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34章 小鸵鸟

第34章 小鸵鸟

        这个满是浓烈情意的吻让花漾又羞又急,憋着的一股气原本要发作,可最后那句话,就像照进冬日雪地里的暖阳,瞬间融化了所有委屈和不忿。

        很多时候,男人的一句情话抵过万千良药。

        气息萦绕在彼此的呼吸里,原逸继续沉沉地说: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相信我。”

        说实话,花漾也不知道自己内心的那份缺失应该怎么填补。

        她沉默了会,低声问,“相信你什么。”

        “相信我那份协议只是我最初可笑的想法,但现在真的不是。”

        “可我凭什么再相信你?”

        对话停止,过去了几秒,原逸深吸一口气,双手搭在她肩上,很郑重地说:

        “花漾,我不会闲到没事编几句谎话哄你开心,我对你有没有感觉你看不出来吗。”

        “……”

        过去花漾曾经幻想过原逸对自己表白时会是怎样的画面,可现在突如其来地出现,她反倒有些手忙脚乱。

        花漾的心跳得有点快,不知如何回应,未等她开口,原逸又说:“你不用觉得我是在为了奶奶,奶奶已经恢复了,如果我想遵守那份协议,没有必要追过来找你。”

        的确,如果原逸真的是为了夏玉婵,花漾现在的离开刚好满足了他的愿望。

        他甚至只需要给五千万的分手费就可以甩掉自己这个包袱,可他却签了苏一凤那份霸王条款。

        这是花漾最无法理解的。

        她不想在这个不理智的时候做什么决定,冷静了下,打开门:

        “你先出去,我要休息了。”

        原逸微怔,还想挽留:“漾漾。”

        “出去。”花漾把人推出房间,抿了抿唇,抬头看着他,轻轻淡淡道:“可喜欢一个人不止是嘴上说说就可以了的。”

        花漾说完这句话就关上了门。

        顶楼空旷,似乎还回荡着她浅浅的声音——

        【喜欢不止是嘴上说说就可以】

        原逸站在过道里反复思量着这句话的意思,隐隐的,好像明白了一些暗示。

        花漾或许觉得他的喜欢浮于表面,不够真实。

        又或者,她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走进她的世界。

        原逸承认过去的自己确实有不到位的地方,眼下就算再努力,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打开花漾的心结。

        他叹了口气,只能先下楼回房间,刚出电梯便看到翟羽等在门前。

        翟羽:“老板,你要的资料我都发到邮箱了。”

        原逸嗯了声,开门时想起了什么,转身看翟羽,“你那要不要紧。”

        翟羽尴尬地挤出一丝笑:“不要紧。”

        “嗯,那回去休息吧。”

        翟羽却没有马上走,似乎还想说什么,原逸看他欲言又止,

        “还有事?”

        翟羽顿了顿,犹豫再三,终是把话咽了回去:“没事,你也早点休息。”

        关上门,原逸泡了杯速溶,打开电脑,把收到的文件全部下载,对着屏幕认真看了起来。

        次日清早。

        经过昨晚和花漾的一番对话,原逸已经不再执着地想要她马上回到自己身边。

        他有耐心,慢慢让花漾找回对自己的信任。

        坐在一张餐桌前吃饭,郭荷芝问及今天的安排,花漾说:

        “今天袁哥哥要去吴奶奶家做栽培指导,我去帮帮忙。”

        “这样啊。”郭荷芝马上给原逸使眼色,“那原逸你陪羊羊一起去?”

        原逸还未开口,花漾嫌弃道:“他又不懂,去了也没用。”

        原逸也不生气,清淡地笑,“不懂可以学。”

        “说得容易。”花漾小声地切了一声,“你以为那么好学的吗?”

        尽管不情不愿,饭后,郭荷芝还是让原逸和花漾一起去了吴老太家,翟羽跟着。

        而陶印印因为不放心一直称病的宋凌,没跟着一起去,回了马哲家探望。

        吴老太是农场里规模最小的养殖户,家里养了二十来头黑猪,年龄大了饲养动物太累,因此最近想转型种植植物,特地请了袁景程来家里做指导。

        花漾和原逸来的时候,袁景程已经带着设备提前到了,正在搭建。

        今天袁景程给吴老太教的也是一种新的栽培方式,花漾守在旁边看工人们搭建,好奇地问,

        “袁哥哥,这又是什么技术?”

        袁景程还未开口,原逸从容答道:

        “a字型栽培架。”

        花漾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懵然转过头看着原逸。

        男人继续流利解释:“椰糠基质栽培,形状如a型,其上部基质槽灌溉时多余营养液可回收至下部基质槽,最大限度地达到节水,省肥的功效。”

        花漾:“…………”

        ???

        袁景程也有片刻愣怔,随即笑道:“看来原总真是涉猎颇多,连我们的最新技术都了如指掌。”

        站在原逸身边的翟羽不由挺直了背,忽然觉得特别有面子。

        花漾被原逸给整懵了,觉得是不是哪里不对,于是随便又指着工人正在搭建的一处设备问:

        “那这是什么?”

        原逸瞥了一眼,淡定对答:

        “悬浮栽培,通过磁悬浮平衡技术让容器悬浮在半空中,360度旋转以确保植物从各个角度吸收阳光。”

        听得花漾目瞪口呆,“你怎么……”

        这狗男人怎么突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昨天花漾看着袁景程时那个充满崇拜的眼神刺激到了原逸,谁能想到,仅仅昨天一夜,他用自己异于常人的阅读速度快速熟读了三本最新农业科技知识。

        只为了能了解她的世界,靠近她的生活,跟她再多一些共同话题。

        原逸淡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他这副胸有成竹天下我有的样子莫名帅到了花漾,花漾咽了咽口水,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说。

        吴老太以为原逸也是新来的专家,欢喜地拉着他的手,“这小伙子真俊,瞧这一身穿的,谈对象了吗?我孙女在省城做医生……”

        老太太话没说完,袁景程笑着打住:

        “奶奶,人家已经结婚了。”

        “啊?”吴老太一怔,顿时有些惋惜,“这么年轻就结婚了……”

        袁景程笑了,介绍道:“您别可惜,这就是羊妹的老公。”

        “什么?”

        刚刚还满脸慈祥想要收来做孙女婿的老太太马上眉头一皱,神情微微变化,上下打量着原逸:

        “你就是羊妹在城里的老公?”

        原逸颔首,“是,您好。”

        吴老太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神情有些古怪,但最后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转身便忙起了别的。

        原逸像是得到了老人家的肯定似的,想去牵花漾的手,却被花漾一下躲开,划清距离:

        “别碰我。”

        原逸:“……”

        正忙着,外面有人走过来通知,“吴奶奶,你订的肥料到了,找个人去帮你拉回来呗。”

        袁景程当即放下手里的东西,“我去吧。”

        “诶别,”吴奶奶拦住他,“袁老师你这不是在给我上课嘛,怎么能走?”

        老太太左右一寻思,对着原逸:“要不羊儿她老公你给我跑一趟?”

        花漾:“啊?”

        原逸也怔了下,一时没回神,“什么?”

        花漾下意识地拒绝,“我去吧吴奶奶,他弄不来这些的。”

        吴老太却手脚利索地把她拖回来,“可拉倒吧,一个大男人,几袋子肥料还搬不回来吗?是吧?”

        老太太说着看向原逸,眼神里透着一股说不清的味儿。

        原逸没干过这种事,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干的,但准情敌在面前,老婆在面前,他总不能说自己不行。

        便点点头,应了下来,“好,在哪?”

        来报信儿的男人说,“跟我走吧。”

        偏巧这个点儿翟羽上厕所去了,原逸只能孤身一人跟着出发去拖肥料。

        花漾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想追上去帮帮忙,可又想着——让他做点事锻炼锻炼也好,挫挫那副高高在上的锐气。

        原以为就是三五袋的肥料,到了农场的下货点,原逸才发现——

        整整五十袋,每袋一百斤。

        农场里干活的人都特别利索,没两下,几个汉子就把肥料从车上运到了地面,看着一身阿玛尼西装的原逸,有人窃窃私语地发出疑问:

        “吴奶奶搁哪找来的工人,穿得这么板正来搬肥料?”

        长这么大,原逸没做过任何苦力活。

        从小吃穿都是有人伺候的,长大了更是靠聪明敏锐的头脑去赚钱,苦力这种事,在他二十多岁的人生里从没经历过。

        面对五十袋肥料,原逸联想到了什么,顿了顿,试探着问:“这是什么做的?”

        “纯羊粪发酵!有机的,天然绿色!赶紧给吴奶奶送过去吧!”

        原逸:“……”

        纯羊粪发酵……

        纯羊粪……

        粪……

        原逸忽然觉得浑身都有些不适了。

        身处时尚圈,原逸是个体面惯了的人,无论任何时候身上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一丝不苟。别说什么羊粪,就算是健身过后的汗味,他都会马上清洗干净。

        如今却要他碰羊粪做成的肥料!

        原逸站在那,头皮发麻,实在是下不去手。

        深呼吸了好多次,做了无数次心理建设,就在准备强逼自己下手时,翟羽推着一辆平板拖车来了。

        “老板!”

        原逸转身,皱眉问,“你怎么来了?”

        翟羽喘着气,“是太太,找了这辆车给我,说这样方便,没那么累。”

        “……”

        原逸闻言,视线落在车上,嘴角莫名扬了起来,“她叫你来的?”

        “对啊!”

        就这一瞬间,刚刚还怎么都克服不了的心理障碍瞬间就被打通了似的,原逸当即脱了阿玛尼外套,扯开价值不菲的衬衣扣子,卷起袖口,提着一袋肥料丢到车上。

        刚刚看着还难以下手的肥料,现在多了来自花漾爱的滤镜,莫名变得顺眼了许多。

        翟羽平时工作能力极强,可到了农场,也有几分力不从心。就比如现在,理应是他一个助理帮老板干苦力挣表现的时候,可他搬一袋的功夫,原逸已经搬了三袋。

        第一批十袋搬到车上,翟羽自告奋勇,“老板你休息着,我来推!”

        他抬起推车,还没站直就被沉重的重量压得趴下,翘起的车头还撞到了原逸的腰。

        剧烈的钝痛袭来,原逸倒吸一口冷气。

        翟羽赶忙上前察看,“老板你没事吧?伤到没有?”

        “又不是花瓶做的,一碰就碎。”原逸扶着腰揉了两下,估摸着翟羽也拉不动,干脆走到车前,“算了,我来。”

        翟羽昨天被那羊顶得不轻,到现在算是带伤工作,所以战斗力有些弱,但在原逸面前还是表示出了极大的毅力,认认真真地在旁边帮扶着。

        于是纵横整个时尚圈的第一总裁和多少人渴望巴结的首席助理,就这样推着小破车,运着有机肥料,走在农场的小道上。

        画面诡异,又透着一股滑稽。

        花漾一直担心原逸做不来这件事,毕竟豪门少爷哪里能干这种苦力,她暗中让人找了推车给翟羽送去支援,满以为这两人肯定得老半天才能弄来,没想到才刚刚二十分钟,第一批肥料就运过来了。

        这大大超过了花漾的预期。

        她看着原逸干净衬衫上被染上的一些污垢,忽然心里有些动容。

        他那样一个天之骄子,完全没必要做这些的。

        正在花漾胡思乱想的时候,原逸忽然径直朝她走来,走到身边,把原本挂在车头上的外套递了过来。

        下一秒,花漾无比自然地接到手里。

        等她做完这个动作才愣怔地反应过来,这个动作完全体现了一种本能。

        一种夫妻间,原本该有的亲密本能。

        原逸没说话,只看着她轻轻扬了扬唇角,转身便继续去拉第二批。

        留花漾在原地,因为他这个浅浅的笑,脸颊泛起了热.潮。

        就这样,所有的五十袋肥料,分批次全部运回了吴老太的家,最后一次到达的时候,翟羽直接累瘫了,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

        倒是原逸,虽然也累,但体面不能丢,找了池子把手洗得干干净净,手帕拿出来擦掉身上灰尘。

        最后跟吴老太汇报:“你好奶奶,东西都运回来了。”

        吴老太瞅了他一眼,一个夸字没说,反而冒出一句:“五十袋,便宜你了。”

        原逸:“?”

        其实花漾早就看出来,吴老太是在故意为难原逸。

        整个农场的人都知道花漾回来了,也知道是和城里的老公闹了不愉快,她从小在这里长大,几乎是家家户户看着长大的,因此所有的长辈都拿她当自家女儿,孙女看,婚姻上受了委屈,自然大家都对原逸这个女婿充满了不友好的敌意。

        已经拉了肥料,怕这老太太还会出什么主意刁难原逸,花漾便主动提出有事先走。

        一行人离开,原逸又偷偷想去牵花漾的手,花漾躲开,“你干什么。”

        原逸靠在她耳边压低声音,“刚刚是舍不得我了么。”

        花漾耳根发烫,撇开脸:“……有病。”

        原逸薄唇轻抿,并排走着,故意牵住了花漾的手不放,一路牵回了家。

        到家后,原逸说先回房洗澡,翟羽本也跟着,可过了会又折返回来。找到花漾:

        “太太,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花漾:“怎么了?你说。”

        翟羽昨天被法拉利顶得太厉害了,关键位置到现在还胀痛着,加上今天又陪原逸做了一下午苦力,走路都难受。

        他犹豫着,吞吞吐吐:“想麻烦你能不能帮我找你们这的医生要点祛瘀散青的药。”

        花漾一愣,“怎么了?谁受伤了吗?”

        翟羽斟酌了下,实在是难以启齿,“也没什么,就昨天你那小坐骑……”

        花漾听到小坐骑三个字顿时明白了。

        都怪自己让法拉利去赶原逸,搞得他被一只羊撞到敏感部位,尴尬不说,肯定很疼。

        花漾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行行,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问,如果有药待会送上来。”

        翟羽如释重负,道了声谢便往回走,可走出两步又想起了什么,转过来。

        “太太,有件事我想跟您说。”

        “嗯?”

        “上次卫小姐和老板的事,真的只是巧合。”

        花漾怔了下,没想到翟羽会突然提这个。

        她点了点头,“……是吗。”

        除此之外不知道还能回应什么。

        翟羽见她好像不信似的,忙说道,“是真的,那天老板一下午都在酒店督工,他请了设计师在酒店搭建花园,想要跟你求婚,你看。”

        翟羽从手机里翻出几张照片,“这都是当天拍的,因为设计师来迟了所以他跟您试礼服的时间才晚了些,至于卫小姐,真的就是碰巧遇到。”

        花漾怔怔地看着翟羽手机里的照片,滑动了几张,照片上,原逸和几个人在酒店大厅商量着什么,身上打着她送他的那条粉色领带。

        也就是证明,的确是他们试礼服的当天。

        ……原来他在筹备跟自己求婚?

        花漾一时有些走神,久久没说话,翟羽拿回手机,轻声道:“老板还准备了戒指,他真的很用心。”

        说完这些翟羽转身离开了,剩花漾留在原地,反复回忆那一天的场景。

        她一直以为原逸去见了卫语蓝才迟到,一直以为他不重视他们的婚礼,原来他竟然在背后策划这些自己不知道的事。

        花漾忽然生出一丝歉意。

        或者当时,自己是不是应该多听他解释一下再走?

        突然得知的真相让花漾有些走神,心里好像一锅打乱了的粥,思绪搅成一片。等想起翟羽的嘱咐时,已经快到诊所关门的时间。

        花漾赶紧跑出门,还好农场的诊所医生还在,花漾跟医生要了一管祛瘀的药膏,回到家,匆匆忙忙上楼去敲原逸的门。

        等了一会里面才开门。

        家里有暖气,原逸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身上裹着黑色的睡袍,带子随意半扣着,露出腹肌饱满的胸膛。

        就算跟原逸相处了半年,但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看到他的身体。

        热气扑面,花漾直直看了几秒,旋即不好意思地垂下头,伸出手:

        “拿去。”

        原逸看她掌心的药,皱了下眉:“给我的?”

        须臾,好像明白过来了什么似的,“翟羽告诉你了?”

        花漾点头,“伤了就擦一擦,我去诊所要的。”

        花漾现在烫成了羊毛卷,低着头的样子特别可爱。原逸没忍住,手轻轻一带,把她拉进来关上门。

        花漾一惊,抬起头:“你又要干什么?”

        刚刚洗澡的时候原逸发现腰那块确实被撞出一块淤青,他把药拿过来看了眼,还挺对症。

        顿时控制不住眼底的笑意:

        “花漾,你这算是在关心我吗。”

        花漾被戳中心思,眼神闪烁着不去看他,凶巴巴地回:“我是怕你断子绝孙。”

        “断子绝孙?”原逸想了想,忽地轻笑。

        也是,男人伤了腰,的确是可大可小的事。

        狭小的卧室,原逸看着花漾,眸光微动。

        他很迷恋这一刻和她之间的距离。

        难得的温情,美好。

        他有些贪心,想再靠近一点。

        于是原逸拧开药膏,递给花漾:“既然做了好人,不如做到底?”

        ??

        花漾愣住,睁大眼睛,懵逼地理解着原逸:“……做到底?”

        “怎么?”

        花漾又重复了一遍:“你是要我帮你擦药?”

        原逸不知道花漾的表情为什么那么震惊,他反思了下自己的要求——

        帮忙在腰上抹点药膏,好像并没有多过分吧?

        原逸:“我们是合法夫妻,你帮我擦一下药有什么问题?”

        花漾随便脑补了下帮原逸擦敏感部位的画面,瞬间觉得这人流氓到不可理喻,蹭地站起来:

        “原逸你变态吧?!!”

        作者有话要说:我们圆圆真的太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