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25章 田鸡仔

第25章 田鸡仔

        风吹起了花漾的长发,她愣愣地看着车厢里的那束花,思维好像空白了几秒,但又迅速清醒过来——

        花?

        什么意思?

        是原逸送给自己的吗……

        花漾之前演练了一百遍的画面这一刻却全部卡了壳似的,完全忘了该怎么反应,满脑子就在想一件事:

        不可能,不可能

        这绝不可能……

        她甚至还往旁边看了几眼,会不会是没看到自己的脏衣服。

        直到原逸走到她旁边,拿出那束花送到她面前:

        “给你的。”

        夜色遮住了花漾的脸红,她心跳得厉害,茫然伸手接过来,却只能腼腆紧张地回了一句谢谢。

        两人相对而站,片刻无声,只有玫瑰的香气萦绕鼻尖。

        花漾顿了顿:“你……不是买给奶奶的吗。”

        的确,原逸本是想要给夏玉婵买花,可店员却告诉他,今天的玫瑰是法国空运来的。

        送给太太,对方一定会喜欢。

        当时原逸迟疑了几秒,但也仅仅是几秒,便跟对方说:“要两束。”

        但面对花漾的提问,原逸没有说实话,他随便找了个借口:“花店今天做活动,买一送一。”

        花漾:“……”

        刚刚溢出的那点感动和不知所措,瞬间跟退潮似的退了回去。

        “你还喜欢占这种便宜?”

        原逸关上车厢门,很平静道:“不然送的也浪费了。”

        花漾:“……”

        好吧,原来给自己的是赠品。

        果然塑料夫妻送塑料花。

        花漾那点女人的小心思小虚荣小满足一下就消失得干干净净,手里的鲜艳玫瑰也仿佛瞬间成了塑料假花似的,没了半分颜色。

        回到家,花漾说了句晚安后直奔房间,留原逸站在玄关,看着她的背影进卧室。

        他没有马上回书房。

        就那么站在那,听到卧室里传来窸窣走动的声音,站了很久,思绪有些乱。

        他…竟然还想跟她再待在一起。

        原逸当然知道这不可能,他慢慢回了书房,关上门。

        天气是真的冷下来了。

        睡了几个月的单人沙发,昨天无意睡在了卧室,才突然感受到了同床共枕的温暖。

        原逸心不在焉地打开电脑,准备让自己工作,可无论试着怎么投入,他都无法在脑海中摆脱花漾的影子。

        空荡寂寞的书房,不知怎的,越来越冷了。

        花漾原本是想甩了那束玫瑰的,什么狗男人,买一送一的花也好意思送给自己。

        她花漾是缺人送花吗?

        别的不说,大学的时候曾经有追她的男人用货车运了整车的玫瑰来,她骄傲了吗?

        破赠品,花漾把它往垃圾桶随手一扔,气呼呼地坐在床上。

        可没过一分钟,又当成宝似的赶紧把花捡起来,还找了个能说服自己的借口——【就当是净化空气了】,把花插到了花瓶里。

        做完这一切,花漾的手机响了。

        是孟禾给她打来的电话。

        “听说你今天来公司了?”

        花漾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

        “原总公然牵着一个女人的手离开,除了是你还能有谁啊,公司都传疯了。”

        花漾马上找了个椅子坐下来:“都传什么了?”

        孟禾当然不会告诉她什么正宫大战小三那些难听的话,笑道:“说你好看啊,说原总宠你呗,都嫉妒你。”

        “……”

        花漾现在一听别人说原逸宠她就心虚,外面的人要是知道这人买花给自己都是赠品不得笑死。

        “对了。”孟禾继续说,“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明天我要给《marver》拍平面广告了,这次公司就选了三个模特,我资历最浅,估摸着是因为你的缘故盛总才给了我这个机会。”

        “真的?能占几版?”

        “害,就是一个彩妆品牌的演示模特,可能只有一张脸或者一双眼睛能入镜,哈哈哈。”

        “那也不错了,慢慢来,在哪拍?我可以来看吗?”

        孟禾明天要拍的地点是《marver》杂志专用的摄影厂,那里专用来拍摄各类广告平面。因为是好姐妹第一次拍广告,花漾与孟禾约定明天去探班,给她打气。

        于是第二天,花漾吃完早饭收拾了下,就打算按照孟禾给的地址过去。

        原逸昨天晚上都没怎么睡好,这会看到花漾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好像要出门似的,问:“你去哪?”

        花漾还记着塑料花的仇,爱理不理:“去见个朋友。”

        花漾在海城没什么认识的人,原逸也希望她能多和朋友之间走动,便没有多问,只叮嘱司机老秦要安全接送。

        两人的车几乎一前一后离开了碧江澜庭。

        翟羽每天会提前将当日的工作安排告诉原逸,他在车上做简短汇报:

        “九点有一个会,十点半约了奇约集团的乐总,下午两点恒泰分店开业,杂志那边,周年庆的总裁专访需要拍一些照片,本来约了明天,但明天您说了要接老太太出院,不安排工作,所以您看……”

        原逸看着满满当当的日程表,半晌,说:“十点钟过去,半小时内拍完。”

        翟羽马上应下,给摄影厂打电话安排。

        另一头,老秦也将花漾送到了摄影厂。

        kr旗下的这个摄影厂光是棚就是二十个,分别适合不同的需求,男装女装配饰,都在不同的棚里完成。

        孟禾她们今天要拍的是一个彩妆副线品牌的新产品,三个模特分别演示睫毛膏,口红和眉笔的上妆效果。

        盛博挑了她和方柔,还有另一个长相不错的模特来拍摄这组平面。其中她和方柔都是第一次,两人都异常兴奋。

        花漾到的时候,孟禾出来接的她,说是探班的朋友,安保的人也没有太为难就放行了。

        棚里正在拍方柔的,她上好了妆,摆出造型让摄影师拍特写。

        孟禾和花漾进来后坐在下面看方柔拍,边拍边聊:

        “我今天的运气也太好了,来了才知道,今天其他几个棚拍的都是大腕。”

        花漾:“谁啊?”

        孟禾捂嘴笑:“我猜你可能并不想知道。”

        花漾反应了几秒,“你别跟我说是付竟。”

        孟禾:“哈哈,就是付竟他们组合,今天在这拍十周年内刊的写真呢。”

        “……”

        还真是冤家路窄。

        正聊着,摄影师让孟禾准备,花漾赶紧让她过去。

        下一组是孟禾,方柔的部分暂时拍完。

        她从幕布前下来,坐到花漾旁边打招呼:“嗨,你好。”

        之前的名人宴上两人见过,花漾也淡淡笑了笑:“你好。”

        方柔很善于结交朋友,她觉得孟禾有背景,作为她朋友的花漾,必然也不是什么普通家庭。而且光是看花漾身上穿的,手上带的,都不是一般家庭能消费得起的物件。

        所以趁着两人在下面的时间,方柔主动跟花漾聊起了天。

        但她们之间并不熟,花漾也不是很喜欢跟陌生人聊,正好想上厕所,就跟方柔道了声歉离开。

        走出摄影棚,问了工作人员,找到了洗手间。

        蹲在隔间里,花漾听到外面有人推门进来,而后悄声聊着天:

        “公然来探班?他们这么明目张胆吗?”

        “是啊,早就有人说他是弯的,要不哪来那么多时尚资源,今天总算实锤了。”

        “所以你猜他俩谁1谁0。”

        “哈哈哈谁知道呢……”

        花漾:“……”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圈子也太乱了吧。

        她对这些八卦没兴趣,上完厕所就出去了。

        这时刚好上午十点差五分。

        花漾走了半天后却找不到来时的摄影棚,她有一点路痴,出门分不清东南西北,最关键的是,这里每一间棚都长得一模一样。

        试着给孟禾拨了个电话,却无人接听,想来她应该还在拍。

        花漾只好凭着记忆往回找,隐约记得那个棚门上有挂一个红色的牌子,她正沿着每一间摄影棚找,突然看到前面走来一排人。

        熟悉的气场让花漾直觉感应到了什么,她微抬起头,意外发现走来的竟然是原逸!

        男人穿着深灰色的西装,里面搭配黑色衬衫,蓝色花纹领带上别着昨天她见到的那款银色领夹。

        时尚又精英的感觉。

        他旁边跟着三个男人,其中一个是翟羽,边走在边说着什么。

        花漾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原逸,一时有些懵,便低头闪到了一边躲过去。

        等原逸他们走过去了,才缓缓回头去偷看,心里好奇——

        他来这里干什么?

        孟禾刚好给她回来电话,从她那问到了摄影棚的房号,花漾赶紧对号找了过去,一进门就听到在候场的模特在那说八卦:

        “我们今天真是走大运了,刚刚小姐妹告诉我原总也来了!”

        方柔眼睛顿时一亮:“什么?他也来了?”

        孟禾和花漾相对一视,没吭声。

        方柔接着又追问:“知不知道原总来干什么?”

        模特回她:“现在还不知道,我小姐妹正在打听,不过我猜是来探谁的班吧?”

        上午这个点正在厂里拍摄的就只有三个棚,除了孟禾他们这一组,还有付竟所在的组合,另外一间不知道是谁,但大概也是某个艺人预定了。

        孟禾把花漾拉到一边悄悄问:“你老公该不会是来找你的吧?”

        “当然不是。”花漾说,“他都不知道我来这里。”

        花漾也觉得原逸出现得有些奇怪,他又不是明星模特,大上午的平白无故地来拍广告的地方干什么。

        难道真的像那个模特说的,探班?

        可是探谁的?

        花漾正想着,脑子里忽然冒出刚刚在厕所里听到的那番对话,又连串反应过来付竟也在这里!

        ——时尚圈资源。

        花漾身体一阵发凉。

        虽然之前有过那种荒唐的揣测,但到底没有亲眼所见,花漾还是对原逸抱着一点幻想,就算说他喜欢男人也只是嘴上吐槽嘴炮一下过个瘾。

        她不敢想自己的猜测成真会怎样。

        她有勇气跟原逸做一对塑料夫妻,有勇气偷偷喜欢他,却没勇气去面对他永远不会女人这件事。

        心里胡思乱想,花漾后悔刚刚应该跟着原逸,看看他到底是去哪里,而不是在这里没有方向一样的乱猜。

        孟禾见花漾有些走神的样子,建议道:“要不我陪你去看看?”

        花漾赶紧摇头,“不用了。”

        顿了顿,她问:“你知道付竟他们在哪个棚拍摄吗?”

        花漾想了很久,如果自己听到的那对主人公真的是原逸和付竟的话,那么原逸一定会出现在那个棚里。

        她只要去看一看就会得到答案。

        但这其实是很难的一个决定,要亲自去面对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

        花漾慢吞吞地起身,犹豫再三,还是按照孟禾告诉她的位置,找了过去。

        这次《marver》十周年特别刊,原逸作为整个集团的总裁和杂志出版人,也接受了一波采访。他的时间很紧,来棚里只有半个小时,访问和拍摄都要完成,

        翟羽边走边给原逸对着访问稿的问题,没有注意到原逸在步行中忽然停滞的半秒。

        不动声色,不易察觉。

        等到了摄影棚门口,原逸身形突然顿住。

        他回头,朝刚刚走过的地方看过去。

        翟羽有些莫名:“怎么了?”

        “打电话给老秦,问她送太太去哪了。”

        “是。”

        翟羽马上就给老秦拨了电话,问了过后有些意外。

        原逸看到他的表情,似乎得到了印证:“也在这里,是不是。”

        翟羽低头:“是。”

        原逸刚刚经过的时候原本注意力在翟羽说的问题上,花漾走过来的身影也只是余光扫到,并没有在意,可偏偏她突然一躲,反倒让原逸的视线落了过去。

        明显这个人是看到自己才躲开的。

        所以原逸从那个拐角经过的时候便多看了一眼,没想到却看到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

        今天花漾穿了一套香家的套装,白色系的,背影很软糯。

        原逸一眼就认出是她,但当时身边都是下属,摄影棚已经准备就绪,他没有办法停下来上去问个究竟。

        现在站在门口,在确定了那个身影就是花漾后,原逸也同样发出了一样的疑惑。

        依稀记得早上出门的时候,花漾说,今天要去见个朋友。

        而刚刚九点在公司开会提到十周年杂志内容选题的时候,主编随口提了一句,今天付竟和团队在摄影厂拍摄。

        这样的巧合让原逸不得不将两人联系在了一起。

        名人宴那晚扎进心里的那根隐形的刺又腾地冒了出来,一阵阵的,沉闷不爽。

        原逸努力让自己暂时不去想那些,他推门进了摄影棚,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情绪淡淡道:“开始吧。”

        摄影师见人来了,马上让主持人过来准备拍摄。

        可很快,不仅是摄影师,在场所有人都发现,原逸根本就不像一个要来拍摄访问的状态,他脸色很沉,眉头锁着,心思也都不在访谈上。

        主持人小心问着问题,摄影师也很紧张地拍着,下面众人更是大气不敢出一声。

        尽管没人敢对老板有半分要求,可拍到一半,原逸还是撂挑子不干了。

        他突然站起来往外走。

        翟羽马上跟上。

        “去问问付竟在哪个棚拍摄。”

        原逸就想知道,花漾是不是真的还惦记着那个会唱歌弹琴给她听的老同学。

        他坐在摄影机前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如坐针毡,满脑子都在想花漾和付竟,付竟和花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女人的一言一行都开始渗入自己的世界。

        而他无法控制。

        翟羽告诉原逸,付竟的组合在c6棚拍摄。

        原逸直奔c6棚,他几乎没有任何停留缓冲的打算,到了门口直接就推开了门。

        正在拍摄的一众工作人员回过头来。

        幕布前正在拍每个人的单人特写,付竟的已经拍完了,他站在台下也微微一愣。

        “原总?”

        经纪人很会来事,马上上前打起招呼:“哟,原总,什么风把您吹过来了,您今天也来棚里吗?要不待会等他们几个拍完了我做东咱们一起吃顿饭?”

        他说他的,原逸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就在全场寻找花漾的身影。

        但环视了一圈,原逸发现……c6除了两个女性工作人员,其他没有任何女人在场。

        他的心好像松了那么一点下来,淡淡瞥了身边的付竟一眼。

        付竟:“……?”

        不知怎的,这个眼神让他有种突然被刀锋在脸上划了一刀的感觉。

        原逸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准备出去,可就在这时,c6的摄影棚门被打开了。

        一个小脑袋探头探脑地伸进来,像是在偷偷找谁,大家以为是工作人员,没在意,可只有原逸和付竟快速认出了那是花漾。

        而花漾,也几乎是同时看到站在一起的原逸和付竟。

        三个人三双眼睛互相看着对方,一时间,三方的心思都有些混乱。

        付竟对在这里看到花漾很意外,他两步上前道:“你怎么来了?”

        这句话听在原逸耳里,是一句份外热情的惊喜。

        听在花漾耳里,却好像是被撞破奸/情后尴尬惊慌的掩饰。

        花漾双腿好像被灌了铅一样的挪不开,她不敢相信推门真的看到这两人站在一起,而且更让她无法相信的是。

        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还多了一样铁证。

        原逸今天的领带上,别了昨天她看到的那个银色领带夹。

        而付竟的领带上,也有。

        一!模!一!样!

        哦,是情侣款吗?

        领夹反射的光刺痛了花漾的心和眼睛,她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了原逸一眼后,迅速关上了门。

        同理,花漾的这一走,在原逸心里,也坐实了什么似的。

        他的心突然疼了下。

        回头,所有从心底涌出的情绪都怒还给了付竟。

        付竟很无辜,甚至被看得莫名发寒。

        ???

        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这位大佬好像对他充满了敌意……

        摄影棚里工作人员多,原逸不想在这里争论什么,质问什么,只是很冷地睨了付竟几眼后,跟着花漾追了出去。

        他刚一出门,迎面就撞上一个女人,女人烫着大波浪,披着一件外套,因为撞到的缘故,外套掉在地上,露出里面清凉性感的裙子。

        原逸无心停留,道了声抱歉就往前走,女人却拦住他:

        “原总,这么巧?是我,方柔,你还记得——”

        “滚。”

        方柔的话甚至都没说完,就被原逸一胳膊推到旁边。

        她踉跄了两下站住,看着男人的背影,慢慢蹲下来捡起外套。

        捏住衣角的手心慢慢收紧,方柔很不甘,很失落。

        为什么,他甚至都不能认真地看自己一次……?

        而前面,花漾慌不择路地跑开了。

        她现在就跟无头苍蝇一样,不知道该往哪里跑,脑子里也很乱,没想到自己只是来看孟禾的拍摄,却意外撞见了原逸和付竟的实锤。

        花漾脑补出两人酱酱酿酿的画面,突然就有点反胃。

        起初是难以置信,慢慢就变得生气,像是受到了欺骗一样。

        “花漾。”

        身后原逸在喊。

        可花漾根本不想停下来,她不知道自己一旦停下来要说些什么,她实在没有办法装什么都不知道。

        她现在不可以见原逸。

        她需要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

        可原逸不这么认为。

        他强势,干脆,非要把花漾拉到面前问个清楚。

        于是还无头苍蝇般跑的花漾下一秒就被一双手拖进了一个黑漆漆没有开灯的摄影棚里。

        知道是原逸拖住了自己,花漾生气地甩开:“你别碰我。”

        花漾想去开门,却摸不到门在哪,再加上周围什么都看不清,一时着急,更是把原逸对自己的禁锢理解为做贼心虚甚至是想要“杀人灭口”

        她不禁喊:“你要干什么?!”

        原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控制不了情绪,就觉得先前压在心底的那股不爽成倍爆发出来了似的,“这句话不是我问你吗,你要干什么,你来这里干什么?”

        “关你什么事,我堂堂正正来看朋友。”

        “堂堂正正?”原逸想笑,“堂堂正正你看到我跑什么?”

        花漾梗着脖子炮弹似的往回怼:“我不跑留下来看你们恶心给我看吗?”

        原逸:“我们恶心?”

        “不然呢,难道你们棒棒,我站在旁边为你俩的爱情鼓掌吗?”

        ???

        原逸忽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他往前走了一步,“你在说什么?”

        花漾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说你这个骗子大渣男,喜欢男人就喜欢男人,干嘛要骗我结婚,浪费我青春?你以为我好欺负是不是,你……”

        “等等。”原逸打断她,越听越糊涂:“我喜欢男人?”

        “别演了,我早就发现你不对劲了,你和付竟的同款领带夹真不错,情侣款是吧,他拍照你也跑来探班,你可别跟我说你也兼职模特来拍广告的,行了原逸,我跟你演戏演够了,咱们离婚吧。”

        花漾发射子弹一样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说完总算解气了。

        也把这几个月来藏在心里的不解和委屈一并爆发出来。

        她偷偷喜欢上了他,他却不喜欢自己。

        不喜欢就罢了,还喜欢男人。

        太欺负人了。

        原逸没有说话。

        摄影棚本就空旷,没人说话后更显安静,静到仿佛能听到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静到花漾略微急促的呼吸一下又一下,充满了委屈。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原逸的辩解,花漾更加气愤:“你说话啊,你有本事骗婚,你有本事现在马上跟我解释!”

        “你要我解释是吗。”原逸忽然淡淡开口,声音刺破静谧,带着一丝暗哑。

        花漾扬着声音顶回去:“你敢吗?你有的解释吗?”

        又安静了片刻,就在花漾以为这狗男人自己都无法洗白了的时候,忽然察觉有一股温热的气息朝自己扑面而来。

        紧接着,一双手托住了她的后脑,下一秒,唇被狠狠地封住。

        黑暗中,花漾瞪大了眼睛。

        手不知所措地抵在原逸胸口,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对方力道很大,花漾仓促地接受着这个并不温柔的吻,身体一再后退,直到退无可退,被逼在了墙角。

        唇贴着唇,暧昧气息疯狂涌入灼烧着花漾,她闭着眼睛,想逃离唇.齿间的纠缠,却又被霸道地握住不松手。

        直到快喘不过气来,原逸才倏地松开她,呼出的热气撩拨脸颊:

        “我敢吗。”

        作者有话要说:圆圆:你再愤怒一点,我还敢在这干别的。

        ————————

        今天又是屁股坐扁的一天,别的不说了,继续25字红包走起来吧……

        我去揉屁股了。

        ps,领夹是真的一模一样,至于为什么,明天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