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3章 羊咩咩

第3章 羊咩咩

        花漾这个动作来得突如其来,推开车门,几乎是头也不回地就下了车。

        原逸只迟疑了约半秒的功夫也紧跟着出去,原想把花漾拉回来,可就在他快步跟上几米后,他忽然发现——

        花漾的背影看上去一点都不悲伤。

        以她刚才那泫然欲泣的表情,正常的反应应该是等他去追去哄。可她却跟脚下踩了风火轮似的,不过几秒钟的功夫,人已经闪现到了对面那条街。

        甚至还很娴熟地为自己打了辆车。

        原逸看着出租车开走的背影,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背脊一松,轻轻摇了摇头,像是在笑自己。

        手表的指针指向晚上七点,还早。

        原逸重回车里,手搁在车窗上,感受迎面吹来的夏夜凉风。正思考着要如何处理自己这位“伤心欲绝”离开的未婚妻,手机忽然响了。

        他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淡淡地把手机丢回中控台,任由铃声自动停止。

        成功跑路的花漾很快和自己的闺蜜们在某酒吧会和。

        过了一年无欲无求生活的花漾在踏入五光十色的**后心花怒放——

        这是什么人间仙境?灯光太好看了吧!音乐太嗨了吧!

        最重要的是,台上的热舞小哥哥身材太!好!了!

        抱着激动雀跃的心推开包厢门,看到小伙伴们的花漾张开双手:

        “同志们,我花汉三回来了!!!”

        霎那间,早已准备在旁的朋友们反手两只空中礼炮,香槟喷了花漾一头:

        “欢迎花总莅临海城指导工作!”

        花漾众星捧月地被朋友们拥入场,有模有样地压着手:“低调,低调。”

        走到明处,闺蜜孟禾看清花漾的着装,怀疑人生的眼神静默三秒后,“宝贝,老实说吧,你是不是把孔雀毛拔了插在身上过来的。”

        “还有这一头婊里婊气的黑长直是怎么回事,你的羊毛卷呢?”

        孟禾悲切地揉着花漾的脸:“你还是我的漾漾吗?你是谁?你——”

        花漾静静看着闺蜜装逼,半晌:“没错,其实我是你失散多年的爸爸,快叫人吧。”

        孟禾:“……”

        不玩了。

        别说朋友们不习惯了,花漾对自己现在的打扮也一言难尽,这裙子仿佛身上背了个灯笼,还是五彩发光的那种,走哪都是焦点。

        衣服倒罢了,自己最喜欢的羊毛卷也给逼着拉直染黑了。

        她无奈喝了杯酒:“这不是要从良了吗,来海城前被我妈重新改造过了。”

        众人顿时投去同情的目光。

        孟禾好奇地问:“你怎么突然来海城了,你妈不是要你修身养性的吗?”

        花漾动作微微一顿。

        其实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告诉朋友自己结婚的事,而且还是父母包办的那种,相当的不酷,不fashion。

        于是撒了个谎:“我说来这边找工作,我妈才同意的。”

        孟禾一听乐了,“真的吗?我最近也在找呢,我们可以一起找!”

        旁边有同学插嘴,“你之前不是递了简历给kr的模特公司吗,没通过?”

        孟禾撇撇嘴,“去面试过了,说让我回来等消息,我估计都没戏,他们那总监也太变态了,身高必须要175以上,差1公分都不行。”

        旁边小伙伴笑:“再变态也变态不过他们的老板原逸吧?”

        花漾突然一口酒喷出来。

        众人回头看她:“怎么了?”

        花漾赶紧拿纸擦嘴,“没,没事。”

        她若无其事地问,“你们在说谁变态啊?”

        孟禾:“kr的集团总裁原逸啊。”

        “?”

        见花漾有些懵,孟禾打了她一下,“《marver》你总知道吧?”

        花漾点头,那可是自己最爱看的时尚杂志,自己的很多穿搭都是从那上面学的。

        孟禾:“就是kr集团旗下的。”

        “……”

        花漾心里惊了个卧槽。

        虽然来海城之前就知道原逸家里有钱,是豪门,本以为是做什么房产金融生意的,没想到竟然是做时尚行业的?难怪下午见到他桌上一堆模特照片和设计稿。

        这就颇有点“不一样的花火”的清流感了。

        可再想起刚才孟禾说的那句话……

        花漾小心翼翼又装作随意地问:“所以他有多变态啊?”

        “超级变态!”

        几个朋友竟然你一句我一句地开始抢答:

        “之前我有个师姐做过他的实习助理,三天就哭着不干了。”

        “在kr上班的女生必须保持体重在92斤内,超出三个月仍无法瘦回去的就哪来的回哪,男生也好不到哪儿去,好像是有定期体脂测评,太变态了。”

        “他眼皮子底下千万不要想着用a货装逼,要是被原逸看到了,别的行业不清楚,反正时尚圈是别想混了。”

        “对了,他还巨讨厌别人在他面前吃口香糖,之前noss的总监不知道这事,在新品演示会上吃了,这人直接当场离席免谈,你说狠不狠。”

        “……”

        还以为原逸有什么奇怪的性癖好呢,原来只是些职场上的变态行为。

        花漾悄悄松了口气,孟禾忽然戳她:

        “这个男人品味刁得很,就你这身如果出现在他面前,肯定会让你马上出去。”

        众人发出爆笑。

        花漾膝盖一阵中枪,表面配合地和大家一起笑出来,“神经病吧这人,哈哈。”

        心里却忽然脑洞大开,既然合作对象在他面前吃了口香糖合作就免谈,那该不会他明天也告诉自己结婚免谈吧?

        如果是的话……

        花漾决定今晚要抓住欢乐时光多喝几杯:)

        话题很快被转移,今天的主题是庆祝花漾重回人间,喝了好几轮,大家都玩得很开心。

        九点,掐着时间的花漾知道自己得回去了。

        就算是和原逸在一起也不能太晚回酒店,再说明天要去民政局领证,她也不想顶着一双黑眼圈去。

        反正已经和大部队会合,以后这样聚的机会还多,也不急在这一时。

        于是花漾找了个理由先离开,临走时还顺便给大家买了单。

        打车回到酒店时是晚上九点二十。

        花漾认定原逸不可能回去找郭荷芝,毕竟他说了那么难听的话,自己是哭唧唧地下车的,如果去找郭荷芝,郭荷芝还能饶了他?

        算准了原逸绝不敢说今晚没有和自己在一起,所以上楼的时候,花漾甚至欢快地哼起了小曲儿。

        原逸给郭荷芝定的是酒店的总统套房,而且直接包下了整层,所以此刻楼道里很安静。

        电梯门开,花漾拎着小包走出去,她似乎还沉浸在酒吧劲爆的音乐氛围中,低头微晃着身体朝房间走,拐角时没注意前面有人,迎面撞了上去。

        以为是楼层的服务人员,花漾马上揉着脑袋道:“不好意思。”

        可就在她身体微微抬起,视线到达柔软地毯上的那一秒。

        她看到了一双锃亮的手工皮鞋。

        再往上,黑色裤脚,笔直的长腿。

        花漾整个人僵在原地,就算再迟钝也反应过来这会除了工作人员还能站在这里的人是谁。

        原逸……

        这男人竟然没!走!

        干嘛,连夜赶来告诉自己结婚免谈吗?

        花漾垂着头,眼睛盯着裤脚半天不敢乱看,大脑再次飞速转动。

        先不去揣测他了,自己现在应该是一个什么状态?

        对对对。

        临危不惧十分镇定的花漾马上切回了两小时前的她,前因后果联系了下,所以现在的她应该是一个【在领证前夜因为吃了口香糖被准老公嫌弃,在这孤独的大城市伤心了两小时终于平复心情回来的柔弱女人】

        人设定位结束,花漾马上开始酝酿情绪,可大概是晚上嗨过头了,那种要哭不哭的委屈她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相反,她现在还特么很亢奋。

        花漾低着头:“我……”

        “去哪了?”

        花漾的那个“我”还停留在唇边没来得及说出去,一口气就被原逸的话给吓了回来。

        状态被打乱,她下意识抬起头。

        原逸很高,身材比例无懈可击,气场比外面的那些男模男爱豆还强。他随意地靠在楼道旁,双手交叠,似乎已经等了很久。

        看似漫不经心,却让人莫名心虚。

        对方主动出击让花漾有一丢丢的慌,但嘴上还是逞强:“没去哪,附近随便走了两圈。那个,不早了,我要进去睡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个位置非常危险,一旦惊动了郭荷芝,等待花漾的将是郭家祖传十大酷刑。

        花漾抬脚就想溜,原逸却倏地伸出一只胳膊拦在面前。

        “等等。”

        花漾:“……”

        做了亏心事没底气是真的,花漾的小心脏怦怦跳,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干,干什么。”

        原逸也没有动,偏头细细打量了几眼站在面前的这个女人。

        左耳三个空置的耳洞,不太自然的黑发应该是才染不久,结合刚才走进来时一摇一摆的小身段,以及晚上那个吹得熟练无比的的泡泡。

        原逸嘴角轻轻扯了扯。

        这个意味不明的表情让花漾有些不确定,她想去揣摩他的意思,可大脑却像突然被抽空了似的,一片空白。

        说来也巧,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房间门被打开,郭荷芝从里面出来:

        “漾漾,真是你们回来了啊。”

        花漾一个激灵惊醒。

        眼前迅速浮现出自己被郭荷芝按在地上摩擦的凄惨画面。

        来不及犹豫了,花漾一不做二不休,马上把原逸拦在面前的手一拉,顺着勾到自己胳膊里,营造出一副两人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

        一顿操作猛如虎,看得原逸:“……”

        郭荷芝故意让他们二人世界培养感情,就是希望能看到这样的画面,她眉眼含笑地走过来:

        “去哪儿玩了?”

        原逸还没开口,花漾就淡定抢答:“去吃了法国菜。”

        原逸:“……”

        还挺会随机应变。

        郭荷芝这时正好走到了女儿身边,像是闻到了什么,皱眉道:“怎么还有股酒味儿?”

        !!

        名侦探郭荷芝面前,花漾翻车了。

        明明喷了孟禾的香水才回来的,怎么还能闻到?

        这个突发状况是花漾没有想到的,她迅速想着对策,心虚到不敢抬眼。

        可没想到——

        身边的男人却自然地接了话:

        “我们喝了一点红酒。”

        跟花漾配合得天衣无缝,堪称完美。

        “……”

        花漾有些意外地去看原逸,男人眼里看不到一点东西,他的情绪一直敛着的,就算是微笑,也是点到即止,很淡。

        不揭穿就罢了,还帮自己?

        他不是来跟自己说免谈的?

        被两人的演技瞒在鼓里的郭荷芝笑眯眯地拉起花漾的手:

        “行,那就都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领证。”

        原逸礼貌退后一步,松开花漾:“嗯,晚安阿姨。”

        郭荷芝笑着点头,领着花漾往房间走,花漾被动地跟在后面,对刚才一分钟内发生的对话还没回神,思绪也有些乱。

        小臂处似乎还残留着原逸体温的余热,花漾若有所思地垂眼看过去,快进门之前还是没忍住。

        她慢吞吞地拖住脚步,扭头。

        原逸笔直颀长的背影刚好到了拐角处,不知是怎么,也碰巧回头了。

        狭长过道,柔和灯光,两人眼神无缝相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浮上心头。

        花漾:“……”

        突然之间,

        脸颊不听话地泛起了微热。

        作者有话要说:羊羊:害,男.色上头一秒钟而已,没事的,大家稳住。

        ————————

        那个什么,又到了月尾要清空营养液的日子了,

        钱儿厚脸皮的求一波吧,毕竟背后有个大农场,小崽崽们都瞪着无辜的大眼睛请求营养液嗷嗷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