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许我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举兵伐周

第三十二章 举兵伐周

        来之时可谓路途惊险,回去时,有郝汉带着部分铁骑护送,一路风平浪静,什么事都不曾发生。

        在路上颠簸了几日,终于回到了邕州行馆。回到邕州行馆之后,裴炎又命人去请来了邕州最好的大夫为我重新诊治了一番,在大夫再三保证我身上的伤势已无大碍后,脸色终于由阴霾转晴,露出了这么多天来难得的笑容。

        媛真的死讯并未传开,我对外只说她在途中得了急症被送回了岩都,此后倒也无人再问起。至于伺候了我几日的碧玉,她是秦缨挑中的侍女,性子也不为我所喜欢,所以我没有强留她在身边伺候。

        我如今的侍女名唤刀刀,是昭儿命人从岭南送过来的。刀刀和媛真一样会武,却不像媛真那样难以亲近,她总是笑脸迎人,圆脸,笑时尤为可爱。这些年的苦苦挣扎养成了我多疑的性子,刀刀的到来或许不单单只是昭儿为了保护我,但我仍旧心平气和地接受了刀刀。比之媛真,刀刀更得我信任,如今我和昭儿之间谁也离不开谁,她不但不会害我,还会极力护着我。

        盛夏的天气一天比一天炎热,行馆内因有冰块镇暑,让我好受了些,此后连行馆的大门都不肯踏出一步,平日就在房内看些书,或者在傍晚天气凉快些时,和刀刀去校场向她学个花拳绣腿自娱自乐。

        除了周氏一族内部有些不平静外,其他人马都没什么大的动静,日子一天天,过得倒也风平浪静,但该来的总会来,这样的平静终于在夏末的最后一天被打破。

        邕州是个季节分明的地方,夏末的天气和盛夏之时不同,虽仍有些热,但那热气中又夹杂了一丝凉爽。这日的天色本就阴霾,到了午后,阴霾更甚,很快就下起了小雨。到了傍晚,这场小雨终于越来越大,雨声哗啦啦的,让人觉得莫名烦躁。

        刀刀忽然闯进了我的院落,她的发梢早已被雨水浸透,垂落的发尖上犹挂着水珠,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就连平日那张笑容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严肃的面容。

        我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只听刀刀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说道:“郡主,汴京传来消息,周家的内乱平息了。”

        我拿着书的手陡然抖了一下,书应声摔落在地。将书捡起来后,我故作镇定地问道:“结果如何?”

        “周邵输了。据探子送来的消息,说是失踪了,也有人说他死了,总之,行踪不明。周家派出很多人去找他,但都像石沉大海……”

        刀刀的话犹如一把尖刀,狠狠地刺在了我的心上,我手中的书再次跌落在地,但这一次我却无力再将它拾取。心口揪疼,让我险些喘不过气来。雨夹杂着风拍打着窗棂,呜呜咽咽,似是哭泣声,一直在我的耳畔徘徊不去。

        我不敢去细想。若他……若他真的死了,我又该如何是好?

        “刀刀,”我深呼吸一口气,“请郝统领即刻来见我。”

        刀刀没有问什么,俯了俯身,便退了出去。不多时,郝汉便匆忙来到了我面前。他到来之时,我的情绪已平复了许多,但缩在长袖中的手却不住地颤抖。

        郝汉是个明白人,早在刀刀传唤他时已将我的心思猜中了四五分,又见我一直不说话,他窥了我一眼,淡淡说道:“郡主,太过感情用事并非好事。”

        我只觉得唇齿颤抖,一句话更在喉间如何也说不出,末了终于苦笑了一声,道:“命人偷偷去找吧,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郝汉张嘴欲语,最终也什么都没说。

        打探消息的人派出了一波又一波,连昭儿那边也暗暗派了许多人出去找,却都没有阿邵的消息,他好像从这世上消失了一般,音讯全无,不论他人如何寻找。夜里我一闭上眼便会梦到他,从梦中惊醒后再也无法入眠,如此反反复复过了一个月之久。我拼命地安慰自己,周家派出的人也没能找到他,说明他还活着——不论如何,活着便好。

        入秋后,炎热渐渐退去,天气却时而阴沉,半点秋高气爽的意味都没有。

        经过这三四个月的休整,各家人马在西北一役所伤的元气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渐渐开始有了新动作。

        九月初十那日,裴、顾、宋三家的当家人忽然齐聚邕州,原本平静的邕州行馆因为他们的到来,顿时变得嘈杂而又危机四伏。

        宋家现有名义上是郝心当家做主,其实做主的人是昭儿,故而他们姐弟二人都来到了邕州。我已许久不曾见到昭儿,她的样貌与之前并无二样,却又让人觉得很是不同。变的是她的眼睛,从前这双眼执着而又柔和,而如今却变得锐利,变得刚强。每一场变故都能改变一个人,但其中的辛酸只有自己才体会得到。

        昭儿见我在看她,朝我温和一笑,并未说话。她身侧的郝心见到我并不像从前那样随性,谦和有礼,低声唤道:“满儿姐姐,好久不见。”

        我看着眼前这个比从前消瘦了些的孩子,心酸不已,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让我想起了早前的自己,我们都一样,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出身和过去。我偏头看了郝汉一眼,见他别开眼不忍看郝心,心下叹息一声,伸手揉了揉郝心的头发,道:“你长大了!”

        这话无意间让昭儿红了眼眶,我心有戚戚,欲拉着她入座。

        裴毅身后的一名将军见我和昭儿亲近,似有深意地一笑,道:“郡主跟宋大小姐倒是姐妹情深!”

        “姐妹?这世上唯一能和昭仁郡主互称姐妹的,只有本宫一人。”

        厅内众人闻声朝门口望去,只见秦缨款款而来,嘴角微勾,神色温柔却散发着冷意。她淡淡瞥了方才说话的人一眼,与生俱来的气势让那人不禁低下头。

        裴毅见状,回头冷冷地瞪了那将军一眼,呵斥道:“不知所谓的东西,郡主和公主面前,岂容你放肆,还不快下去?”

        秦缨上前不着痕迹地隔开了我与昭儿,不容置疑地拉着我坐到了高位之上。

        此时的大厅外有重兵把守着,寻常人根本无法靠近,我和秦缨分坐在高位,其余人分坐在堂下,有侍女匆匆忙忙上了茶又退开。秦缨不动声色地抢在我之前开了口,她似是不知今日众人齐聚此处的缘由,柔柔问道:“不知今日众位大人聚集于此,所谓何事?”

        “公主殿下,乱臣贼子周氏扰乱朝纲,试图自立为王,我等身为大秦子民,断然容不下这等小人。今日聚集于此,是想请公主与郡主做主,共同商讨出兵伐周一事!”裴毅与顾渊相视一眼,看向我与秦缨时,方才平静的脸上已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他本就擅长演戏,这番话说来神色俱佳。

        其实早在他们动身进京时,郝汉已将他们此行的目的告诉了我。此番他们来邕州的目的是想商议举兵讨伐周氏一事。周氏在西北一役中损兵折将,又经历了一场内乱,和宋家一样元气大伤,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恢复,此时举兵讨伐周氏无疑是明智之举。

        打着“诛灭乱臣贼子”的名号去讨伐周氏,在我和秦缨这秦氏遗孤尚在的情况下,裴、顾两家无疑要将自己推入忠臣之列。如此一来,在诛灭周氏乱党之后,他们在天下人面前就必须以我和秦缨为尊,稍有不慎,便会和周家一样落得个乱臣贼子的名号,和之前雄霸一方有天壤之别——这等举动对于目前的裴、顾两家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他们又为何要这么做?

        我的视线在裴毅和顾渊身上轻轻划过,疑惑更甚。

        秦缨潸然泪下,呜咽道:“裴大人所言甚是。本宫苟且偷生这么多年,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亲自手刃周绅那狗贼的人头,以告慰我父皇在天之灵!”

        “殿下放心,我等定会竭尽全力诛杀周绅,为先帝陛下报仇雪恨!”顾渊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他望向我,问道:“不知郡主对此有何见解?”

        我叹息一声,道:“西北战乱前,我就曾告诉过二位伯父,我对行军作战一窍不通。”

        “姐姐,你不想讨伐周氏为我们秦氏族人报仇雪恨吗?难道你忘了周绅是怎么害得我们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秦缨面色苍白,看着我的眼神有着说不出的委屈。

        “国仇家恨我又怎会忘记?”我似笑非笑地睨了秦缨一眼,淡淡说道,“讨伐周氏为大势所趋,然而我对行军作战确实一窍不通,何谈见解?倒不妨多听听顾伯父与裴伯父的看法,不知二位有何高见?”

        顾渊和裴毅对视一眼,互相推托了一番,最后裴毅作为代表,说道:“周氏一族长期占据汴京及邻近数城,汴京城易守难攻,反观涂州——涂州离汴京最远,经济较之别处要弱上许多,并不受周氏重视,我与顾兄一致认为该从兵力最少最容易攻打的涂州入手。”

        秦缨亦不擅长行军布阵,对裴毅的话似懂非懂,连连点头称是。

        昭儿与郝心对这些也不是很懂,安静而不表态,几人之中唯有郝汉能与裴毅、顾渊讨论上几句。昭儿听他们说了片刻,忽出声打断道:“诸位可否听我一言?”

        大厅之内顿时静了下来,在座之人纷纷看向昭儿。

        昭儿看了我一眼,道:“家父去得突然,宋家如今由幼弟当家做主,奈何弟弟年纪小又缺乏经验,事事多仰赖于我,奈何我又是个弱女子……故而我姐弟二人再三商讨,决定从今往后誓死拥护皇室遗孤,重振我大秦雄威!此前我早已将宋家兵符交由昭仁郡主保管,此番出兵讨伐周氏一事,我宋家的兵马皆听从郡主调遣。此番从岭南到邕州一路舟车劳顿,幼弟已有些乏了,我姐弟二人就先行告退了。”

        说罢,昭儿带着郝心扬长而去。

        方才还满脸倦色在昭儿身侧打瞌睡的郝心忽回头朝我眨了眨眼,让我有些哭笑不得。在场之人都没想到昭儿会在这场合说出这番话,脸色各异,却又让人看不穿心思。我无意间扫了秦缨一眼,她正咬着唇瓣盯着昭儿姐弟离去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偏头看了我一眼,咬着唇瓣,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讨伐周氏一事既然已被这些人搬到了台面之上,那便是势在必行的。此番裴、顾等人的到来说得好听些是与我们商谈此事,说难听些便是告知我们此事,早在他们来之前就已为伐周一事做了定论,所以和谈很快就有了结果。

        几番不温不火的商讨之后,终是决定在十日后正式出兵讨伐周氏。

        顾渊代表众人说出这个决定之时,我身侧的秦缨瞬间红了眼眶,泪从她的脸上轻轻滑落,神情似喜又悲。我闭上眼,心头万分复杂,一时之间连自己也分不清是喜还是悲。落难之后的我曾无数次幻想着讨伐周氏这等乱臣贼子为那些死去的亲人报仇的情形,为了这一日,我也曾日夜难寐,可当这一切真正要降临时,我却觉得有些胆怯,心酸难耐。

        接连几日,裴毅顾渊等人都忙着商讨军机,秦缨也不知何故,一直将自己关在院子中闭门谢客,我落得清闲,索性也学起了秦缨。我搬了张椅子在院子中,看着湖里的夏荷。其实湖里的荷花已经凋零了,余下一两朵花骨朵儿虽还没死去,却已是半枯的残样。我也不知我为何会盯着它们看了半日,直到昭儿上门拜访。

        刀刀原本就是从宋家出来的,对于昭儿她毕恭毕敬,为昭儿搬了张椅子在我身侧后,十分殷勤地端茶倒水。命刀刀退下后,我慢悠悠地喝茶,也不去问昭儿此次上门所谓何事,而是静待她开口。

        果然,昭儿将一杯茶喝完之后说道:“我要嫁给裴炎。”

        我的手抖了抖,拿得有些不稳,看向面上丝毫不起波澜的昭儿,蹙眉问道:“为何?”

        “我与裴炎的婚约是在我遇到你之前定下的,裴毅那老狐狸今日提起了我与裴炎的婚约,有意让我与裴炎尽快成亲。如今的宋家大不如前,即使有郡主和铁骑军在,比之顾家或是裴家,仍是差了许多。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人轻而易举地吞并。但我若嫁给裴炎,形势就不同了,至少不到最后关头,裴家不会动我,甚至还会不遗余力地保护宋家!”昭儿语调平缓不见起伏,丝毫不见欣喜,似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郡主大可放心,宋家与你之间的合作不会因为我嫁给裴炎而中止,我弟弟宋寅才是真正的宋家家主。”

        昭儿很聪明,她猜得一点儿也不错,方才她说要嫁给裴炎时,我确实担忧我与宋家的合作是否会因此而中止。当感情掺杂上利益时,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变得不再纯粹,我与昭儿之间亦是如此。有时我也会怀念与昭儿初相逢的那些时日,然而我们都知道,已经悄然改变的东西再也无法恢复从前的模样。

        我叹息了声。撇开利益关系不说,嫁人是女儿家的终身大事,昭儿这个决定有些太过草率,但她已经做好了决定,今日是在告知我,而非来听我的劝说。既然她说不会改变我与宋家的合作关系,那么我便无权对她的决定指手画脚,故而我并未出言劝说。

        “你不是还在孝期吗?”我问。宋世钊去世,昭儿尚在孝期,本就不宜嫁娶。

        “这正是裴毅催促的原因所在。在我们岭南,若有亲人去世,嫁娶则必须赶在年内。”

        “那么,恭喜你了,昭儿。”

        昭儿并不喜欢裴炎,却毅然决定嫁给他,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过劝说她的念头,即使我明知裴炎不爱她!若今日是我们秦家落难,为了保住秦家,我大概也会像昭儿一样做。

        “你无须替我难过可惜,无情无爱才不会被蒙蔽双眼。”昭儿看穿了我的心思,知道我又想起阿邵,哼了一声,道,“你忘了他吧!待周氏一亡,你和他就无法回头了。”

        周氏一亡,我也成了他的杀父仇人,昭儿话中的意思我明白,也无法反驳,她见我一直不语,小坐了片刻,又喝了杯茶便起身告辞。望着她婀娜的背影,我怔然出了神。我遇到昭儿之时,我与阿邵正要成亲,如今物是人非,却是昭儿要成亲了……想起阿邵,我的心口蓦地又是一阵痛。也不知他现在身在何方,是否安好?

        秦缨到来时,我尚未回神,她安静地坐在之前昭儿的位置上,显得乖巧柔弱。刀刀不太喜欢秦缨,端茶倒水也便没了先前的殷勤。

        入秋之后风大,院子中时不时就有风吹拂而过,秋风瑟瑟,秦缨的裙摆在秋风轻抚之下微微扬起,裙摆之上绣着的兰花随之摇曳,栩栩如生。待我回神后,她才朝我微微一笑,道:“这儿风景不错。”

        “秦缨,”我看向她,“你不是来看风景的。”

        “那我是来干什么的?”秦缨优雅品茗,“好茶!”

        我看着眼前这张与我有几分相似的面容,嗤笑了一声,道:“秦缨,你又想干什么呢?”

        “姐姐好本事,竟连宋家的人都收服了。”秦缨轻声细语,和往日并无不同。

        我想了想,笑容可掬道:“你也不错,至少顾西丞还算顺着你。”

        秦缨端着茶杯的手轻轻抖了一下,却遮掩得很好,她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视线不知落在何处:“只要能够报仇,他待我好不好,又何关紧要呢?”

        “顾西丞心机太重,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忍不住提醒道,“顾家和裴家一样有野心,你以为他们为什么会提出举兵伐周?为的不就是名吗?只要除去周家,接下来便是我们了。”

        “那又何妨?”秦缨轻轻笑出声,“只要能够报仇,死又何妨?”

        “秦缨,你真的想死吗?”我嘲讽不已。若她不畏惧生死,那她现在就不会站在我的面前。

        这世上,有谁真的不怕死呢?所谓不怕死,都是逼出来的。

        “不论你怎么说,我都相信顾家会为我报仇。”秦缨的声音有些冷硬,末了变得很低,很模糊,“若不爱我,为何又要待我那么好呢……他是爱我的。”

        “你信顾家,顾家就真的可以帮你报仇了吗?秦缨,这世上没有利益的事顾家不会去做,他们凭什么无缘无故帮你报仇?依靠顾家报仇,是个很傻的选择,正如你当初想将我手中的铁骑送给顾家一样傻。”

        “不依靠顾家,我还能靠谁?”秦缨笑得有些讽刺,“若没有铁骑和宋家,你怕是早就死了。”

        “是,因为我不想死,所以努力挣扎。”我看着秦缨的神色有些肃冷,“自己的命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论是哪一方谋得了天下,我和秦缨都不会有好下场。想活下去,就必须站在最高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无心去争夺什么,却一步步被逼到了如今这地步。

        “说得倒是轻巧。”秦缨嘴角的笑容有些苦涩。

        我已经厌倦了和她拐弯抹角说话:“你想杀我吗?”

        秦缨诧异于我的直白,眸光微敛,随即笑开:“姐姐何出此言,你可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是吗?”我报之以笑。

        此时的我愿意相信秦缨的话,相信她并非刻意带上晕车的碧玉耽误了我们的行程,相信当日我落难险些丢了性命与她无关。

        “满儿,你与公主殿下说了什么,竟让你笑得如此开怀?”裴炎人未到声先到。

        我循声望去,只见裴炎和顾西丞并肩走来,风吹拂着他们的衣袂,飘然出尘,连不远处候着的刀刀都看得入迷。

        今日也不知是怎么了,他们一个个接连上门,意图不明。

        “贵客光临,蓬荜生辉。刀刀,去备茶点。”我交代道。

        刀刀应声退下,顾西丞入屋内搬了两张椅子出来,裴炎不客气地占了其中一张,寻了个离我最近的地方坐下。

        “你们也是来我这儿赏花的?”我睨了他们一眼。

        顾西丞的视线一直不曾离开过我,像是在闲谈那般:“凋零的花儿自有凋零的美。”

        “丞哥哥,你的衣服钩破了,待会儿我帮你补补吧!”顾西丞的袖口不知何时钩破了一小块,若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不得不说秦缨的观察极其细致入微。

        秦缨说这话说神情不自觉地变得温柔,兴许她自己都不曾察觉到。我偏头看着她的神情,心想她约莫是真的喜欢顾西丞吧!顾西丞到底有什么好呢?论样貌,他脸上那道刀疤已经毁了他的俊美容颜,比之一侧的裴炎要逊色上许多。他兴许比裴炎多了几分气势,但他到底有什么好,好到足以让秦缨甘愿放下身段去讨好他?我支着下颌的手滑了一下,回神,猛地想起年幼之时,我也曾像秦缨这般,小心翼翼地想要讨好他……

        顾西丞淡淡说道:“这等小事何须劳烦公主殿下,回头让婢女缝补一下就是了。”

        秦缨柔柔笑道:“无妨,这几年落魄之时做的活比这苦多了。不过是缝补衣裳而已。”

        “补衣裳这种小事有什么好争的,让碧玉去做就好了。”我这才想起方才秦缨来之时并未带着碧玉,“碧玉呢?”

        秦缨微微低头,看不出在想些什么,也不曾回答我的话。只听裴炎调侃道:“顾兄,普天之下,敢这般拒绝公主好意的人只怕也只有你了!”

        他的话换来顾西丞冷冷的一瞥,轻淡地说道:“听闻裴兄和宋家小姐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

        裴炎神色一僵,迅速看向我。

        我状似不曾听到这话,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你们自便!刀刀,别怠慢了几位贵客。”

        “是,郡主。”

        我头也不回地朝屋内走去,快走到门口之时,被不知何时追上来的裴炎一把抓住。

        我停下步伐,看向他。

        “满儿,我不曾说过要娶宋昭。”裴炎似乎想解释什么。

        “你会娶她的。”我想,裴毅既然已经做了决定,裴炎想拒绝很难。

        “我不会娶她。”裴炎神色恼怒,捏着我手臂的手变得用力,“你明知道我——”

        “那又与我何干?”我打断裴炎的话,认真地看着他。

        裴炎慢慢松开了我,他神色复杂,我没有理会他的探究,踏入屋内,迅速关上了房门。厚重的门板将他的面容隔在了外头,可我却无法忘记方才他脸上失望的神情。裴炎待我自是极好的,我并不想伤害他,也从未有过伤害他的想法,但我十分清楚自己会伤害裴炎,或早或晚,迟早会伤害他。其实我心如明镜,我早就伤害了他,只是我一直不愿意承认,不愿承认自己也在苦苦挣扎中变成了一个心思歹毒不择手段的人。

        可是,我已经无法回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