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28章 小蚂蚁

第28章 小蚂蚁

        电话是陶印印打来的。

        详细内容她没多说,只让花漾赶紧去一趟分区的派出所,还千叮万嘱她不要告诉宋凌和原逸。

        “嫂子,帮帮我,就你一个人来!求你了!”

        花漾不知道陶印印好端端的在学校怎么会突然进了派出所。但电话里陶印印不方便多说,她只能脱下礼服,匆匆给原逸打了个电话,没敢说陶印印进了派出所的事,只道自己临时有事要出去一趟,马上就回。

        赶到派出所时,工作人员把花漾领到暂时扣留人的小房间。

        花漾看到了陶印印,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而她旁边坐着的,是马哲。

        马哲嘴角渗着血,脸上挂了彩,一看就是跟谁打了架。

        这两人合体出现让花漾生出几分不好的预感,她上去问:“到底怎么了?”

        马哲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又闷闷地低下头不吭声。陶印印一脸焦急地站起来求花漾:“嫂子,你能不能先保释我们出去?剩下的我回家再跟你解释,我怕晚一点我妈就知道了。”

        花漾听得稀里糊涂:“你们到底干什么了?”

        旁边走来一个警察主动介绍情况:“打架斗殴,被打的同志在医院验伤,拒绝私了,要告他们故意伤人,你是家属的话,可以先帮忙找个律师。”

        陶印印听完不可思议,“告我们?怎么可能要到验伤那么严重?只是推了他两下而已,他就是故意的!”

        “故不故意医生会验。”

        “印印你别着急。”花漾努力让自己冷静:“先告诉我,你们打了谁?”

        咬唇沉默了几秒,陶印印说了实话:“我妈今天让我去相亲,那个男的对我动手动脚的,马哲气不过就……”

        花漾:“……”

        花漾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她在海城没有任何人脉,根本没能力来解决这种棘手的问题。

        思考片刻,花漾建议:“印印,这件事必须告诉你哥哥,只有他才有办法。”

        陶印印起初以为只是找个亲属来保释就可以,现在得知对方铁定了心思要告自己跟马哲,也深知家里是瞒不过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赶紧找原逸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思路。

        纠结了几秒,陶印印点头:“好吧,那就告诉他。”

        花漾见她顾虑重重,拍了拍她的肩,“没事,我会让他帮你,放心。”

        她边说边拿出手机,正要给原逸打过去,宋凌突然来了。

        宋凌是从被打的那位公子的母亲口中得知的这件事,好心安排两个年轻人去相亲,谁能想到自己的女儿和一个男的把人家给打了。

        宋凌一进来就气势汹汹,陶印印吓得连往花漾身后躲。花漾只得先放下手机,

        “小姨,你冷静点,先听我说。”

        宋凌一把拉开她:“让开,我教育我女儿没你的事!”

        花漾知道宋凌这会正在气头上,陶印印要是过去了少不了要挨打,只能尽力护在前面。

        宋凌的骂声透亮地传在小房间里:“你长本事了是吗?我让你去相亲,你给我相到派出所来了?”

        她言语刻薄,这么多人也不留情面,骂完陶印印又转身看着马哲。

        不知想起了什么,宋凌忽然觉得马哲格外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盯了几秒,宋凌问马哲,“之前我看到印印跟一个男的在学校门口逛街,是你对不对?”

        马哲不语。

        结合这些日子来陶印印总是魂不守舍的行为,宋凌至此总算明白了。

        自己还在外面给女儿安排相亲,原来她早就有了男朋友。

        “你家里做什么的?看这样子也不像本地人,哪儿人?”

        陶印印想帮马哲回答,刚开口就被宋凌打断,“你给我闭嘴。”

        沉默了许久的马哲终于站起来,迎着宋凌的目光,不卑不亢道:

        “阿姨你好,我叫马哲,在海大读体育系,南原人。”

        宋凌听完一愣:“南原?”

        她马上转头看向花漾:“跟你一个地方的?”

        花漾顿了顿,“是。”

        宋凌几乎难以置信自己听到的,眼睛睁大,缓了许久:“所以你跟这个男的认识?”

        花漾能感觉到宋凌逐渐堆积的火气,但这时候隐瞒已无必要。

        她承认:“是,马哲老家就在我家隔壁。”

        气氛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宋凌爆发似的狠狠推了花漾一把,“你就是故意来恶心我的是吧?你气我笑你是农村来的,就处心积虑拖我女儿下水也找一个农村的?”

        花漾被她推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马哲两步上前扶住她:“阿姨请你尊重一下别人!”

        “你们这种不要脸的还叫别人尊重?”宋凌好似气急了,声音都打着抖,“花漾,你当原家是你们那个县扶贫对接了?一个原逸不够,再来我们家印印?过段时间来一整个飞机的,是不是都要在我们这落地生根?”

        花漾站直,冷眼看着她:“我家不需要任何人扶贫,谁扶谁还不知道呢。再说,就算扶也是原家的事,轮不到您在这指手画脚。”

        “听听。”宋凌一声冷笑,“还真把自己当少奶奶了,我告诉你花漾,不是老太太金口玉言在那压着,你以为原逸会娶你?你真以为他能喜欢你?别做梦了!老太太要是哪天两腿一蹬走了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陶印印急得夹在两方人中间:“妈你别说了!”

        房里的动静引来警察的注意,有穿制服的走进来:“吵什么吵,这是你们吵架的地方吗?再吵全部关起来!”

        警察一呵斥,宋凌顿时老实了不少,她虽然气,但到底是自己的女儿犯了事,总不能在派出所留了黑历史,最终还是骂骂咧咧地给原逸打了电话。

        不到十分钟原逸就赶了过来,原以为是解决陶印印的事,没想到刚刚跟自己说有事要出去的花漾也在这里。

        原逸看了花漾一眼,当时没说什么话,只是让翟羽安排了律师处理,律师的办事效率十分迅速,和对方沟通了后,私下和解告终。

        从派出所分开,一家人上了一辆车,气氛压抑沉默,大家都没出声,只有宋凌不断地在原逸耳旁念叨数落。

        “我就印印这么一个女儿,怎么可以跟那个小子在一起?”

        “漾漾介绍谁给印印认识不好,偏要介绍这种家庭的?”

        “反正我不会同意她跟那个臭小子谈恋爱的。”

        宋凌巴拉巴拉地说,花漾坐在靠窗的地方,沉默着一言不发。

        陶印印摸了下她的手想为刚刚宋凌那些伤人的话道歉,花漾摇了摇头,唇语轻轻暗示了句“没事。”

        宋凌一向刻薄她才不会往心里去,反倒是陶印印,花漾想都能想得到她回去要怎么被宋凌骂。

        于是发了条微信问: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陶印印回:

        【一个月前。】

        【你喜欢他?】

        【嗯,可我知道我妈不会同意。】

        既然喜欢,那就没什么好说的。

        花漾一直觉得两个人的感情,金钱做不了主,旁人做不了主,只有彼此真心的喜欢才是最重要。

        于是她安慰陶印印:【没事,我回去跟你哥商量下,也许会有转机。】

        花漾想的是,自己就是南原来的,原逸从没有看不起过自己,换个角度,肯定也能理解陶印印和马哲的感情。

        可花漾没想到,回到家关上门,原逸拉着她到书房。

        “印印和这个男人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你为什么这么认为?”花漾愣愣地看着原逸略沉的脸色,张了张嘴:“……我应该知道吗?”

        “那这么大的事刚刚为什么一个人去派出所不通知我,你还想瞒着?”

        花漾很懵,“不管你信不信,是印印给我打的电话,让我先不要告诉你和家里,我也是去了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两人沉默了片刻。

        半晌,原逸平静开口:“总之以后他们的事你别插手。”

        花漾隐约听出一点弦外之音:“你难道也反对他们在一起?”

        原逸语气很淡,“印印是什么性格?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她能吃苦吗?”

        “为什么你会觉得她要吃苦?”

        原逸抬眸,深深地看了眼花漾:“既然你跟马哲是老乡,你应该很清楚他的家庭环境。你们不一样,我可以一辈子养着你让你无忧无虑,可他可以养着印印吗?”

        花漾被原逸的话愣住了,“你什么意思?”

        花漾反复咀嚼着原逸的话,讷讷道:“你觉得印印跟我们南原的男孩子谈恋爱就得不到幸福?你甚至都不相信对方有能力给她带来幸福?在你眼里女人就必须要靠男人养着吗?”

        花漾倏地想起刚刚宋凌在派出所里说的那些话,她顿了顿:“还是你从根本上也觉得,我嫁给你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原逸略微一滞,语气无奈放软:“我就事论事,你不要乱想。”

        花漾倔强地仰头看他:“我没有乱想,按照你的逻辑,是不是如果我们家比你有钱,你也没资格娶我?”

        原逸沉默了会,走到花漾面前,轻轻搂住她双肩:

        “算了,印印的事到此为止,我们无谓因为这种事吵架,”

        他虽然中止了话题,却未变过立场。

        花漾低着头,看到今早出门自己亲手给原逸系上的领带,当时被甜蜜包围着的自己,现在却莫名从心里觉得,她跟原逸之间还隔着一种陌生的距离。

        宋凌那句话反复在脑中回旋——【不是老太太金口玉言在那压着,你以为原逸会娶你?】

        夏玉婵的确是这个家的最高决策者,原逸又是最孝顺她的人,花漾突然自己都不确定,到底这场婚姻走到现在,原逸对自己有没有过一丝真心。

        他所有表现出来的真心,是不是都只是孝顺夏玉婵的方式。

        人胡思乱想的时候,所有微小的细节都会被放大,花漾忽地仰起头:

        “今天下午你去哪了,怎么试礼服都迟到。”

        话音刚落,原逸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来电,跟花漾说:“跟客户见面耽误了,你别乱想,先去睡吧,我还有点事。”

        迟迟未接起的手机暗示花漾这是个自己不方便听的电话。

        她没再多问,叹了口气,转身关上门。

        等她走了,原逸才接起电话。

        是千夏在酒店打来的——

        “舞台图纸修改版已经发到您的邮箱,大概需要两天的时间搭建,乐团也已经联系妥当,鲜花是当天上午从伦敦空运过来的玫瑰百合,还有led……”

        千夏有条不紊地汇报着,原逸边听边从抽屉里拿出之前夏玉婵给他的那枚祖母绿戒指:

        “后续你跟进,另外帮我找一个珠宝保养清洗的地方。”

        夏玉婵这枚戒指年代太久了,原逸希望带到花漾手上的时候,是崭新漂亮的新模样。

        最初和花漾领证的时候没有任何仪式,就连戒指都是让翟羽随便买的一对,现在,原逸只想将每一个缺失的部分都弥补给她。

        比如,求婚。

        陶印印的事第二天家里人都知道了,早餐时,宋凌依然把一切都怪在花漾身上,宋孜夹在中间难做,只说让花漾不要再插手这件事,倒是夏玉婵维护了花漾,说:

        “关漾漾什么事,漾漾又没绑着他们在一起,儿孙自有儿孙福,该在一起的你分也分不开,不该在一起的,结婚了也得离婚。”

        也不知为什么,花漾听到后半句话,手里的筷子抖了抖,不太是滋味。

        陶印印被宋凌扣在房间里哪也不准去,连手机都给没收了,势必要断了她和马哲的关系,花漾只能看着,却无能为力。

        她闷闷不乐,担心马哲的情况,打了电话过去才知道他在动身回老家的路上。

        马哲说:“不想让印印难做。”

        花漾特别明白马哲,多半是宋凌这边给他施加了压力,马哲又是个讲义气的人,重情重义,宁可委屈了自己也不会让喜欢的人难做,所以自己选择离开。

        “你不争取一下吗?”花漾问。

        马哲笑得有些无奈,“姐,那天在派出所我看到连你都被骂成那样就知道不可能,我不耽误她。”

        花漾:“……”

        挂了电话,家里的气氛压抑得花漾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一夜之间,因为陶印印的恋爱,她突然看清了很多过去没有看清,或者始终不愿意去正视面对的问题。

        她真的融入这个家了吗?

        似乎是婚前恐惧症似的,花漾越想越多,越想心里越烦,恰好孟禾发来微信问她要不要逛街,想着出去散散心也好,便同意了。

        闺蜜见面,孟禾自然要问昨天试礼服突然走了的事。

        花漾也不想瞒她,一五一十地告诉过后,叹了口气:“你说是我错了吗?”

        孟禾劝她:“这事你就别插手了,他们有钱人怎么可能舍得自己的妹妹跟一个边远小镇的男人谈婚论嫁,这个也是人之常情。”

        “可我觉得原逸看我就像是寄养在他家的寄生虫,一只孝顺他奶奶供养起来的寄生虫。”花漾垂着头,有些落寞。

        “你就别乱想了。”孟禾苦口婆心,“做豪门太太不容易,你别太钻牛角尖,都快结婚了,开心一点,你看。”

        孟禾逛到了一对情侣杯,“这个适合你们。”

        花漾垂眸一看,杯子一个粉色一个蓝色,两只卡通小熊的印花很漂亮。

        看着这对可爱的情侣杯,花漾忽然松了口气,觉得孟禾说得有道理,自己都快跟原逸举行婚礼了,这半年来的相处也不是假的,实在没必要因为昨天的事钻了牛角尖。

        她总算笑了笑,拿起水杯对柜员说,“麻烦帮我包起来。”

        这套水杯是花漾第一次买情侣的东西,昨晚两人因为陶印印的事她和原逸闹了些意见不合,晚上睡觉也没搭理他,现在冷静过后,花漾想用这个杯子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

        带着新杯子回到家,原想偷偷放在书桌上就走,可一直负责打扫原逸书房的阿姨面色慌张地蹲在书桌旁,好像在擦拭着什么。

        花漾走过去,看到地上有碎片,问:“怎么了王阿姨?”

        阿姨额头上都急出了汗:“小太太对不起,我刚刚擦桌子没注意打翻了少爷的水杯。”

        花漾还以为多大的事,蹲过去帮忙收拾:“不要紧,刚好我今天给他买了个新的。”

        阿姨不敢松懈,扫干净碎片又擦着抽屉,“可是水都洒进去了,也不知道弄湿里面的东西没有。”

        花漾忙安抚她:“没事,你别急,我看看。”

        印象中平时这个抽屉原逸都锁着的,今天钥匙却挂在上面,应该是忘了拿走。

        花漾没有多想,直接拉开抽屉。

        果然,里面的一个文件被打湿了角落。

        “阿姨,”花漾边说边绕开文件袋,“你去拿个吹风——”

        话未说完,视线落及纸上的那一刻,花漾蓦地一顿,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