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11章 大白鸽

第11章 大白鸽

        原逸上车后,身边的随行副总恭维又羡慕地夸:

        “原总,您太太真贴心,我家那位结婚七年了从没主动给我打过领带。”

        “是么。”

        原逸很轻的扬了扬唇。

        他不动声色地调整着被花漾扯乱的领带,想起刚刚她认真帮自己整理的样子,虽然动作狂野了点,但……

        她身上香香的,呼出来的气很好闻。

        意识到思绪突然游离后,原逸马上清了清嗓坐正:

        “翟羽,把这次的流程表拿给我看看。”

        原逸走后,家里趋于平静。

        陶印印因为身体不舒服请了一天假在家休息,到底是年轻,身体底子好,加上家里上上下下的把她把公主供着,医生又左右陪护,不过半日就生龙活虎。

        宋孜在这件事上也没有过多责怪花漾,毕竟原逸走前在她面前暗示过,她听得懂那些话的意思,虽然对花漾的家庭不是很满意,但既然儿子现在偏帮她,那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

        总归儿子喜欢就好。

        但经过这件事,宋凌却是更加讨厌花漾了。有时在厅里遇到,从身边经过时都会故意捂住鼻子,生怕沾了花漾身上的穷酸味儿。

        花漾懒得与她计较,毕竟原逸交代了——不跟她玩:)

        原逸出差的第二天,花漾陪着宋孜一起去医院看夏玉婵。

        老太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孙子结婚成家的关系,身体奇迹般地恢复起来,之前那段日子医生每天说的都是坏消息,一家人甚至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但现在每次去探病,医生都会告知她在一天天恢复的好消息。

        宋孜一时高兴,也难得夸了花漾一句:“看来漾漾是奶奶的福星呢,你一来奶奶的病都好了。”

        花漾喜欢夏玉婵,撒娇似的抱着老太太的胳膊,诚心地说:“只要奶奶病能好,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花漾在家也听外婆说过和夏玉婵年轻时的故事。

        听说当时山里零下十多度,夏玉婵因为受着伤,不想拖累花漾的外婆,把全身行囊给了她,希望她一个人走出去。可花漾的外婆怎么都不肯,愣是咬牙背着她一步步走出了丛林。

        正是因为上上代这段弥足珍贵的友情,花漾才会对宋凌的挑衅一再容忍。

        唯一宽慰的是,原逸虽然有时候狗了点,但在家里,他都会护着自己。

        想到这,花漾算了下时间,原逸明天晚上就该回来了。

        出差这几天也是挺有趣的,一个电话,一条微信都没有。

        这个男人看起来对自己冷冷淡淡,但有时候又偏帮袒护,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花漾看不透他,就觉得这人忽冷忽热,跟精分似的。

        宋孜给夏玉婵削苹果,夏玉婵吃着吃着忽然问:

        “对了漾漾,原逸出差跟你联系了吗?”

        花漾一愣,忙挤出笑,谎撒得相当自然:“肯定啊,我们昨晚还视频了呢。”

        夏玉婵这才放了心:“那就好,你们过得好奶奶就开心了。”

        说着,夏玉婵费力坐起来,从盘子里叉了块苹果给花漾:“乖,你也吃一个。”

        看着递来的苹果,花漾莫名鼻头一酸。

        在农场时郭荷芝就是这样的,总是把切好的水果用小签子叉好了送到花漾嘴里。

        来到海城的这些日子,花漾第一次在夏玉婵身上感受到了久违的亲切和温暖。

        祖孙三代正其乐融融,宋孜的手机响了。

        是原逸打来的。

        宋孜接起来:

        “是啊,我在奶奶这呢……奶奶挺好的,没事,别担心,嗯?你要跟她说话吗?”

        宋孜笑着把手机给了夏玉婵。

        这应该是很习惯的动作,看得出原逸每天都会给夏玉婵打电话,可今天不一样。

        花漾来了。

        夏玉婵拿到手机的时候顿了顿,童心未泯似的忽然起了俏皮的念头,把手机塞到花漾手里,唇语道:“你接。”

        眼里还颇有一种——【别不好意思,给他个惊喜】的暗示。

        花漾握着手机像握着一块烫手的东西,左右为难。

        她刚才都是编出来的恩爱,现在要在婆婆和奶奶面前演出来,也太尴尬了。

        可如果不接,又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无奈之下,花漾咳了声:“喂?”

        电话那头显然有片刻怔然,过会:“……是你?”

        花漾也知道两人根本没什么话好说,尬聊下去只会惹人生疑,于是抱着早演早超生的想法害羞道:

        “是我呀,老公,我也来看奶奶。”

        原逸:“……”

        手里的手机差点没因为这个肉麻的称呼而掉下去。

        “你……”

        “是吗?嗯,我也想你了。”

        “……”

        “好,那你要好好工作,早点回来哦。”

        “……”

        压着鸡皮疙瘩说完那两句话,花漾赶紧把手机还给夏玉婵:

        “奶奶,原逸找您。”

        夏玉婵见两个小孩恩爱的样子笑乐了,接过来说:

        “原逸啊,出门在外要记得经常跟漾漾联系,听说你们晚上视频,那不够的,你早上,中午,晚上,睡前,都要跟漾漾联系,知道吗?”

        花漾偷偷抬了头,不知道原逸回答了什么,总之夏玉婵笑得很高兴。

        得了,自己和那狗男人都是奥斯卡戏精学院毕业的就完了。

        宋孜基本是全天在医院陪护夏玉婵,到了中午,花漾自己先回了原家。

        回家的时候陶印印正收拾东西要回学校,经过这一次,她先前有些圆润的小脸消瘦了不少,倒显现出了几分立体感。

        换而言之——

        花漾走上前夸道:“印印,两天没见,你变漂亮了。”

        陶印印记着宋凌的话,不搭理花漾:“你别跟我说话,你就是个骗子。”

        家里正好没人,宋凌约了人出去打牌,几个阿姨都在打理假山鱼池,花漾刚好无聊,便又逗她:

        “姐姐怎么是骗子呢,不信你看。”

        花漾送包里掏出一面镜子:“你看看,双下巴都没了,是不是漂亮多了?”

        陶印印也是个经不住吹捧的,嘴上说不,眼睛却不受控制地斜过来。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瘦了?

        “其实姐姐给你的秘方不是错的,只不过呢,苦瓜蘸醋是瘦身秘诀,美白秘诀就是牛奶洗澡。”

        花漾说得像真的一样,陶印印半信半疑地看着她,“你连牛奶都喝不起,哪来的牛奶洗澡。”

        花漾:“因为我家养了奶牛啊。”

        陶印印盯着她看了会。

        也是,

        农村人嘛,养个牛啊羊的太正常不过了。

        陶印印悄悄决定从今天开始去泡牛奶澡,虽然接受了秘诀,但心里还是记着苦瓜的仇,对花漾姿态放得很高:

        “我才不信,我去学校了,你别跟着我。”

        看她撅个刺猬屁股去了学校,花漾又被逗笑了。

        唉,唯一的乐子都走了,豪宅又变成了枯燥乏味的冷宫。

        花漾回到卧室,拿出那天在艺术大学后门买的一套颜料和画板。

        有些日子没画了,手的确有些痒。

        花漾天性活泼外放,从来不是什么大家闺秀的性格,但或许是从小生活在大自然中,她对色彩十分敏感,大学也学的是非常优雅的油画专业。

        当花漾坐下来,安安静静地端着颜料盘画画的时候,你很难把她与酒吧里翩翩乱舞的辣妹妹联系起来。

        下午快六点,夕阳斜挂天边,金色余晖笼罩在原家的院子里,假山和鱼池被镀上柔和光芒,鱼儿在池里戏水游动。

        很美的画面。

        花漾找了个很刁钻的角度,在假山的一处小洞处支好了画架。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她一直没有动过,画板上慢慢呈现出如梦似幻的夕阳美色。

        不是花漾吹,她上大学的时候成绩在系里就是最好的,本想毕业后做个自由艺术家,环游世界,去画自己喜欢的。

        可后来发生了自己把人打爆头的事。

        再后来被郭荷芝一气之下关在农场,修身养性。

        再再后来——

        她结婚了。

        生活的轨迹总会出其不意地发生改变,但花漾心态很好,她一直相信,上天让自己走的每一步必然有他的安排。

        画到一半,天边光芒渐敛,面前的景色也变得暗淡,花漾只好收起画板,打算改天有时间再接着画。

        把东西都收回房里后没多久,她的手机忽然响了。

        刚好是下午六点半。

        花漾看到手机上两个字的时候愣了下,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可铃声一直不停,她才赶紧接起来。

        “……”她没说话。

        那边倒是开了口:“晚饭吃了吗。”

        男人的声音淡淡的,透着电波传来,带着温柔的磁性。

        花漾咽了咽嗓:“准备去吃。”

        “嗯,那去吧。”

        就这样,本次通话结束。

        花漾:???

        莫名其妙?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花漾正在床上看综艺,手机又响了。

        还是原逸。

        花漾有些迷惑:“喂?”

        “睡了吗?”

        “……准备睡了。”

        “嗯,那睡吧,晚安。”

        本次通话再次结束。

        花漾:???

        这人什么毛病,掐着点儿来跟自己说那么几个字就挂是什么迷惑行为?

        缓了半天,花漾才好像隐隐约约琢磨出了原因。

        在医院的那通电话,夏玉婵曾经叮嘱原逸——

        【你早上,中午,晚上,睡前,都要跟漾漾联系,知道吗?】

        原来是上面下了命令,这会儿是在跟自己公事公办联系问候呢。

        花漾骂了一句脏话。

        以为狗男人忽然良心发现知道家里还有个老婆,原来还是自己的妄想。

        花漾关掉综艺,莫名有些闷闷的烦躁,手机寻了一圈,到底没忍住给孟禾打去视频电话。

        孟禾刚好在家没事,接了视频:“怎么了宝贝,想出来玩了?姐妹现在马上给你组一个?”

        花漾没什么心情:“不了,你陪我说说话。”

        “说话可以,”视频里的孟禾忽然扬长了脖子,好像要钻过来一样:“但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身后那个c家的浮雕玻璃杯哪来的?全球一共就两百个,你也有?!”

        花漾没注意杯子入了镜,她暂时还不想告诉闺蜜原逸的身份,于是随便搪塞过去:“假的,我网上买着玩的。”

        犹豫纠结了半天,她缓缓开口:

        “宝贝,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别跟其他人说。”

        “嗯?”孟禾眼睛一转,“你还不信我?我保证谁都不说,说了是小狗。”

        孟禾不保证还好,一保证花漾就想起这人大学时每个告诉她的秘密都活不过24小时。

        算了。

        花漾还不想自己明天就成为朋友们口中的话题人物,于是稍微改编了下告诉她:

        “其实,我这次来海城是和一个男人相亲的。”

        果不其然,听到这个消息孟禾炸了:“相亲??卧槽,对方帅不帅?有没有钱?快,照片发一张我看看!”

        花漾的倾诉**瞬间被咋呼得退了大半,可眼下她又实在找不到第二个能交心的人。

        无奈之下,将就着继续:

        “别闹,你先听我说,我觉得这个男的有点儿问题。”

        孟禾马上严肃起来:“你说。”

        于是花漾把原逸这段日子的精分表现都模糊细节地说了一遍,孟禾谈过几次恋爱,经验丰富,听完后马上给她分析:

        “你这个问题,有两种可能。”

        花漾赶紧坐直,生怕自己听漏了什么。

        “第一,你们都是被父母安排的,所以大家都还不熟,处起来有些束手束脚放不开。第二,”

        孟禾顿了顿,“你要了解清楚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例如白月光啊青梅竹马之类的,如果有的话,人家就是在应付家长呢,你还和他处个屁啊,趁早散了。”

        “……”

        一瞬间,花漾仿佛醍醐灌顶。

        到底是没经验,她怎么就从没想过原逸有喜欢的人这方面……

        像是为了印证这种可能似的,花漾赶紧把原逸那些迷惑精分的行为又说了几件给孟禾听,正说在兴头上,视频忽然嘟一声中断。

        花漾再打过去是忙线。

        猜想应该是孟禾有电话进来,所以虽然有些扫兴,花漾只能耐着性子等。

        终于,一分钟后,视频电话又打了过来。

        迫不及待的,花漾看都没看就按了接听。

        画面接通,还没等对方说话,花漾就继续激动地对着空气吐槽道:

        “我接着说,上次那个狗男人没吃晚饭,我好心好意给他送草莓蛋糕,结果他竟然给我摆张冷脸爱理不理的,真的,我当时都想把蛋糕糊他脸上了,但我忍住了,宝贝你说我容易吗?”

        手机那头沉默了两秒。

        “嗯。”

        “不容易。”

        作者有话要说:圆圆:今天是老婆的宝贝,美滋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