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许我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 番外篇秦缨:只是当时

番外篇秦缨:只是当时

        她出生那年,风调雨顺,甫出生便得封号“兴平”,是大秦最得荣宠的公主。

        然,每个人生来都有天敌,从她刚刚懂事起,她就知道这一生她最大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堂姐,秦满儿。

        她的堂姐秦满儿是皇叔齐王之女,与她同年同月同日生,却端的比她早出生了半个时辰,死死占据了父皇的宠爱。

        秦满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自己也有些说不清。她只知道,不论是装束还是课业,她都不想输给秦满儿!为此她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直到她终于清楚地意识到,不论她如何努力,在父皇的心中,她永远比不上秦满儿。

        所以她被迫走上了一条与秦满儿处处争抢处处攀比的不归路。

        秦满儿被保护得太好了,只须稍稍撩拨,便会像爆竹一样炸开。每每看到这般情形,她都会在心中暗暗开心,然而开心后,留下的却只有无边的妒忌。她总会在无人的时候想,若母妃不曾早逝,若父皇愿意像宠爱秦满儿那样宠爱她,她也愿意被养成像秦满儿那样单纯可笑……

        她心中自然是怨的。

        她怨父皇,给了她表面的荣宠,却始终不曾真正地疼爱她。

        她怨秦满儿,明明父母俱在,偏偏要来与她争抢父皇的宠爱。

        她的怨恨一直潜藏在心底最深处,直到乾佑十八年那场祸乱的到来。此生至死,她都不会忘记乾佑十八年所发生的一切。她永远记得那天,当灾难来临时,她的父皇将生的希望给了她的皇叔一家以及她的异母皇弟秦维。

        她不怨恨父皇的举动,她只是不懂。不懂为何他的父皇会放弃逃亡,不懂为何他在面对死亡的到来时仿佛在迎接新生。那时她是害怕的,害怕死亡。她尚未来得及长大,尚未来得及嫁给心爱的人,却已经无路可走。

        她不知自己是如何活过来的。只记得醒来时,身在一个陌生的府邸中,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兴平公主,只是一名平凡的婢女,她甚至没有记忆。过往的十多年,在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那时人人唤她宝儿。

        府邸的主人姓邵,是个富户。她是管家在外头捡回来的,那时她就快饿死了,管家好心给了一个馒头,她便一路跟了回来,快跟到府邸大门时晕死了过去。最终是管家看她可怜,才带了回来。

        在当宝儿的最初八年,她虽然没有过往的记忆,却过得简单快乐。那时她安于自己的身份,认真地学习当一名合格的婢女,从未想踏出府邸一步。那时她的梦想也十分简单,那便是吃饱饭,有落脚之地,免受流离之苦。

        直到第九年的春天。所有平凡简单的美好就像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她霍然清醒。

        那天府中的少爷又像平日那样轻薄于她,并试图劝她当他的妾,却被恋慕少爷的婢女看见。少爷一走,她便在无意间被婢女推倒,磕破了脑袋。

        当她再醒来时,再不曾觉得生活在这儿是幸运的事。

        她是秦缨,大秦子民眼中最为高贵的公主,而今,却只是个任人使唤甚至欺凌的婢女。在得知秦氏一族除她之外再无活人之外,她害怕惶恐过,她想报仇,想为父皇,为没能顺利逃离的小皇弟,甚至为她一直讨厌着的秦满儿报仇。

        仇恨几乎将她逼入无尽的绝望中。

        前十年,她是至高无上的公主,而如今,她不过是这个小府邸中一名婢女,没有任何兵马,不曾接触过任何政事,没有复仇的筹码。

        她只有两个选择,生,抑或是死。

        她亦想过死,却在临死之前,想起了早逝的母妃在去世时与她所说的话。母妃说,缨儿,你要为母妃好好地活着。她是自私的,所以她选择了生。她知道如今的大秦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大秦,也知道她如今只能苟延残喘,但她与生俱来的高傲随着她失去的记忆再次回到了她的身上。

        她不再是宝儿,可她不得不变成宝儿。

        大秦历三百一十七年的春天,在她得知秦满儿还活着的消息之前,于她来说与往日并无多大不同。当秦氏遗孤昭仁郡主现世的消息传到她的耳中时,她正清洗着整桶整桶的衣裳。从恢复记忆开始,她再无法忍受府中少爷的轻薄,只得沦落到洗衣房来。她整整洗了两年的衣裳,不论严寒。

        冬天时,她的手在严寒中长出水泡,在冰冷的冷水中变得粗糙,那种疼是她从前不曾忍受过的,疼得钻心,却渐渐麻木。那时她以为,这个所谓的昭仁郡主,不过是假的,不过是裴氏弄出来糊弄人的一个傀儡。后来当她真真正正见到了她,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秦满儿,还活着!

        其实,最开始时,她并没有什么野心。她是从邵府逃出来的,因为不愿遭受醉酒少爷的凌辱,她举起一旁的小青铜鼎砸向了少爷的脑袋。她还记得鲜血滴落在她衣裙上沾染出的颜色,即使已经逃得很远,依然能在梦里梦到当时的情形。

        她一路逃到了邕州,其间数次死里逃生。她来邕州,只是想活下去,若有机会为秦氏族人复仇那自是更好。她也不知为何一切最后会变成那样,或许是她与秦满儿天生不和,或许秦满儿见到她时的冷淡激起了她心底最深处的不甘和怨恨,又或许,只是因为顾西丞——

        她来到邕州时已经狼狈不堪,却是顾西丞在行馆门口抱住了几欲晕倒的她。

        当她还是大秦最高贵的公主时,她已认识顾西丞。她的母妃出自顾家旁支,按照辈分,她是该唤顾西丞一声表哥的。然,她自懂事起,从未叫过他表哥,而亲昵地唤为丞哥哥。顾西丞生来有副好皮囊,才学出众,在同辈中最为出色,甚少有人能与之相提并论。

        所以秦满儿喜欢他。在她尚未见过顾西丞时,秦满儿就已经开始喜欢他了。最初时,她刻意亲近顾西丞,也只是因为秦满儿喜欢他,可是后来,她也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他,即便,那时她还很年幼。

        离别经年,重逢时,他第一眼就认出了她,她亦然。

        她以为,他也是爱她的。所以她欲取代秦满儿,只要亲人血仇得报,她可以将这所谓的天下让给他。

        但那仅仅是她以为。

        他其实,并不爱她。

        或许很多年前,他曾喜欢过她,但那仅仅是喜欢。在这一场权力的争夺战中,她败给了秦满儿。她输掉的不仅仅是权势,还有所爱之人。

        最初的几年,她被软禁在永安宫,但她依然不甘心。她为此抗争了数年,却依然没能昂首走出永安宫。

        后来,她的抗争换来了秦满儿的报复,所以顾西丞成亲了。她为此不顾一切,甚至放下骄傲和自尊跪求,才换来见他的妻子一面。只一眼,便看出那人像秦满儿,并非长得像,而是说话时的神态像。像的并非是如今的秦满儿,而是很多年前,年纪尚幼的秦满儿。

        最终她还是输了,输给了心中的绝望。

        这世上,没有人会爱她,陪伴她的,只有无边寂寞……

        “若没有人爱我,我可以自己爱自己!”

        许多年后,她已满头银丝时,那长得与年少时的秦满儿几乎一模一样的少女对她如是说。

        原来,一切都错在她不够爱自己!

        她幡然醒悟。若有来生,她一定会好好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