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22章 小燕子

第22章 小燕子

        花漾被原逸这个撕纸的动作愣了下,反应片刻,不知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莫名觉得有些玩味。

        “你干什么?”

        原逸没看她,视线落在窗外不断后退的光影上,淡淡回:

        “你已经结婚了。”

        花漾顿住,忽而气笑了似的,“你什么意思?”

        原逸略微蹙眉,转头看她,“那你什么意思,你是想加吗?”

        花漾不喜欢这样生硬又强势的态度,她把话顶回去:“我加个朋友不行?”

        原逸看了她几秒,漆黑的眸子看不出什么情绪。

        几秒后,他从车载垃圾桶里拿出刚刚撕掉的碎片,重新放回花漾手里:“随意。”

        “……”

        车里又恢复了寂静,气氛透着一股压抑,花漾捏着纸碎片,余光瞥原逸的侧颜,莫名觉得有些情绪梗在两人之间,却不知道怎么说。

        回到家,各自回房,关上门。

        花漾心里烦,要回来的碎片看都没看就丢进了垃圾桶,她根本没兴趣去加付竟,单纯就是刚刚那一刻有些赌气罢了。

        他管那么宽干什么?

        手机忽然响,是孟禾发来的微信。

        【你去哪了?怎么半天没回来?】

        花漾无精打采地敲过去:

        【我已经回家了。】

        孟禾回了个ok,没再回复。

        突然横出的一张纸条让花漾心烦焦躁,她想了很久,还是没忍住给孟禾发了一大段话去倾诉:

        【我刚刚出去遇到了付竟,他给我留了手机号,你都不知道怎么那么巧,跟见了鬼似的,我老公竟然看到了!现在他好像还生气了:(】

        孟禾收到消息思索片刻,这件事到底因自己嘴瓢而起,她决定坦白从宽。

        【其实是我昨天面试的时候不小心说了过去付竟追你的事……你别生气,我是为了暗示原总你有很人追,让他要珍惜你!】

        【付竟第一排的位置是他调到第三的,付竟现在给你手机号他不开心,原总是在吃醋吧?嘿嘿,要不你哄哄他?】

        花漾看到屏幕上孟禾打来的话,脑子懵了几秒。

        吃醋?

        原逸吃醋?

        怎么可能?!

        孟禾又噼里啪啦地给她分析:

        【人家昨天偷偷跟我打听你爱吃什么,今天你就跟旧情人交换手机号,换了我也不开心啊,快!我给你支个招,你现在赶紧去抱着他亲一口,保证什么不开心都烟消云散!】

        花漾换身处地的想,假如现在自己看到原逸和卫语蓝在偷偷交换什么**的东西,那可能已经闷闷不乐气炸了。

        所以……

        原逸喜欢自己?

        虽然不是很相信这个设定,但是一旦按照孟禾的猜测去想,似乎一切又变得可以解释了起来。

        花漾忽然感觉浑身不自在了起来。

        她一直认为自己跟原逸是塑料夫妻,相处到现在三个多月的时间,最多是在塑料的份上多了一点面子,即原逸对内对外都给足了她这个总裁太太的面子。

        但是喜欢?

        花漾真的感觉不到。

        她只感觉到了自己单方面对他日渐加深却偷偷藏着的好感。

        外面一阵风刮过,窗户被风弹回来,发出不小的声响。

        花漾思绪被打断,起身去关窗,边关边想,深秋了,原逸好像还一直盖着一条薄薄的被子。

        她站在窗边默默想了会,在柜子里找出一床毛毯。

        从盛典现场回来原逸就在书房坐着没吭声。

        他什么事都没做,就那么坐在那,反复沉淀和清理着自己的思绪。

        付竟出来的时候他看到花漾一直在伸长脖子看,后面她出去了,付竟也跟着出去了。

        自己当时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竟没控制住离开了现场,刚走到门前中庭,就看到付竟和花漾站在中庭说着话,没过多久,付竟就给了花漾一张纸条。

        到现在回忆起这副画面,原逸仍然极度不适。

        原逸不清楚自己这种突然生出的带着占有欲的情绪从何而来,他松了松领结,无意中想起盛博说的话——

        “你就差把喜欢她写在脸上了。”

        可原逸觉得不可能。

        他了解自己,从最初见到花漾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对方并不是自己的理想型,他们的结合不过是一场迎合长辈心愿的戏。

        假戏怎么可能会成真。

        原逸目光垂在桌面,想起了什么似的,拉开抽屉拿出那份协议书。

        好像现在只剩下这个能证明自己当初果断的心意,一开始他就决定了他们的婚姻时限和结果,怎么可能会半路变了心思。

        可原逸却在渐渐地在意花漾每天是否过得快乐,吃得好不好,穿得好不好。

        他曾将这一切归于责任使然。

        可仅仅是责任的话,今晚的他不该会是这样的反应。

        原逸思绪有些乱,书房门忽然响,花漾在外敲门:

        “原逸?”

        还没等原逸出声,花漾就推门进来了。

        原逸下意识地地将协议书按到一堆文件下面,不动声色道:“有事吗?”

        花漾看到了他这个动作,只是没有多想,以为是工作上的事。

        她抱着毯子走进来:

        “都降温了,你睡在这个单人沙发上会冷的吧?我给你拿了一床毯子来。”

        花漾突然的关心让原逸心底憋着的那点情绪莫名散开不少,只是他惯于藏起自己,神情仍淡淡的:

        “谢谢。”

        之后再无多言。

        饶是花漾心里有再多想说的话,在这种场面下也说不出来了。

        这个男人根本就毫无反应啊……

        这哪里像吃醋的样子?他明明就很平静。

        再说,正常的男人在半夜收到老婆送来的爱心毛毯,怎么可能就回一个谢谢?

        花漾觉得这事不对,她回到房里翻来覆去,抱着枕头各种分析,还是觉得不能轻信孟禾的话。

        这种事不能光听女人的,得问男人,说不定男人的立场又不同。

        于是花漾首当其冲找到了马哲:

        【我有个朋友,她和一个男的交换联系方式被男朋友看见了,男朋友很生气,你说那个男朋友是不是吃醋?】

        马哲的回复犀利无比:

        【有两种可能。1,男朋友吃醋。2,男朋友喜欢那个男的。】

        花漾:???

        画面突然弯了起来。

        她怎么没有想过这种可能?

        花漾认真坐正,开始分析起了第二种可能,她快速打开微博,搜寻付竟和kr相关的合作消息,找着找着,花漾的神情渐渐严肃起来。

        次日清晨,原逸刚从客卫洗漱出来,就看到花漾靠在门口看着他。

        眼神带着一种严厉的考察和审核意味。

        原逸莫名有种被带进局子眼神逼问既视感。

        “干什么。”

        花漾只看不说话,过了会,一阵风似的飘走。

        原逸:“……”

        餐厅吃早饭的时候,吃到一半,原逸又发现花漾撑着个脑袋在看自己,神情莫名严肃。

        原逸被看得不自在,“你有什么事就说。”

        花漾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头埋进碗里吃面。

        原逸:“……”

        这一早上,花漾幽幽的身影时不时就在原逸面前闪一下,复杂的眼神观望几秒,什么都不说又离开。弄得原逸十分莫名其妙,到了公司开会都不太专心。

        媒体部的负责人在汇报昨晚名人宴的各项数据,末了还着重提了下:

        “因为付竟的座位问题,昨晚他的粉丝在微博喊话《marver》排番位不公平,撕得很激烈,这件事有没有必要做出回应。”

        想起昨晚付竟给手机号花漾的事,原逸心不在焉地回:“有什么好回应的,他有那个资历坐第一排么。”

        付竟最近是人气顶流,之前和《marver》的合作一直很好,这次这个位置排得众人也有些不解,但老板的心思谁都摸不透,可能付竟突然不入他的眼,或者暗地了得罪了老板,这都说不准的事。

        《marver》主编小心建议道:“这期付竟有个内页采访,上市后应该能缓解不少粉丝的不满。”

        原逸皱眉:“采访?”

        主编好像看出了原逸眉眼中的那点嫌弃,马上解释道:“是他们组合的采访,不是他个人。”

        场地和服装、版面都定好了,如果这时候原逸来一句取消,亏损的不仅是钱和人力物力,最要紧的是,空出的那几页版面临时也找不到人来填。

        全场安静了约一分钟。

        最后,原逸轻轻淡淡地嗯了声,算是默认了这个采访。

        一码归一码,意识到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上后,原逸及时拦住了自己。

        毕竟他不能因为付竟一个人,而让他们整个组合和杂志所有的编辑团队白忙。

        开完会回办公室的路上,原逸边走边嘱咐翟羽:

        “你待会去帮我买个礼物。”

        翟羽察言观色:“t家昨天在恒泰刚开了专柜,听说有一条从意大利过来的手工定制钻石手链,七位数,独一件,很适合太太。”

        原逸丝毫没有考虑:“就它了。”

        “是。”

        两人乘电梯回到办公室,千夏站起来通知原逸:

        “卫小姐来了,在里面等了您很久。”

        原逸轻轻皱眉,不悦地看了千夏一眼。翟羽立即上前帮他推开门,关门后才过来告诉千夏:

        “只有原总的太太才可以坐在里面等原总,以后不要再犯这种错误。”

        千夏微微一怔:“可是他们……”

        “没有可是。”翟羽把会议上的文件交给千夏,见她还不解的样子,又细声提醒道:“你还嫌外面的新闻不够多吗。”

        千夏:“……是。”

        办公室内,安静无声。

        卫语蓝等了原逸半个小时,见他终于回来,眼尾轻轻挑了挑。

        双手递上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声轻轻道:

        “给你的新婚礼物。”

        原逸从进来视线几乎没有落在她身上,这份礼物自然也没有收进眼里。

        他处理着文件未签的字,声音寡淡:

        “如果只是来送礼物,那可以走了,我还有个电话要打。”

        闻言,卫语蓝缓慢放下交叠的双腿,身体朝前倾了些:“走?”

        她顿了半晌:“我记得你以前对我很温柔。”

        原逸笔尖一顿,抬起头:“卫小姐,那不叫温柔。”

        “不是温柔是什么?”

        “是对你的尊重。”

        卫语蓝好似不信似的:“尊重?”

        “你自重,我便尊重。”

        “可你明明——”卫语蓝话到嘴边又收住,几番嗫喏着唇心有不甘地想说什么,终是控制住了情绪,自嘲地笑出来:

        “结了婚到底是不一样。我明白了,难怪打那么多电话都不接。”

        “你可以出去了。”原逸态度冷漠,边说边赶客地拨起了电话,等手机那边响起花漾的声音时,他才怔然发现自己这一连串无意识的举动。

        花漾喂了好几声:“干嘛?”

        听到花漾清透娇俏的声音,原逸的心情都莫名跟着好了些似的,清了清嗓:“晚上等我回家再睡。”

        他要把礼物给她,顺便……为昨天的事道个歉。

        卫语蓝一听就知道原逸这个电话是打给谁的,她低头轻轻笑了笑,重新带上墨镜。

        从总裁办公室出来时,卫语蓝神色已经恢复了跟平时一样的淡然自信,她身材高挑惹眼,踩着高跟鞋离开了kr大楼,深色墨镜下,谁也窥探不清她的表情。

        时尚集团没有不透风的墙,从1楼接待台到58楼会议室,不到半天的时间,卫语蓝出入原逸办公室的事传了个遍,甚至各种捕风捉影。

        孟禾和方柔在练习室里也听到一堆八卦,众模特训练结束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卫语蓝怎么跟总裁太太似的随意进出老板办公室?别不是在里面来了顿快餐吧?】

        【他们俩本来就有一腿,卫语蓝要不是原逸捧能有今天?哪个资本会免费捧人?】

        【而且这次十周年的封面还特地去巴黎拍,你见公司对哪个模特这么重视过?】

        【那你们猜原总那个新婚太太知不知道?】

        【知不知道都一样,豪门不都这个样子,睁只眼闭只眼呗。】

        几个女的边说边笑,方柔在旁沉下脸,从嗓子里恨恨地抵出一句:

        “卫语蓝真恶心。”

        孟禾虽不是当事人,却也听得无比刺耳,对着花漾的微信对话框几次打了又删,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付竟的事自己已经多嘴过一次了,不能再让花漾陷入困扰。

        除非有一天,这件事情铁证如山,她亲眼看到。

        一天三个会,两场应酬,全部结束后原逸才回了家。

        深夜十二点,原以为花漾肯定已经睡了,却没想到卧室的灯竟然还亮着。

        原逸手搭着外套走近,轻轻敲了两下门,没人应。

        他试着拧了下门,门开了。

        房里亮着一盏小灯,ipad还在播着韩国偶像剧,花漾躺在床前的沙发上,歪着身子睡着了。

        她穿着白色印花的睡衣,上身趴在床上,长发散了一半遮住脸颊,长密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随着呼吸轻颤着,看起来毫无防备,像只软绵绵的无害小绵羊。

        沙发旁还有个人形高的大熊,也摆成了看电视的样子,乖巧地坐在一旁。

        她安静起来的样子,倒是没那么调皮。

        原逸轻轻笑了下,而后看了下室温,17度。

        就这么躺在这里睡肯定不行,本想去推一下花漾叫醒她,可手到了女孩肩旁原逸又停住。

        似乎有些不忍心打扰。

        顿了顿,原逸把自己的外套放到一边,抱起她,从床尾绕到床前。

        放下的时候,动作格外的轻,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一样,身体前倾着,将她在床上放平。

        再轻轻试着从身下抽出自己的手。

        花漾皱了皱眉,翻过身伸手抱住原逸,梦呓似的说了几句话,又睡着。

        突然两只软绵的胳膊抱住自己,原逸背脊一僵,滚了滚喉头,只觉得身体里血液流动的速度倏地加快了。

        他一动不动地保持这个姿势冷静了片刻,等确定花漾再次睡过去了后,第二次尝试起身。

        可很奇怪,只要他一动,花漾就会缠住他,很依赖似的抱着不放,甚至最后一次,手脚并用地锁住了原逸,嘟哝着:

        “让我抱一抱嘛。”

        被迫躺在床旁的原逸心里微妙一动,内心突然涌出一股无以言表的愉悦感和满足感。他目视前方ipad里还在播放的偶像剧,半晌——

        这电视还挺好看的。

        要不我就在这看一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开始——

        圆圆:好的,我看一集就走。

        最后——

        圆圆:天什么时候亮的?╭(╯^╰)╮

        ————————

        今天跟大家说抱歉啦,下午来了一波亲戚,晚上又是团年吃饭,我写到现在--

        明天开始我会尽量努力双更,只要有空我就写!

        爱你们!!这章留言都送红包!迟到了so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