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树袋熊

树袋熊

        原逸和花漾的婚礼选在春暖花开的时候,在农场低调地举行。

        这是一场虽然迟到,却还是等来了的婚礼。

        婚礼没有邀请外人,只有双方的父母朋友到场。之所以选择在农场,第一是因为这里是最适合这次婚礼的地方,第二,也是为了致敬苏一凤和夏玉婵的几十年的情谊。

        没有她们当初在这片土地上邂逅和认识,就不会有今天的原逸和花漾。

        再加上原逸的一点小心机,他决定,要给花漾一场温暖的中式婚礼。

        婚礼当天清早,按照苏一凤提出的风俗,原逸随浩浩荡荡的迎亲仪仗队出发,骑着阿布家赞助的最精壮最帅气的宝马,穿过蜿蜒小道,来到花漾的家里。

        花漾家的五楼大别墅装扮得喜气洋洋,大厅里布满鲜艳的当红绸缎,整个农场所有的路都铺上了红地毯,处处张灯结彩。

        真·公主出嫁。

        原逸进门后,被几个小屁孩围着去了新娘房间,按照风俗,要给新娘穿上鞋,再背着她来到主厅拜堂才行。

        花漾就坐在自己的卧室里,可原逸却没有那么容易进来。

        外面的小屁孩和闺蜜们自然要守着这道门,不能让他轻轻松松地就把花漾带走,所以第一关,发红包是必须的。

        于是原逸的兄弟团们开始派发红包。

        “人人有份啊,别抢。”

        小孩们一涌而上抢红包,拿到手里才发现不对劲啊——

        打开一看。

        卧槽,一张一百的人民币,一张一百的美元。

        “原哥哥你出手也太大方了吧……”

        小孩们兴奋道,平时农场里有人结婚,发给小孩们的闹门红包也就十块二十块的,随便洒几个闹一闹就过去了。

        到了这,竟然还中西合璧了。

        绝。

        原逸却笑道:“好事成双。”

        今天这么喜庆的日子,不管干什么都要好事成双。

        收了这么大的红包,堵在门口的小孩们全部都被金钱折服,让开了位置,可第二层关就不那么好过了。

        第二关守在门口的可都是花漾的闺蜜们,海城来的,农场本地的,有温柔的,有泼辣的,全部上来能玩掉原逸一层皮。

        原逸这种生意人,当然会用最简单最便捷的方式解决问题。

        盛博拿了个大喇叭:“美女们,那边一人一个礼物,先到先得抢完结束。”

        不远处的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了一堆的化妆品礼盒,还有名牌包包,手机等等各种价值不菲的礼物。

        美女们当即眼睛放光,朝着放礼物的地方百米冲刺。

        新娘房就这样失守了。

        而躲在门背后偷听的花漾,还以为姐妹们会怎么刁难一下原逸,没想到各个都是没骨气的,竟然都被这点蝇头小利给出卖了。

        她正偷听着,门猝不及防被人从外面打开,花漾看不清来的人是谁,只从盖头下面看见,这人穿了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

        没错了,是她那个新婚老公了。

        花漾扶着红盖头仰天长啸跑到床上,“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姐妹啊啊啊啊,他给你们多少,我花漾出十倍!”

        声音一出,刚刚还围在外面抢礼物的姐妹小屁孩们全部又挤了进来。

        试问谁不想参加这样的婚礼呢,例如孟禾,美滋滋地就抢到了一个香奈儿经典款包包,嘴都笑得合不拢了。

        花漾可是请她来做兼职司仪和控场的,结果这人倒好,直接把自己卖得干干净净。

        孟禾背着香奈儿来到房间,咳了一声:“咳,好,下面让我们开始流程哈,刚才都是热身运动,现在才是正式开始,”

        原逸:“……?”

        这位女士请你马上把包包脱下来谢谢。

        然而等原逸走进来,看到花漾穿着一身精致的刺绣龙凤褂裙坐在那,人顿时就怔了怔。

        他竟然冒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充斥着感动和欣喜的多重情绪。

        原来他真的要娶她了。

        她就在自己面前。

        红色盖头下,似乎能看到花漾那张莞尔娇羞的脸,他穿着宋孜特地请刺绣大师做的一套龙凤褂裙,浑身都耀眼得像过去要出门的公主。

        今天,她是原逸的公主。

        孟禾清了清嗓:“下面我们要开始第一项活动,请新郎原地做一百个俯卧撑!”

        盖头下的花漾:“??”

        臭丫头搞这些干嘛,累到她的小原原了怎么办。

        原逸倒是松了口气,比起这种体力考核,他更怕那种滑稽的整人游戏。

        于是他马上双手撑在地面,正要开始,孟禾又发言了:

        “哪有这么简单呢,来,新年过来。”

        花漾:“……”

        她被几个小屁孩牵着从床上起身,慢慢来到床下,压低声音问孟禾:“你搞什么?”

        孟禾清嗓:“下面,请新娘坐在新郎的背上,再请新郎完成一百个俯卧撑,完成了就可以接新年走了!”

        花漾差点没两眼一黑。

        一开始决定穿婚纱是要瘦身的,可后来决定举行中式婚礼,花漾想着,宽松的裙褂好像可以不用那么约束身材。

        于是花漾在结婚前的这几天没少吃东西。

        侧着坐在原逸的背上,花漾小心翼翼地,生怕自己把老公给坐断了,

        “老公,你能行吗?”

        孟禾把一群小屁孩赶出去,然后关上门,里面全是成年人。

        “羊羊你怎么说话呢,什么行不行的,哈哈哈哈哈哈。”

        花漾也顿时发觉到了自己的口误,平时出去玩这帮姐妹是玩得最疯的,现在都来难为原逸了。

        花漾带着盖头不方便,只好安抚原逸说,“没事,你意思一下就行。”

        孟禾又拉着朋友们起哄,“这种事怎么能意思?一定要做到最好!做到最强!”

        原逸转身叮嘱花漾:“你坐好了。”

        花漾赶紧抓着原逸的背。

        于是,在所有人的监督下,原逸负重做了一百个俯卧撑,数到100的时候,孟禾连吹了好几个口哨,意味深长地夸:

        “行了,原总这个体力非常可以,非常过关,但我们羊羊平时不爱运动的,可能有点柔弱,希望你手下留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场小姐妹们笑成一团,花漾当然也听懂了孟禾的暧昧,心里嘟哝着等婚礼办完了再找她算账,可是——

        花漾心里也扑通扑通的。

        这男人体力好像真的有点好==

        第一个环节结束,下面就是让原逸把花漾的鞋穿上,然后背到外面大厅去跟父母敬茶。

        鞋是由原逸亲自准备的,花漾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样,之前一直说要给一个惊喜,婚礼当天才能揭晓。

        于是现在,花漾在盖头下,虽然看不清原逸拿出的鞋是什么样子的,但从身边人近乎尖叫的声音中,也知道,肯定又是某双奢侈品限量款。

        等原逸慢慢蹲下来给她穿鞋时,花漾目光不经意地扫了一下。

        她的脚微微一缩,接着,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

        卧槽。

        那个传说中的无价之宝的水晶鞋?!!

        花漾躲在盖头里揉了揉眼睛,看了好几次后确定,没错,真的是那双所有女人的dreamshoes。

        这个画面太疯矿了,花漾脑子里被弄得一团乱,当下想得最多的就是,昨晚怎么没有给自己敷个脚模。

        她觉得自己快亵渎了这双神圣的童华鞋了。

        鞋子仿佛为她定制一般,穿在脚上非常合适,旁边的伴娘们羡慕疯了,纷纷拍照上传微博。

        【今日份的柠檬送上了,请食用!鸳鸯夫妇婚礼现场最牛逼的来了,c牌全球唯一的水晶鞋,前不久mela慈善晚宴上被神秘买家天价拍走的水晶鞋!原来就是我们原总!!!现在正穿在我们美丽的羊羊脚上!!!awsl!】

        这条微博发出去,瞬间顶出一个好笑的热搜#你拥有不起的最贵羊脚#

        之前在花漾最开始出道时那些嘲她只穿几百块鞋的黑子各自默默删博删评论,闭麦到底。

        好不容易穿上了璀璨夺目的水晶鞋,原逸把花漾背出房间,众人跟在身后,来到大厅。

        两家长辈,高堂满座,就等着这一对年轻人来行礼了。

        虽然是中式婚礼,但原逸还是穿得笔挺的西装,算是中西合璧,很多繁琐的程序也都简约化了。

        两人一起先是敬酒给夏玉婵和苏一凤,接着敬酒给双方的父母。

        最后一杯,是他们自己的。

        孟禾适时地在旁边唱:“喝过交杯酒,幸福又长久~”

        原逸和花漾互相挽着对方的胳膊,把对方的酒送到自己口中。

        一口落肚,甜蜜醉人。

        “好啦,现在请夫妻对拜!”

        花漾和原逸相对而站,微微弯腰,靠在一起的时候,花漾突然说:“我好饿。”

        结婚比较繁琐,花漾从早上起来化妆,做造型,后面也不敢吃东西,怕弄花了妆,一直都是用吸管偶尔喝点水。

        等迎亲,闹亲,再下来拜亲这么折腾下来,也的确是饿了。

        刚好,环节来到最后一环。

        夏玉婵和苏一凤各自拿着一个大红包送给他们,并端上了一碗红枣莲子羹,意味深长道:

        “这个,待会回房间一定要吃。”

        花漾真怕她们下一句就要说——“吃了就给我连生贵子”

        还好,没有。

        等郭荷芝和宋孜她们也给了红包后,整个仪式终于来到最关键的一幕。

        孟禾拿着苏一凤从家里找出的老物件,递给原逸:

        “下面请新郎帮新娘挑开喜帕咯!”

        原逸拿着一把已经犯旧的喜秤,轻轻地,挑开了花漾的红盖头。

        他终于看到了他的新娘。

        花漾微低着头,红唇皓齿,美目流盼,一脸的羞赧娇媚。白皙的皮肤如雪般柔和,看上去真和过去大户人家的小姐没有两样。

        和那个在农场爬树的女人更是判若两人。

        原逸举着喜秤愣在那,看得都有些出神了。

        还是孟禾又咳了一声:“好啦,去洞房吧~赶紧的赶紧的,哈哈哈哈哈哈!”

        一群小孩围着挤过来讨糖吃,还好陶印印和马哲早有准备,两大盘的糖随便撒,小孩们高兴极了,整个大厅热闹得只听见幸福的欢声笑语。

        而花漾,被原逸牵着手来到属于他们的新房。

        阿姨把两碗红枣莲子羹送到后就离开了,花漾见人一走,马上关上门。

        然后坐在桌上开始吃。

        她真的饿死了。

        “结婚真麻烦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我俩出去玩一趟呢。”

        “但你不觉得很有意义吗。”原逸也被折腾累了,但心里却很满足。“我爷爷和奶奶的信物,带在你手上,你外公和你外婆的喜帕喜秤,也用上了。我想他们一定都会很高兴。”

        花漾想了想,抱着莲子羹坐到原逸身边:“其实你就是为了弥补当时领证的时候没有盖盖头,所以才要跟我回来举行中式婚礼的吧?”

        花漾今天特别的美。

        有一种超乎平时任何时候的惊艳和美丽,在处处红灯的映照下,美得令人过分心动。

        她刚刚吃了枣,说话的时候有甜甜的味道,原逸躺在她身边,只那么看了几眼,忽然滚了滚喉,涌上一股冲动,把她翻身压/下。

        声音带着一点诱/引的沙:“是,所以盖头掀过了,该做接下去的事了。”

        花漾:“……?”

        花漾脸顿时就红了,“别吧,待会还要出去吃饭呢,外面几百桌都等着我们,现在就是让我们先进来缓一缓的。”

        “那就先缓一缓。”原逸不由分说地开始解花漾的裙褂。

        花漾措手不及地被控制着,想动又动不了。

        “你别这么着急啊,我们……我晚上回来……”

        “不行。”

        原逸都等了那么久了,一点都不想再等了。

        一分钟都不行。

        刚刚喝过交杯酒,男人的呼吸里不断涌出酒精的味道,动作也不那么温柔,三两下就把繁复的裙褂丢到了一边。

        就这个手速,花漾怀疑他是不是提前训练过。

        花漾低头看了眼漂亮风景,马上用手捂住自己,又嫌不够似的换只手蒙住原逸的眼睛,呜咽着抗议,

        “但凡你刚刚吃颗头孢现在也不会这样啊!”

        原逸这时候才没空跟她贫嘴,混合牵制住她的手:“我说了,只是缓一缓。”

        花漾:“???”

        还想天真的问一问原逸的缓一缓是什么意思,原逸身体忽然微微俯下,凭直觉一下抽起花漾挡在眼前的和挡在自己胸前的手。

        双双举过头顶。

        花漾瞪着眼睛,哆哆嗦嗦:“我建议你不要。”

        原逸淡淡一句,“建议无效。”

        ……

        新婚的床上摆了一对别人送她们的新婚玩偶,之后这几十分钟里,那两只玩偶随着床上的运动幅度而不断颠簸,直到最后一刻,彻底地掉到了地上。

        恰好这时,外面来人来敲门,“羊羊啊,出来啦,晚宴要开始了!”

        花漾猛地从被窝里钻出来,咽了咽发干的嗓子,端起床头的水喝了口润了润,才勉强叫道:“来了!”

        就连这声来了,都叫得跟打着颤儿似的。

        花漾郁闷地回头看原逸:“都是你!”

        原逸非常淡定地起身,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我说了,只是缓一缓。”

        “你臭流氓吧?这都叫缓一缓那不是缓——”

        原逸帮花漾穿好衣服,扣上裙褂,“不是缓一缓的,待会回来吃了饭再说。”

        花漾:“??????”

        两人从房间出去,若无其事地对着来宾微笑敬酒,今天是三阳农场的大日子,直接办了上百桌的宴席,由原逸从海城请的米其林大师亲自坐镇,加上农场里特色的当地菜,这一顿酒宴,吃得是中西结合,相当丰富。

        孟禾坐在花漾旁边,看她老是发着呆,“怎么了宝贝儿,你吃啊,不饿吗?”

        “哦,没。”花漾回神,夹了块煎牛排,视线却忽然不偏不倚地落在附近正在和花鹏他们喝酒的原逸身上。

        他依旧骄矜清贵,穿得整整齐齐,谈吐间特别斯文有礼。但只要一想起刚刚在楼上他做的那些事,花漾耳根蹭地一下就烧红了。

        她不自然地摸了摸脸,跟孟禾说:“那个,要不今晚你跟我睡吧?”

        孟禾一万个问号:“你想我被原总骂死啊,今天你俩新婚夜!”

        “唉不就是个形式吗,都老夫老妻的了,今晚我想跟你说说悄悄话。”

        孟禾:“?”

        孟禾正纳闷花漾在想什么呢,原逸忽然走来,拉起花漾:“走了,宴席结束了。”

        花漾:“……”这么快?

        求救的眼神看着孟禾:“禾!今晚我想和……”

        然而孟禾马上做出一个请的姿势:“你俩赶紧的吧,我要去找那个帅帅的阿布小哥哥,嘿嘿。”

        花漾:“……”

        等人走了,花漾抿着唇,双手不自然地绞在一起,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抬头瞥了一眼原逸。

        只一眼。

        她腿就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