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33章 果子狸

第33章 果子狸

        一群小孩高兴地欢呼着“去摘草莓咯”,蹦蹦跳跳地离开了小山坡。

        原逸不死心,好不容易跟花漾见了一面,怎么能话都没说上几句就放弃。

        可他刚要上前去留人,花漾就好像感应到了他的想法似的,转过来吹了声口哨。

        “法拉利,弄开他!”

        ?

        原逸还没回神,刚刚那只被花漾靠在身上晒太阳的羊就冲自己秒速冲过来。

        一副要即刻战斗battle的样子。

        “哎哟行了吧,都说了不愿意见你。”阿布赶紧把原逸往回拉:“羊妹这小坐骑凶悍着呢,我都不敢惹。”

        被称为“法拉利”的羊一阵风似的跑到原逸面前,刹住,两只羊角死死抵着他,发出威胁和警告的声音。

        翟羽壮着胆子挡在前面拿了个手机乱挥,结果法拉利直接跳起来就是一次不留情面的攻击,直接顶在了男人最重要的位置。

        稳准狠。

        翟羽顿时夹着腿蹲下,表情酸爽到说不出话。

        原逸这才勉强信了阿布的话,慢慢往后退。

        可他退一点,羊就往前靠一点,以至于最后两人被只羊逼得连连后退,只能看着袁景程和花漾越走越远。

        原逸脸色难看到像被暴风雨肆掠过,阴沉一片,平生第一次冒出想要说脏话的冲动。

        也不知道是想要骂自己,还是骂那个袁老师,亦或是眼前这只彪悍的公羊。

        一时无语,他只好转身往回走,翟羽跳着跟在后面,大气不敢出一声。

        那边,袁景程和花漾并排走在一起,走出一段距离了,袁景程才问花漾:

        “那个就是你在海城的老公?”

        花漾低着头,心不在焉地踩着脚底下的杂草,含糊嗯了声。

        “挺不错的。”袁景程淡淡笑,“和你很配。”

        “嘁。”花漾不屑地轻嗤了声,“他才不配。”

        说这几个字的时候,“法拉利”跑过来,邀功似的在花漾脚边蹭了下,花漾一怔,悄悄回头,发现刚刚还站在山坡上的狗男人不见了。

        应该是被法拉利给赶跑了。

        想着往日高高在上的他今天被一只羊赶跑了的样子,花漾抿了抿唇,竟然有些想笑。

        一个小男孩积极报告道:“羊姐姐,法拉利冲那个哥哥的裤//裆狠狠地撞了下,那个哥哥像这样——”

        小男孩学着翟羽的模样,夹腿抱着自己,“好疼啊。”

        周围的小孩都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漾一看吓坏了,“不会吧,好端端地怎么还撞人了?”

        法拉利一向不攻击人的,除非对方主动挑衅。

        根据小男孩的描述,它应该是朝原逸的那个位置攻击了……

        花漾频频回头,想再看看山坡上有没有原逸的影子。

        “看,”袁景程打量着她,“还说自己不在意。”

        花漾好像被戳破了什么似的,忙收回视线,“我哪有。”

        顿了顿,不自然地转移话题:“去摘草莓吧。”

        袁景程笑而不语,“好。”

        原逸一路上除了问了翟羽几句伤到没有的话后,再没出过声。回到阿布家时,苏一凤好像早就料到了这样的场景,笑眯眯地等在那:“碰钉子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原逸只能面对被花漾赶回来的现实。

        他无奈地点了点头。

        苏一凤:“我已经让小哲把你们的行李送过来了,跟我走吧。”

        原逸微怔,“去哪?”

        “怎么说也是玉婵的孙子,有朋自远方来,怎能让你们住在别人家。”老太太意味深长,“我能做的就是这些,接下去就真的只能看你的表现了。”

        苏一凤给原逸制造的这个近水楼台的二次机会,很好的驱散了刚刚萦绕在他心底的那点失意。

        从小到大遇到任何困难都跨过来了,原逸不信这次追不回花漾的心。

        他颔首,心静下来:“谢谢外婆,我一定会珍惜您给的机会。”

        “好,好。”

        马哲接到苏一凤的电话,马上就带着陶印印和行李开车过来,可宋凌却没有跟上。

        马哲说:“阿姨她说有些不舒服,要休息两天……”

        原逸皱眉,问陶印印:“你妈又在搞什么鬼。”

        陶印印也很无语:“我估计她是怕见到嫂子吧。”

        这个节骨眼原逸也懒得理宋凌在做什么妖,给苏一凤介绍了陶印印后,一起上车朝花漾的家里开。

        观光车开了几百米停下,马哲扶着老太太下来,说:“到了。”

        众人先后从车上下来,站定后愣了愣,紧接着不约而同地仰起了头。

        翟羽惊到无语——

        眼前这栋有些浮夸的五层乡村大别墅,不就是之前他观察的那栋吗?!

        陶印印也看得目瞪口呆:“这,是嫂子的家?”

        马哲就知道会把他们吓一跳,早前故意没说,这会笑道:“怎么样,大吧?”

        这何止是一个大字来形容。

        原逸找不到话来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了,他定定看着,忽然扯了扯唇。

        果然,这个农场里里外外,从人到房,处处都彰显了花漾这位小郡主的实力。

        是他低估了。

        一群人进到家里,才跟郭荷芝打了个照面,花漾也回来了。

        花漾手里提了个竹篮,篮子里堆满草莓,应该是刚刚采摘回来,还很兴奋,进门的时候高高兴兴的,都没注意原逸和陶印印什么时候过来了。

        “妈,你看,我和袁哥哥摘的草莓,个大又甜!”

        话音刚落,花漾看到了站在郭荷芝旁边的原逸。

        她笑容一顿,即刻变脸:“他怎么在这?”

        郭荷芝尬笑着,“这孩子,原逸又不是外人。”

        苏一凤也主动承认,“羊羊,原逸是我带回来的,你要怪的话就怪外婆。”

        至于花漾的父亲花鹏,则偏向女儿,自始至终没怎么给原逸热脸色。

        跟原逸爱夏玉婵一样,花漾最爱的也是这个从小把自己捧在掌心里宠爱的外婆。

        苏一凤开口把这件事揽上身,就如同夏玉婵的金口玉言,花漾没再吭声。

        “羊羊,去给印印和秘书先生安排房间住下来吧。”苏一凤说。

        花漾抱着草莓,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听了话。

        “走吧印印,跟我来。”

        也就只有对着陶印印,花漾还能有几分缓和的语气。

        陶印印屁颠地跟在她后面,时刻记得追妻小分队的目标:

        “嫂子,我们想死你了。”

        “尤其是我哥,他最想你。”

        “我哥晚上睡觉都喊你名字。”

        “嫂子,跟我们回去好不好,我哥他知道错了。”

        花漾猛地停下,回头。

        “是吗,那你说说,他错哪了?”

        陶印印差点撞到她后背上,揉了揉头,“……反正就是他错了。”

        原逸和翟羽这时也走了过来。

        花漾和他隔着陶印印对视了一眼,忽然想起上午的事,她莫名不受控制地往他的重要位置扫过去。

        刚看到男人那里耳根就腾地烧了起来,花漾在心里骂自己:

        “你有病吧花漾,他有没有被踢坏关你什么事!你看个屁!”

        快速冷静了几秒,花漾收回视线,指着一间房,“印印你睡这里。”

        陶印印欢欢喜喜地打开房门,随即惊讶:“哇……太大了吧。”

        他们是坐电梯上来的,这里是三楼,陶印印一路都在震惊花漾家里的建造,用富丽堂皇来形容都不算夸张,整个一欧式小宫殿。

        浮夸是浮夸了点,但真的是大。

        大到用人们在家里都得踩着平衡车穿梭做事。

        陶印印的房间有了着落,下一间安排了翟羽的,也是一间大套房。

        最后才轮到原逸。

        花漾打开三楼最尽头的房间,“进去吧。”

        原逸走进去看了眼,瞬间感觉到了什么叫区别对待。

        他的这间房就跟快捷酒店的小标间一样,小到只够一个人睡,和陶印印、翟羽的总统套房有着天壤之别。

        “为什么我的和他们不同?”

        花漾瞥他一眼,“为什么不同你心里没点数吗。”

        原逸:“……”

        花漾知道原逸住进来是早晚的事,毕竟自己的外婆和原逸的奶奶关系摆在那,他既然来了,就不可能不让他进家门。

        可她也很难描述现在心里的心情。

        他来了,似乎证明对自己还是在意的。

        但这种在意又有几分是出自他的真心呢。

        自从看到了那份结婚协议,仿佛就有个秤砣压在花漾身上,她患得患失地猜测着原逸对自己表现出的爱是真心还是演戏。

        这种没有安全感的感情太难受了。

        她还不如不要。

        这一晚上,为了避免见到原逸,花漾甚至都没出去吃晚饭。

        第二天,原逸早早地起来,想跟花漾制造一些机会,拉近彼此的感情。

        可郭荷芝从楼上下来后却告诉他:“羊羊不在房里,可能出去玩了。”

        “……”

        郭荷芝看出原逸的失望,宽慰他:“你倒也不用着急,我了解她,等过了这个抗拒的阶段,你们再慢慢谈,要不今天我让人带你们在农场里随便逛逛。”

        “好啊好啊。”陶印印很开心,她对这个农场充满了好奇。

        原逸兴致缺缺,但为了不扫郭荷芝的面子,还是勉强答应下来。

        因为他们在这里只认识马哲,郭荷芝便叫来了他,几人一起整装出门,陶印印不放心宋凌,问了一句她的情况。

        马哲回她:“你妈嚷嚷头疼,在家睡着呢。”

        马哲也算有心了,虽然宋凌看不上他,还是找了厨师阿姨伺候着。

        陶印印了解自己的亲妈,也怕她来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随她好了,免得过来了惹嫂子不开心。”

        开着观光车在农场里溜了好一会,看到了无数农田,果园,满以为已经看得够多,没想到马哲告诉他们——

        这里才只是农场的冰山一角。

        他指着远处山岭,“那边开车不好过去,要换直升机方便一点,怎么样,要去看看吗?”

        陶印印兴奋拍手想要去看,可原逸却若有所思,心不在焉。

        半晌,才轻声道:“走了这么一圈都没看到她,她会去哪。”

        “啊?”马哲反应了下才明白过来,“你问我姐?听说她今天——”

        话到嘴边,像是想起了什么,马哲又紧急又收了回去。

        原逸听出端倪,皱眉:“今天怎么了。”

        马哲闭口摇头,“没什么。”

        顿了顿,原逸身体转过来,一双眼睛紧盯着马哲,带着沉沉的压迫感。

        仿佛感受到某种死亡凝视,不过一分钟,马哲无奈松口,“就是听布哥说今天他们好多人都在袁老师的工厂里玩,不知道姐姐在不在。”

        又是那个袁老师。

        自从这个名字昨天进入原逸的世界后,每每想起,他都会有种被威胁到的烦躁。

        还是不放心,原逸沉声:“去那个工厂。”

        马哲:“……”

        今天花漾和袁景程约好了带着农场的孩子们去他的植物工厂玩。

        这是袁景程正在实施的一种室内小型栽培工厂,里面种植了不少植物,很多小孩子都稀奇,趁着今天有时间,他便开放了让大家一起来参观。

        植物工厂是全玻璃透明设置,袁景程穿着白大褂,像植物医生一样特别专业,花漾带着孩子们跟在他屁股后面,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非常投入,丝毫没有注意房子外面什么时候多了一辆车。

        车上还坐了几个人。

        花漾时不时蹲下来看,看到好玩的会拿起来拍照,不知是哪个小屁孩在队伍里挤了下,花漾起身的时候没站稳差点摔倒,还好袁景程扶了她一把。

        花漾站直,笑着看袁景程,不知说了句什么,总之最后小屁孩们都跟着在笑。

        画面其乐融融,十分和谐,和谐到让坐在车上的原逸看到整张脸都黑了。

        她对着自己,好像从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

        尽管看着喜欢的人对着另一个男人笑颜如花很不舒服,但原逸心里还是衍生出一丝自责。

        说到底,还是自己陪伴她的时间太少,了解她的世界太少。

        或许是持久的目光聚焦终于让工厂里的花漾感觉到了,她蓦地抬起头,穿过玻璃厂房,正正地对上窗外观光车上一动不动的原逸。

        两人目光对接,花漾怔了几秒,握着栽培盆的手略微收紧。

        原逸穿着黑色的休闲西装,里面是黑色高领针织毛衣,坐在车里,透着一贯的清冷骄矜。

        他长得帅气,身上有和这个农场格格不入的尊贵,也有总能让花漾一眼心动的眼神。

        不过须臾,花漾沉住气,手心自然放松。

        她移开视线,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重新招呼大家,“来啊,都说茄子噢。”

        一群人对着镜头,她和袁景程站在中间,完成了一张大合照。

        原逸看在眼里,眸光愈发变深,下车,径直走了过去。

        陶印印和马哲、翟羽当然感受到了不对的气氛,都跟在后面挤进去。

        袁景程认识马哲,见他来了,走过来迎道:“小马,你怎么来了?”

        他说完便看到了马哲旁边的原逸,微微一怔,和花漾交换了个眼神,而后笑道:“你好,原总。”

        原逸冷冷淡淡:“没有打扰你们吧。”

        这个“你们”,充满了微妙又明显的味道。

        袁景程摇头,“不会,今天就是让大家来参观的,你随意看。”

        原逸说完,眼神转向花漾,花漾接收到他的视线,莫名心虚地转开,假装好学地问袁景程:

        “袁哥哥,你这个工厂是什么原理?”

        袁景程:“这是一种新型的,利用计算机对植物生育的温度、湿度、光照,氧气浓度等环境条件自动控制,减少自然条件约束的省力型生产。”

        小屁孩们鼓掌,“袁老师好厉害啊!”

        原逸:“……”

        花漾又指着一处螺旋状的设备问:“那这个又是什么?”

        袁景程继续科普:“这叫螺旋栽培,也是一种创新的种植模式,属于无土栽培模式的一种,由自动定时供水器把营养液定时定量送往植物栽培室。”

        小屁孩们疯狂吹彩虹屁,“袁老师真的太厉害啦!”

        原逸:“……”

        他一直盯着花漾,发现这个女人竟然也露出一脸崇拜的表情,跟粉丝似的面带微笑地拍着手。

        男人最大的成就感来源于女人对自己的崇拜。原逸一言不发地打量四周陌生的设备,沉思了片刻。

        难道,花漾喜欢这种会用黑科技种地的男人?

        接下去的时间,就成了这位袁老师的科普课堂,他说着各种原逸听不懂也并不感兴趣的农业知识,完全吸引了小屁孩们和花漾的注意力。

        大家沉浸式地听着他的科普,而原逸,陶印印,翟羽仿佛三个外星球闯进来的异类,插不进任何话就罢了,还听得一脸茫然。

        最后,原逸主动放弃了这种自找没趣的参观,沉着脸走出植物工厂。

        马哲也很尴尬,他看得出原逸不太爽快,回去的路上不断解释:“姐夫你别误会,我姐跟这个袁老师就是普通朋友关系,以兄妹称呼,就跟我叫她姐一样,咱们农场都这么叫人。”

        原逸却不知在想些什么,想得出神,时不时还会拿手机出来看,几分钟后,他给翟羽发了条信息,面无表情地说:

        “尽快找到这几本书的电子版发到我邮箱。”

        翟羽马上拿起手机,看到书名后睁大了眼。

        ???????

        在外面玩到很晚,晚到觉得家里的人都应该睡着了,花漾才结束了一天的逃避溜回来。

        她不想留在家里,也有些害怕见到原逸。

        走的时候干脆无情,可真的见到他了,看到他的眼睛,花漾发现自己还是会心软。

        毕竟真情实感的喜欢过,哪能一下子就放弃。

        她是人,又不是没感情的机器。

        从楼下偷偷进门,花漾蹑手蹑脚,怕惊扰了家里其他人,却没想到苏一凤冷不丁出现,喊住了她。

        “小东西,又玩到现在才回来,也就你妈宠着你。”

        苏一凤拿着鸡毛掸子作势要打她。

        花漾赶紧缩着脖子卖乖求饶,“外婆别,我这不是跟那几个孩子烧烤去了嘛。”

        烧烤是假,躲人是真,苏一凤当然知道花漾心里在想什么。

        她放下鸡毛掸子,拉着花漾坐下来,祖孙俩面对面坐着,苏一凤语重心长地问:

        “外婆就问你一句话,你还喜不喜欢原逸。”

        花漾沉默不语。

        半晌,她叹了口气,“我们之间不是喜不喜欢的事,外婆。”

        花漾觉得自己和原逸或许根本就不合适吧。

        她更适合这个广袤的农场,而不是原家那四四方方的院子,和他那个太过约束的家庭。

        “虽然不懂你们之间的问题在哪,”苏一凤沉吟片刻,拿出一张纸,“但昨天我跟原逸说,只有签了这个,我才会同意帮他见你,我想试试他的诚意,事实证明,原逸对你是没有保留的。”

        花漾垂眸看纸上文字,慢慢的,她难以置信地站起来:

        “他疯了是不是。”

        “不是疯了。”苏一凤握住花漾的手,轻轻拍了拍,“这孩子是真的喜欢你。”

        苏一凤的协议,概括起来,即是要原逸无条件转让名下所有资产给花漾。

        老太太撕了这张纸,悠悠道:“钱是个俗气的东西,但有时候,钱也最能验证人心,敢签外婆这种霸王条约的,对你也绝不只是一般心意,你自己考虑吧。”

        花漾:“……”

        花漾心里有点乱了。

        原来昨天他能来山坡上看到自己,是签了这份合约。

        苏一凤的话让花漾陷入了一种迷茫,钱的确不能说明什么,可如果对调身份,有人要她把自己所有财产都无条件转让给原逸,她可能都不会这么潇洒决断。

        心情复杂地回到五楼,花漾有些疲惫,垂头走到卧室门口,刚打开门,一个身影猝不及防地从身后闪现出来,一把抱住她,双双进入了卧室。

        灯没开,深夜的农场,安静得能听到风卷起来的声音。

        花漾只惊了几秒,就从熟悉的味道里明白了来人的身份。

        她很快冷静下来,想动,却被对方压制在门板上动弹不得。

        “谁让你进来的。”花漾冷声。

        “你跟那个袁景程待到现在?”原逸嗓子低缓,沉沉地像灌了沙,伴着热气,碾在花漾耳旁。

        花漾对他是敏感的,尤其是这么近的距离,这么暧昧的夜里。

        她推他,却推不动,有些急:

        “不关你的事。”

        “我是你老公,不关我的事?”

        “很快就不是了。”

        两人话赶话,一个生着气,一个吃着醋,都有点互不相让较劲的味道。

        花漾说完那句话,原逸沉默了几秒。

        彼此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过去了不知道多久,没人说话,花漾再次推原逸,“你出去。”

        话音刚落,她那只手就被原逸抓住,接着背到腰后,他不可抑制地抱起她,在月色下沉沉地吻下去。

        原逸把这几日克制的所有情绪都宣泄在里面,贪婪而狂热,花漾动不了,只能用双手不停地打着,可无论怎么打,都无法让他停止。

        一分钟,两分钟……

        就在花漾觉得自己的氧气快被耗尽,唇也被吻得有些疼时,原逸才停了下来。

        他抵着她,声线微哑:

        “漾漾,跟我回家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圆圆:我就是这条街,这条街,最无赖的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