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生般配在线阅读 - 第2章 田园犬

第2章 田园犬

        “出去”两个字一落地,就有人很有眼力地请花漾出去了。

        “对不起,你不符合我们的要求,请回吧。”

        老太太强烈要求花漾过来见准老公,现在她却被人嫌弃地往外赶,这事儿可真有意思。

        花漾边走边回头环视房内,现场共计男性四名,假设未婚夫就是沙发上那位——

        那新婚夜她可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来:)

        就在花漾被“请”到了门口时,护工忽然出现:“咦?花漾小姐,你怎么自己进来了?”

        众人一愣——

        “你不是那个模特迪迪?”

        “那你跑进来干什么?你谁啊?”

        “我就说他们怎么会犯这种错,送个一米六几的过来不是玩我们吗。”

        房里的人议论纷纷,花漾也是觉得好笑。

        她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什么迪迪了?这不是一进来就被按头了吗?

        也是这时,沙发上的男人视线重新抬起。

        他目光平淡扫过来,比刚刚又多了些意味不明的味道。

        花漾亦没有躲避,毫无怯气地迎着他的。

        短暂地对视几秒,男人回头跟身后的人说了句什么,众人如贯退出了房内。

        之后他不疾不缓地起身,走到花漾面前:

        “你就是花漾?”

        他这句话说出来,花漾心里也有数了。

        挑了挑眉:“你就是原逸?”

        按照江湖规矩这种对话后大家本应接一句“幸会”“久仰”以表激动。

        然而这两人均是一脸面无表情。

        虽然花漾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但原逸对刚才的误会也没有过多描述,只淡淡说了句:

        “抱歉,刚刚是我弄错了。”

        男人的声音完美贴合了他那张脸,清冷干净,锋利中又带着几分柔和。

        花漾总算明白了那群小护士争着要带路的原因。

        这个男人确实帅,哪怕是自己这种对颜值很刁钻的,也能因为这份皮相暂时原谅他三分钟。

        这事原本就是个误会,所以现在原逸道了歉,花漾也懒得追究。

        她又不是来谈恋爱的,才不管他怎么看自己。

        但还是强调:“是你奶奶让我来找你的。”

        言下之意——【可不是我想来的。】

        原逸好像并无所谓,点了点头,往外走:“过去说吧。”

        花漾:“……”

        看上去人家压根儿没有隔壁奶奶期盼的那种与自己“独处、了解”的意向,可惜老太太还期待他们来一场深度交流呢。

        花漾跟在后面悄悄冲刘海吹了口气。

        你无所谓,我更无所谓~

        重回病房,三个长辈似乎在聊什么开心的话题,发出阵阵笑声。

        老太太鼻子上还套着氧气管,精气神却奇迹地比之前好很多。

        原逸冷淡的脸上难得浮上细微笑意,走至床旁坐下:

        “奶奶,说什么这么高兴。”

        夏玉婵乐呵呵地指着郭荷芝:“在说当年我住在你郭阿姨妈妈家里的事。”

        老太太年轻那会当知青在山里受伤迷了路,被花漾的外婆救了,这才有的一段渊源。

        原逸因此明白了郭荷芝的身份,侧身朝她道:“您好。”

        “你好你好。”

        打从原逸一走出来,郭荷芝就对这个人中龙凤的准女婿十分满意,不禁为女儿找了门好亲事而欣喜。

        夏玉婵这时忽然冷不丁压着声音问原逸:

        “怎么样,漾漾漂亮吧?”

        老太太自以为放低了声音没人听见,事实上所有人都听见了。大家笑而不语,只有花漾有些尴尬,毕竟哪有人当面问这种问题的。

        花漾假装什么都没听见,余光偷扫了一眼原逸,只见他轻轻点头,唇角漾开一抹笑:“嗯,漂亮。”

        声音很温柔,像哄小孩一样。

        花漾:“……”

        我信你个鬼。

        连着一周没什么力气吃饭的夏玉婵果然被哄到了,笑得特别开心:“那以后漾漾就交给你照顾了,她这么文静,你可别欺负她。”

        花漾抿抿唇。

        文静这两个字,她听着心虚。

        老太太说完喊花漾过来,牵起她的手,放到原逸手心:

        “奶奶希望你们和和美美、早生贵子。”

        花漾:“……?”

        奶奶我觉得你还是换个希望吧_(:з」∠)_

        和和美美还有待相处,后面那个……想都不要想!

        护士这时进来通知病人到了静养的时间。

        夏玉婵不舍地松开交叠在一起的手,转身叮嘱宋孜:

        “你带荷芝回家坐坐吧,我累了,睡会。”

        病房需要安静,除了护工允许被留下,一行人都退出了病房。

        从医院出来,按照老太太的指示,宋孜让司机将郭荷芝和花漾送到原家坐落在海城的大宅,城中有名的豪华中式别墅——碧江澜庭。

        别墅自带假山凉亭,车驶入后好像进了优美的复古园林。

        原逸的父亲前几年去世,现在偌大的家里住着夏玉婵和宋孜,以及原逸的姨娘宋凌和表妹陶印印。

        阴盛阳衰的情况比较严重,除了原逸,一大家子都是女人。

        郭荷芝隐隐皱眉,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自家女儿又是个不服管的,不知道以后能不能适应这儿的生活。

        原逸的姨娘,也就是宋孜的妹妹宋凌很是热情客气,非说要亲自去泡壶茶,借此拉着宋孜到了厨房角落,压低声音问:

        “这就是老太太钦定的那家人?”

        宋孜道了声嗯。

        宋凌不禁皱眉:“果不其然是农村来的,你看她那身打扮,哎哟没眼看。”

        宋孜轻叹着气:“老太太要求的,有什么办法。”

        “平白无故沾上一门穷亲事,老太太怕是病糊涂了,明明原逸……”

        “嘘!”宋孜忙打住宋凌的话,三两下泡好了茶,“不该说的就别说了,快送出去。”

        宋凌噤声,姐妹俩从厨房出来,又换上亲切的笑意:

        “来,喝茶。”

        两家人随意而又客套地聊了些有的没的,终于进入正题。

        宋孜跟郭荷芝说:“老太太的病很严重,所以我想让两个孩子把证领了让她高兴高兴,就算万一……也算了了她一桩心愿。至于婚礼,总不能随随便便就办了,我先让人选选日子,礼金方面您提,我们都会满足。”

        郭荷芝很耿直地摆摆手:“那些都不重要,漾漾也是我们的宝贝疙瘩,我们也不差这点钱,只要她过得好就行了。”

        这话听得宋凌心中轻晒一笑。

        常在家听老太太说年轻那会的事,知道这位准亲家来自西部南原县,虽然以风景优美宜人著名,可那地方的人是真穷,大多以种地为生,老太太当年就是下放扶贫去的。

        现在在这打肿脸充胖子,说不差那点钱?

        不过宋凌转念一想,也理解了郭荷芝的做派,毕竟能嫁进原家,一辈子的荣华富贵都有了,区区礼金又算得了什么。

        大人们讨论结婚细节,花漾插不上话,偷偷打量起了坐在她对面的原逸。

        他微低着头在看手机,鼻梁到下颚的线条很流畅,像是一气呵成捏出来的那种完美。衬衣袖间别着精致低调的altiplano袖扣,左手带的腕表简约优雅,款式看着有些眼熟。

        在脑中搜索了三秒,花漾立即想起那是去年在时尚圈被炒到快三百万人民币的江诗丹顿收藏级铂金定制款。

        花漾心中缓缓竖起一个拇指。

        壕就算了,还壕得非常有品位。

        似乎是感应到了某种注视,原逸抬起头,正好捕捉到花漾的偷窥。

        这种不经意间的眼神交汇好像在空气中无形拉出一道电流,让花漾没来由地从头到脚一阵酥,心跳也闹腾起来。

        她轻轻咳了声,故作平静地移开视线。

        那边,宋孜和郭荷芝的讨论终于有了结果,决定明天就去领证。

        “原逸,花漾,你们有没有什么意见?”

        大人们的目光投过来,花漾没先开口,等着原逸表态。

        原逸声轻音淡地:“我没问题。”

        这事已经板上钉钉了,花漾亦点头:“我也没问题。”

        达成共识,众人皆欢喜,宋孜忙让家里的阿姨准备晚饭,又说要准备客房,但都被郭荷芝婉拒了。

        “虽然要结婚了,但始终花漾还没有入门,所以住在原家不合适,另外我们还有点事,就不留下来吃晚饭了。”

        郭荷芝坚持己见,宋孜只好尊重了她的想法,让原逸送她和花漾离开。

        其实哪里有什么事,不过是郭荷芝想让原逸和花漾在婚前再多一点单独相处的机会罢了。

        到了酒店,郭荷芝称累要先回去休息,原逸看破不说破,花漾也难得配合地摆出一副【妈我懂你用心良苦】的样子,两人安顿好郭荷芝后重返车里。

        原逸边系安全带边问:“想吃泰国菜还是法国菜?”

        旁边的人半晌没回应。

        原逸侧眸,看到花漾正在发微信。

        他便没有打扰她的兴致,缓缓发动汽车,等花漾发完了,才重复问了一次:

        “想吃泰国菜还是法国菜?”

        花漾回神:“啊?”

        吃什么菜?

        这会就算是唐僧肉摆在面前也没诱惑力了!

        终于离开郭荷芝管控的花漾仿佛脱了缰的小野马,就在刚刚,她已经火速联系上了自己在海城上班的闺蜜,闺蜜也十分给力,三分钟内订位组局一条龙。

        现在万事俱备,只等花漾这只被困了一年的小困兽冲向大部队了。

        但今天和原逸是第一次见面,花漾还摸不清他的底,如果就这么走了,他回头跟郭荷芝提起,那自己免不得又要少一层皮。

        琢磨了几秒,花漾决定先答应着,找到机会再溜。

        或许是自由来得太快让花漾有些忘乎所以,她摸出一片口香糖塞到嘴里,嚼了两口卷在舌尖,很自然地吹了个泡泡:“随便,我都可以的。”

        车内有片刻的安静,花漾没有在意,直到红灯路口停车,刹车的惯性让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随后背脊一凉,咀嚼的动作也戛然而止。

        电光火石间,花漾赶紧摸出一片递给原逸,试图解释矜持淑女身上为什么有口香糖:“那个,飞机餐附送的,你要不要?”

        原逸看了眼她的手心,似乎是笑了笑。

        “谢谢,不用。”

        忽然露出的马脚让花漾有点不淡定了,刚才蠢蠢欲动的心思也沉了下来,她收回口香糖,清了清嗓子,故意找话题分散刚才的尴尬:

        “对了,你平时都喜欢干些什么啊?”

        原逸眼看前方,没什么表情地吐出两个字:“工作。”

        “……”

        这就是传说中能把天聊死的那种男人?

        花漾努力让自己有点耐心:“那不喜欢的呢?”

        红灯这时转了绿灯。

        原逸踩下油门,过了会才淡淡地回:“这个问题一定要答吗。”

        本来没太上心只是随口一问的花漾被他吊起了胃口。

        她微微坐正,“既然要结婚了,还是要了解一下彼此的兴趣爱好和忌讳比较好吧。”

        原逸将方向盘打了个转,黑色迈巴赫干脆利落地靠边停下,周围好像瞬间被消了声儿一样,气氛被营造得莫名郑重严肃起来。

        花漾迷惑地看着他:“?”

        男人起初看着前方没说话,大概是在斟酌用词,等几秒后才侧过来,视线落在她微翘的唇上:

        “我很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嚼口香糖。”

        花漾:“……”

        ???

        起码有十多秒,花漾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一句人说的话。

        还是出自一个即将与自己结婚的男人嘴里!

        花漾有种想马上把嘴里的口香糖抠出来糊到原逸脸上的冲动,可她忍住了。

        虽然狗男人这话说得极不给面子,但花漾同时也敏捷地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小姐妹们还等着自己呢:)

        于是——

        花漾委屈地低着头,肩膀装模作样地耸了两下后,眼含泪光地打开车门:

        “对不起,是我打扰了,再见。”

        作者有话要说:羊羊: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去浪了,回来再跟你算账!

        ————

        围脖有卷发送jjb的活动呀,球球你们都去薅原总羊毛!

        还有评论区请不要停,我要看到你们每!一!个!人!

        25字评论送红包持续到v前~以后就不每章通知啦mua~

        ————感谢在2019-10-3117:10:16~2019-11-0617:19: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7863364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