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许我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 番外篇 阿邵:莫笑我胡为

番外篇 阿邵:莫笑我胡为

        我的母亲是个温柔却又软弱的女子,她像一朵美丽的菟丝花,在失去了她最心爱的人之后,失去了依靠,日日浸沉在自己的痛苦之中。

        所以我从懂事起就告诉自己,不要爱上像她这样的女子。那时我想,我兴许不会爱上任何女子。没有爱,才不会有痛苦的根源。

        直到,我遇到她。

        我遇到她时,正经历着一场几近绝望的死亡。那时,我总想着,只要流尽身上的鲜血,我就能换一个来世。到那时,我不想再投生到这样的家庭——冷漠如陌生人的父亲,永远生活在自己梦境中的母亲,甚至,在我年少的回忆中,没有爱,没有温暖,没有光,只有鲜血喷溅出那一刹那的温热。

        我爱上她时,从未想过她竟会是秦氏遗孤。我喜欢她的笑容,安静,恬然,像清风一样洗涤我心中的杀戮。

        若非周家派人寻到了我,那时我们约莫就成亲了。我离开凤岐山脚下的小村时,失望于她的冷酷,她拒绝跟我离开小村,那时我以为,定是她不够爱我。

        她之所以想嫁给我,约莫只是简单地找个人相扶过一辈子。当我知道她真实身份的那一瞬间,几欲失去心跳。我一直在想,若她知道我是仇人之子,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我的父亲曾说过,我与他一样,骨子里是个自私的人,所以我隐瞒了身份,全心全意沉浸于属于我们的美好之中。我时常惧怕身份的秘密,惧怕会被人揭穿——即便我心中从不认为我是周家人,我不过是周家的工具。

        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只差一点,我们便可喜结连理,若可以,我多希望时间能静止在那一瞬,至少,一切仍旧是美好的。当她质问我时,我无法否认我是她仇人之子这个事实,我甚至不敢直视她的眼眸。我害怕在她的眼中看到厌恶和仇恨,我害怕失去她,可我却不得不承认,我和她之间是一场上天注定的孽缘。

        她走之时我不曾挽留,人若不够强大,就失去了挽留的权利,我正是如此。

        当我在西北战场上奋力杀敌时,当敌人的尖刀插入我的身体时,我竟有种难以言喻的解脱感——若我就这般死去,她可会为我落泪哭泣?

        我最终还是舍不得死。昏迷中我依然在想,若我死了,谁又能替我守护她?只有活着,才能好好守着她,即便只能远远瞧着,也是好的!

        我养伤时终寻到机会与她面对面站着,我问她若我以周家为聘娶她如何,她却沉默地拒绝了。

        我之所以这般问,不过是心中的一点奢望,她的拒绝其实在我的预料之中。虽是如此,不失望却也是不可能的。我记得那个夜晚的冷风,穿透了我身上所有的衣裳,冻伤了我的心。

        若非还有心跳声,我约莫会以为自己已经在那一刻死去。

        战乱终于在不久后结束,我唯一的选择便是跟随周家大军先她一步离开。她所不知道的是,离开前,我曾偷偷在暗处看着她,我将她的模样深深记在了心底。那时我不知我们的下一次见面会在何时,也不知未来会如何,更不知她是否会一直记得我……

        诚如我所想,我们相逢于数个月后。

        裴家的婢女媛真害她摔下悬崖时,我毫不犹豫地了结了她的性命。我爱这个女子,从她将我拖回凤栖山脚下那个小村开始,当脆弱易碎的她躺在我怀中时,我才渐渐恢复了心跳声。

        从那一刻起,我真真正正下定决心变强大。

        我和我父亲的权力之争开始于我离开她回到汴京的那天,持续了数个月,最终却是我的父亲技高一筹。

        我输了。

        当我发现自己输了的时候,却无端而又莫名地松了口气。我终于可以摆脱“周”这个姓氏了!我诈死逃离,化名沈念,历尽艰辛终于来到她的身边开始了我的新生活。

        即使从此之后见不得光,只能默默地看着她,我也甘之如饴,直到很多年后,我被她驱离身边。那时,她已经是大秦至高无上的女帝,不再是从前凤岐山脚下的小女子,也无须我的守护,我终于放手了!

        我回到了曾经凤岐山脚下那个小村,在灰烬之上建起了昔日的房屋,我用尽全力回想,终将它建得七分相似。屋子建成的那天,我几乎以为我会在此终老,谁承想,她竟在数年后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她回来的那日,我正在院中劈柴,回头时,只见她捂嘴站在我的身后。

        那时她哭了。我心中除去酸涩,还有无尽的喜悦。我与她,历经波折,终于又在一起了。

        这一次,没有国仇家恨,没有虚情假意,眼中只有彼此。

        很多年后,我们的儿女已经长大,当我犹犹豫豫将心中暗藏了多年的秘密告知她时,她却笑着说她早已知道——

        我是父亲的儿子,这是千真万确的。

        即使我不想承认,我身上依然流淌着周家的血液。

        我这一生最感谢父亲的一件事,是他在天下人面前否认了我周家人的身份。

        我想我的父亲约莫也是爱我的,即使,他从未承认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