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为什么它永无止境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循环

第五十一章 循环

        “在第一个仿真人被制造以前,人类耗费了大量时间去构想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仿真人能不能算人?仿真人的权益应当如何划分?当人类开始不断更换自身组件,如同一艘忒修斯之船,机器和人的分野应当如何界定?

        “诸如此类的问题每天都在引起论战,早就有人意识到会有人将自身可怕的兽欲宣泄在机器身上,他们提前开始同情起无辜的机械,开始呼吁社会关注机器人权益。然而,没有人想到那些因仿真人制造而诞生出的新需求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又是哪些人要最终咽下它。”

        “这不合理……为什么没人想到?”

        “因为每一个人都是自由的,简。”

        “我不明白……”

        “你真的不明白吗?还是你也和那些黄金时代的上位者一样傲慢?”

        赫斯塔的脸色微微发白,她恼火地望着安娜,“……请指教。”

        安娜微笑了笑,她的轮椅向后退了半米,从书架上取下另一个更为厚重的档案夹。

        “我们还是从另一头说起……你已经见过船上的荆棘僧侣了,你觉得这些人怎么样?”

        “你指哪方面?”

        “各种方面。”安娜耸耸肩,“你和他们就某个话题深入地聊过吗,他们是最喜欢向陌生人兜售自己那套理论的。”

        赫斯塔颦眉想了想——在船上的这两天,她清醒的时间实在不多。昨天下午她同那个叫布理的男人简单聊过几句,但很难说那里面有什么“理论”。

        反而是艾格尼丝和梅耶那对姐妹……

        “看来没有?”

        “……没有。”赫斯塔回答。

        安娜有些意外,她低头从档案夹中抽出一打文稿,“好吧,不论如何,你应该先认识一个人。”

        赫斯塔单手接过,翻过封面,文稿的扉页上印着一个神情严肃的中年男人,他的眉间有着极深的沟壑,眼睛却非常有神,树根般的白胡子长满了他的下巴。

        赫斯塔确信自己对这张脸毫无印象,然而在看到底下名字的时候,她愣住了。

        “……罗博格里耶?”

        “嗯哼。”

        “这是他年轻的时候吗?”赫斯塔有些不确定地回看照片,“为什么完全不像……不,这就不是一个人。”

        “没错,他们俩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安娜轻声道,“船上的那个小老头的真名叫罗伯·格林,他二十来岁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罗博格里耶——为的就是向此人致敬。”

        “这人是谁?”

        “黄金时代的奠基人之一,也是历史上‘杯葛僧侣’的缔造者。此人是一个商人,一个政客,同时也是一个社会活动家。他出生的时候,女权运动的第七思潮正在席卷世界,等到他被刺杀的那一年,第一区的青年女性不得不为了保证自己最基本的受教育权而上街游行。

        “总之,他给世界带来的影响,不可估量。

        “罗伯·格林很崇拜他,他的人生几乎就是照着罗博格里耶的脉络复刻的,不过显然不太成功。”安娜用她一贯慢条斯理的口吻说道,“这么多年了,除了一个‘伊甸社区’,他再没有第二个拿得出手的作品。”

        赫斯塔开始聚精会神地阅读,这份文稿用的是第三区的文字,她理解起来并不困难。然而当她大约读了半页纸,一阵天旋地转的恶心感涌上心口,令她不得不将目光移开。

        稍微缓了片刻,赫斯塔开始跳读。

        很快,她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段落,那是罗博格里耶年轻时的某个地下演讲,其主旨与艾格尼丝姐妹昨晚的那番话如出一辙。这几乎在刹那间激起了赫斯塔的强烈兴趣。

        她正想回头细读,又一阵眩晕袭来。

        “……字太小了。”她无可奈何地仰起头,强忍着呕吐的冲动,“但这一段……我昨晚听人谈起过……它是讲什么的?”

        安娜看了看赫斯塔指的地方。

        “哦,‘逃逸速度’和‘女本位循环’。”安娜笑着道,“你昨晚听谁谈起过?戈培林?”

        “不是。”赫斯塔没有多说,“这两个词我都没有听过……什么是‘逃逸速度’?”

        “这两个概念都是罗博格里耶从其他学科里化用来的。之前罗伯已经在他的演讲里解释了我们所处的文明为什么是个包裹着男权外衣的女本位社会,你还记得吗?”

        “有点印象,”赫斯塔低声道,“‘雄性可弃置性’……?”

        “对,‘雄性可弃置性’和‘女本位循环’是‘杯葛僧侣’们的核心理论。在罗博格里耶看来,传统主义的男尊女卑属于‘权责平衡的女本位主义’——男人放弃自身的自由和安全,赡养家庭,女人放弃权力,获得供养。双方有得有失。

        “然而,罗博格里耶指出,这种权责平衡的‘女本位主义’会不可避免地滑向‘极端女本位主义’,因为社会总是会有一个趋于稳定和繁荣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女性会获得越来越多的‘自由时间’,不断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同时利用传统逃避责任,建立新的性别秩序。

        “但这种秩序不会持久,因为在这种性别秩序之下,传统的家庭结构将在几代人中迅速崩溃,文明亦随之瓦解——于是温和父权不复存在,极端父权取而代之:社会发生战争,女性地位再次跌落,男性之间大肆杀戮,直到角逐出胜利者,社会又趋于稳定。

        “至此,一个循环完成。罗博格里耶套用了历史上的大量案例来验证他的理论,在此基础上,他提出,男性应当学会辨认自身所处周期:如果发现自身处于循环末期,则必须为有生之年所可能遭遇的社会崩溃做好准备;如果处于周期中段,则必须努力追求‘逃逸速度’,以此摆脱女本位社会的剥削。

        “这篇演讲应该是他二十七岁的时候在第一区做的,为了回应当时其他男权运动对其组织‘杯葛僧侣’的质疑。

        “什么质疑?”

        “极端的消极防御。”安娜答道,“罗博格里耶的杯葛僧侣不结婚,不生养,不与公众对话,不寻求理解,和当时的其他男权运动风格大相径庭——大部分男权运动活动者寻求对话,希望通过公开辩论、出版刊物、乃至参与政治竞选来改变现有制度,最终获得更多的资源倾斜,他们认为罗博格里耶的‘分离主义’除了带来更多的误解和仇恨别无他用……所以罗博格里耶做了这个演讲,他在这次演讲里一口气抛出了‘雄性可弃置’‘红丸主义’‘女本位循环’等众多概念,当然,也包括你看到的‘逃逸速度’。

        “这是他在公众面前的首次公开演讲。演讲结束后,大批男权运动中的中间派向‘杯葛僧侣’倒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