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24章 小狐狸

第24章 小狐狸

        尽管这位杨伯父对【总裁的洗手间里为什么会突然进了一只猫】一时不太能理解,但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他没办法去深究细节,就算这会原逸说里面进来了只老虎他都只有闭嘴相信的份。

        于是马上很恭敬地道别:“行行行,那我先走了。”

        ——不打扰你玩猫了。

        等对方离开了办公室,原逸才好气又好笑地靠在墙上,看着洗手间的门,

        “还不出来?”

        花漾:“……”

        没脸见人.jpg

        这大概是花漾二十二年人生里经历过最难堪的一次事件,偷穿别人的衣服被抓了个正着不说,还光腿躲在厕所里这么羞耻。

        看着就在门外的男人身影,自知躲不过去,花漾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

        两只手瑟缩地揉着衣角,双脚也局促不安地并在一起,像个做错了事的学生来办公室见教导主任一样低着头。

        原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是又抓了什么放在我洗手间?”

        花漾很无辜。

        人与人之间不能有一点信任吗,就算没有,也不要天马行空地乱猜啊。

        她都穿成这样了还能抓什么?

        花漾下巴快戳到胸口,头低到不能再低,有股认命自嘲的味道:“我抓我自己……”

        “你自己?”

        察觉到这话容易让人误解,花漾马上纠正:“我意思是,我是来给你送画的,小姨送给我一幅画,我觉得不错,想送给你。”

        她认真的样子让原逸眼角轻轻勾了勾,再次由上而下地打量:“是吗。”

        刚刚推门进去看到她的那一刻,原逸几乎无法相信,所幸自己心理素质过硬,不到三秒就控制住了所有的情绪。

        无他,就是惊喜和保护。

        惊喜她突然的出现,保护她突然的出现。

        裹在白色衬衫里的花漾身材小巧,露出来的腿光滑细腻,不知是不是刚刚跟门斗争的原因,扎起的头发乱了几缕。

        凌乱美天生自带吸引力,很多女明星为了追求效果,会故意让造型师做出这样的凌乱感。

        可花漾却是那种很自然地乱。

        凭良心说,乱得很美,乱得恰如其分,浑圆天成。

        乱得,原逸的心也跟着有点乱了。

        察觉到原逸在看自己,花漾不自然地摸了摸脸,又赶紧扯下马尾结。

        倏然间,顺滑的长发披散开来,垂在白色衬衫上。

        “我头发乱了是吗?”花漾边扎边问。

        原逸却拦住她的手:“不用扎了。”

        他声音微哑,动作轻轻的,莫名带着一丝撩拨感。

        花漾感觉到脸颊在发热,眼神闪烁着放下手,又觉气氛微妙,便咳了声建议,“那个,我去拿画给你看。”

        她边说边往外走,却没注意洗手间门口高出的一点台阶,脚下一绊,人直勾勾地朝原逸怀里栽了过去。

        霎那间,原逸下意识伸手,稳稳接住。

        花漾真实生动地上演了什么叫投怀送抱,什么叫欲拒还迎。

        她绝望地闭上眼。

        这大概就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吧,惩罚她对老公的不信任,惩罚她还大胆跑来公司调查。

        尽管自己接二连三花里胡哨的表演都仿佛朝着【没错我就是来公司诱惑你】这样的方向暗示,但花漾还是倔强地给自己解释:

        “你别乱想,我没那个想法。”

        原逸笑了。

        “哪个想法?”

        花漾:“……”

        这人故意挖坑给自己跳,她又不傻,才不跳。

        一身正气凛然地走到墙脚拿起画,学着宋凌的语气:“你能读懂这幅画想表达的内容吗。”

        完美学到了原逸转移话题的本事。

        原逸轻轻地勾着唇角走过来,在画上随意扫了两眼、漫不经心地回:“她在想今天晚上吃什么。”

        花漾:“……”

        闭嘴,心服口服。

        那天画的时候花漾满脑子都在想晚上是吃小火锅还是驴肉火烧还是十全大排骨。

        原逸这个回答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把你想说的都说了让你无话可说。】

        花漾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才会冒出来公司找他的念头,平白遭这么多无趣和尴尬。

        她决定不演戏说废话了,直接开口:“有吹风机吗,我衣服被人洒了点咖啡,想吹一下。”

        原来是这样。

        原逸嘴角不易察觉地轻哂,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打千夏的内线:

        “你去样衣室挑几件适合太太的衣服过来。”

        公司常年有各大时装品牌的最新款样衣供拍摄使用,千夏特地挑了三套风格不一样的上来。

        一套白色都市职业装,一套薄荷绿连衣裙,还有一套稍前卫的抽带设计上衣。

        三套服装,配了三双不一样的鞋。

        花漾原本是想选抽带那款,适合自己的性子,但原逸却直接挑了薄荷绿的连衣裙。

        “就这个吧。”

        原逸的品味符合他的身份,有钱男人都喜欢气质款的名媛千金,无论干什么都是优雅端庄的。就连郭荷芝也喜欢那样的女儿,总埋怨花漾穿衣风格奇奇怪怪,没个女孩的样子。

        花漾接了裙子,去衣帽间换下原逸的衬衣,然后挂回衣柜里。

        衣柜中间一层是透明的展览格,里面放了不少手表和男性配饰,所有物件中,有个很别致的领带夹吸引了花漾的注意,领带夹是亮银色的,暗纹设计,非常低调奢华。

        别的不说,狗男人的品味是真的不错。

        花漾多看了一眼,收回视线。

        她换好衣服出去,看到原逸也在收拾文件,问:“你要去忙了吗?”

        原逸:“嗯,有点事。”

        “那我先回去了。”花漾说着往外走,原逸却喊住她:“一起吧。”

        “啊?”

        一众格子间前,伏案工作的男男女女们又抬起了头。

        总裁办公室的门开了,原逸从里面走出来,跟过去不一样的是,他后面还跟了个女人。

        “那女的谁啊?”

        “是刚刚那个送画的吗?”

        “不像啊,衣服都不一样。”

        “那她从哪冒出来的?”

        正当大家窃窃私语议论时,走在前面的原逸忽然垂下手,极其自然地拉上了身后花漾的手。

        花漾心里一动,温度从手心直达心底,她脸颊腾地升起两朵粉红。

        原逸的手不像第一次和自己牵在一起时的感觉了,那时候夏玉婵按着他俩的手,他掌心冰凉透着冷漠,如今却觉得温暖柔软,握在一起莫名安心。

        这个牵手也惊动了整个办公室。待他们离开后,众人纷纷站起来交头接耳:

        “我艹那不会是原总老婆吧?”

        “看身高挺像的,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绝了,这是在公开秀恩爱吗?可惜一直低头看不到正脸!”

        “嫉妒使我不想工作,快,谁有总裁老婆的八卦!”

        ……

        两人一起乘坐总裁专用电梯下去,电梯里,花漾试着往回收手。

        刚刚在员工面子算是给他面子,可现在都在电梯里了,就没有必要做戏了吧。

        可花漾却抽不回自己的手。

        她小声嘟哝:“好了吧,这里又没人看。”

        男人平静回应:“有监控。”

        “……”

        服了,这人要不要演得这么精细,谁会没事跑去调监控检查总裁两夫妻在电梯间有没有牵手这件事啊……

        花漾无力吐槽,只能由着她,一路牵到了停车场上车。

        总裁太太神秘现身公司的事也瞬间传遍了kr大楼的每一层,孟禾听到花漾来了的事愣了下,忙问传消息的人:“真的?”

        “当然,原总可是牵着她的手出去的。”

        “赌一毛钱她是因为之前卫语蓝的事才来宣示地位的吧?”

        “正宫大战小三?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所以我们来押一押最后到底是谁赢?”

        “肯定是正宫啊,卫语蓝又没背景,就是个模特,进不了豪门的。”

        “能进原家门的肯定也是门当户对,卫语蓝就不要想了。”

        众人议论纷纷,方柔悄悄问孟禾:

        “小禾,你知道她们说的这些事吗?”

        孟禾:“什么事?”

        “原总那个老婆是什么人?漂亮吗?家里有钱吗?”

        孟禾装傻:“我怎么会知道……”

        “噢。”方柔轻轻笑了笑,“我随便问问。”

        孟禾进来的第一天方柔就听说她有关系,于是一早就主动示好靠近,后来得知两人是老乡,关系更是近了一步。

        可如今在她这里也没能打听到什么消息,方柔有些失望,但面上还是淡淡的,笑着给孟禾递去一瓶水:“渴了吧?”

        今天原逸没有喊司机,他独自开车,花漾坐在副驾驶,双手扣着自己的小包包,不断清嗓掩饰自己的紧张和拘束。

        这还是他们两人单独在一个车里,像普通的情侣、夫妻那样,一个开车,一个坐在旁边。

        车厢里很安静,空气互相交换,莫名总徜徉着一股暧昧的味道。

        像是为了掩盖什么似的,花漾忍不住主动问,“我们去哪?”

        她话刚刚说完,原逸把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等我一下。”

        “?”

        花漾看到原逸下车,去了马路对面。

        原逸身材好,堪比男模,每天出门的穿搭永远一丝不苟,就算是一成不变的西装衬衣,他每天也会有不一样的风格。

        无论何时何地,由内而外的那种骄矜从未消失过。

        就好比现在,就算只是一个背影,也会让女人产生无数幻想。

        花漾趴在窗口出神地看他过了马路,进了一家花店。

        花店?

        花漾不禁坐直,视线拉长往里看。

        他买花干什么?

        那个,男人买花,不都是送给女人吗……

        花漾的心突然紧张地跳了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情人节还早,七夕又过了,所以原逸为什么要买花给自己?

        尽管一时没想到理由,但原逸突然整的这一出浪漫还是让花漾的少女心突突突的萌动起来,她赶紧收回视线,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低着头看手机,手心却微微沁出了一层汗。

        在脑子里设计了至少一百种待会原逸把花拿来后她自然优雅接过来的画面。

        内心极度激动兴奋,恨不能马上登陆某乎在线提问——第一次收到老公送的花需要注意些什么。

        就在把这些画面在脑子里逐项演练时,车门开了。

        一阵花香扑鼻而来,花漾的心怦怦跳,但大概是提前排练了的原因,还是很冷静地转过来。

        果然,跟自己想象中一样,原逸手里捧着一束漂亮的玫瑰,中间穿插着满天星,简单又浪漫,是最经典的一款代表爱情的花束。

        花漾故意露出意外的表情:“这是?”

        她已经想好了下一句该怎么云淡风轻的回答,却没想到原逸把花放到了后座:

        “给奶奶买的。”

        花漾:“……?”

        ???

        奶奶?

        许是看出花漾眼里的疑惑,原逸边发动车边解释道:“今天是奶奶和爷爷的结婚纪念日,爷爷还在的时候每年都会送一束花给她,爷爷去世后,我就代替了爷爷,在每年的今天送一束花给他的爱人。”

        大概是刚刚所有的思路都用在如何思考接受原逸给自己送花这件事,花漾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对这个略带浪漫的真相做出什么反应。

        她愣了几秒,努力让自己笑了下:“嗯……奶奶真幸福。”

        老伴在的时候送花,老伴不在了有孙子送。

        花漾默默带着笑容转过来,看着前方不说话。

        实际心里疯狂弹幕吐槽自己——

        【你个白痴又自作多情了!】

        【听听,脸啪啪啪的打得响不响?】

        【收起你的幻想吧,他就不喜欢女人!】

        【佛一点,塑料夫妻,不要指望太多,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

        花漾暗自调整了几次呼吸,终于从这场略带耻辱的单人剧中冷静下来。

        到了医院。

        护工正在喂夏玉婵吃晚饭,宋孜在旁守着,像是在做什么赌注似的,当原逸推门进来的时候,宋孜笑着说:“您看,我就说您这个孙子忘了什么都不会忘了今天。”

        夏玉婵虽然似乎赌输了,脸上却笑得很高兴。

        “小逸总是对奶奶这么贴心。”

        原逸走上前,把花递给她:“奶奶,这是爷爷送给您的。”

        “谢谢,谢谢。”

        夏玉婵捧着玫瑰花,眼角的皱纹向上扬着,花漾能感觉出这一刻她心中浓浓的幸福和满足。

        哪怕是老伴过世了,夏玉婵依然是被爱着的。

        花漾不禁对素未谋面的爷爷感起了兴趣,问夏玉婵:“奶奶,您和爷爷是怎么认识的?”

        “能怎么认识,我们那个年代可没有什么自由恋爱。”夏玉婵抱着花笑道,似乎也陷入了回忆:“你爷爷那时候长得俊俏,还是留洋回来的高材生,喜欢他的小姑娘可多了,但他和我从小有娃娃亲,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邮政局的普通工人,任谁说出去都不配的。”

        “结婚了你爷爷脾气也傲着呢,开始都不愿意跟我讲话,后来我每天照顾他,伺候他,慢慢的,他也晓得问我冷暖了。”

        夏玉婵摸着自己的胸口:“心啊,就被我捂热了。”

        宋孜紧接着笑道:“后来爷爷就特别爱您,反过来每天照顾您,伺候您了。”

        夏玉婵略羞涩地笑了笑,“我们那个时候的感情,慢,但真诚,不像现在的小年轻,浮躁。”

        说着,夏玉婵牵过花漾和原逸的手,“你们呀,要珍惜彼此,能遇见就是缘分,命中注定的缘分。把感情这件事想得纯粹一点,不要太复杂。”

        宋孜揶揄自己的儿子:“咱们原逸差不到哪里去的,原家祖传的重情重义,错不了,是吧?您看他多喜欢漾漾,都快捧手心里了。”

        原逸眉尖不易察觉地挑了挑,须臾,面色平稳地应:“嗯。”

        竟然还“嗯”?

        他什么时候把自己捧在手心了?

        花漾看原逸那对答如流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就觉得这人心理素质可太好了。明明跟自己一毛钱的感情都没有,却在长辈面前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她默默觉得原家祖传的重情到了原逸这可能要劈个叉了。

        从医院回家的这一路,窗半开,晚风轻拂,车里放着轻柔的音乐,两人没有说话,似乎都在各自回味夏玉婵的那番人生经验。

        到碧江澜庭的时候,花漾先下了车,本想等原逸一起走,可又觉得这样显得自己过于主动,毕竟过去两人从没有过这样的行为。

        犹豫了下,还是转身先走。

        原逸却放下车窗,喊她名字:“花漾。”

        花漾回过头:“?”

        他轻轻按了下车控,后车厢的门被打开。

        “你有东西在后面没拿。”

        “东西?”

        花漾先是愣了下,忽然想起可能是自己换下来的脏衣服,点了点头,赶紧哒哒哒地朝后车厢跑了过去,走到车门面前,抬手打开——

        一束娇艳的红玫瑰,静静地躺在那。

        作者有话要说:圆圆:祖传撩妹王者级继承选手在此,今天只是小露一手。

        ——————

        评论!!!送红包!!25字评起来好吗?!!

        你们狂野一点,我不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