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39章 小锦鲤

第39章 小锦鲤

        原逸被迫在某大型超市门口停下了车。

        考虑到他身份的特殊性,怕一进超市反而引起围观,花漾干脆把毛豆丢给了原逸,自己下车去买奶粉。

        于是安静的车厢里,只剩一人一羊两两相望。

        大眼瞪小眼,互相看对方都不是太顺眼的感觉。

        小毛豆躺在原逸手里,打探着这个陌生的男人,眼睛眨啊眨,时不时软软地哼唧一声。

        原逸还没抱过这么小这么软的东西,好几次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彼此都舒服的姿势,手心忽然一阵湿润。

        还暖暖的。

        原逸倏然顿住,低头,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地抽出自己的手。

        “……”

        原逸怔怔地看了半天——

        没错,他被这小羊羔子尿了一手,关键尿完它还挺无辜地哼了哼。

        一瞬间,原逸差点被逼到失语。

        原逸是一个非常在意自身整洁的人,平日里衣服碰到一丁点脏的就会马上处理掉。虽然在农场已经近距离地跟那些动物处过,可这样直接接触童羊尿还是头一回。

        原逸浑身毛孔都被炸开了一般,有种马上把手里的小东西甩到门外的冲动。

        幸好这时花漾及时赶到。

        车门打开,她抱着一堆宠物用品坐进来。

        “我给毛豆买了羊奶粉,还有吃的穿的用的,齐啦。”

        见原逸半晌不语,花漾觉得不对劲,“怎么了?”

        原逸深吸气,努力克制住自己情绪,“它尿在我手上了。”

        “……尿?”

        花漾垂眸,终于发现了原逸单独抽出来放在一边的手,没忍住噗嗤一笑,赶紧把毛豆抱过来,又拿出矿泉水和湿纸巾帮原逸擦,“对不起嘛,它才出生,还没学会这些,等回家了我会教它的。”

        这还是花漾第一次帮原逸擦手。

        她擦得特别仔细,每个角落都擦得干干净净,手被她牵着翻来翻去,软绵的触感悄然释放了盘旋在原逸心头所有的不爽。

        原逸甚至觉得毛豆这泡尿撒得特别值。

        他不动声色地清咳,挑眉看花漾:“对不起说说就行了?”

        “?”花漾抬头:“那你要怎样?”

        原逸也不说话,只是把头转过去,脸颊对着花漾,暗示着什么。

        花漾歪头思考了会:“啊,明白明白!”

        原逸唇角浮上不易察觉的笑意,果然,几秒后,脸颊传来一股柔软的温热。

        可很快,原逸的笑停在了那个弧度,接着迅速垮塌。

        为什么这个吻毛绒绒的?!

        原逸立即回头,就见一只小羊嘴正对着他。

        原逸:“……”

        “你干什么?”

        花漾笑眯眯的回:“是毛豆尿的你,肯定找它算账呀,怎么样,够了吗?不够再亲亲?”

        “……”

        原逸身体后仰,败下阵来,“行了行了。”

        他可不想被亲得一脸羊毛。

        花漾笑得前俯后仰,得意地抱着毛豆,戳它小耳朵,心里念念有词——“狗男人想占我便宜?没门~”

        两人带着一只小羊羔穿梭在海城夜晚的路上。

        二十分钟后,车穿过海城的云明山,停在一处静谧的别墅前。

        在车库停好车,花漾下车,“这是哪里?”

        “我们的家。”

        “……”

        为了避免花漾和宋凌接触,也不想她在碧江澜庭受到任何约束,一早原逸就想好了,等她回来就带她来这个家。

        小区的名字很简洁,叫明阁。

        明阁是海城很特别的一处别墅区,坐落在海城云明山的山腰。德国设计师设计,在国际上拿到过奖,各项奢侈服务,连物管费都是普通人几年的工资。

        花漾从没来过这里。

        应该说她根本就不知道原逸还有这么一个家。

        “什么时候买的房子?”

        原逸进门,开灯:“很早了。”

        的确,他几年前就购置了,只是很少过来。

        设计师系列的房子优点就是设计感强烈,花漾走进去打量——

        浅灰色的墙壁,金属质感的灯具,深灰色地坪漆,在灯光下反射着锃亮的金属质感光芒,透着莫名的冷感。

        客厅只有一个简约的茶几和灰色布艺沙发,空旷到似乎能听到说话的回音。明亮加宽的超大落地窗将房间与夜幕分割,白色纱帘轻垂两旁。

        花漾抬头,长达十米左右的吊灯简洁又华丽。

        整整三层楼,花漾边看边发出疑惑:“这么大,就住我们两个不会显得太冷清吗。”

        原逸双手撑在桌上,将花漾裹在怀里,低声噙笑:“我不介意你跟我生几个孩子热闹起来。”

        这话说得花漾耳根微微泛红,她默默举起手里的毛豆,“我们有孩子了啊。”

        原逸:“……”

        这算什么孩子?

        原逸想要真的孩子。

        看着怀里睫毛轻眨的女人,好几天没见,所有的想念在这一刻忽然动情,他倾身想要吻下去,可隔在两人之间的毛豆忽地咩咩叫了几声。

        这个提示信号蓦地打断了两人的好气氛。

        花漾推开原逸,“都怪你,我都忘了给毛豆泡奶了,有热水吗?”

        说完,花漾开始在家里找热水泡奶。

        原逸被丢在一旁,任凭一腔火热的爱意被迫喊停,无处宣泄。

        接下去的半小时,原逸就坐在沙发上,平静地看着花漾给毛豆搭了一个暖和的小窝,给它泡奶,喂奶,洗澡,忙得不亦乐乎。

        他好像一个隐形人。

        晚上先是在碧江澜庭演了一出大戏,回来又跟这羊崽子混在一起,原逸就等着看花漾什么时候能想到自己。

        他默不作声地等。

        好不容易等花漾伺候完了这个半路出来的小祖宗,满以为她总该来跟自己撒娇两句,可这人直接站到自己面前,揉着眼睛打呵欠:

        “我困了,想洗澡睡了。”

        原逸:“……”

        无可奈何.jpg

        花漾以为原逸会直接带自己回卧室,没想到他带着自己来到一楼某个房间,推开门。

        花漾怔住,眼睛睁大。

        近乎一个温泉汤池般的浴缸,自带吧台,四周墙身内嵌微观海景,里面有各种说不出名字的珍稀观赏鱼游来游去,泡个澡仿佛置身海底世界。

        原逸走过去放热水,调节水温,顺便点上两盏香薰蜡烛,还从旁边的置物柜里拿出一堆彩色包装的东西。

        “喜欢哪种?”

        花漾上前,发现是不同精油味道的沐浴球。

        “你还喜欢用这些?”

        原逸:“猜你喜欢,提前准备的。”

        “……”

        花漾吃惊了,没想到狗男人从农场改造回来真的是大变样,竟然这么体贴暖心。

        她偷偷抿唇,挑了一个蜜桃味的,丢到浴缸里,瞬间蔓延开大片粉色的泡泡。

        原逸又问:“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不用了。”眼前这个场景让花漾困意都褪去不少,她只想赶紧下去享受,便催原逸离开:“你出去帮我看着毛豆。”

        原逸指着墙边的柜子,“毛巾在里面。”

        “好。”

        原逸出去,关上了门。

        闪烁的火焰飘来阵阵浪漫香味,粉色的泡泡层层叠叠。

        花漾兴奋地脱了衣服进浴缸,舒服地躺下来,让整个身体都漫在温暖的水中。

        抬起双腿玩了玩水,打量四周——

        狗男人也太奢侈了,连水龙头都是镀金的。

        虽然家里也有很大的浴缸,可原逸这里更爽的是,四周还有各种鱼儿游来游去,花漾裹着一身粉色泡泡,趴在浴缸旁,戳着最近的一面玻璃,看着里面正在游的小鱼,打招呼:

        “嗨~你好呀。”

        话音刚落,门又被推开。

        原逸进来的猝不及防,以至于花漾根本没有准备,她惊得转过身,下意识用手捂住自己:“你,你进来干什么?!”

        原逸视线微微走低——

        花漾藏在一堆粉泡泡里,肌肤冒着涔涔热气,脸颊泛着薄汗珠,几缕发丝贴在额角。

        湿气锁着香味传来,撩得不动声色,惊心动魄。

        他滚了滚喉结。

        上前,在浴缸旁放上洗好的草莓,平静一句:

        “挡什么,又不是没看过。”

        说完淡定地出去了。

        留花漾满脸问号。

        ——她什么时候被他看过了?

        原逸那不屑一顾的表情让花漾开始怀疑这男人是不是曾经趁自己睡着做了什么龌龊事。

        她满腹疑惑地拿了颗草莓丢到嘴里。

        还挺甜。

        狗男人到底是接受过改造的,现在做事自觉到位,都不需要自己开口了。

        花漾心里有点小高兴,就这样美滋滋地边吃草莓边逗鱼鱼,泡了二十分钟,把自己泡得浑身香喷喷。

        起身,到柜子里拿了浴巾擦干净,发现格子最下层摆着一套睡袍。

        粉色的。

        花漾有些不确定,拿起粉色的在手里看。

        质地是那种爽滑的真丝,摸在手上比皮肤还滑。

        难道原逸细心到连这个都准备了?

        怕拿错别人的衣服,花漾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喊:“原逸,你在吗?”

        等原逸走过来,“怎么了。”

        花漾又赶紧关上门,躲在门背后问:“柜子里的粉色睡衣是给我的吗?”

        门外的声音顿了顿,轻哂,“不然呢?”

        “……”

        好吧。

        花漾唇角止不住弯起弧度,把衣服抱在怀里,已经不记得今晚自己偷偷笑了多少次。

        换上睡袍,又找到吹风机吹干头发,离开的时候,原逸已经没在外面了。

        花漾喊了几声他的名字都无人应。

        她茫然地看了看四周,这房子这么大,谁知道卧室是哪一间。

        花漾只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开始找。

        泡澡房的隔壁是spa区,带桑拿室。

        桑拿室的隔壁是健身房,里面还有可以打斯诺克的台球区。

        健身房的隔壁是恒温酒窖。

        走到尽头,竟然还有负一楼。

        花漾摸索着下去,发现b1是一个巨大的影视厅,自带星空效果的那种。

        沙发大得花漾在上面连滚了十几圈差点不想起来。

        这两个地方都没找到人,花漾只好重回一楼,接着去二楼找。

        扶梯这一路也设计得很漂亮,墙面挂了很多照片,都是《marver》历年的经典封面,以及少部分原逸的单人照。

        花漾在一张原逸的照片前停下,仔细打量男人矜贵英俊的五官,想起曾经被他强/吻的瞬间,那时他眼底的灼热,和照片上的清冷截然相反。

        一瞬间,花漾少女心微微荡漾,脸不觉热了一片。

        继续来到二楼。

        第一个房间是书房,应该是原逸平时处理文件办公的地方。

        第二个房间推开门就是满屋咖啡香,台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咖啡豆和咖啡机。

        花漾看得一脸懵,这房子是住家的吗?

        怎么更像是原逸藏起来的一个吃喝玩乐,休闲娱乐的地方?

        正要推第三个房间门,门恰好也从里面被打开了。

        原逸看上去也是刚刚洗完了澡,睡袍松松地扣着,毛巾擦头。

        “还准备下去看你泡好没有。”

        男人让开身体,“进来吧。”

        尽管他随意自然,花漾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他身上穿的蓝色睡袍,跟自己同款。

        所以……这是一个情侣款的睡衣?

        见花漾发呆不动,原逸拉着她的手进来,“站外面干什么。”

        触及他温暖的手心,花漾心头一跳,全身酥软酥软的。

        她终于在现在的原逸身上,体会到了那种彼此心动的契合感。

        只要一个眼神,一次牵手,就可以让她悄悄地甜很久。

        原逸的这间卧室装修极为考究。

        进口的牛皮地板,手工真丝刺绣的床头,落地窗纱帘朦胧,淡黄色灯光暗香浮动。

        原逸给花漾倒了杯水,“还满意吗。”

        满意倒是非常满意,只是……

        花漾犹豫着开口:“之前为什么不带我来?”

        原逸低头想了会,实话实说:“其实我也很少过来。”

        这房子他偶尔过来一次,放点东西。

        “有带过别的女人来吗?”

        “你是第一个。”

        “……”

        “也是唯一一个。”

        这话听得花漾顿时舒服多了,刚才那点小心思也烟消云散。

        她是个心宽的人,不想去纠结没有意义的过去,毕竟现在才是他们真正的开始。

        花漾接过水喝了两口,把杯子放在床头,顺便坐到松软的床上蹦了几下,体感不比自己家里的那张大床差。

        愉悦地打了个滚,花漾想起来自己还有一层楼没来得及去看,好奇地问:

        “三楼是干嘛的?”

        花漾身上的香气淡淡蔓延在卧室里。她趴在床上,脸颊被热气蒸得粉粉的,一头蓬松的羊毛卷随意披散着,像只软软绵绵的小羊羔。

        原逸墨黑的瞳仁里闪过一丝情绪。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慢慢躺到花漾旁边,手撑着下巴看她,声音带点哑:

        “我们现在不该聊这些。”

        花漾迟钝地眨了眨眼,“那聊什么?”

        原逸还未开口,花漾好像有了主意似的,

        “要不我给你讲讲毛豆出生的过程吧!”

        “……”

        “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我正在睡觉,农场小刘打电话告诉我毛豆她妈突然要生了,我赶紧就起床,带着毛毯一路小跑……”

        花漾绘声绘色地讲着毛豆出生的辛苦过程,原逸耐着性子听了一半打断她,“好了。”

        他才不要听这些。

        伸手关了自己这侧的灯,“我觉得我们可以说点别的。”

        室内灯光骤然灭了一半,变得昏暗,又带了一点暧昧。

        花漾这才终于隐约地从男人眼神的变化中反应过来了什么,她警觉地往后退了一点,试图赶紧找个话题来打消原逸眼下不冷静的某种想法。

        脑中思绪一闪,忽然想起泡澡时原逸说的那句话,花漾脱口而出地给自己辩解:

        “对了,你刚刚给我送草莓的时候说的那话什么意思啊。”

        “我什么时候被你看过了。”

        “一天到晚净胡说。”

        “没有的事好吧?”

        原逸稍怔,被这个问题弄笑了。

        他低头,翻身而上,将花漾拥在怀里,缓声道:

        “现在看也不迟。”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今天的问题,圆圆的三楼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