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41章 傻狍子

第41章 傻狍子

        这一天,两人算是用各自喜欢的方式进行了第一次约会,虽然中间略有遗憾,例如睡着了,摇骰子输了等等,但总的来说,是一次完美且甜蜜的约会。

        连晚上抱在一起睡觉时,嘴角也漾着满足的笑。

        因为之前在农场耽误了时间,堆积了许多工作在手的原逸近期都非常忙,好几个项目要跟进,昨天抽了一天的时间陪花漾后,今天必须要去公司上班。

        而花漾也因为答应了吴双的拍摄,心里揣着小心思,没有黏着原逸。

        两人在新的一天,亲亲告别。

        花漾抱着毛豆,十分自然道:“让爸爸早点回来哦,我们会想他的。”

        毛豆不知不是不是听懂了,奶声奶气的:“咩~”

        这一声爸爸叫得原逸噎了半天,总算受了:“……在家都乖点。”

        花漾笑眯眯:“嗯嗯,去吧。”

        然而,原逸前脚刚刚出门,花漾后脚就换上衣服,去了吴双的工作室。

        吴双的工作室在某小区里,孟禾陪着花漾一起,见她手里还抱着一只羊也是无语:

        “人家家里养猫也狗,再不济也是养小香猪,你怎么抱只羊出来了。”

        花漾随口解释,“我家里养的。”

        “什么?”孟禾听微微诧异,“你家里养羊?”

        “嗯。”

        “……”

        两人虽是大学同学,但花漾家里是干什么的,孟禾一直不太清楚,只知道她是南原那边的人。看她平时穿得又不像贫苦人家的孩子,一直以为家庭条件还可以,没想到……

        想起过去让花漾买过的单,孟禾顿时有些愧疚。并暗下决定以后出门吃饭一定要自己多买单。

        “你帮吴双拍照的事告诉你老公了吗?”孟禾昨天喝多了,后来才知道花漾和吴双在自己喝醉的时候达成了合作。

        “不知道。”

        其实花漾到现在心里还有些忐忑,这事儿她没告诉原逸,第一是怕他不同意,第二也是希望能借此想证明一下自己,出其不意地给他一个惊喜。

        当然,是建立在自己能帮吴双得奖的前提下。

        如果没有得奖,那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了。==

        所以花漾叮嘱孟禾:“这件事对外你谁都别说,包括和吴双也别透露我的身份。”

        孟禾看着她幽幽叹了口气,“你说你是不是闲得慌,老公那么有钱,还出来做这些干嘛啊,是我的话就天天在家做做美容逛逛街,没事帮老公消费点儿钱,当总裁夫人多惬意。”

        花漾脚踢着石子儿,顿了顿,

        “他是他,我是我。”

        她不应该是原逸的太太。

        她首先应该是花漾,而不是附着在任何一个人身上的代表物。

        孟禾拿她没办法,答应下保密的事,只是:“可你拍照不就暴露了吗?都在一个圈子里,你老公分分钟就能看到你的照片。”

        这个问题花漾也考虑过,她已经有了主意。

        两人来到吴双的工作室。

        这次的比赛月底截止,吴双之前已经拍过几个模特,都不是很满意,他需要的是那种非常随意自然的,或者说,天生对镜头敏感的模特。

        而不是对着镜头老油条似的摆出各种千篇一律姿势的模特。

        吴双先在棚里给花漾拍了几组照片看效果,花漾很上镜,笑起来的时候阳光甜美,不笑的时候也是个冷艳酷girl。

        加上天然纯白的皮肤,精致漂亮的五官,镜头下她的每一帧都像是精修过的大片。

        花漾想起了孟禾的提醒,跟吴双商量,“对了,你能不能尽量不要拍我的正脸。”

        吴双一怔:“为什么啊宝贝儿,你脸多漂亮啊不露可惜了。”

        花漾欲言又止,孟禾见状帮忙说道:“没那么多为什么,你拍感觉就行了,人家不愿意你别多问。”

        吴双重新看了照片,思考了半晌,“行。”

        街拍有的时候太刻意的露脸反而会被说成是摆拍,随意一点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那就拿帽子,墨镜做道具吧,我再注意角度,没问题的。”

        花漾这才放了心。

        在棚里又拍了几组照片后,花漾终于有了点模特的感觉。吴双当即决定未来三天在海城各大街头进行拍摄。

        不过当下最要准备的,就是服装。

        这一点吴双不擅长,主要由花漾负责搭配。

        “没有问题吧?”吴双问花漾。

        原逸的那个衣帽间,花漾分分钟能搭配上百种造型来,可现在一切都是瞒着他进行的,如果穿了那些衣服,甚至是动了里面的包包,肯定很容易露馅。

        而且吴双也说了,他希望能做出一个让所有普通女孩都能参考的模特。

        不是所有女孩都能左手香奈儿右手爱马仕。

        花漾想了想,决定第一步先去采购服装。

        按照她提出的平价要求,孟禾把她带到了本市一处普通的商场,这里来逛的都以普通白领居多,商品物美价廉。

        平时不太注意这些地方,花漾发现不少小品牌的衣服设计得还真不错,性价比很高。

        大包小包的买了不少,在经过一家家居店的时候,花漾被挂在店门口的两套衣服吸引住了。

        孟禾看了两眼,幽幽道:“你不是吧。”

        “怎么,不好看吗?”花漾越看越喜欢,直接问:“老板,有165和185的号吗?”

        “有的有的。”

        孟禾打住花漾:“行了我劝你别浪费钱,你老公最讨厌这种风格,他不会穿的。”

        “你怎么知道?”

        “先别说全业内都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款式,就这种小牌子的质地,你买回去他能穿我喊你爸爸还请你吃一个月的饭。”

        “……”

        花漾摸了一把,料子是薄珊瑚绒的,穿着在家看电视很舒服。

        她不信邪,进去挑了一圈,偏偏买下了。

        另一头,kr集团会议室。

        原逸之前离开了太久,公司的事很多都堆着没处理,接下去几个月内的mela慈善晚宴,法国时装周,摄影新人选拔等,每一桩都是头等大事。

        在这些事之中,还插了一桩新的麻烦事。

        《marver》的总编告诉原逸:

        “已经收到消息悦美签了日本当红的时尚新宠riko做封面,应该是下下期。”

        悦美也是国内的时尚杂志之一,是《marver》的竞争对手,销量却常年不敌《marver》。

        时尚界除了模特外,最受年轻人欢迎的便是各种有自己风格,引导潮流的时尚博主,街拍icon。

        往往这群人的潮流影响力在年轻人中更甚。

        而《marver》也已经连续五年销量中拔得头筹,坐稳国内时尚杂志老大的位置。

        盛博对《悦美》此举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回头我们也去签几个这样的icon回来。”

        总编摇摇头,不太看好:“riko是眼下全亚洲都在走红的,我们本来也在接洽,没想到被悦美截了胡。”

        潮流比的就是速度,谁拿到当红的,谁拿到独家的,谁就是下一季度女孩们追求的风向标。

        众人讨论纷纷,想过用当红小花或者影后来应对,但从网上收集到的大数据来看,人气都不及当下的riko。

        要想连庄杂志第一的位置,除非这时候横空出来一个比riko更火的icon。

        但离拍板下下期的定刊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靠天降紫微星似乎有些困难。

        原逸思考了片刻,跟盛博说,“把公司现有模特的资料都发给我。”

        盛博明白原逸或许是想再炒一个卫语蓝出来,当初卫语蓝就是被他一夜之间推上神坛爆红的。

        他有这个手段,也有这个资源。

        盛博当即应下,“好。”

        连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原逸看了看手表,离开家一天,也不知道花漾在做什么。

        他心不在焉地听了后面几件事的汇报,散会后,到办公室的时候给花漾打电话。

        通了两声,那边乖巧甜美的声音传来:

        “怎么啦?”

        “下班了,你想吃什么,我回来接你。”

        花漾糯糯地说:“不用了,我买了吃的,你回来吃就好。”

        原逸唇角溢着淡笑:“好。”

        这种有人在家里等着自己的感觉实在太满足。

        挂了电话,正要起身离开,翟羽进来跟他汇报。

        “老板,之前delin承诺给太太做的独家系列款设计稿送过来了,您看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他们下周会送样衣过来,然后参加今年三月的法国时装周。”

        原逸记得这件事,当时d家的公关给花漾送了衣服做礼物,没想到穿出去却轻易和卫语蓝撞了衫。

        当时原逸很不悦,后来还是d家的中华区总裁说给花漾定制一个系列参加时装周才平息。

        “老板。”原逸送上一份文件,“他们将这个主题定为【young】系列”

        young?

        这个名字一听就很舒服,谐音花漾的名字,又给人年轻活力的感觉。

        原逸翻了画册,设计师一共出了六款,不知是凑巧还是从何处旁敲侧击问到了花漾的喜好,竟都是花漾喜欢的那种很别出心裁的前卫风格。

        原逸轻轻笑了笑,已经能想到三月带花漾去参加时装周时,她看到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服装在台上走出时的样子了。

        应该……会跳起来抱住自己亲吧。

        原逸把画册丢给翟羽:“不错,让他们送样衣吧。”

        “好。”

        因为这件事的敲定,原逸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心情不错,想到马上可以回家看到花漾,脚下步子更是加快了许多。

        不巧,总裁专用电梯遇到一点问题在维护。

        原逸只好搭乘员工电梯,从楼下去停车场。

        电梯里正好也没人,他独独站在中央,到了十二层的时候,电梯忽然停下。

        外面进来一个女人。

        出于绅士,原逸身体往右边稍稍站了点,但眼神也没有落在来人身上,并不知道她是谁。

        可当电梯门关上后,身边却有声音轻轻响起:“你好,原总。”

        原逸微偏,却对站在旁边的女人没有任何印象。

        他淡淡应了声:“嗯。”

        视线却不经意间落在她的脚上。

        方柔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回来公司拿遗落的手机,竟然能在电梯里遇到原逸。

        她心跳快极了,握着手机的手心起了汗,眼看原逸盯着自己的鞋好像走了神,不禁有些心虚。

        这是她花了七千块在二手店淘来的靴子,没那么新,但胜在牌子过硬,款式够经典。

        “叮”一声,电梯门开。

        原逸收回视线,看向门外,临走前淡淡落下一句:

        “这个颜色不适合你。”

        方柔愣住,低头看自己脚上的靴子。

        怎么会不适合她呢。

        这双鞋是酒红色的,很有特点的颜色,她淘了很久才淘来。

        可……

        方柔的心越跳越快。

        为什么原逸会说对她说这句话,他在暗示什么?他是不是注意到了自己?

        他竟然会主动提点自己的搭配?

        方柔莫名高兴起来,笑着笑着又捂住嘴不敢相信似的,思绪乱作一团,兴奋又激动。

        驱车赶回家,原逸见到了一天未见的小娇妻。

        开门的时候花漾正和毛豆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原逸回来,花漾很积极地往他嘴里送了一颗车厘子,并汇报在家里的成果:

        “今天我教会毛豆定时定点拉臭臭了,保证不会在家里乱拉了。”

        可原逸却好像并不关心毛豆的学习成果,一言未发便首先抱住花漾的脸颊就深深地吻住。

        花漾:“……”

        嚼碎的车厘子在两人口中互换融合着,舌/尖勾着舌/尖,气息缠在一起。

        长长的侵占后,原逸松开,嗓音灼热——

        “我想你了。”

        花漾被吻得脸颊滚烫,害羞又不好意思,“干嘛啊,才没见几个小时而已。”

        原逸揉了揉她的羊毛卷,“早上离开家的时候就开始想了,想到现在。”

        “……”

        毛豆好像受不了这股爱情的酸臭味似的,咩咩叫了两声,从沙发上跳下来,蹲到自己窝里。

        小东西走了,原逸才注意到,花漾穿了件奇怪的衣服。

        他上下打量:“这是?”

        “……我网上买的。”花漾撒了个谎,把背后的帽子带起来:“好看吗?”

        花漾穿的是一件动物连体服,粉色珊瑚绒的,帽子上有两个山羊角。

        原逸不是很能欣赏这种卡通的东西,可以说最无法接受的设计领域就是卡通,总觉得那是十二岁以下的儿童才会欣赏的设计。

        可现在不一样。

        是花漾穿着的。

        原逸顿了顿,淡定笑,“好看。”

        “真的?”

        “嗯。”

        花漾眼睛亮着光,似乎有什么高兴的事,原逸没顾上问,去了浴室。

        “我冲个澡就出来吃饭。”

        “好好好。”

        趁原逸去洗澡的时间,花漾赶紧从包里拿出给原逸买的那一件。

        原逸之前准备了情侣睡衣给彼此,但花漾在店里看到这套羊羊款的情侣家居衣,还是爱不释手,便也买了下来。

        加上毛豆,他们穿上可不就是一家三口了吗?

        花漾给原逸买的是深灰色,很酷的公羊款,搭配萌萌的羊角,花漾都可以想象出原逸穿起来是怎么可爱了。

        她迫不及待地守在浴室门口。

        “洗完没有啊。”

        “快点嘛。”

        原逸被花漾催得三两下冲完出来,以为她有什么急事,裹着毛巾就打开了门。

        “怎么了?”

        水珠沿着男人胸口往下蔓延,紧实的腹肌透着浓浓的荷尔蒙。

        措手不及的男/色风景让花漾脸红心跳。

        她背过去,“你是暴露狂吗,把衣服穿上啊!”

        “……”

        原逸也是无奈,不都是她在催吗。

        他只好转身去抽屉里拿自己的睡袍,花漾这时又猛地想起自己的目的,喊道:“别,别穿了。”

        原逸:???

        手又收回来,“你要干什么?”

        花漾神秘兮兮地递上手里的毛绒绒:“穿这件吧。”

        原逸微怔,垂眸接过来打开。

        什么鬼……

        三岁小孩才会穿的款式,还有两只幼稚的羊角。

        他觉得好笑,直接推回去:“不用了,我习惯了穿那个牌子。”

        花漾:“……”

        见原逸动手去拿自己的睡衣,花漾不乐意了,“原逸,这是情侣款!”

        “我知道。”原逸似乎很有原则,他披上真丝睡袍,“可我真的,我不行,再说咱们不是有情侣款吗,乖了,去吃饭。”

        原逸看到那两个软绵绵的羊角,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穿上会是怎样荒唐幼稚的画面。

        花漾鼓着嘴不说话,僵持了几秒,见原逸没有妥协的意思,气呼呼地甩下睡袍上了楼。

        “不吃了。”

        原逸:“……”

        第一次买情侣杯,撞见合约的事,闹得不愉快收场。

        第二次买情侣衣,狗男人还不肯穿,不穿就不穿,有什么了不起,外面想和自己穿情侣睡衣的男人排着长队呢!

        花漾生气地趴在床上,越想越郁闷,觉得狗男人也太不给面子太不听话了。

        想了想,不行,必须和上次一样,再来一波震慑和威胁。

        她旧伎重施,发了一条仅对原逸可见的朋友圈。

        【有小哥哥愿意跟我穿羊羊情侣款睡衣的吗?我做他的小宝贝哦。】

        没过两分钟,微信忽然提示有新消息。

        是原逸发来的。

        狗男人传来了一张照片。

        花漾点开,看清照片的瞬间噗地笑了。

        止不住地在床上打滚笑。

        照片里,原逸穿着深灰色的羊羊服,前面扣子没扣好,若隐若现地露着胸肌,两只羊角竖在头上,像一只修成人形的公羊精,又欲又帅气。

        他怀里抱着毛豆,仿佛被抛弃的父女俩,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附带一条磁性宠溺的语音——

        【小宝贝,下来吃饭了。】

        作者有话要说:唉,试问谁今天不想做圆圆的小宝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