这么大周围还自带观赏鱼景和吧台的,太奢侈了吧?】

        【姐妹们,那个负一楼的星光穹顶影院你们看到了吗?浪漫过头了吧我操,我想和我男朋友在这里doi!!!】

        【正确流程是这样的,先在一楼一起健身,接着一起泡鸳鸯/浴,最后再去酒窖拿一瓶红酒两个杯子,下负一楼看电影,躺在巨无霸沙发上,把灯全部关掉,只剩天花板闪着暧昧星光!!你们品,是不是有那个味儿了?!】

        【有有有!!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负一楼简直就是doi最佳场所,我能在里面待三天三夜不出来!】

        sumi也是个特别敢说的,在镜头前把观众们的评论全都读出来给花漾听,听得花漾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尴尬地笑。

        sumi调侃她:“不知道原总和羊羊姐有没有体验过网友们说的这种生活?”

        花漾挤着笑想遮掩自己的尴尬,“大家想太多了,一般我们在家里,健身房他用的比较多,我很少健身的,然后浴缸也是我泡的多,他一般在二楼卧室洗澡,至于电影,呵呵~”

        花漾说到这里很自然地笑出来,“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们一直还没在那看过一场电影呢。”

        原逸平时工作很忙,有时都到深夜才回来,就算偶尔有空,都会陪花漾出去购物,或者陪她回农场度假。

        家里的影音厅,的确是一直闲置在那。

        她虽然这么解释,但网友们一点都不信。

        谁会闲置这么大个性感闷.骚的影音厅不用啊。

        但当sumi跟着花漾去了二楼,参观过超级宽敞的卧室和咖啡房后,网友们才渐渐相信起来。

        【这个卧室和落地窗,就,看起来也挺适合那啥的。】

        【看着就很欲。】

        【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看不出来,我只看出来有钱!大!壕无人性!】

        sumi的摄影师把镜头对准花漾,笑着问道:“说到壕无人性,我倒是想起了传说中原总有一间丧心病狂的限量版收藏室,被时尚圈奉为博物馆的衣帽间,不知道羊羊姐能不能带我们看一下?”

        评论区顿时炸了,刷屏一波一波袭来,纷纷都是强烈附和sumi的。

        花漾为难地笑了笑,“这个……”

        并不是她不愿意给别人看,只是或许是从小被父母教育财不外露的原因,花漾对钱这方面的观点一直都是低调,保守,不张扬。

        但现在却要在这么多网友面前参观她的衣帽间。

        花漾犹豫了几秒。

        sumi在旁起哄,“羊羊姐就满足一下大家的愿望吧,毕竟屏幕前有很多姑娘就是为了蹲你的衣帽间,她们都盼望很久了。”

        花漾这个人最听不得这种委屈了粉丝的话,一听到大家盼望了很久,心也就软了下来。

        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便答应着,“那,行吧。”

        带着sumi来到三楼,“原本这一层楼都是我的衣帽间,不过前段时间我老公让人改造了一下,隔出了一个小单间放毛豆的衣服和玩具。”

        sumi没有在意花漾说的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花漾即将要打开的门,转身对着镜头:

        “朋友们,睁大眼睛,千万不要错过!”

        她这么浮夸,花漾只能无奈地笑了下,推开门,顺便拿遥控器按了室内所有橱窗的灯。

        蓦地,众人眼前微微一亮。

        但短暂地亮过之后,便是各自露出了如狼似虎的贪婪目光。

        sumi作为主持人已经失去了基本的仪态,对着镜头疯狂尖叫——

        “天呐!天!我要晕了!omg——!我都看到了什么?!!!!”

        直播间里的网友也好像瞬间打了千斤鸡血:

        【操,那个带钻bk闪瞎我了!!】

        【我以为我进了hermes专柜?!!】

        【认真的吗?包比我家卫生纸都多……】

        【高跟控的我第一次看到这么齐全的rv,cl,jimmychoo,valentino,mb的限量版,已经窒息……】

        【姐妹,c牌水晶鞋看到了吗?单独放在一个格子里,真的好像公主的鞋啊!呜呜呜。】

        【羊羊家缺工人吗,帮忙清理收纳这些宝贝的?】

        【连毛豆都有单独的衣帽间,我不配活在这个世上,气!】

        sumi终于从震惊中回复了些许理智,羡慕地问花漾:

        “这些都是原总给你买的吗?”

        花漾指着不同的区域说:“这些是我们认识以前他收藏的,那边的就是我们在一起后,他每次去国外,看到比较好看的,会扫货给我。”

        “听听!姐妹们!”sumi激动地对着镜头:“咱们原总对羊羊的爱你们听懂了吗?扫货!都是直接用扫的!”

        评论区的柠檬女孩们除了满屏幕地发着啊啊啊啊啊,好像也不知道还能说别的什么了。

        花漾也察觉自己好像说了刺激到别人的话,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要不就在评论区里随机一个观众送包吧。”

        这话一出,直播间直接炸了。

        花漾这个衣帽间里的包,最便宜的都值十七八万,一般的包根本上不了这个房间的门槛。

        kr集团老板娘在线送包,消息一经传出,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一系列的连锁效应随之展开。

        微博热搜,#sheep羊羊衣帽间送包#

        直播间瘫痪,瞬间涌进来好几百万人。

        花漾也没想到自己随口这么一说,竟然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她环视了房内一圈,送哪个好呢?

        这里面几乎都是原逸给她买的,好像不管送哪个自己都不舍得,仔细看了看,之前在法国时装周时自己买的一款g牌的包还不错,几乎没用过。

        自己买的,不心疼。

        原逸买的,舍不得。

        于是花漾大手一挥,把g牌包拿出来,“就送这个吧,大家在评论区随便说点什么,我让sumi截图,截图的第一位就是中奖者啦。”

        直播间的留言顿时疯狂地滚动起来,花漾看得眼花缭乱,三秒后随机叫了停。

        sumi截好了图,第一位是一个叫r0908的账号。

        花漾笑眯眯地对着镜头,举着包包,“恭喜这位r0908的宝宝啦,你可以把地址私信我的微博,我会将包包寄出。”

        这几秒仿佛过山车般刺激,上百万的网友无一不羡慕起了这位天选幸运儿。

        而真正的幸运儿,却在屏幕面前睁大了眼,她心跳得很快,难以置信的惊喜过后,又莫名涌上一股落寞。

        甚至慢慢的,转化为离奇的愤怒。

        直播完美结束,花漾和原逸的爱巢再度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尤其是那个衣帽间,更是成了许多女人梦寐以求的渴望。

        晚上八点,原逸加班后回家,花漾正坐在沙发上工作。

        现在她的微博也会有很多私信邀约,加上她想给自己打造一个个人潮牌的事,每天也会有很多工作要安排。

        原逸看到她认认真真地坐在那,脱了外套走过去,帮她捏着肩。

        “今晚吃了什么?”

        花漾转头亲了他一下,“妈前几天送来的海鲜水饺,我自己煮了一碗。”

        然后继续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老公,你看这个设计图,我想把毛豆运营成一个ip。我们可以做很多周边,比如服装,箱包,甚至是和其他品牌做合作系列,你觉得呢?”

        “我觉得。”原逸故作思索了几秒,从她手里抽走电脑,“我觉得你现在需要休息。”

        “……”

        原逸拉着花漾起身,“你总是这样坐着不动怎么行。”

        花漾莫名其妙地被他拉到健身房。

        “从今天起,我健身时,你也在旁边做点运动。”

        花漾真的最怕面对这些冷冰冰的器械,她嚷嚷着说自己出去打个电话再来,然而原逸一早看出她的心思,把人拽回来勒令道:“十个卧推,不做完不准走。”

        花漾瞪大眼睛,“十个?!”

        卧推是半卧状态下推杆,增强手臂肌肉力量。

        花漾半躺下来,勉勉强强地驾驭一根二十公斤的空杆,都左右乱晃,推得吃力。

        她很委屈:“我又不做运动员,干嘛要玩铁嘛。”

        原逸见她做得吃力,一张小脸憋红,又心软下来,“算了算了,起来。”

        花漾解脱似的一跃而起,正要开溜,原逸躺了下去,随即又命令她。

        “你坐上来,看着我是怎么做的。”

        花漾:“?”

        她看了看周围,没凳子啊。

        “坐哪?”

        原逸直接把她拉过来,拉到自己髋部坐下。

        某个位置无意地契合在一起,花漾脸红了下,原逸却好像没怎么在意,在杆上加了两片铁,总重量大约六十公斤。

        他躺下,双手推高,很轻松地就推了上去。

        一下,两下,十下。

        花漾就那么坐在他身上看着他锻炼,双手无措地不知该往哪儿放。

        随着原逸每一次的用力,契合的地方总有些微妙的变化。

        她挺尴尬的。

        好不容易做完,原以为原逸还会继续换别的器械,然而男人却用毛巾擦了擦汗,“今天想泡个澡。”

        花漾:“???”

        您这身健得未免也太快了点?走过场吗?

        但花漾没有多问,反正她也不想继续尴尬地坐在原逸身上陪他健身,于是直转隔壁浴室,帮着放满浴缸的热水后:

        “来吧。”

        正想功成身退离开,却见男人慢条斯理地关上了浴室的门。

        花漾一怔,“……干嘛?”

        原逸贴身靠过来,手轻松解了她的衣扣:“一起。”

        “……???”

        花漾那点力气当然对抗不过每天回家玩铁的男人,三两下被清空后丢到浴缸里,原逸也紧跟着坐进来。

        像是为了满足女人的公主心似的,他还特地丢了个花漾最喜欢的水蜜桃沐浴球进来,弄得整个浴缸都是粉色的泡泡。

        画面好气又好笑。

        花漾离他远远的,把泡泡裹满全身,“你泡就泡,干嘛要我一起?”

        原逸靠到她身边:“夫妻俩泡个澡有什么稀奇的么?”

        被泡到微烫的皮肤忽然靠在一起,湿润好像放大了某种赶紧,花漾像过了道电似的瑟缩了下,又往旁边去,低着头:

        “你泡你的,别碰我。”

        原逸见她又羞又恼的样子,也不勉强,只轻笑了笑,“好,我泡我的。”

        于是两人各自在浴缸的一头泡着,谁也没招惹谁。

        最后是原逸先出来。

        花漾偷偷抬眼看他,男人身上没有一块多余的赘肉,身形修长腹肌紧致,水从他身上每一处线条滑下来,都像一幅充满色//情的画。

        他要是去做luo模,女画师们还画得下去吗……

        花漾看得面红耳赤的,不好意思地垂下头,等原逸穿上衣服出去了,她才慢吞吞起来,擦干净,换好衣服。

        打开衣柜,发现自己原先的睡衣不见了,只剩那件“羊的诱惑”挂在了里面。

        花漾皱眉想了半天,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把这件衣服拿下来的。

        但最近家里事多,可能换洗睡衣的时候没注意,花漾也没太太纠结,想着先穿上到楼上换了就是。可没想到刚出门,原逸已经等在门口。

        花漾被吓了一跳:“你站在这干什么?”

        “等你。”

        “等我?”花漾说完才从男人打量的眼神中反应过来,忙护住自己,解释道:“你别误会啊,我不是故意穿这个引/诱你的,睡衣不见了,我上去换一件。”

        “不用了。”

        原逸拉着花漾的手朝负一楼走,“跟我下去。”

        花漾措手不及:“不是……你又要干什么啊?”

        负一楼的星空穹顶影音厅很安静,关上门仿佛另一个世界,因为原逸忙的原因,花漾很少下来,今天直播才过来开了次门,这会儿又被原逸拉了下来。

        沙发的旁边架子上摆了两杯红酒。

        花漾脑中闪过一些碎片,隐隐约约觉得正在发生的事情有点熟悉,只是一时间想不出来为什么。

        原逸打开荧幕,拉她坐下,递上一杯酒。

        “法国刚上映的艺术片,听说美学设计很棒,所以想带你下来看看。”

        “是吗?”花漾一听说和美术有关,顿时被转移了注意力,也忘了自己穿着情.趣睡衣的事,她盘腿坐到沙发上,又觉得不舒服似的,躺下来靠在上面,大长腿自然放平,泛着诱/惑的光。

        等看到片头,花漾激动了下,“我之前在微博上看到别人推荐这部了,正想看呢!”

        花漾的声音里充满了对影片的充满,她也的确完全沉浸在这件事里,原逸坐到她身边,举着杯子轻轻碰了碰,“那就慢慢看。”

        花漾点着头抿了口酒。

        原逸的酒都是珍藏系列,香气浓郁,特别醇。

        影音厅的沙发是真皮的,松软舒服又宽敞,不比花漾在农场的床小,花漾被原逸先是健身,后是泡澡,接着再这样躺在这里红酒电影的伺候,全身心都放松极了。

        她一边喝着酒,一边专心致志地看着电影。

        电影是原声的,她需要很仔细地看着字幕才知道讲的什么,所以,她根本没有发现——

        原逸从开始就没有认真地看屏幕。

        他总是会有意无意地把视线停留在她身上。

        直到电影放映了二十分钟,一杯酒喝完,花漾想放下空杯的时候才无意中发现,原逸在盯着自己。

        他的眼神很热,幽深的瞳仁在暧昧星光灯下写满了男人的yu求。

        花漾的空杯子举在半空中,唇微微张了张:“你……”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花漾的脸上多了几分娇柔的妩媚,连带着身上的皮肤都染着淡淡的一层红,香气迷人。

        若隐若现的睡裙,让一切都美得惊心动魄,让一切都变得无法控制。

        “对不起。”原逸忽然沙着声音道歉。

        “?”

        花漾还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男人宽大的身躯便覆了上来。

        花漾措手不及地抵着他紧绷的腹肌,正想说点什么,耳/垂忽地被温热一口裹住,她身体敏/感地颤了下,所有话都被闷了回去。

        ……

        安静的影音厅,文艺的法国爱情片,梦幻的星空穹顶。

        花漾来不及喊,来不及问,自上而下被安排得淋漓尽致。

        醉生梦死间,她才听到男人埋在耳边呢喃着说:

        “对不起,我本来真的想跟你完整地看一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