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30章 小蛐蛐

第30章 小蛐蛐

        花漾离开了。

        整个家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卧室里曾经原逸送给她的,或是以原太太身份收到的所有礼物,她一样都没有带走。

        唯独带走的,是自己来原家时的那个小行李箱。

        她走得很干脆,没有一丝留恋。

        原逸给花漾打了很多电话都没有打通。发过去的所有信息都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最后还是郭荷芝给宋孜发了一条微信,内容也很简单,就一句话,交代了花漾的行踪。

        【我女儿回家了。】

        宋孜愣是连回复都不知道该怎么回。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原逸好像被拖进了一个深渊,四周都是黑暗的。

        他措手不及,努力去寻找原因。

        早在决定要举行婚礼的时候,原逸就想好了要销毁那份结婚协议。只是后来临时发生了陶印印的事,一时分了心就忘了。

        不仅忘了,当天拿戒指送去清洗的时候,还离奇得连钥匙都忘了□□。

        这对一向谨慎的原逸来说,荒唐到不可思议。

        现在想起来,原逸不得不相信,或许就是上天给他的惩罚,故意安排了这一切,惩罚他的狂妄自大,自以为是。

        可他没有想到,花漾能走得这么果断决绝,都不愿意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甚至都不能来问一下自己。

        他一直以为,她对他是喜欢的。

        第二天,kr的总裁办公室里,卫语蓝如约来找原逸。

        “你找我?”

        原逸冷淡地看了她一眼,开门见山:“微博的事是你做的?”

        卫语蓝微微一怔:“微博什么事?”

        原逸冷眼审视着他,“我很想相信你现在这样的表情,是出于你的一无所知,而不是故作姿态。”

        卫语蓝蓦地笑了:“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原逸在手机里翻出照片丢在她面前:“前天有人把这组照片发在了网上,说我跟你在酒店约会,这件事你不知道?”

        卫语蓝轻轻瞥了一眼,“你觉得是我做的?”

        原逸不置可否。

        翟羽已经调查过了。这条微博起初源于一个营销号,深入地查过身份过后,得知是一个小号独家爆料给了他,并且还收取了3000块钱的爆料费。

        这条微博显然想挑起大众对原逸和卫语蓝的误解。可因为对方是新注册小号,目前也已经注销,就算营销号给出了账号,翟羽也没有办法再调查下去。

        问题卡在了这,唯一能求证的线索便是卫语蓝。

        卫语蓝扫了几眼照片,不屑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了解,既然你已经明确的给了我不可能的信号,我不会继续死缠烂打,更不会用这种手段来博取关注。”

        “何况那天我在跟你说什么,我有那个必要吗。”

        那天卫语蓝跟原逸是偶然遇到,她告诉他自己即将动身去米兰发展,以后也会很少回国内。

        认识这么久,原逸其实很了解卫语蓝,她是一个很清高的人。出道这么久从未有过其他绯闻,唯独和自己传的那点说不清的“风月事”,也是她自己默许了的。

        这番试探过后,原逸的确觉得这件事不太像是卫语蓝做的。

        她还不至于三千块这么廉价。

        “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卫语蓝起身离开,转过去的一瞬视线落在墙上,她停下看了几眼,走前留下一句,“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种作品了?”

        随着她的这句话,原逸也把视线落在墙上的那幅画上。

        画是之前花漾送过来的。当时花漾说宋凌在画展上买来送给她学习品鉴,她便拿来送给了自己。

        原逸从办公椅上站起来,走到画的面前,定定的站在那儿。

        他出了会儿神,盯着画上的女孩背影看,不知怎么,慢慢的,他竟从这个背影上隐约看到了花漾的影子。

        原逸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第一次明白什么叫睹物思人。他抚了抚额,目光无意中落在角落的印章处。

        原逸倏然一顿。

        他眼睛微微睁大,不敢相信似的看着那个印章名字。

        花漾?

        ……怎么可能?

        原逸马上打电话让盛博找来了孟禾。

        “我记得你上次说花漾是学农业园林专业的?”

        孟禾微愣,“对啊,可我上次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漾漾是第一年学的农业园林,之后转到了我们艺术学院的油画系。”

        “……”

        “你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的,她其实很有才气的,画画的时候可迷人了,当时追她的男孩,真的原总,我一点都没跟你夸张,从学校排到了食堂。”

        原逸指着墙面:“你见过这幅画吗。”

        孟禾回头,一眼认出来:“当然见过!这是漾漾的毕业作品呀!怎么到您这了?”

        原逸:“……”

        难怪当初第一次看这幅画,他就有种莫名的喜欢。

        原逸闭上眼,半晌,忽然觉得好笑。

        相处了半年的老婆,他对她竟然无知到了这种地步,还一直以为她就是个乡野小丫头。

        宋孜在这时突然来了电话,说老太太又找起了花漾,家里人应付不过来,让原逸马上回去。

        原逸没有办法,只能马上赶了回去。

        回去后才知道,花漾经常会服侍老太太喝药,中药味苦,每一次都是花漾用话梅糖哄着。但昨天阿姨说花漾去朋友家玩没回来,今天又不出现,老太太起了疑心,非要让原逸回来说个清楚。

        夏玉蝉才刚刚出院不久,病情还处在稳定期。如果这个时候告诉他花漾要跟自己离婚的事,必然会受到打击。

        原逸不敢说实话,只能暂时撒谎,“奶奶,花漾跟她的朋友旅行去了。”

        夏雨婵不信,“那你给她打电话,我要听听她的声音。”

        原逸有些无奈,“……奶奶。”

        “前天漾漾在这喂我吃药的时候,就说了些奇怪的话。什么要我照顾好自己,我当时就觉得奇怪。原逸你老实说,你跟漾漾是不是吵架了?”

        原逸沉默片刻,在心底叹了口气。

        他倒希望花漾真的跟自己吵一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声不吭地走了。

        正在这个安静的档口,外面忽然传来宋凌的声音,“印印你站门口干嘛?怎么不进去啊?对了,听说花漾要跟你哥离婚,真的假的?”

        这几句话就像一把尖锐的剪刀,瞬间刺破了原逸小心翼翼维护的谎言。

        伴随一声急切的“嘘”声,外面的声音戛然而止,显然陶印印及时阻止了宋凌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

        可房里,夏玉蝉已然全部听见。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原逸,胸口缓缓起伏,“你小姨说的是不是真的?”

        原逸低头不语。

        老太太不禁加重了声音,“是不是真的?!”

        事到如今,原逸深吸了一口气,无奈坦白道:“奶奶,只是一点误会,没事的,您不用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我一回来就看得出漾漾在咱们家没少受委屈。你小姨针对她,你妈面子上应付她,你呢,你是她的丈夫,你有真正关心过她吗?人家一个女孩子容易吗?”

        夏雨婵一针见血,把花漾在家里的局面剖析得明明白白。

        她动了气,直摆手:“我不管了,我也没脸见我的姐妹。你走吧。”

        原逸还想说些什么去宽慰夏玉蝉,思索半晌,却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出一点可以宽慰自己,宽慰别人的理由。

        花漾连电话都换了,可见她心里有多绝断。

        原逸离开,轻轻带上门。

        陶印印见他出来忙问:“怎么样哥,有嫂子的消息了吗?”

        原逸还没回答,宋凌借机嘲讽道:“不是我说,这孩子到底是没什么规矩,招呼都不打就这么走了,像话吗?”

        陶印印跺了跺脚,“妈你别说了!那天在派出所说的还不够难听吗?说不定嫂子就是因为那些话被你气走了!”

        宋凌一瞪眼,顿时有些心虚道:“关,关我什么事。”

        原逸皱着眉,显然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马上问陶印印,“你妈说什么了。”

        陶印印也没想到事情闹这么大,心里一直有些愧疚,便把那天宋凌在派出所对花漾说的话,一五一十的又重复了一遍不止,还情景模拟:

        “我妈还这样推了嫂子,嫂子差点摔在地上。“

        陶印印说完,现场一片死寂。

        原逸脸色铁青地看着宋凌:“印印说的是不是真的。”

        宋凌眼神躲闪,“我,我那也是气头上的话……”

        原逸顿了顿,冷冷一笑,“好。”

        他坐下来,直接对着阿姨说,“马上上去把宋凌的行李全部收拾出来。”

        宋凌一听慌了,“原逸你这是干什么,这事怎么能怪我呢?我那天也是说的气话,气头上的话谁能当真呢?你要是做了爸爸,你看到自己的女儿和一个男的进派出所你不急吗?”

        原逸埋着头没有回应。

        宋凌以为是解释到位了,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好了好了,小姨也知道你现在在气头上,没事,小姨不计较。”

        谁知原逸蹭地站了起来,冷冷地盯着她,眼眶发了红:

        “我已经很控制自己了,如果你还要这么多话的话,把你身上每一件,穿的用的带的全部给我留下来!滚!”

        宋凌傻顿住,不敢相信地看着原逸:“你……”

        在原家坦然地住了那么久,她从没看到过这样的原逸,让她突然生出几分惧怕。

        宋凌缓了缓,求救的视线转向宋孜,“姐,原逸这是要赶我走?”

        宋孜这两天也被家里的变故弄得手忙脚乱,一边是儿子的婚姻,一边是老太太的身体,中间还加了一个总是管不住嘴的妹妹,宋孜心力憔悴,却不得不护着宋凌,问原逸:

        “你让你小姨去哪儿啊?你把小姨赶走了,印印怎么办?”

        原逸困在这一堆女人的世界里烦透了,谁走都不重要,他已经失去了自己最想要的人。

        他冷然的起身,

        “那漾漾怎么办?”

        原逸说完神情冷漠地离开:“没得商量,就今天,马上滚。”

        回到房间关上门,安静下来,原逸只觉得全身被一种巨大的挫败感包围着。

        从父亲手中接管公司不到三年,就把kr打造成了国内第一时尚帝国,骄傲地几乎掌控了整个时尚圈。

        从来,原逸都是被高高仰望着的,有无数人想要接近他,讨好他,得到他。

        可现在,这些人翘首以盼的,却是花漾无情抛弃的。

        直到坐在曾经拥在一起的床上,原逸都无法相信这件事。

        房里已经变得冷冰冰,曾经横在两人中间的大熊,还那样躺在床上。原逸看了几眼把它抱过来,想从它身上寻找一丝属于花漾的味道。

        却没注意带到了枕头。

        花漾的枕头下,静静躺着一块红布。

        原逸记得这块红布,花样有一次喝醉,连着枕头和这块布扔到了自己身上。当时他没有放在心上,原封不动地放回了枕头下面。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想——

        花漾为什么要把这么一块平平无奇的红布放在枕头下面?

        思绪正出神,夏玉蝉在外面敲门。

        “原逸,是奶奶。”

        原逸忙去开了门,“奶奶,您怎么过来了?”

        老太太拄着拐杖,阿姨搀扶在旁。

        “还能为了什么。”

        原逸猜也能猜到,“是我妈去找您了?”

        宋孜这一生,除了丈夫儿子,最在意的就是自己那个妹妹。

        “奶奶,这事我没办法让步,您别管了,她早就该走,是我妈太过纵容。”

        “不急,你先听我说。”

        祖孙俩进了卧室,关上门坐下。

        夏玉婵这时看到原逸手里拿着的红布,微微一愣,“这不是花漾外婆最宝贝的红盖头吗,怎么会在你这?”

        原逸皱眉:“红盖头?”

        夏玉婵拿过盖头仔细端倪:“没错,就是这块,我认得。花漾的外婆以前跟我说过,这红盖头是她们家的宝贝,一代传一代,据说很有灵气,结婚当天用可以保佑新人百年好合。”

        夏玉婵笑了笑,转看原逸:“你们领证那天,你帮漾漾盖上了吗?”

        原逸:“……”

        他从来不知道这块红布背后还有这些故事。

        而新婚夜,他出去了,什么都不知道……

        夏玉蝉一看原逸这个表情就知道答案,她叹了口气,“你啊,你自己反思一下,是不是忽略漾漾太多了。”

        在这个问题上,原逸承认自己的确是没有深刻的去了解过花漾。

        他总是以为,自己有强大的经济能力,而花漾从偏远的农村过来,他给她最好的衣服最好的首饰,让她衣食无忧就是喜欢,就做到了责任。

        手里的红盖头鲜艳得刺眼,刺痛了原逸高高在上的心,也彻底唤醒了他心底对花漾的所有抱歉。

        原来只有真正失去了,才知道过去那些没有珍惜过的瞬间有多可贵。

        原逸呼了口气,似是平静下来:

        “奶奶,我打算去一趟花漾的老家。”

        老太太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意,而且我还有个想法……”

        用最快的时间把公司的事情跟盛博,周南叙两人交代对接后,第二天一早,原逸就动用了家里的私人飞机,踏上去南原县的路程。

        跟他一起的,还有被夏玉蝉指定陪同的亲友团,宋凌和陶印印。

        老太太不做亏本生意,既然宋孜求到了自己跟前,面子也不是白卖的。花漾的离开虽然是小俩口之间的事,但也少不了宋凌在其中煽风点火。

        因此,夏玉蝉给了宋凌两条路。

        第一,离开原家,自力更生。

        第二,代表她去接回花漾,得到她的谅解,一切照旧。

        宋凌千百个不情愿,但为了以后的“荣华富贵”,不得不领了这个任务,和原逸一起上了飞机。

        陪着原逸一起的,还有他的最高特助翟羽。

        四人成团,追妻小分队正式出发。

        因为需要一个熟悉地形的人帮忙,出发前陶印印被允许联系了马哲,一想到可以见到他,陶印□□里很兴奋,在飞机上兴致当头地出主意:

        “我们这次的行动代号就叫拯救花原计划!三天内,最迟不超过一周接回嫂子,哥你有信心吗?”

        说实话,原逸也没底。

        两小时的飞行时间,看着云层下逐渐清晰的平原,他思绪游离,心底浮上莫名的亲切感。

        原来这里就是花漾的故乡,她长大的地方。

        私人飞机到达南原县城的一处临时机场。

        很普通的小县城,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陶印印有些失望,“我怎么没看到传说中风景绝美的地方啊?”

        宋凌死性不改,“穷乡僻壤的能有什么好看的。”

        原逸扫了她一眼,毫不留情:“你可以原路返回,没人留你。”

        宋凌当即老实闭嘴。

        那边,翟羽电话联系上了来接机的马哲。

        经过上次也有许久没见,陶印印脸颊泛红,思念都写在了脸上,马哲虽心中也有涟漪,面上却保持得当,不卑不亢。

        “姐夫好。”

        原逸点点头,“辛苦你了。”

        事不宜迟,马上出发。

        众人下了飞机,马哲走在前面,“郭阿姨知道你们来,特地也让我来接。”

        原逸沉默片刻,“花漾知道吗?”

        马哲:“那我就不太清楚了。”

        顿了顿,“我姐回来也没出过门。”

        想着花漾或许是在家难过才闭门不出,原逸心里一阵不是滋味,脚下更是加快了速度。

        “快走吧。”

        他想要马上见到她。

        原以为马哲是带着他们出去坐车,没想到压根就没出机场。

        走了几百米,马哲把一群人领到一架直升机上,“上吧。”

        原逸:?

        陶印印:??

        宋凌:???

        看出大家的诧异,马哲解释道:“有点远,阿姨叫我用这个来接你们。”

        宋凌哟了一声笑道:“亲家母挺舍得下血本啊?这是住多偏僻的乡下,还知道租直升机来接我们,行吧,总算她也体面了一次。”

        马哲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宋凌,欲言又止什么,最后还是闭嘴没说,只道:

        “走吧姐夫。”

        一行人从私人飞机换到直升飞机,再次踏上追妻路。

        飞机驶出约十分钟后,陶印印看着脚下好像渐渐进入了一片森林,成片的绿植风景,青山绿水,美如画卷。

        像是误入了世外桃源。

        “哥你快看,好漂亮!”

        “哇,那里竟然有羊!”

        “哥你看那边!是瀑布吗?”

        “天呐!好多好多毛绒绒的羊!”

        奔波了一天,宋凌和原逸都在闭目养神,宋凌听陶印印巴拉巴拉的有点吵,睁开眼睛,不耐烦地问马哲:

        “怎么还没到?花漾家到底住哪个犄角旮旯?”

        马哲转过头,礼貌而冷淡地回她:

        “阿姨,十分钟前你已经进入了我姐家的领域,请知悉。”

        原逸睁开眼:?

        陶印印:??

        宋凌:???????

        作者有话要说:欢迎圆圆和宋二姐来劳动改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