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许我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子夜悲歌

第二十四章 子夜悲歌

        凤阳大营的夜晚一如既往的寂静,这已是大军出征的第三日,却没有任何消息传回。前方战事是胜是败,谁也不知。我心慌意乱,却只能强作镇定。不仅仅是凤阳,鲁阳关亦没有任何消息,也不知那儿的战况如何了。

        昭儿不知何时来到我身侧,她偏头看了我一眼,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片刻,将手中的酒囊递向我,问道:“要喝一口吗?”

        “哪儿弄来的?”我问。

        西北这等严寒之地,烈酒是极好的御寒之物。但对于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而言,喝酒违反军纪,为了防止将士醉酒误事,军中有严厉的规定,全军上下在行军之中不得沾酒,否则将受到军法处置。

        昭儿轻轻一笑,道:“这世上,只要有心,没有办不成的事。”

        我不置可否,接过她手中的酒囊,喝了一大口,辛辣的酒味让我险些吐了出来,待咽下之后,又觉得喉咙之间有股火焰在燃烧。我想我当真不擅长喝酒,尤其是西北这种烈酒。我偏头看昭儿,她却面不改色地灌了一大口酒,看起来丝毫不受影响。

        我偏头问道:“昭儿,你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你爹。”

        “担心?”昭儿嗤嗤笑了一声,“我出生那日,我爹就在战场上杀敌,自我出生起他就一直在打仗,一年到头都见不上几面,偶尔才从战场之上传个音讯回来。我和我娘在家中日日提心吊胆过日子,盼啊盼,他终于不再驻守在前线杀敌,带着我们一家去了岭南。我们都以为到了岭南,可以过幸福平淡的生活,可是到了岭南,才知道那儿才是噩梦的开端。他的双眼被别的女人蒙蔽了,从此再没有我们存在的位置。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我情愿他战死沙场。”

        昭儿似乎没发现自己哭了,待发现后迅速背过身去擦了泪,迈着大步离开。我听着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轻轻叹息了一声。不管她嘴上怎么说,心里依然担心着宋世钊。那毕竟是她的父亲!想到此处,我忽有些心慌意乱。昭儿虽已和我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共识,但宋世钊毕竟是她的父亲,恨再大,也敌不过相连的血脉。届时若是昭儿临时倒戈,我的处境只会更加艰难……

        “郡主,您该歇息了。”

        媛真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冥想,我回头,看到她在夜色中昏暗模糊的身影,那一刹那竟又有些自怨自艾。自我走出凤岐山脚下那个小村开始,我已经习惯了媛真的存在,她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如今我正处境艰难。这样处处受制于人的日子,我还要过上多久?

        媛真见我一直不动,不徐不疾上前,又催促道:“郡主,您该歇了。”

        “回营帐吧!”我道。

        昭儿的营帐移到了我的附近,我回到营帐时,她的帐中烛火通明,依稀还看得到人影在晃动。媛真顺着我的视线朝那方向望了一眼,淡淡说道:“郡主觉得宋公子是个可信的人?”

        我回头朝她嫣然一笑,反问道:“如今我身边还有可信之人吗?”

        媛真抿了抿唇,未再说话,我大步进了营帐,她则没再跟进来。

        帐中的暖意让我方才紧绷的思绪都悄悄地放松下来,脑子也越发的清明,这个时候我若乱了阵脚,那么这一场拉锯战便是输了。而我,并不想认输!

        “媛真!”

        听到我的呼唤,媛真当下便掀帘走了进来,神情肃穆,一声不吭。在营帐内烛火的映照下,她的面容平添了几许刚毅,与之前在岩都时的温顺大为不同。

        “媛真,”我放轻了口气,“我有些饿了,想吃煎饼。你让伙头营的人送些过来。”

        媛真的眸中闪过一丝的不解,却低低应道:“是。”

        话落,她转身便走了。我深呼吸一口气,理了理衣角,坐在床头,心头暗暗希望待会儿来的人会是混在伙头营中的铁骑。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媛真回来,我不禁有几分焦虑,就在这时,外头忽然嘈杂了起来。帐外有人大声吼道:“郡主,捷报来了!胜了,胜了!”

        那吼声中夹带的狂喜丝毫不曾遮掩,我闻言一震,立刻掀帘而出,带回捷报的传令兵已到了帘帐外,从战场归来的小兵浑身是血,身上的战袍破破烂烂的,显得万分狼狈,可那一双眼睛却乌黑晶亮充满了喜悦与希望,他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号啕大哭道:“郡主,敌军在这一役中损失惨重,现已退兵二十里,我军得胜,即将归营了!只是……”他的话似乎还未说完,可我的耳中却再也听不进任何话语。脑海中回荡的只有那一句“胜了”。

        胜了!

        我眼前这个浑身浴血的小将士告诉我,那些在战场上杀敌的弟兄即将归来……我踉跄了一步,心绪万分复杂,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胜了,可是那修罗场中,却葬了无数的生命……

        命人将传令兵扶起,我伸手抹了抹眼角那不知何时滑落的泪,吸了吸鼻子,高悬了几日的心总算渐渐放平。至少,今夜会是个太平夜吧?原本已回营帐就寝的昭儿得了消息立刻飞奔出营帐,一上前便抓住那传令兵问道:“胜了?大军呢?大军到哪了?”

        传令兵不知她是谁,正有些茫然,好在一旁的同僚轻声开口提醒了一番。他悉知昭儿的身份后,愣愣地看了昭儿片刻,跌跪在地,号啕大哭起来,让所有人都感到万分莫名。

        我心头一震,昭儿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退后两步,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

        他哭道:“请公子节哀,宋大人他、他——”

        “闭嘴!”昭儿尖声叱道,“他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从没出过事,这一次也一样!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宋家的将士至今没有给我送信?滚!滚啊!你快给我滚!”

        昭儿的脸色在烛火的映照下森然可怕,我咬了咬唇瓣,让周遭的将士们都退开后朝昭儿走去,刚向前两步便被昭儿喝住:“你别过来!”

        她看着我的眸子中不知不觉蓄满了泪水,我尚未来得及说些什么,便见她飞快地转身跑回了营帐。我举步跟了上去,到了营帐门口时,脚步却因为迟疑而停了下来。就在我犹豫不决时,营帐内忽然传来细碎的声响,末了便听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我深呼吸一口气,心中百味杂陈,跌靠在营帐之上。很多年前,我的那些亲人死在我面前时,我的心也像昭儿今日这样,犹如刀割,恨不得死的那个人是自己!

        但,这又能如何?

        我并未踏进昭儿的营帐,嘱咐周遭的人不要打扰她之后,踉跄着脚步往回走。

        前营不远处亮起了火把,原本寂静的营地也渐渐嘈杂起来,我尚未问话,媛真便来到身边,她低声道:“郡主,有部分人马归营了。”

        “是哪部分人回来了?”

        “周公子带着部分周家的人马,顾大公子也回来了。”

        我当下便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周公子受了伤,此番是顾大公子带人护送他回来……”

        阿邵!他受伤了?我的脚步顿停,强忍住向前方火把亮着的方向跑去的冲动,迅速回头看向媛真。媛真低首,我唇瓣微微颤抖了一下,心头有好多的疑问,却又问不出口,只得全都咽回了腹中。

        “走吧,去瞧个究竟。”我深呼吸一口气,放平了语气,缩放在袖中的手早已不停地颤抖。只要亲眼见上一面就能知道他是否安好……虽是这般想,可我脚下的步伐却不自觉地加快。

        聪明如媛真早已轻而易举地看穿我的心思,她亦步亦趋跟在我身后。越靠近前方光亮处,我的心头越发的骚乱,最后却是媛真低声道:“郡主大可放心,若出了什么事,这会儿也回不来了。”

        她的话虽不甚悦耳,却有其理,无来由让我的心放宽。

        大军在此安营后,几方人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我自然也从未踏进这周家军的地界。到周家军驻扎的营前时,门口的守卫面无表情地拦下了我。

        媛真道:“郡主听闻周公子受伤,特来探望,你们还不速速放行?”

        周家的军队自视甚高,更是未将媛真放在眼里,他们见媛真的手已然扶上了剑柄,也作势要拔剑。眼看这冲突一触即发,忽有人冷冷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我闻声望去,只见顾西丞不知何时走了出来。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顾西丞身上亦沾染着鲜血,几缕发丝散落在额前,虽有些狼狈,浑身上下却又透着一股森冷。他脸上那道疤痕在火光的映照下犹如鬼魅,拦在我与媛真面前的两名士兵似是被震到,竟侧退了一步,让出前路。

        我忙朝前走去。

        顾西丞在我面前三步之遥停了下来,淡淡问道:“郡主三更半夜不安寝,跑到这儿来作甚?”

        “我听闻周公子受了伤,特来探望。怎么,难道我不该来探望?”我竭尽全力遮掩自己心中的焦虑。

        “秦氏一族与周氏有着不共戴天之仇,郡主特意来看望周家少主,就不怕惹人非议吗?”顾西丞睨了我一眼,回头望向营帐,“军医正在里头救治,这会儿任何人都不得进去。”

        他的话让我面容微僵,深呼吸一口气后,不再受影响,镇定地说道:“国难当前,个人恩怨有什么放不下的?我在这儿候着便是。”

        顾西丞见我如是,再没说过话,少了平日的冷眼以对,让我心头越发的焦躁。

        不远处虽燃着篝火,可我却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一股冷意一直在心底徘徊不去。因阿邵受伤的缘故,此时的周家军营地中很是嘈杂,但这些嘈杂声都入不了我的耳。不远处营帐中,军医带来的几名通点药理的士兵一直在端着血水进进出出,我微微闭上双眸,问道:“他为何会受伤?”

        沉默片刻后,顾西丞终于开了尊口,语气中却带着别人无法察觉的复杂:“为了救我!”

        我微愣。顾家是周家的劲敌之一,而顾西丞又是顾家未来的继承人,阿邵救他无疑是在自找麻烦——阿邵为何舍命去救他?

        顾西丞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我也不知他为何要救我,也不曾想过他会救我。”

        我嚅动双唇,半晌说不出话来。

        静默片刻后,我问道:“宋世钊死了?”

        “是。”

        “怎么死的?”

        “郡主这话问得当真好笑。”顾西丞冷冷瞥了我一眼,“战场之上,刀剑无眼,死,自古以来都是无可避免的。您难道忘了吗?若没有周邵,此时我也不过是一具冷冰的尸体。”

        我一时无语:“宋世钊的遗体呢?”

        “已在回营的路上了,怕不久就可送达营地。”顾西丞看向昭儿营帐的方向,“郡主与宋小姐看起来颇有些交情,这时候当好好安慰她一番!”

        以顾西丞的聪明并不难猜出昭儿的真实身份,对此我并不觉得意外。一直在营帐内为阿邵诊治伤口的军医终于步出了营帐,我的一颗心无端又高悬了起来,顾西丞却比我更快一步走向了军医,我慌忙跟上前去。

        “见过郡主,顾少将军。”

        “周少将军伤势如何?”顾西丞问出了我心头所想。

        “少将军尚在昏迷之中,只要熬过今夜,就算是闯过鬼门关了!”军医抹了抹额上的汗,战战兢兢地回话。

        他的话并未让我安心,我身侧的顾西丞沉默不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我本欲再问些什么,却有人匆匆忙忙上前,打断了我尚未问出口的话。

        “郡主,顾少将军,宋帅的遗体已经在宋家军的护送之下回到大营了!”

        如顾西丞所言,宋世钊的遗体在宋家军的护送之下回到了凤阳大营。我甚至没来得及去看阿邵一眼,就同顾西丞匆匆忙忙去了宋家军的营帐。

        整个凤阳大营在宋世钊的遗体送回后一直笼罩在一种哀戚的气氛之中,对于这种哀戚我怅然之余却十分理解。宋世钊死了,他的尸首尚且能完完整整地送回,尚能归故土,而战死沙场的其他将士们绝大部分都只能被战场上的风沙湮灭,埋骨他乡,再也回不了家。

        宋世钊的遗体送回来时已被清洗过,他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那般,看起来颇为安详。营帐中处处透着让人无法言喻的压抑,帐内除了昭儿外,还有多名宋家将领,他们神色哀戚,难掩悲伤,更有甚者泣不成声。昭儿跪伏在床畔紧紧抓着宋世钊的手,没有哭,像个木偶般,安安静静的。我与顾西丞站在昭儿身后三步之遥,并未上前。

        不知过了多久,昭儿忽然站起身,将我们通通赶出了营帐,那平静的模样让人十分担心。我本欲说些什么,却遭到顾西丞的制止。

        顾西丞道:“她需要静一静。”

        他的话不无道理。在这种时候,任何的劝慰都无法抚平昭儿心中的痛,我们这些人的存在只会让昭儿心头更难受。

        离开宋世钊的营帐后,顾西丞前往周家军营寨去看望昏迷中的阿邵,我本欲跟去,走了两步竟却步不前,踌躇再三后,领着媛真回了自己的营帐。媛真熄了灯后离开了我的营帐,我在黑暗之中睁着双眼,脑海中又浮现出宋世钊那看似安详的面容。我甚至很难相信,那样一个久经沙场的人会死在这西北战场。

        这场战争何时才能结束?

        这一夜注定不会是个平静的夜晚,四更天刚到,外头又吹起了响亮的号角,我顿时翻身坐起,抓着衣服胡乱披上便冲出了营帐。

        外头早已火光照天,不远处的火把映红了天,那些本该歇息的士兵早已整装待发,列队之中有小部分宋家军,也有之前随顾西丞回来的周家军和顾家军,而领头的便是顾西丞。

        “前线送来急报,需要支援。”媛真似是明白了我的疑惑。

        我的心揪了一下,下意识看向昭儿营帐的方向,此时的昭儿依然守在宋世钊的灵前,半步都不曾离去。

        此次支援刻不容缓,顾西丞并未同我说话,他翻身上坐骑时远远看了我一眼,很快便带着大队人马赶往前线。我凝视着那远去的人群,有句话梗在喉咙一直未能说出口——活着回来!

        昭儿唤醒我时,我险些撞翻座椅。

        四更天顾西丞领兵前去前线支援后,我回了营帐,一直坐在案几前看地图,我不知自己是何时趴伏在案几上入眠,也记不得梦到了什么,只有身上的冷汗在提醒着我那是一场噩梦,此时睁眼,方知天早已亮透,不仅如此,今日还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昭儿早已换下那一身笨重的盔甲,恢复了女装。她苍白的面容在身上那袭白衣的映照下越发的不见血色,全然看不出往日的神采。我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面对昭儿却不知该作何反应。还不待我说话,便听昭儿涩然开口说道:“满儿姐姐,我是来同你道别的。我已同父亲的旧部商量过,今日便起程将父亲送回岭南。”

        前方战事未歇,昭儿便要回岭南,那遗留在西北的宋家军又当如何?若昭儿准备将前线的宋家军全部抽调走,那……

        昭儿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又道:“满儿姐姐大可放心,昨夜护送父亲回来的宋家旧部之中有一半的人在四更天又一次上了战场,只有这留在凤阳大营的部分兵马随我一同回岭南。我们宋家军即便没了主帅,也不会在战场上当逃兵。”

        “我并非此意……”我急忙辩解,略带不安地问道,“昭儿,你还好吧?”

        “多谢姐姐关心,我很好。”昭儿的话语虽平静,却无端让我觉得难过,“此番我来找姐姐,并非只为了道别。”

        她说罢,上前几步,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放在我面前的案几上。令牌全金打造,正面刻着一个“宋”字,背面则是宋家的图腾,不难看出是宋家的信物。我下意识看向四周,并未发现媛真的身影。

        昭儿淡淡说道:“姐姐不必担心,我已经让人拖住了媛真,她不会那么快回来。”

        我看了面前的令牌一眼,不明白昭儿的意图,遂问道:“你这是何意?”

        “我从小就恨着我的父亲,我以为没有他,我娘就不会抑郁而终,而我也不至于失去疼爱我的娘亲。如今他死了,可我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开心,到这一刻我才知道,即便他有再多的不好,我再恨他,都无法抹杀与他血脉相连这个事实。他始终是我父亲。”昭儿别开眼,继续说道,“想必满儿姐姐也看出来了,这块令牌是我们宋家的信物,有它在手,所有的宋家军都会听从调遣。我回岭南之后,在西北的宋家军将任凭姐姐调遣。”

        我拿起案几上的令牌把玩,问道:“将它给了我,不正是将宋家军给了我吗?”

        “满儿姐姐觉得,在我与令牌之间,宋家旧部会选择谁?”昭儿嗤笑了一声,“宋家军并不如外人想象的那般刻板不知变通。”

        “将它给了我,你呢?你又将自己置身何地?”若宋家军中真有异心者,势必会对昭儿下手,以抢夺这块令牌。

        “我父亲突如其来地战死沙场,幼弟又尚未寻回,从表面上,我将得到宋家的一切,但谁也不能保证宋家军中不会有异心者。只有它不在身上,我才能平安顺利地回到岭南。”昭儿的视线落在令牌之上,“不知满儿姐姐可否记得我们的约定?”

        “那是自然。”我与昭儿之间的约定,是我少得可怜的筹码之一。

        “我曾与满儿姐姐约定,在这场战争结束后,你以铁骑助我夺得宋家大权,好脱离我父亲的掌控,而我夺权之后将以宋家护你周全,同裴、顾两家分庭抗礼。我父亲一死,宋家就好比别人嘴边一块上好的肉,在西北这个地方,我不信任任何人,但我知道冲着我们之间的约定,你可以替我把握好西北的局势,不至于让任何一方人蚕食宋家军。所以把它给你,是最好的选择。”昭儿很诚实,她丝毫不隐瞒自己的意图。

        这令牌无疑是个烫手山芋,但我若不收,就等于失去了宋家这个有利的筹码,昭儿从一开始就不曾给我选择的机会。我将令牌收进了怀中,问道:“你们何时起程?”

        “即刻。”

        此番战事吃紧,随昭儿一同回岭南的宋家军不过百人。他们披麻戴孝,尾随在昭儿身后护送着宋世钊的灵柩出了凤阳大营。到营寨外后,昭儿停下步伐,同伴在身侧的我深深地鞠躬,道:“满儿姐姐留步,宋家军就托付与你了!”

        “放心吧,就算不是为了你,我也会为自己好好守住宋家军。”我扶起她,“此行路途遥远,务必多保重。”

        昭儿点头,转身吩咐道:“起程吧!”

        大队人马得了令,缓缓起程,慢慢走过我的身侧,尔后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中。他们走后许久,我站在凤阳大营的哨岗之上,遥望着早前昭儿离去的方向,下意识地伸手摸向收藏的胸口的那块令牌。

        媛真将我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底,却说道:“郡主,起风了,回吧!”

        媛真是否知道令牌一事我并不知道,但我想,这消息隐瞒不了多久,它将很快被散播出去,届时势必弄得满城皆知。昭儿送来令牌之前之所以让人拖住媛真并不是为了隐瞒令牌的消息,而是为了隐瞒我和她之前的约定。我回头看了媛真一眼,下了哨岗。

        回营帐的路上,我问媛真:“前方可有什么消息传回?”

        “暂无。”

        我脚步微微一顿,又问道:“你说,这场战争什么时候会结束呢?”

        “奴婢不知。”

        媛真一板一眼的答话,让我觉得有些无趣,兴许我本就不该问她。心不在焉走了片刻,忽有一名小兵毫无预料地撞了我一下,他的力道过大,若非媛真扶得及时,我怕是要被撞倒。

        小兵见撞到了我,大惊失色,黝黑的面容上充满了恐惧,惶恐地跪在地上:“小人并非有意的,恳请郡主高抬贵手放过小人。”

        “下次注意点。”我并未怪罪他,同媛真说道:“我们走吧!”

        “是。”

        小兵见我并未怪罪,千恩万谢地退到一旁目送我与媛真离去。

        回到营帐中后,我道:“媛真,我有些累了,想歇会儿,你先退下吧!若有前方战报,务必在第一时间告知我。”

        媛真见我面带倦容,点头说道:“奴婢就守在外头。”

        我点头,她便退出了营帐。

        帐幔落下之后,我深呼吸一口气,松开了方才一直紧紧缩在袖子中的右手,手中那乌黑似泥的小团子中似乎藏着什么玄机。这是方才那名小兵撞到我时用极快的速度塞进我手中的,而媛真并未察觉到。

        捏碎外面那层乌黑的外壳,里头露出了一张小纸条,上头简单明了地写明了铁骑的动向。之前我试图联系郝汉他们,却发现郝汉早已不在凤阳大营,甚至连隐藏在大营之中的铁骑也都不知去了何处,现在知道了他们的行踪,不免松了口气。

        天色不知不觉变暗,晚膳之后,我闭眼假寐了片刻,觉得闷得慌,遂出了营帐四处闲逛。媛真听话地远远跟随不曾靠近,倒让我觉得颇为自在。凤阳大营的夜晚总是一成不变,巡逻的守卫严阵以待,丝毫不曾松懈,他们所过之处总让人下意识打起了精神。身后轻微的脚步声让我下意识回头,却在见到来人时,一怔,呆愣在原地——阿邵不知何时来到了此处。

        许是因为受伤的缘故,他的脸色尚不见血色,身体似乎并未复原,有赖身侧的侍卫搀扶,才站得稳。看着他那在火光映照下显得苍白憔悴的面容,我的心不自觉地隐隐作痛。

        阿邵被送回营地至今已有三日,我曾无数次想去看看他,哪怕只是一眼,可不知为何,竟都忍了下来。我总是在心底告诉自己,他身边的人会将他照顾得好好的,不劳我多加费心。我一次又一次想到周家与秦家的血海深仇,一次又一次地提醒着自己:他是仇人之子!

        看着越来越靠近的他,我的手下意识紧握成拳,极为用力。

        阿邵终是在我身侧三步之遥站定,没有再靠近我,也没有说话。如此近的距离,于我和他而言,倒是第一次。自从他的身份被揭开后,我们再不曾如此亲近地站在一起,此前我也曾想过无数次我们再次面对面的情形,却从没想到会像今天这样。

        四周笼罩在一片寂静当中,静得有些可怕,我紧紧咬着自己的唇瓣,不让自己开口。而事实上我亦在等着他先开口,他如此毫无顾忌地来到我身边,难道只是想与我一同观赏这漆黑的夜色?

        “今年的春天真冷,是吧,满儿?”阿邵的声音很轻很轻,就像今晚的夜色,寂静,冰凉,“凤岐山脚下那个小村子的春天和这西北相比,却也毫不逊色。”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气息平稳无异,可我却不住地想起在小村子里的那些时日,想起了喜儿,想起了村人。这些明明都已经过去了很久、却清晰得像昨日刚刚发生过那般,印刻在我的脑海中。

        在那里,我曾同阿邵那般的亲近。我偏头,看着他几乎融入夜色中的面容,一股莫名的悲伤涌上了心头。如果我与他还在那儿快活地过日子,如今又会是何等景象?约莫会像寻常人家的夫妻那样,男耕女织,有属于我们的孩子,平平淡淡地过活。可为什么,一切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呢?

        “我们都无法选择出身。”我颤抖着唇瓣,迎面而来的冷风刮疼了我的面容,让我下意识地打了个冷战,只觉得无端的冰冷。

        “是啊,我们都无法选择出身,所以你恨我,却又无法恨我。”阿邵的声音依旧很低,却像一把利刃,刺疼了我的心。

        他说得很对,我恨他,却又无法恨他。我不再言语。沉默又一次笼罩在四周,不知过了多久,阿邵竟笑了,他似乎扯疼了身上的伤口,步伐不稳地向后机不可察地退了一下。那一瞬间,我竟有种伸手去搀扶他的冲动。我不知他今夜为何会来找我,也不敢去想再与他这般待下去会发生什么,深呼吸一口气后,转身便要离开。

        刚朝前迈出一小步,身后却再次传来阿邵的声音,他的声音依旧轻轻柔柔的。

        他说:“满儿,我以周家为聘,娶你如何?”

        我静静看着阿邵,几乎说不出话。他的面容在夜色中生出几许阴影,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是何神情,最后却是一直都安静侍立在不远处的媛真出声打破了这让人窒息的沉默。

        离开之时,背后那道目光一直紧紧追随着我,我曾想回头,却都忍住了。我的眼角不知怎的,酸涩难耐,眨一眨眼,便有什么从眼中滚落,但我没有哭。

        如果大叔还在,看到我这般狼狈的模样,会不会觉得我很可笑?

        回到营帐时,我已将所有的情绪遮掩得很好。

        媛真见我闷不吭声,低眉顺目,弯腰道:“奴婢逾矩,请郡主恕——”

        “你去歇着吧!”我打断她的话。想来我该感谢她,若非她,我怕是要失态。

        媛真恭恭敬敬地俯身,很快便离开了。我闭上眼,也不知自己在胡想些什么,却又听到了媛真的声音。我迅速睁开眼,看到她还站在帐帘那儿,半掀着帘子,回头看着我。

        那一双眼乌黑晶亮,她说:“郡主无须担心,很快我们就能离开西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