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无限修仙玩家在线阅读 - 第529章 锚点

第529章 锚点

        第529章锚点

        天山外的临时码头,热闹得就像火车站一样,大部分人都是满脸的喜气。

        令狐宝果站在族人里,眼巴巴地看着人群,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毕竟是他对老祖举报了萧万法的恶行,他害怕让他做家主的事,被透露了出去。

        那都不用萧万法下手,族长就能把他的狐皮做成围脖用。

        令狐老祖对他主动交代问题很满意,得知这次大圣也能进道场后,她就跟着族人进来了。

        还和他放了话,只要在道场里遇到萧万法,就把这个敢挑衅令狐家,嚣张的家伙杀掉。

        令狐宝果很清楚,并不因为萧万法折磨了自己,老祖才大动干戈要杀他,而是一个小辈敢不把令狐家放在眼里,挑战了她的权威。

        虽然令狐宝果知道老祖一出手,萧万法肯定死定了,但莫名其妙心里还是有点忐忑。

        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老祖还能打不过萧万法?

        呵呵,那真是太可笑了。

        今天是老祖亲自下道场,族长也带了人过来等候,一会要使劲赞美老祖才行。

        令狐宝果本来没有资格来,是厚着脸皮求来的,只能站在最后面,前面全是比他受宠和厉害的族人。

        突然,他看到了一个人,萧万法。

        萧万法也看到了和令狐家人站在一起的令狐宝果,便朝他露出一丝笑容。

        令狐宝果心中一惊,赶快别开眼睛不与他直视。

        萧万法要让他做令狐家族长的事,只有老祖和族长,还有几个令狐家的长老知道。

        不然早就有小辈跑去找他的麻烦了。

        就算是令狐宝果这个无辜者,在族里也会天天被欺负。

        令狐族长也看到了萧万法,微微皱了皱眉,看来自家老祖在道场里没有遇到他。

        真是好命,这次让他逃过了一命。

        就让他再多活几天,也让宝果和他多接触,看看他背后到底是谁在指使,敢针对令狐家。

        萧万法没和令狐宝果说话,反正很快他们令狐家就会变得非常的忙,忙着办葬礼。

        看着好多人都上了各自来的船,酒元子发现伪哥不在,又给扔在了家里。

        她是从深渊极地直接进的天山,没来得及把伪哥带出来,主要是看它天天变成狗,在那玩得超级开心,有点不忍心把它一直放在袖里乾坤中备用。

        公羊嫣是搭船来的,而这两人根本不会去挤公船。

        萧万法正要拿出他的游艇,分财产的时候,这本来就是他的东西,自然就是自动归他所有。

        突然,就听到有人喊他俩,“老萧,酒小姐。”

        酒元子看到宁总已经站在一条游轮上,正和她俩打着招呼,“上船我送你们一程,正好有点事,想和酒小姐商量一下。”

        “呃?”酒元子一惊,这家伙能有什么正经事找自己,想想就觉得害怕,不会是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女仆们把钱花过头了?

        但该来的肯定要来,逃避债务是不可取的。

        他们三人便上了宁总的船。

        公羊嫣不用喊,她身为一名优秀的助理,当然是酒姐去哪她就跟到哪,没有半点犹豫就跟了上去。

        宁总的船不顺便拉人回去,这点小钱他还不想赚,游艇算是个人隐私了。

        进入游艇中在沙发上坐下,娃娃送上了饮料,宁总也没避着萧万法,直接谈起了正事。

        “酒小姐,我有笔生意想和你谈一下。”

        萧万法突然说道:“我去甲板上打个电话,你们先聊吧。”

        不等两人说一起听无所谓,他便拿出手机走向了甲板,还真得开始打起了电话。

        公羊嫣一愣,然后说自己累了,有没有房间让她洗个澡睡个觉。

        宁总就叫来一个娃娃,把她给带走了。

        “……”酒元子沉默了几秒,便对宁总说道,“宁总,你奸商的本性吓到万法了,你看看他连听都不敢听,就怕被你卖了还得给你数钱。”

        宁总无语地看着她。

        “其实也不是什么为难的合作,说不定到时候还得借用老萧的力量,当然我也不会白麻烦他。”

        酒元子睁大眼睛,“看吧,我就说,你就是故意想当着他的面说,好让他被迫听了之后,只能来帮你的忙。

        真好,万法还能借着打电话遁了,我就无路可退。”

        宁总笑道:“酒小姐想得太多了,我只是想向你要个人。”

        酒元子好奇地问道:“谁?”

        “蟉师。”宁总说出了一个让她意外的人。

        “蟉师?”酒元子惊讶地问道,“你要他干嘛?而且我怎么把他给你,神诡怕是来不了凡间。”

        宁总解释道:“我的研发中心现在招揽了不少的科研人员,但没有任何一个能了解深渊极地的东西,我觉得那边有很多发展潜力,很需要这样的科研人员。

        反正他在那边的学术环境不行,不如让他到我这里来,各种资金和材料都可以无限提供,福利也可以保证,他只要专心搞科研就行了。

        我觉得这个提议,他可以认真考虑一下。”

        “?”酒元子茫然地看着他,神他妈的学术环境,深渊极地有个鬼的学术环境。

        就蟉师那样子,就算能和凡间的研究人员见面,大家聊得到一起吗?

        她又重复问道:“宁总,我想我没说明白,就算蟉师同意来你这里搞研发,他怎么来?”

        宁总没直接回答,只是喝了口水,才看着她笑道:“所以,我想请酒小姐,把地府攻打下来,只要放上足够的恶煞,就能让那里的环境变得适合蟉师居住了吧?”

        酒元子定定地看着他,然后往后靠在了沙发上,“宁总,我可打不过薄晓妮。而且,你的生意不做了?”

        自己可是为了这生意,从地弟的手上救下了薄晓妮,现在对方伤还没好,竟然就不合作了,那自己当时直接让地弟杀了她多好。

        还白编了这么多假话,编剧情是件很累的事呀。

        宁总说道:“酒小姐,我的科研人员在你从深渊极地带回来的材料中,发现了更大的商机。

        能源才是最赚的生意,那种低端生意是做不大的,只是个过渡而已。”

        他拿出了一个半米大小的娃娃,“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请酒小姐把薄晓妮的残魂附身上这个娃娃身上,这个人情就给酒小姐做了。”

        “你说得轻巧,我杀了她,又把她放在娃娃身上,她还能当这是人情?”酒元子笑道。

        宁总却说道:“酒小姐身边,不是有位叫地帝的诡吗?”

        “……”酒元子看着他,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宁总,虽然从外表上看起来,地弟就像我的宠物,其实我们的关系是反过来的。

        他是在把我当成一只有趣的宠物,可以宠可以溺爱,但那只是宠物而已。

        他极度危险,我并不觉得,让地弟来动手是件好事。

        很大可能,地府会落入他的手中,那他想来到凡间,只是早晚的事。

        那时,我不一定能阻止得了他。”

        宁总有些意外地说道:“酒小姐在我心中,一直是位相当自信的人,没想到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酒元子喝着饮料,漫不经心地说道:“宁总,我深信我的魅力,但不代表我蠢。”

        “而且,这是我的锚点,它很重要。”

        “锚点?”宁总坐直身体,一副你细细展开说说,我想听的样子。

        ?        ?好气啊!我今天出去了两趟,忙了一天,却什么事都没办成功。诸事不宜啊!

        ?                        我……章节名五百二十九,打成五十二十九了,我上传了才看到,修改不了。啊!真的不吉利啊今天。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