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29章 小青蛇

第29章 小青蛇

        花漾抽出的这张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结婚协议】四个字。

        她愣了几秒,一开始根本没有想过会跟自己有关,可直到她视线往下看到上面甲乙双方的名字时,大脑当即轰的一下炸开了。

        颤抖着看完整个协议书,里面的内容列得很清楚,也很冷漠。

        写明她和原逸的这段婚姻是因为双方家庭约定所致,彼此并无感情和可能。所以约定一年的合作期限,一年过后各自归还对方自由。

        处于各种原因,原逸会一次性支付花漾5000万人民币做弥补。

        一年的时间给五千万,花漾忽然扯了扯唇。

        这个钱可真好赚。

        应该会有很多女人愿意,甚至争着抢着要来做吧?

        可为什么偏偏是她。

        协议落尾处,原逸已经签了名,笔锋苍劲流利,看得出不带一丝犹豫。

        花漾的心一点一点寒下来。

        她坐在了地上,猛然想起这份文件在自己的印象中出现过几次。

        第一次是刚结婚的时候,原逸在一个早上把她叫到车里似乎有话要说,当时手上就拿着这份文件。

        还有一次是在书房里,花漾没有敲门就进来,看到原逸迅速地把这份文件藏在了其他书刊下。

        花漾全都明白了。

        原来他曾经这么多次想要把这个协议拿出来给自己。而她却一无所知,甚至还一直以为这是他工作上的东西,从未怀疑过。

        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跟自己走下去。

        从来都没有。

        花漾想起这半年来自己的改变,自己单方面的暗恋和付出,突然有些想笑。

        刚刚买给原逸杯子上的两只可爱小熊,此刻好像充满了讽刺的笑着。阿姨从外面拿来了吹风机,花漾接过来,双目出神地看着协议,慢慢将它吹干。

        花漾从前觉得宋凌嘴毒,不往心里去。如今看来,反倒可能是自己天真,一直活在欺骗和谎言里。

        别人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做丑脸的那个未必说的就是假话。

        花漾自嘲地笑了。

        可是凭什么呢。

        她堂堂正正地嫁进来,是原家求着在先的,现在这份协议是什么意思?

        她花漾在原逸心里,就是一个为期一年,价值五千万的陪演工具吗?

        花漾试图让自己稳住情绪,可结婚协议四个深沉的字压在她心口喘不过气。

        那种感觉好像要随时吞噬了她在胸口炸开一样,她无法假装自己没有看过,甚至无法让自己现在冷静地回到卧室。

        花漾是藏不住事的人,她所有情感都是炙烈外放的。在这样一纸带着一丝屈辱的结婚协议面前,她决定马上去公司找原逸。

        她要当面把协议摔在这个男人脸上,问他要一个解释。

        没有通知任何人,花漾打车直奔原逸公司。

        这次直接略过前台朝电梯走,保安拦住她:“您找哪位,没有预约不能进。”

        花漾冷淡地斜了他一眼:“让开。”

        保安很尽职:“对不起我不能让您进,请出示相关证件。”

        事到如今,是不是原太太,气场够不够,花漾根本不在乎了。

        她淡淡道:“我是——”

        几乎同时,花漾手机蓦地一响。

        她被打断,随意看了眼屏幕,是微博的一条新推送。

        可等看清标题后,花漾眼睛微微睁大,指尖一颤,手机迅速拿到面前。

        再次确认了新闻推送的那行字,花漾的心一拍一拍的加快节奏,耳边有一秒钟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似的,整个人游离在某种虚幻的世界中,最后还是保安的声音拉回了她。

        “小姐,您找哪位?”

        花漾顿了很久,缓缓平静地摇头:“不用了。”

        她义无反顾地转身往回走,刚出公司大门就遇到了孟禾和方柔。

        孟禾看见花漾有些懵逼:“你不是回家送杯子了吗?怎么……”

        她差点漏嘴,马上把话换成:“你来找我的吗?”

        花漾强撑着笑了下:“嗯。”

        “额……我们晚上七点有训练,我结束了给你打电话吧?”

        “没事,你去忙吧。”

        花漾说完就打算走,孟禾始终觉得她有点不对劲,留住她拉到一边悄悄问:“怎么了?他不喜欢那个杯子?”

        花漾这一刻有种说不出的茫然和无措,她握紧孟禾的手,身体在轻微地发着抖,正想着要如何平静地说出想说的话,方柔突然跑过来,一脸八卦地打断他们:

        “天哪,你们看到了吗?原总和卫语蓝在酒店约会被拍了!”

        孟禾神情一惊:“什么?!”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花漾。

        这个震惊的眼神被方柔收尽眼底,更加肯定了心里的猜测,花漾的的确确就是原逸的老婆。

        她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冷笑,故意找出照片:

        “不信你看啊,圈里这会都炸了。”

        孟禾急了,看都没看一把打开手机:“方柔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说着就又拉花漾走远了些,压低声音:“这些捕风捉影的你别相信,我一分钟能给你合成一百张!”

        谁知花漾却云淡风轻地笑了,像是事不关己的观众似的,轻轻道:

        “我已经看到了。”

        孟禾哑口:“……”

        方柔很自然地走过来,像在分享一件八卦似的:“知道吗?我听公司的前辈说,他们两个本来是一对,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拆散了,一直都悄悄有联系呢,要不然原总怎么会给那么多资源捧她。”

        “是吗?”花漾继续淡淡微笑,神色泰然。

        孟禾本还想让方柔闭嘴,可她手机的推送虽迟了一点,但这时也到了。

        她愣愣地看着营销号的标题。

        【曝kr集团总裁原逸和超模卫语蓝昨天下午在希黎酒店私会,两人有说有笑,态度亲昵!】

        照片一看就是偷拍的。距离隔得很远,但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得到当事人是原逸和卫语蓝。

        两人身高都高,站在一起倒真的是般配的很。

        “说不定……是拿以前的照片炒作呢?”孟禾试图安慰花漾。

        花漾默笑一声,“也许吧。”

        虽这么说,但花漾心里却很清楚,这不是以前的照片。

        因为——

        照片上男人那条醒目的粉色领带,是昨天早上自己亲手给原逸系上的。

        昨天是他们试礼服的日子,但原逸迟到了。

        第一次在电话里他说,遇到事耽误了。

        第二次是花漾在书房问他,他说见了一个客户。

        所以是见了卫语蓝这个“客户”,还是被见卫语蓝这件事耽误了,才会连试礼服的时间都能忘记,都能迟到?

        就在看到推送的那一瞬间,花漾心中所有的不甘和疑问都褪得干干净净。

        她突然释怀了,也不再介怀,不再想要求证原逸的想法和解释。

        花漾清清淡淡地笑了笑,“你们忙,我先走了。”

        孟禾知道她心里难受,追着去安慰:

        “真的,这种事在圈子里太多见了,都是噱头,也有可能是卫语蓝想自炒,也有可能是谁故意弄出来挑拨离间的,你要信了就中她计了!”

        花漾点头,“我知道,你放心。”

        不管是谁想自炒,想挑拨,还是什么噱头,甚至他们是在约会,是真爱,花漾都无所谓。

        她能肯定的只有一件事——

        原逸骗了自己,是真的。

        消息传到办公室的时候,原逸马上让人在消息爬上热搜之前删除了所有微博,一切都快得好像从没有发生过。

        尽管在最短的时间内抹掉了网上所有痕迹,但原逸依然不能确定,花漾是否知道了这件事。

        翟羽犹豫着建议:“要不我跟夫人解释下,那天您其实……”

        “不用。”

        原逸考虑片刻,给花漾打了电话,无人接听。

        心微微的提了起来,又给家里的阿姨打,得到的消息是——“小太太刚刚回家,现在正在二楼陪老夫人说事解闷,没看出什么异常。”

        原逸听完心里松了口气。

        今天公司本就忙,又临时出了微博的事打乱节奏,会议室里还有一群人在等着他。

        但不知为什么,原逸心里总有些不太踏实,他定了定心,吩咐翟羽:

        “去帮我定个餐厅,叫老秦六点半送太太过去。”

        “是。”

        “算了。”原逸看了眼手表,快速算了下自己可以利用的时间,“你去定,人我亲自回去接。”

        “好。”

        交代完毕,原逸觉得心里稍微有了些底气。他拿起文件,整理了下思绪,重新进入会议室。

        半小时后,会谈结束。

        虽然很疲惫,但原逸还是一出会议室就给花漾打了电话,谁知依然没人接。

        再打回家里,阿姨说:“小太太陪完老夫人,刚刚回房间了。”

        既然在家里,原逸便没有再打下去,心想或者是花漾又粗心地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没听到自己的电话。

        但他依然提快了车速,平常需要半小时的路程,今天只花了二十分钟。

        回到家停好车,他推门进房。

        “花漾?”

        没人应。

        “花漾??”原逸打开卧室的门,里面空无一人。

        他心底忽然没来由地升起一股烦躁,正好有打扫的阿姨路过,原逸抓着问:“太太呢?”

        阿姨纳闷:“刚刚才回来了呀,不在里面吗?”

        难道在书房?

        原逸马上掉头,几乎小跑着一把打开书房门。

        依然没有花漾的身影。

        原逸重重的把门一摔,门随之反弹回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暴躁,好像直觉有哪里不对,却又无能为力,好像要失去什么的感觉。

        阿姨在旁边小心翼翼地建议:

        “会不会去假山凉亭那边画画去了?”

        “画画??”原逸皱眉。

        “对啊,小太太画的画可漂亮了,她一个人在家无聊的时候经常在那边画,一坐就是一下午,她还送了一副给我,不过她不让我们说。”

        “……”

        之前原逸问花漾有什么爱好时,花漾说画画,原逸还在心里笑她聪明,会照着名媛淑女这个人设的爱好来回答自己。

        原来她竟然真的会画画?

        原逸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点都不了解花漾。唯一那些,还是从她闺蜜口中问来的。

        他竟不知道,她还有在家里无聊地坐一下午的时候。

        可当下顾不及想那么多,原逸准备先去凉亭看一看,就在拉门的一瞬间,他余光忽然触及了一道白色的影子。

        原逸脚下一顿,转过身。

        他看见自己的书桌上,多了一张纸。

        原逸从没有在桌上乱摆乱放的习惯,每天工作完桌面都会整理得干干净净。

        所以那张纸……

        原逸莫名心里一沉。

        他咽了咽干燥的嗓,忽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慢慢走过去。

        一步一步,直到桌前。

        原逸顿住。

        桌面上静静地摆放着他再熟悉不过的结婚协议,上面的每行每句他都看了无数次,几乎熟透于心。

        而现在,当原逸看清楚那一小处多出来的部分后,双手倏地撑到桌面,似是承受着内心的惊讶和钝痛。

        协议落尾他签好的名字旁边,如今多了另一个字迹秀丽,潇洒果决的名字——

        【花漾】

        作者有话要说:羊羊:老子玩够了,走了,88。

        —————

        新年我会尽量不断更的,现在jj很变态,修改文案就很容易被屏蔽,我那天加了一个请假信息,给我屏蔽了一天。

        所以现在都不敢改了。

        如果有请假我会发在评论和微博里,另外过年期间可能时间不稳定,我会尽力都在12点前完成。

        那么,我们明天开启快落农场吧?

        嘻嘻,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