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21章 大知了

第21章 大知了

        面试结束后,盛博让孟禾先离开了公司,硕大的练习室里,他笑着揶揄原逸:

        “昨天还义正言辞地跟我说原则不能打破,今天就让人家来面试,你脸疼不疼啊?”

        原逸一脸淡然:“所以你觉得她走得不行吗?”

        “行,当然行。”

        “那你废话什么。”

        “……”

        盛博被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气笑了,“原逸你变了,现在会背着老婆偷偷打听人家爱吃什么了。”

        原逸面不改色地把孟禾的简历表扔在盛博脸上:

        “她远嫁过来吃得不习惯,我问一下怎么了,不应该吗?”

        “你就在这装吧,当初新婚夜都要跑出来避难,现在为了她一个撞衫迁怒品牌,给她闺蜜开后门,你就差把喜欢她写在脸上了。”

        原逸轻哂。

        怎么可能。

        他不过是一直记得领证当天对郭荷芝承诺过的话——

        他会好好照顾花漾,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

        他们的婚姻是仓促的,彼此的生活环境也是天差地别,两个喜好完全不一样的人,怎么会产生喜欢这样的感觉。

        原逸不认为自己会喜欢上一个能徒手抓青蛙,吃口香糖吐泡的女人。

        他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在遵守当初自己的承诺,完成一桩婚姻里作为丈夫的责任而已。

        当天晚上花漾就发现家里的晚餐多了一道与往常不一样的菜。

        原家人饮食爱好进补,她自从来了过后一直不大习惯,虽然食材奢侈营养丰富,但味道整体偏清淡,不是花漾喜欢的口味。

        来了几个月,除了在美食街那一次吃了个尽兴外,她从没大快朵颐地吃过一顿饭。

        可今天饭桌上却莫名多了一道水煮牛肉。

        张姨说这道菜是丁姨做的,她是四川人,做这种菜最拿手。

        宋孜皱了皱眉,“干嘛做味道这么辛辣的菜呀,咱们家里又没有人吃辣。”

        张姨解释道:“是少爷打电话回来说想吃的。可能他想换换胃口吧。”

        “想吃又还不回来,这孩子。”宋孜念叨了几句便没再多说。

        花漾虽然不知道原逸为什么突然变了胃口,但突然来了盘对自己口味的菜,她迫不及待地拿筷子夹了一口。

        地道的川味,香辣爽口。

        整个桌上除了花漾没人动这盘菜,宋孜看了几眼心里隐约有了数。

        自己的儿子她心里是最了解的,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辣。

        花漾嫁进来后,除了那一两次和家里的小冲突之外,大部分时候还是乖巧安静的。宋孜对这个儿媳妇也逐渐习惯了起来。

        说很喜欢也谈不太上,毕竟门户背景摆在那,如果不是老太太钦点,宋孜也万万看不上花漾的家庭。

        但宋孜看得出原逸对花漾很维护,一个家最重要的就是和谐,既然儿子接受了,她这个做妈的也要学着接受。

        宋孜不动声色,只是在餐后叮嘱张姨,以后每顿饭都多加一道辣味的。

        吃了晚饭,陶印印把花漾拉出来,两个姑娘坐在凉亭上聊天,陶印印很是兴奋:

        “姐姐你明天穿什么衣服去参加名人宴?”

        “随便吧。”

        “怎么能随便?明天那么多女明星,我一定要穿漂亮点,让哥哥看到我。”

        花漾不是很能理解,“哥哥?”

        她琢磨着这两人不是在家里才见了的吗。

        自从经历了之前的种种事过后,陶印印对花漾没有过去那么别扭了,两人年龄相近,在家也经常聊天。

        陶印印告诉花漾:“我现在特别期待明天看到哥哥的样子,你不知道呢,我好多同学都喜欢他!”

        花漾:“……”

        知道很多女明星女模特对原逸有好感,没想到连女大学生这个群体都俘获了。

        花漾有些酸地看向旁处:“切,他有那么大魅力吗。”

        “当然!我哥哥是天下最好的哥哥,我爱他一辈子!”

        陶印印这番豪情状语的告白说得花漾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缩了缩肩,“那行吧,你慢慢爱,我先告辞了。”

        回到房间,花漾看了会电视,脑子里总冒出陶印印的话。

        明天的名人宴盛大隆重,汇聚了无数顶流和模特,免不了又是各种红毯斗艳艳压群芳,那么多妖艳贱货在原逸面前晃,自己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去了。

        花漾马上打开衣柜,把之前品牌送自己的衣服全部倒在床上,一件件拿到身上比。

        试了好几件,原逸忽然在外面敲门,“睡了吗。”

        花漾一愣,提着裙角就去开门:“还没有,有事吗?”

        门开后,原逸视线蓦地一顿。

        眼前的女人穿了一件超美的薄荷绿轻纱质地露肩长裙,裙子是贴身设计的,衬得她曲线玲珑有致,雪白肩头在迷蒙光线下仿佛度了一层光晕,胸前曲线半遮半掩,刚刚好的性感,明艳又漂亮。

        很让人心动。

        “?”花漾见原逸不说话,又问:“有事吗?”

        原逸回神,本是想来告诉花漾孟禾面试过了的事,但莫名又不想说了。

        他问:“你穿成这样干什么。”

        “哦,”花漾垂眸看了眼自己,解释道,“我是在试明天去参加名人宴的衣服。”

        见原逸一直看自己,花漾抿了抿唇,带着几分小女人的羞涩和雀跃试探道:“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明晚嘉宾的名单早已公布,原逸想起孟禾的话,沉默了三秒,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不怎么样。”

        花漾:“……”

        虽然已经习惯了这个狗男人大部分时候的冷淡,但如果不是因为他前一晚大发慈悲帮了孟禾,花漾这会是真的想抓只青蛙丢给他,灭灭他这股盛气凌人的高冷。

        关上门,花漾气得脱了礼服,剩下的也一股脑全都堆进了衣柜。

        第二天,全城瞩目关注的《marver》10周年名人宴终于在海城某酒店拉开了帷幕。

        这是一场比过往任何一次宴会都盛大的时尚狂欢,聚集了娱乐圈众多顶流和时尚圈数一数二的模特名人。众人汇聚在一起,几乎包囊了微博当晚所有热搜。

        陶印印从中午就出门,各种美容美发做造型,花漾默默等了她一下午,好不容易等她收拾完才去了酒店。

        “你见你哥哥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这叫仪式感,你就是缺少这些意识。”陶印印吹着刚做完的指甲,看着穿t恤牛仔的花漾,皱眉问:“你就打算穿这样?”

        花漾没所谓地看了自己一眼:“我觉得挺舒服。”

        “……”陶印印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不是我说你,姐姐,你毕竟是我哥的老婆,你要有点时尚意识啊,你穿得跟厂妹似的,也对不起你那颜值是不是?”

        难得陶印印这只小刺猬还肯定了自己一次,花漾轻轻一笑,没吭声。

        自己不是没有上心,只不过昨晚一番热情被原逸泼了冷水后,也就懒得打扮了。

        反正狗男人又不懂欣赏。

        按照计划,陶印印和花漾在下午六点准时到达酒店,翟羽带着她们进去,因为是家属关系户,原逸不喜高调,翟羽便把她们安排在一处偏远的位置,和公司旗下几个不知名的模特坐在一起。

        孟禾刚好就在其中。

        两姐妹见面,孟禾忙招手让花漾坐过来,“你怎么也来了?”

        “陪小姑子来玩。”花漾漫不经心低声道:“你那边过了?”

        孟禾点头:“昨天你老公突然亲自来面试,吓死我了。”

        花漾:“……”

        “对了,他还问我你喜欢吃什么,问了我好多关于你的问题呢。”

        “?”原本还心不在焉的花漾倏地怔住,回头看着孟禾,“问我?”

        “对啊,我觉得他很关心你。”

        想起昨晚多出来的那道水煮牛肉,倏然之间,花漾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弯了弯唇,心底随之荡开一丝涟漪,连带着昨晚被原逸奚落审美的怨气也一并退了不少。

        刚坐下没多久,陶印印接了个电话,说出去接个朋友。

        她走后,孟禾指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对花漾介绍道:

        “对了宝贝,这个也是我们公司的模特,叫方柔,竟然跟我是老乡。”

        花漾淡淡打了个招呼:“嗨。”

        方柔也盈盈笑道:“你好,你是孟禾的朋友?”

        孟禾正要显摆一下闺蜜的身份,花漾在桌下掐了她一把,孟禾当即会意,寥寥敷衍过去:“对啊,我大学同学。”

        三个人尬聊了几句,陶印印从外面带进来一个人。

        花漾无意回头瞟了眼,顿时吓了一跳:“马哲???”

        马哲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姐。”

        花漾看看他,再看看陶印印,一时间不能把两人联系在一起:“你们怎么会……”

        “这事儿说来话长,总之——”

        “总之就是,”陶印印打断了马哲的话,颇骄傲地仰着下巴:“马哲现在是我的私人保镖。”

        花漾:“……”

        反应了会,花漾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马哲和陶印印都在海城大学读书,上次在酒吧打过照面,之后在学校碰到也不出奇。

        花漾啧了声,瞥马哲:“你很缺钱吗?要沦落到出来给别人当保镖。”

        马哲冲她挤眉弄眼,“姐,不是那么回事儿。”

        花漾一眼看穿这小子没存什么正经心思,正想劝一句别昏头,陶印印忽然兴奋道:

        “别说了,快看快看,嘉宾都入场了。”

        花漾朝她指的方向看过去,还没看清来的是谁,陶印印已经叽叽喳喳开启了吐槽模式:

        “于樱真人怎么长这样啊?整容整过头了吧?”

        “哎呀,宋叶这裙子跟朵喇叭花似的,她怎么不顺便插一朵花盆出来啊?”

        “肖鸣怎么跟面瘫了似的不会笑?”

        “哇卫语蓝好漂亮,女人梳长发背头也太帅了!”

        这人巴拉巴拉逼逼叨个没完,前面几句花漾都忍了,莫名听到卫语蓝就不太舒服。

        她捏住陶印印的嘴:“你能消停会不?”

        被花漾这么一治,陶印印闭了几秒没吭声。

        孟禾这时也悄悄压低声音说:“有句话我得提醒你,这个圈子幺蛾子多,有心机的女人多,你得多看着点你老公,别被有心人钻了空子。”

        孟禾虽没有点名道姓,但花漾大概也能猜到她是在暗示卫语蓝。毕竟网上各种流言蜚语都是传她背靠原逸才能走到今天的地位。

        花漾从来都觉得,一段婚姻里,如果两个人感情好,那么就算有再大的空子,也没人能钻得进来。

        只是眼下,她和原逸似乎还没有到“感情好”的那一步。

        花漾很轻地叹了一声,没说话。

        没过一会,消停了的陶印印突然又尖叫,“啊!哥哥来了!哥哥来了!”

        花漾心里一动,背脊不经意间挺直,微微抬起头,随她的视线看出去。

        原想看看狗男人今天是怎么着装的,可看了半天,甚至有几秒自己伸长了脖子够着去看,都没有看到走进来的人里有原逸的身影。

        “哪里啊?我怎么没看到。”

        “那啊!”陶印印指着走进来的一个年轻男人:“付竟哥哥!啊啊啊啊啊啊!”

        花漾:???

        她皱眉:“谁?”

        “我爱豆啊,付竟,你不会不认识吧?”

        这个名字花漾莫名有些耳熟,孟禾适时地小声提醒她:“大学在你宿舍楼下弹琴唱歌的那位,你不记得了?”

        花漾想了半天才记起这号人物,她不追星,不知道原来这个人如今已经成了当红爱豆,真是时移世易。

        有病病,闹了半天陶印印是在喊这人哥哥,害她白伸了半天脖子。

        花漾边看付竟在背景墙上驻足拍照,边跟陶印印吐槽道:“我还以为你说你哥来了。”

        陶印印一怔,“我哥?我哥早就来了啊,第一排坐着呢,你没看到吗?”

        “……”

        花漾是真的没注意原逸什么时候入了场。

        她朝第一排看过去,果然,男人已经坐在了中间的位置,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骄矜又清冷。

        巧的是,他也正转头看着自己,而且莫名看了很久的样子。

        这样的场合下还记得在人海中找自己,花漾心里微甜了下,正准备眨一个wink回应他,男人忽然面无表情的,跟看了个陌生人似的转了过去。

        剩一个冷漠的后脑勺对着花漾。

        花漾的wink还没来得及发送便僵在了脸上,她缓了许久,在心里哼了声别过脸:“神气什么,谁爱看你!”

        那边,付竟在背景板前签完名拍完照,走下台来,坐在第三排的位置。

        付竟身材高挑,坐的地方离花漾和陶印印不算远,因为是唱跳型歌手,所以今天穿的非常休闲随意,很是青春帅气。

        陶印印直呼主办方不公平,像付竟这样的人气流量应该坐第一排。

        孟禾在旁几次欲言又止,又怕昨天自己嘴瓢说多了的事花漾不高兴,想了半天还是闭口没提。

        七点半,红毯结束,嘉宾入席。《marver》的主编上台致辞,说了一大篇感谢的话后,颁奖盛典正式开始。

        陶印印在台下一直偷窥付竟,不停在花漾耳边发问:

        “姐姐,我现在过去要签名要合影,还想要微信,你说付竟会不会觉得我疯了?”

        花漾冷漠脸:“别给你哥丢人了,老老实实坐着不行吗。”

        说完,她收起玩了半天的手机,左右看了两眼,猫着腰起身:“我去上个厕所。”

        其实花漾不是真的想上厕所,只是想出来透个气,她绕了一圈,在酒店门前中庭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刚闭眼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一个清朗明亮的男声忽然响起:

        “真的是你啊花漾,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花漾吓了一跳,睁眼看突然站在面前的男人:“你……”

        付竟手插兜,笑着走上前:“我付竟,你不记得了?”

        花漾尬笑两声:“记得……恭喜你啊,刚刚得了奖。”

        当时付竟真情实感地追了花漾三个月没追到手,如今名利加身,身份跟过去天壤之别,不管是真心还是不甘,内心的那股征服欲还是冒了出来。

        “好久没见,改天一起吃饭吧。”

        这种社交常见客套话花漾没当真,随口应下:“好啊。”

        没想到付竟下一句:“那加个微信?”

        “……”

        这花漾就不愿意了。

        别说现在自己结了婚,就算是没结婚,她对付竟这一类的男人都没太大兴趣。

        花漾脑筋转得很快,演得跟真的似的:“那个,我手机没电了,微信号太长记不住,要不你给我你的,我回去了加你。”

        付竟微微一笑,“好。”

        他跟侍应生要了纸笔,写上一串数字:“我的微信号就是手机号,你存一下,有空给我打过来。”

        写完,递给花漾:“你会打的吧?”

        花漾语气真诚:“当然,当然。”

        怕再待下去被媒体拍到做文章,花漾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我先回去了,朋友还在等我。”

        付竟也没有挽留:“好。”

        两人很默契地各自一边回内场,花漾打算从左边的门进去,刚准备找个垃圾桶把纸条扔了,一个身影拦住了她:

        “太太。”

        花漾听着声音耳熟,抬头一看,竟然是翟羽。

        她纳闷:“你怎么在这?”

        翟羽:“老板已经离场,在车上等您。”

        花漾:“……”

        花漾被领着来到酒店的后门,一个很僻静的出口。

        一辆黑色轿车安静地停在那,远离盛宴的喧嚣,此刻的一方静谧愈发显其尊贵。

        花漾走至车前,翟羽为她开了车门,她一眼便看到了车里的男人。

        四目轻轻相对,男人清隽淡然的脸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进来。”

        花漾本想提一提他晚上拿后脑勺对自己的事,可话到嘴边又莫名觉得这人一身低气压,这时候似乎不适合斗嘴。

        便收住了话,乖乖坐进车内。

        车门关了,原逸却迟迟没有让老秦开车。

        他没指示,老秦也就不敢发动。

        于是三人就跟入了定似的那么坐着,气氛一度有些凝滞。

        花漾完全不知道原逸在干嘛,正想问一句是不是要等陶印印,原逸忽然转过来,一声不吭地牵起她的手,从她手心扒走了那张纸条。

        摊开,是一串手机号。

        空气忽然安静。

        虽然内心绝对清白,但手握一个男人、还是曾经追过自己的男人的手机号被抓包难免让花漾有些心虚,她清了清嗓,正想说点什么,原逸忽然轻飘飘地撕了纸条,丢在车载垃圾桶后,无事发生般淡淡一句:

        “开车。”

        作者有话要说:圆圆:你只能看我这个哥哥,喜欢我这个哥哥,懂?

        羊羊:呸,滚。

        ----------

        临近过年,家里经常有事,钱钱都是晚上码字,所以未来大家看文案提示的更新时间哈。

        如果没有提示就是晚上八点,如果有提示就按照提示的时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