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16章 萤火虫

第16章 萤火虫

        来不及去分析原逸这个问号的意思,花漾赶紧把朋友圈删了。

        删完坐在床上,手机丢一边。

        淡定地告诉自己,什么都没有发生,刚刚都是幻觉。

        对,反正她什么都没看到。

        阿姨体贴地把面送进来,叮嘱花漾快些吃了,闻着香气扑鼻的面,花漾的胃咕咕叫了两下。

        不知道原逸怎么会突然跟自己这么心有灵犀,才发完威胁的话就跟着就把面送了过来。

        狗男人这是开天眼了还是在自己大脑里装了什么窃听器。

        花漾静静地看着热气腾腾的面,虽然很想争口气不吃嗟来之食,可胃里的馋虫一阵阵地折磨她,到最后,她咽着口水拿起筷子。

        无论如何,人气死都不能饿死,她可不能亏待了自己。

        至于原逸那边,她打死不承认有发过这条朋友圈就是,反正狗男人肯定没有聪明到截图作证。

        万般不离一句话——一切活动解释权归自己:)

        给自己找到充分的开脱理由后,饥肠辘辘的花漾终于还是对面下手了。

        她把卧室的门反锁好,一边吃一边顺手打开微博,习惯性地查看热搜时,忽然手中一顿。

        热搜第一位——

        #原逸新婚妻子疑似曝光#,后面还跟了个红色的沸字。

        一根面条耷拉着从花漾口中掉出来,她一愣,赶紧吸回来,不敢置信地又看了一眼手机。

        没错,活了二十二年,她第一次上热搜了。

        虽然只是个背影。

        营销号大肆爆料:

        【今晚uro秋冬大秀结束后kr集团总裁原逸宠溺高调护送神秘女子离开!】

        配图是雨夜下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

        照片里,花漾披着原逸的黑色西装,一米六五的身高在一米八五的原逸身边站着,显得格外小鸟依人。

        网友们纷纷评论:

        【现实版的霸总小娇妻了,呜呜呜羡慕。】

        【拥有了一座奢侈品博物馆的女人原来长这样,可惜只看到背影。】

        【我想象中的总裁夫人应该是端庄优雅的名媛小姐诶,这个小姐姐有点接地气。】

        【楼上你说什么?接地气?了解了解人家脚上那双鞋的价格你再来评论好吗?这样的地气我也想要。】

        【听说这位原太太之前在恒泰十分钟刷了五百万,惊呆各路柜姐。】

        【……瑞思拜,原逸太宠了吧。】

        花漾以前在网上吃别人的瓜津津有味,现在吃到自己的,总算知道什么叫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网友们的部分评论让她很心虚,明明他们猜想的那些都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

        奢侈品博物馆?并没有。

        太宠了?不存在的,狗男人时常对自己冷头冷脸玩精分。

        还有营销号带的那个让花漾尴尬无比的节奏——超宠溺?

        花漾把照片放大,发现有一张拍到了原逸的侧脸,可是哪里有超宠溺?

        这人明明一脸面无表情好不好?这些编新闻的都不确认一下随口就来吗?

        花漾口中的面突然就不香了。

        她在想,要是哪天被网友们发现自己其实和原逸是塑料夫妻怎么办。现在网络这么发达,郭荷芝有事没事就在网上冲浪,分分钟能了解到最新的信息。

        手机忽然滴一声响。

        果然,亲妈的问候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郭荷芝:【羊羊,妈妈看到你和原逸上新闻了,那个博物馆是个啥?给妈看看?】

        花漾:“……”

        闺蜜的关心也紧随而至。

        孟禾:【卧槽热搜上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是原逸的老婆?好了这些可以慢慢告诉我,但你先告诉我真的有博物馆吗?我可以卑微的求一个参观吗?呜呜呜呜呜我太激动了!!!我听说光是包都有几千只,各个都是顶级限量版!!】

        花漾:“……”

        花漾真没脸回给她们自己是个假的原太太,什么瘠薄奢侈品博物馆,她嫁进来这么久也没听说有这么个地方。

        忽然自闭,花漾搁下筷子。

        妈的,不吃了。

        同一时间,在书房的原逸似乎是想印证心中的猜测,拿起手机看了眼。

        果然,那条示威的朋友圈已经消失了。

        就在刚刚阿姨敲门之后没几秒,他就听到了花漾哒哒哒飞奔回房里的声音。

        几乎能想出她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知怎么,原逸眼角竟难得浮起一丝浅淡的笑。

        他拉开抽屉准备拿份文件,却无意拿出了之前一直没送出去的那份结婚协议。

        目光停在协议上片刻,翟羽忽然打来电话:

        “老板,您和太太上热搜了,需要处理吗?”

        原逸目光微敛,同步打开网页上的微博,快速浏览了热搜的内容后,淡淡道:

        “不用了。”

        挂了电话,原逸重新端倪起了手中这份协议。

        上次没能送出去,一连过去快一个月了,他竟好像忘了这件事。

        原逸看了看最近的工作计划,日程都被安排得很满。

        迟疑片刻,他把协议重新放回抽屉底层。

        太忙了,等空闲下来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跟她说吧。

        第二天。

        因为昨天的事花漾起得特别早,打算也规矩一次,老老实实去餐厅跟大家一起吃早饭,顺便在宋孜面前也表现一下。

        毕竟婆婆昨晚那碗汤是带着真心实意的关心的。

        换好衣服到客厅,花漾正好遇见从书房出来的原逸,两人无声对视一眼,想起昨晚那条朋友圈,花漾心虚地移开视线。

        咳了一声,主动打招呼:“早。”

        原逸无视了她的装模作样,边披外套边走过来:“手机给我。”

        花漾怔住:“哈?”

        原逸懒得说似的,直接从她手里把手机拿过来。

        “密码。”

        “???”

        虽然花漾一点都不想告诉他却魔怔俯身似的脱口而出:“六个六。”

        她最喜欢的骰子组合。

        说完花漾自己都吓了一跳:“你,你要干什么?”

        原逸不理她,直接打开了微信。

        花漾一看他打开了绿色的小图标,马上就联想起了昨晚那条朋友圈,以为原逸是来找证据再索吻的,马上心虚地去抢手机:

        “看什么看,我都删了,过时不候,别打算——”

        花漾嘴里一顿嘀咕的话还没说完,忽然瞥见原逸点开了一个对话框。

        她怔住,还未回神,下一秒原逸就搂着她的肩往自己怀里拉去,却又不是那么过分亲密的距离。

        男人点开相机咔擦一秒拍了张照,再点了发送。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完成后才把手机还给花漾:

        “过时不候?”他似乎是轻轻笑了下:“我从没打算过。”

        “……”

        被这一通操作弄得目瞪口呆的花漾有些懵。

        等等。

        突然拍照什么的先放一边,可他最后那句话怎么听着那么欠呢?

        花漾:“你什么意思?”

        “不懂?”原逸淡淡瞥她:“那我说明白一点,你那条朋友圈我并不在意,你也别放心上。”

        花漾被他直白的话弄得耳朵瞬间烧了起来。

        她闭了闭嘴,强行给自己挽尊:“谁放心上了,我——”

        “没放就好,去吃早饭。”

        没等花漾把话说完,原逸开门出了房间。

        花漾嘴动了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不甘心地憋了半天,最终还是软软地塌下肩膀。

        这个狗男人总是开口无情,还能一句话把人怼得死死的,

        别问,问就是花漾自作多情地想要打他主意啵啵他呢:)

        花漾嘴里嘟哝骂着,不情不愿地跟着朝外走。

        边走边点开刚刚拍的照片,发现原逸竟然是把照片发给郭荷芝的。

        花漾蓦地顿住,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之前说好一起吃饭的那天自己答应了郭荷芝要拍合影给爸爸和外婆看,可后来原逸爽约,自己又跟他较了两天的劲,都忘了这茬了。

        花漾有些莫名,原逸是怎么知道的?

        视线重新落在照片上,花漾点开,放大。

        照片里,自己被原逸半搂着,半边脸贴在他胸口不说,还抬着头茫然地看着他。像极了农场里往主人怀里拱着撒娇的羊。

        而原逸的神情在那一刻竟也意外的有几分柔和。

        虽然被原逸的眼神弄得心里莫名跳了两下,但花漾还是十分清醒地在时间内撤回了照片。

        上次发给郭荷芝的是流落在外的美貌皇室公主,今天怎么能发一个傻了吧唧仰望老公的白痴。

        也是绝了,原逸把她拍得只剩一米三,脖子都没了。

        郭荷芝瞬间错过了照片,发来一排问号:

        【撤销干什么?我才晃了一眼就没了?】

        花漾胡乱搪塞过去:【原逸说他拍得不好看,晚点重新拍。】

        郭荷芝:【女婿还怪臭美的啊?好嘞,妈妈等着啊。】

        花漾没再回,把手机塞紧兜里,追上原逸。

        今天是周六,昨晚陶印印也回来了。

        上次大家见面还是在酒吧,当时的陶印印不是宋凌口中的乖顺宝宝,花漾也不是众人眼中的淑女太太,两人都见到了彼此的另一面,算是扯平了。

        但这会在家里碰头,陶印印对着花漾却多少有些心虚。

        毕竟当初自己一杯酒敬了嫂子后,转头又通风报信给了原逸,背叛得毫不留情。

        所以眼下两人对视一眼后,陶印印十分积极地开口:“嫂,嫂子早。”

        惊得旁边的宋凌瞪眼转过来,一副女儿中了邪的样子。

        陶印印这会顾不上亲妈了,又献媚夸道:“嫂子,你今天真漂亮。”

        宋凌坐不住了,摸了摸陶印印的额头:“印印你没事吧?”

        花漾当然知道这位积极示好的小表妹在怕什么,故意似笑非笑地逗她:“印印,咱们是不是前几天在哪见过啊?”

        宋凌又瞪向花漾:“印印在学校,怎么会跟你见面???”

        陶印□□跳到了喉咙口,紧张得双手不知所措,偏偏花漾迟迟不说话,不慌不忙地看着她玩心理战。

        陶印印这会就是个被人握着刺猬屁股的小可怜,就怕花漾一个不高兴把自己混酒吧的事爆出来。情急之下,她赶紧站起来走到花漾身边,给她殷勤地倒果汁,“嫂子,今天这个苹果汁很新鲜。”

        趁机俯在耳边谈判:“我拿表哥的秘密跟你交换。”

        花漾微微挑眉,看着陶印印,似乎在掂量这个交易做不做得。

        三秒后,她笑眯眯地看着陶印印,意味深长道:“好啊,谢谢表妹。”

        陶印印总算松了口气。

        跟被宋凌剥夺住校资格比起来,这会短暂地讨好一下嫂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唯一就是——

        陶印印边吃边想,要卖个什么秘密给花漾呢?

        吃完早餐,众人离席,花漾打算回房间再睡个回笼觉,哪知宋孜忽然提出去医院看夏玉婵。

        “原逸你今天有空吗?去看一下奶奶吧,她昨天一直念叨你和漾漾。”

        恰好今天没什么事,前段时间也确实一直在忙,原逸便答应了下来:“好。”

        老公去了,花漾这个做老婆的当然也得跟着,毕竟夫唱妇随的戏码要两个人一起演。

        回笼觉计划泡汤,花漾只得跟着婆婆老公出发去医院。

        去的路上,花漾还不断收到郭荷芝的微信,一直催她拍个照怎么那么磨蹭,花漾被催得没了办法,心想待会下车无论如何要抓着原逸重新补拍一张。

        到了医院,宋孜走在前面,花漾和原逸走在后面,快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原逸忽然把手伸了过来。

        他想要牵花漾。

        花漾被原逸突然的举止弄得怔了下,停下看他,“干嘛。”

        原逸显然也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努力平静地解释自己的行为:

        “我奶奶没那么好骗。”

        在家里对着宋孜和宋凌她们演的戏,在夏玉婵这很有可能一眼就能被识破。

        老太太活了六十多年了,人精着呢。

        花漾慢慢理解了原逸的意思。

        原逸以为自己解释到位了,便又理所当然地把手伸过来,想要牵花漾。

        可花漾却倏地一躲。

        “诶~”

        她身体亦往后退了两步,神情忽然小得意了起来。

        这是个什么天降的好机会?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起来简直对不起自己过去被他怼过的气。

        原逸皱眉看花漾:“你干什么。”

        花漾故意悠闲地玩起自己的指甲:“上次你让我进你书房前先敲门时,我有没有说过,以后牵我的手也得先打报告啊?”

        原逸:“……”

        花漾挑着眉,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脸上亮堂堂地刻着两个字——【求我】

        原逸当然看出了她的心思,可宋孜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他无谓因为这件事和花漾在这里浪费时间,到时候引来长辈注意更难得解释。

        于是开诚布公谈条件:“你想怎么样。”

        花漾要的就是这句话了,她笑了笑,拿出手机:“跟我重新拍一张照片给我妈。”

        原逸松了口气。

        还以为这个女人要想些什么古灵精怪的招数为难自己,原来只是拍个照。

        原逸松了松领结,没当回事地站到她旁边:“拍吧。”

        花漾拿出手机,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那麻烦你配合一下我哦。”

        原逸:?

        宋孜先一步进了病房,可进去半天也没看到原逸和花漾跟进来,夏玉婵起了担忧,“小两口是不是吵架了,你快出去看看。”

        宋孜也觉得奇怪,便转身往回去寻。

        她走到门口,刚打开门就被眼前的景象怔住,顿了顿,像是怀疑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似的,宋孜把门关上,又打开。

        再确定地看一次,依然如此。

        ……她没眼花。

        病房外的过道上,自己的儿子靠在墙边,面色冷然,一只手弯曲举过头顶,似乎在努力与身边的花漾拼凑一个心形。

        “你太高了,弯一点腰行不行啊?”

        “咱们是在比心,不是比圆!”

        “我这张没拍好,再来一次。”

        “给我笑,马上。”

        生无可恋被摆布的原逸:“……”

        牵个手太tm难了。

        作者有话要说:你以为这就叫难了吗?(此处脑补羊羊恶魔的笑

        ——————

        昨天那章好像有宝贝看错意思了,羊羊刚发完朋友圈面就送来了,不是圆圆看到朋友圈才让人煮的。

        这个口是心非的狗男人今天终于被报应了哈哈哈哈

        另外明天的更新在晚上11点哦,之后恢复每晚八点,大家注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