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40章 小龙虾

第40章 小龙虾

        暧昧的卧室暧昧的深夜,早已结婚的两个人当然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感情水到渠成的时候,一切都理所当然。

        过去隔着一层纱,现在彼此既已坦诚相待,身心走到一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原逸的瞳仁深邃如墨,眼底翻滚着显而易见的情/yu,他翻身而上,沉沉的身体压在花漾身上,温热气息萦绕耳边,丝滑的布料更添暧昧,肌肤的距离触手可及。

        一颗扣子解开,凉意袭入,原逸俯身吻住花漾。

        这亲密来得太突然,花漾有点措手不及。

        她脸颊酡红,慌乱地闭着眼睛迎合着如潮水般的吻,手却抵在原逸胸前,轻轻推着。

        原逸敏感地感觉到了花漾的抗拒,理智拉扯着他在冲动冲破之前停下。

        艰难地从炽热的唇印上离开,他问:“怎么了。”

        四目相对,花漾胸/前轻轻起伏着,睫毛轻颤着抬头,看着原逸收紧的下颌线,想了想,轻轻道:

        “其实我们,算不算还没结婚。”

        原逸一怔。

        认真来说,花漾说得没错。

        那张结婚证是当时被逼在一起的他们,是没有感情的他们。

        而现在的原逸和花漾,才刚刚表露心意。

        他还欠她一个正式的求婚和婚礼。

        原逸冷静地呼了口气。

        是他太心急了。

        重新温柔地吻了下花漾的唇瓣,原逸随即躺到她身边,手臂穿到颈下揽住她,“好。”

        花漾抬头:“好什么。”

        原逸轻轻抚着花漾的头发,声哑道:

        “我们之间缺失的那些,都补回来。”

        花漾一开始没有明白原逸这句话的意思,直到第二天睡醒,原逸穿戴整齐地站在她面前,说——

        “今天我们约会吧。”

        花漾听得一头雾水,“什么?”

        ……约会?

        原逸上来把她抱起床,“谈恋爱的人不都要约会吗?”

        花漾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了他昨晚那句话的意思。

        他们从最初被强行锁在一起,互相排斥,到现在心意相通,的确应该像恋人一样,做热恋中的情侣该做的事。

        花漾开心地从床上直接跳到原逸身上挂住,手搭在他脖子上撒娇:“那我们要怎么约会?”

        第一次和狗男人约会,想想还有些激动呢。

        原逸笑:“先换衣服。”

        花漾不知道原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知道他一定准备好了。于是开开心心地拖出自己的行李箱,从里面随便翻出一件衣服,正要披上,原逸将它丢到一边。

        “上次在农场就看到你穿这件。”

        花漾莫名:“怎么了?”

        原逸拉着花漾的手转身,“跟我上来。”

        花漾就这样被他带着来到了三楼。

        让花漾意外的是,三楼不像一楼和二楼那样有许多个房间,而是一个被完全打通的大平层,空旷宽敞。

        唯一的一扇门,看起来特别坚固。

        原逸走上前,先人脸识别,再输入指纹密码,最后钥匙打开大门。

        这阵势弄得好像是进入什么机要重地似的,花漾疑惑地问:“这里是干嘛的?”

        啪一声,门开了。

        原逸没答,只道,“进来。”

        花漾的目光随之看过去,而后慢慢的,瞳孔微缩,眼眶瞪大。

        “……”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相当考究的三扇法式落地窗,阳光从外面折射进来,莫名让房内多了一丝优雅堂皇的感觉。

        这是一个超大的衣帽间。

        整整四面贴墙的展示柜,中央还有两列珠宝首饰柜。

        原逸随手按了墙壁上的开关,玻璃柜里顿时亮起奢华的灯。

        花漾呆了呆,走出两步,才发现地面也铺着柔和的花纹地毯。

        整个室内宽敞明亮,仿佛一个极尽奢侈的艺术,长廊四个方向全部浏览一圈,大概需要二十分钟。

        靠近花漾的这一面玻璃柜,里面全是历年来各大奢侈品牌的限量定制手袋,甚至有很多是用钱都买不到的中古vintage稀有款,只有在国外的收藏家手里才会看到的经典。

        放在柜子里的每一款,最低价格都是六位数。

        例如hermesbirkin,一排看下去,赤橙黄绿青蓝紫,什么鸵鸟皮鳄鱼皮,几乎各种颜色各种材质收集齐全,甚至不乏最牛皮的喜马拉雅带钻系列。

        几乎是把专柜搬回了家。

        花漾看傻了眼,duang的一下突然想起之前孟禾和自己吹过的——

        【原逸有一个近乎博物馆的奢侈品收藏室】

        难道就是这里?

        虽然有点明知故问,但花漾还是咽了咽口水问:“这里是?”

        “入行这些年收藏的一些东西。”

        ……果然!

        传说中的博物馆,花漾终于见识到了。

        原逸轻描淡写的样子听在花漾耳里特别欠打,要知道这里面有太多款式都是她有钱都没买到甚至只在书上见过的款,这个男人竟然放了满屋子?!

        花漾摸着玻璃一一走过去,等看完眼花缭乱的手袋,转弯即是女人最爱的高跟鞋。

        整整一面鞋柜,各类大牌的经典限量高跟鞋。

        鞋和手袋都放得有些拥挤,看出来好像是最近经过调整。

        原逸走过来指着另外两面挂满了时装的玻璃柜说:“这是我前些日子临时改的,帮你挑了些日常服。”

        顿了顿,他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衣帽间。”

        花漾站在一堆奢侈之中迷花了眼,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她自己不是没有衣帽间,可和原逸给的这个来比,真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

        光是那一排手袋,就够秒杀她十个了。

        原逸亲自挑了一套轻松的香家黑白色系套装,又配了一双黑色羊皮及踝靴。

        “今天穿这套?”

        可花漾手抵着下巴想了几秒,摇摇头。

        她从鞋柜里拿来一双同款偏深酒红系的,“我觉得配红色的好看。”

        原逸:“黑色是经典搭配。”

        “干嘛非要照经典。”花漾换上红色靴子,自信道:“我觉得这个颜色更酷。”

        花漾就像那些喜欢凸显自己个性的小女生,原逸抿了抿唇,笑了下,但没说话。

        花漾被他这个似是而非的表情弄得有点不爽,“你笑我?”

        “没有。”

        尽管原逸否认了,花漾还是隐隐觉得这狗男人带着一股身处时尚圈最高位置的优越感在笑自己的穿搭品味不如他。

        换好衣服后,两人下楼,餐厅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翟羽和一个穿着厨师服装的人站在桌侧,毕恭毕敬:

        “中午好,原总,太太。”

        花漾有点儿懵,转头用眼神问:“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花漾一觉睡到中午,原逸当然不可能也睡到这个时候。

        他很早就起来,帮着喂了毛豆,然后让翟羽找了厨师过来,确保花漾醒来就有现成的午餐。

        最重要的是——

        他们今天要出去约会,毛豆独自在家花漾肯定不会放心,为了避免她把羊一起抱出去,原逸让翟羽来充当一天的临时保姆。

        花漾没想到自己睡懒觉的时候原逸竟然安排了这么多事情,顿时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农场,眼睛睁开,所有生活日常都被安排好了的等吃等喝等穿的废物日子。

        这比过去在碧江澜庭那种早中晚准时和婆婆一起吃饭的日子舒服太多了……

        花漾有些感动:“谢谢。”

        原逸帮她挪开座椅:“今天特地让厨师做的你爱吃的菜,都是辣的。”

        餐桌上一眼看去,全是红红火火的红辣椒。

        咕咚一声,花漾咽了咽口水,肚子里的馋虫争先恐后地涌出来,恨不得立即入座吃个爽。

        她微笑着点点头,坐下,拿起筷子,夹了指甲盖大的鱼肉送到嘴里,手掩着唇慢慢品尝,“嗯,味道不错。”

        原逸:“……”

        一块鱼肉,花漾吃了三分钟还在一口一口的分解品尝。

        原逸看了半晌,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回头道:

        “没别的什么事了,翟羽你送厨师出去,半小时后你再过来。”

        翟羽:“是。”

        等这两人离开了,原逸给花漾夹了一整块鱼肉,“吃吧。”

        花漾顿了顿,还小口小口的咬。

        原逸不禁笑,“人都走了,不用演了。”

        花漾:“……”

        我艹,这都能被这个狗男人看出来?

        她确实演得很累了。

        作为总裁夫人,刚刚秘书在,厨师在,就算再想吃,她的优雅也不能丢,于是才做作地演了那么久斯文淑女。

        花漾被看穿,不自然地咳了声,挪了挪屁股。“我演什么了。”

        说着,无意识地把整片鱼肉塞到了嘴里。

        等做完这个动作,花漾才反应过来,嘴包着鱼肉不敢动。

        气氛尴尬了几秒,原逸笑,

        “好了,在我面前不用演,你想怎样吃都可以。”

        都崩到了这个地步,花漾也好像放开了些似的,

        “是吗?那,我吃了。”

        “我真吃了哦。”

        原逸嫌她啰嗦,直接夹了一大块水煮牛肉,整片送到她嘴里。

        花漾赶紧咬住,又香又辣,味蕾爽到爆。

        “啊啊啊啊啊啊好吃好吃!”

        她辣得直倒吸气,用手闪着嘴,却还是忍不住一块又一块。

        原逸靠在椅子上,看着看着笑着摇头,抽了张纸巾给她擦嘴。

        “慢点吃。”

        这样真实的烟火味,大概就是原逸想象中和花漾应该有的二人世界了。

        真实而甜蜜。

        午餐用完,花漾十分期待地问,“我们今天去哪约会?”

        原逸牵着她的手出门:“去了就知道。”

        花漾设想过各种自己喜欢的约会场所,比如游乐园,电影院,逛街,甚至是压马路这种朴实无华的约会地点都想过了,可万万没想到,原逸带她来到了海城艺术中心。

        指着墙上的海报——【柏林乐团交响演奏会】

        “这个乐团很难得来国内,带你来听听。”

        花漾:???

        “怎么,不喜欢?”

        “没有没有。”两人第一次约会,花漾怕打击原逸的积极性,做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喜欢的喜欢的。”

        于是两人进厅,找位置坐下。

        乐团演奏的是交响乐,尽管花漾从第一序曲就开始努力融合自己去欣赏,但音乐和美术似乎并不是完全共通,花漾能在美术展泡三天三夜,却对交响乐这种高雅艺术欣赏不起来。

        什么进行曲,什么圆舞曲,在她耳里听着都像安眠曲。

        原逸听到一半,想问问花漾的感受,却发现这人不知什么时候歪着头睡着了。

        原逸:“……”

        厅里开着暖气,她就这么睡很容易着凉,原逸没办法,脱了自己的外套,把她的头轻轻扳回来靠在自己肩上,然后披上衣服。

        花漾全然不知,只知道睡得特别香的时候,突然间多了个枕头,还多了被子。

        于是睡得更香了。

        两小时后,音乐会结束。

        观众退场,原逸不得不叫醒花漾,“醒醒。”

        花漾从美梦里苏醒,开始还有些懵,等反应过来自己在和原逸第一次约会的时候竟然睡着了后大惊。

        第一反应是先去摸自己流口水没有。

        还好,还好没有。

        她尴尬地看着原逸,强行解释着:“那个,太好听了,都好听到睡着了。”

        原逸:“……”

        原逸又不傻,能听到睡着的音乐会,可想而知对花漾来说有多无聊。

        她只是不想自己不开心所以才这么说。

        两人从艺术中心出来,坐在车上,原逸觉得有必要改变一下思路,想了想,问:

        “你想去哪里玩?”

        或许一开始他就先入为主地从自己的角度去选择了两人的约会地点,没有考虑过花漾是否喜欢。

        他单纯的觉得,听音乐会是很有情调的约会。

        花漾心虚自己睡着的事,连说:“刚刚那个音乐会就很不错啊。”

        原逸:“我说过了,在我面前你不用演。”

        闭了闭嘴,花漾小心翼翼地试探,“我想去哪里都可以吗?”

        原逸:“嗯。”

        约会是两个人的事,不能光从自己的喜好去决定。

        只见花漾犹豫了几秒,抬起头,看着原逸的眼睛,定定地说了一个地方。

        原逸听完。

        “……”

        晚上九点,海城兰桂坊。

        熟悉的地点,熟悉的灯红酒绿。

        miko酒吧,迷离灯光闪烁着,电音节奏鼓点震耳欲聋,一群群年轻的身影摇曳舞池中。

        原逸坐在二楼包厢,盛博点了根烟调侃他,“今天是受什么刺激了,从不来酒吧的原总竟然主动打电话喊我们出来。”

        周南叙是先来的,早已知道原因,他朝着楼下示意。

        “老婆要来的,他能说个不字吗?”

        盛博一怔,转身看过去。

        只见楼下dj台附近的一处卡座里,三四个年轻人坐在一起,其中就有花漾的身影。

        盛博看了看在dj台下和小姐妹玩得正嗨的花漾,再看看坐在包厢里好像坐牢的原逸,忍不住扑哧笑出来,

        “原逸,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过去他们几个无论怎么喊原逸来酒吧玩,他都不愿意,有些客户喜欢在酒吧谈生意,他都是叫盛博和周南叙来应酬。

        就像高岭之花,从不踏足这种庸俗的**。

        可如今,花漾一句——“那我们去蹦迪吧。”

        原逸竟无可奈何。

        当时花漾眨巴着眼睛,眼神充满了期待,他实在无法拒绝。

        于是就这样从了她的愿望,来到她最喜欢的酒吧继续展开他们的约会之旅。

        只是他人来了,却没法像花漾那样在内场里玩,便开了个包厢陪着,顺便叫来盛博和周南叙作陪。

        而楼下vip卡座里,花漾和孟禾,陶印印,马哲玩得不亦乐乎。

        今天酒吧刚好做活动,dj是国外来的,现场小游戏互动不断,所以花漾特地开了个卡座在楼下玩。

        几个人玩得正热闹,孟禾接了个电话,问花漾:“你介不介意我再喊个姐妹来?”

        “谁啊?”

        “就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宝藏摄影师,特义气,之前给我拍了一组照片,我放到微博上还小火了一把。”

        既然是孟禾的朋友,花漾也没多想,“来吧。”

        原以为既然是姐妹,肯定是个女的,没想到十分钟后——来了个男的。

        看得花漾直迷惑,悄悄问孟禾:

        “你不是说姐妹吗?”

        孟禾意味深长地拱了拱她胳膊,“就是姐妹啊。”

        花漾:“……”

        明白了。

        来的人叫吴双,名字还挺美,人也很时髦,黑皮衣机车靴穿得跟从杂志里走出来的似的。

        光谈衣品,是花漾喜欢的那种,很带劲儿。

        吴双跟花漾打招呼,“你就是漾漾啊?老听小禾提起你,说你漂亮,今天一见……”

        吴双说到一半停下,花漾怔了怔,以为是自己让人失望了,尴尬地笑,“怎么。”

        没想到吴双下一句就靠过来,特亲密道:“哪里是漂亮,是忒漂亮了。”

        “……”

        孟禾啧啧,“瞧你这嘴甜的,快把人夸上天了。”

        吴双这话确实把花漾夸舒心了,距离一拉近,瞬间姐妹情深。

        五个人挤在一起碰杯,玩游戏,玩骰子,几轮下来,花漾几乎无人能敌,把他们全部撂翻。

        孟禾被喝到趴下,只剩力气竖个拇指:“骰后就是骰后,我认输。”

        陶印印和马哲更是直接抱团溜到舞池里躲酒。

        尚存一丝清醒的吴双在被喝趴下之前,忽然问花漾:

        “漾漾,你有没有兴趣做我的模特?”

        花漾一顿:“什么模特?”

        吴双说:“《marver》杂志你听说过吧?他们家正在举行一个街拍摄影作品比赛,我想参加,但缺个会搭配,衣品好的模特。”

        花漾指着孟禾,“她不行吗?”

        孟禾可是专业模特,比自己专业多了。

        吴双却摇摇头,“小禾太高了,我需要一个更适合普通女孩参考标准的模特,我一看你就觉得特别适合,瞧你这红靴子,太他妈酷了。”

        花漾激动了:“是吗?你也觉得酷?!”

        “当然,十个女孩会有九个搭配黑白色,但你用了红色,真的很特别。”吴双拍胸口,“你的特别加我的拍摄,咱俩一定能赢。”

        花漾听得热血沸腾,只是……

        原逸旗下的杂志举行比赛,她跑去参加,会不会不太好。

        或许是看出花漾的犹豫,吴双又说:“相信我,肯定能把你拍成最红的新时尚icon。”

        新时尚icon这几个字吸引了花漾。

        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的时尚触觉差,的确有人觉得她的一些搭配过于另类,但花漾却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个人风格。

        而不是千篇一律地按照杂志上指出的今年流行色是什么,今年的流行款是什么,去生搬硬套。

        她在农场的时候就想过,回到海城要重新捡起自己的事业,原本是想开一家画廊。可眼下突然多出吴双这个人,仿佛是上天的安排。

        花漾一直不拘泥于教条约束,她很愿意去适应生活中出现的每个变化和转折,挑战。

        花漾需要一个机会去证明自己。

        她也不想做原逸的金丝雀。

        想了想,她点头同意:“好。”

        吴双没想到花漾答应得这么干脆,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就是,有个事先说在前面,前期拍摄可能没什么报酬……但只要得了奖,我奖金都给你。”

        旁边喝得半醉的孟禾突然笑了,“行了吧,人家老公就是——”

        花漾赶紧塞住孟禾的嘴,幸好场子里闹,吴双也没听清楚。

        花漾笑咪咪地端起酒杯:“钱的事都好说,先祝咱俩合作愉快,拿下第一!”

        楼上的盛博看到了这一幕,在桌上敲了两下提醒原逸:“嫂子挺有魅力啊。”

        原逸以为盛博在说马哲,随意往楼下看了眼,却发现花漾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小鲜肉模样的帅哥。

        两人把酒言欢,不知在聊什么,还挺开心的样子。

        原逸看了会,眸色渐深,给花漾打电话。

        接通后就两个字,“上来。”

        那头顿了一秒,慢吞吞道:“噢。”

        看到花漾起身朝楼上走后,原逸开始赶人。

        “你们去卡座。”

        盛博和周南叙:???

        还没等人回神,两人就被原逸赶出了门。

        恰好花漾进来,他们出去。

        关上门。

        气氛怪怪的。

        花漾挠挠头:“叫我上来干嘛?”

        “楼下那男的是谁?”

        花漾反应了下,“啊,孟禾的朋友,刚好在附近,就叫过来了喝了杯。”

        原逸听完,默不作声,心里却松了口气。

        还以为是来搭讪花漾的陌生男人。

        但就算是朋友的朋友,他也不能大意。

        原逸把人扣住坐下,拿空杯子倒了杯酒。

        “你在下面我在上面叫什么约会。”他把酒端给花漾,“我陪你喝。”

        花漾:“……”

        见花漾不动,原逸找出骰子,“还是陪你玩这个?”

        花漾更不适应了。

        “你别这样,我怕。”

        花漾有种暴风雨欲来,被教导主任喊到办公室教育的发毛感。

        原逸无奈轻笑。

        他把骰筒扣住,推给花漾,“你先,我们玩最简单的,比大小吧。”

        花漾很大佬地劝他:“别了吧,没人摇得过我的。”

        她骰后的名衔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不是白来的。

        原逸却不慌不忙,“你赢,以后每周陪你来一次酒吧玩。”

        花漾眼睛一亮,“真的?”

        “嗯。”

        ……这不是自动送上门的福利吗?

        花漾马上拿过骰筒,专心致志地摇了三圈后停下。

        这么便宜的事怕原逸反悔,她甚至没考虑过自己输的可能,马上打开——

        三个骰子分别是两个六一个五,总数17,算是很大的了。

        也就是说,除非原逸摇到三个六,否则他根本没可能赢。

        对于原逸这种从不泡吧的人来说,几乎已经输了。

        花漾小得意地把筒和骰子给了原逸:“别说我欺负你,我让了你一个点。”

        原逸:“谢谢了。”

        他接过来,也没像花漾那样左左右右上上下下花里胡哨地摇,就随便甩了两下放平。

        花漾挑着眉,“开啊。”

        原逸,“你怎么不问你输了怎么办?”

        花漾相当自信:“不可能。”

        原逸看着花漾,轻轻扯唇,顿了顿,揭开。

        花漾视线扫过去,蓦地一怔,眼睛不敢置信地瞪大。

        三!个!六!??????

        花漾怕是自己喝多了眼花,忙揉了揉眼睛。

        真的是三个六静静地躺在那,好像对她发出了嘲讽。

        花漾呆在那:“……”

        “你输了。”原逸轻轻淡淡地说。

        花漾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横扫天下的骰后竟然输了。

        她气得跺了跺脚,愿赌服输,“你想怎么样。”

        原逸是真的第一次摇,原本也没想赢,只想借这个机会送花漾一个每周来玩的福利,没想到老天竟然让他赢了。

        他觉得好笑,抿了口酒,想了想:

        “叫我一声。”

        这么简单?

        花漾直直看着原逸,喊:“原逸。”

        “……”

        原逸靠近了些,身体微倾,“不是名字。”

        外面音乐声隔着一层墙好像浮在耳边,若近若离,有种不真实感。

        但眼前男人的呼吸是灼热的,眼神也是灼热的。

        他的靠近慢慢淹没了她。

        花漾好像明白了什么,脸腾地红了一片。

        低着头,难为情地纠结了老半天,才蚊子叫似的挤出两个字,“老公。”

        “大声一点。”

        花漾深吸一口气。

        谁能想到骰后也有失手的时候呢。

        闭上眼,拖长音:“老——公——”

        原逸满足地笑了笑,趁花漾闭着眼睛,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

        “乖。”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份是约会成功的圆圆!!

        因为昨天狗作者请假了,今天留言全部送红包!

        ——————————

        昨天我全副武装地出了一趟门给家里采购物资,超市人好多啊,我带着口罩,一次性手套,我妈还给我套了一个头盔。。。你们可以想象一下我顶着一个头盔去超市的样子--

        采购了一下午,未来半个月不用出门了。大家也要注意安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