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许我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闹剧落幕

第十七章 闹剧落幕

        邕州行馆依旧富丽堂皇,这地方本是皇帝的行宫,斥了巨资建造而成,水榭楼台,每一处都是精心雕琢而成的。行馆的四周林立着许多侍卫,街道上甚至还有侍卫在来回巡逻,将整个行馆的外围保护得水泄不通。

        下马车时,雨终于停了,雨水冲淡了节日的喜庆,将街道冲刷得干干净净,我看着湿漉漉的地面,有些木然。我身上的大红嫁衣已经换成了寻常的衣裳,素雅好看,却让我的心莫名地疼。

        我又想起了裴毅的话。他说闹剧该结束了。原来,我所谓的幸福,在别人眼中不过是一场闹剧。

        裴炎靠近我时,我下意识避开了些,他见状敛了敛眉,随即一言不发,笑开了。他长得本就好看,笑时更甚,我亦是俗人,喜欢精致而又美丽的东西,可今日我当真无心欣赏这些。

        裴毅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上前一步不着痕迹地将我与裴炎隔开后,不徐不疾地说道:“郡主,请吧!”

        他的话语之间极为恭谦有礼,但我却只觉得虚假无比。我抬首看了前方的邕州行馆一眼,朝前迈出了脚步。行馆里头亦是几步路便可见到侍卫,那些侍卫都做着随从的打扮,他们的手都紧紧地按在腰间的剑柄上,一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谨慎模样。

        裴毅似乎对这座行馆极为熟悉,进了行馆之后不久他便走在了我的前头,熟练地带着我穿过了好几条蜿蜒的走道,尔后在大厅门口停了下来。

        或许称这儿为大殿更为适合,这儿是行馆中专门修建来让皇帝议事的大殿,建得颇有气势,但规模要比汴京皇城中的太极殿小上许多。与太极殿不同的是,里头两侧都摆放了桌椅,以供人入座。

        这儿与皇城自是无法比的,我踏进大殿时如是想。

        大殿之内左右两侧的位置上早已坐了人。左边坐着一名满脸虬髯的中年男子,虽是坐着,却仍看得出此人极为壮硕。他的身后立着两名侍卫,也是十分壮硕,瞧着倒也契合。右边则坐了两名男子,身后也立着侍卫。其中与裴毅差不多年岁那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儒雅,虽不比裴毅好看,却气度非凡。他的身侧坐着的年轻男子一身淡蓝色长袍,正端着茶浅饮,姿势极为优美。

        这二人都是我认识的。

        年长的那位,便是顾家的大家长顾渊,而他身侧的则是我曾在岩都元帅府见过的顾西垣。

        顾家的几名公子长得都神似顾渊,其中顾西丞是最像的,我最后见到顾西丞时,他才十五岁,却已像足了顾渊年轻的时候。

        我下意识多看了顾渊几眼。顾西丞若能活着,待到了他这般年纪,约莫也是这个模样吧?

        顾渊对面那名虬髯男子忽爽朗一笑,道:“想必这位就是昭仁郡主了!”

        他言语之间不若裴毅的恭敬,我顺眼看向他,他却只坐着不曾起身,有些倨傲。我约莫也猜到了身份,能在此地与顾渊面对面坐着的,除了宋家的宋世钊,再无别人。宋世钊武将出身,若非宋家一直屹立不倒,大家怕都当他是个莽汉。我倒不觉得他有什么不敬之处,毕竟现在的我没有任何让人向我恭敬低头的筹码。

        此前裴毅并未与我说起来这行馆的目的,现在他虽未明说,我却已明白了许多。今日倒是个神奇的日子,几家人算是都到齐了!

        顾渊比起宋世钊要圆滑许多,他领着顾西垣上前见礼,微微弯腰,道:“顾渊见过郡主。”

        我微微一笑,道:“顾先生无须多礼,入座吧!”

        顾渊曾为众位皇子的老师,我有幸听过他教学,遂称他为“先生”。

        见我这般说了,他也不推辞,便入了座。

        我自然是坐在主位上的,裴毅在宋世钊身侧寻了个位置坐下,裴炎亦入了座,正好与对面的顾西垣两两相望。

        此前我只听人说起过宋世钊,却从未见过,对他并无任何了解。倒是顾渊,我要熟悉得多。

        士族在朝中根深蒂固,很容易便能影响到朝局,尤其是身为士族之首的顾家。我很小的时候便知皇伯父很善待顾渊,那时年纪小,并不懂其中的利害关系,只懂得仗着皇伯父的宠爱肆意妄为。

        皇伯父下旨赐婚时,我极为开心,以为顾家总是稀罕我的,毕竟我深受皇伯父的宠爱。现在想想,其实并非那样。士族从来都是不屑与皇族联姻的,那桩亲事之所以能成,皆是因为顾家不能抗旨。

        旧事在我的脑海中回放的一瞬间,我心头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那桩婚事除了是皇伯父奈不过我的死缠烂打之外,是否也是一个阴谋?若顾家公然抗住,皇伯父便能拿捏住士族——想到这儿,我竟觉得冷汗直往外冒。

        在座之人无疑都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却都装作不曾瞧见。

        因我是女流之辈,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个摆设,故而他们面上虽敬着我,却十分明显地让我区分出不同。

        他们早在寒暄之后就开始渐渐进入了正题,言谈之间说的,无非是这次北伐齐人一事。我对北伐一事很是关心,遂凝神专注地听了起来。

        齐国接壤大秦边境的云州,元帝继位后,四十来年的励精图治让齐国国力渐渐强盛。我皇伯父乾佑帝在位时,齐国仍按期向大秦纳贡,但乾佑十八年那场内乱之后,大秦四分五裂,灾难丛生,齐国渐渐便摆脱了大秦的压制,后周遭邻国纷纷效仿齐国,到如今,已无一国再向大秦纳贡。

        云州城外一条云水河为云州提供了天然的保护屏障,若齐国举兵靠近云州,必要渡河而过。然齐人生性畏水,故而此次齐人避开了云水河,绕到了万里之遥的边关小镇青云镇,从青云镇长驱直入,绕过了虎啸关,轻而易举便攻下了成州、阑州二城。成州与阑州水旱二路皆可接通柳州、庆州、延州、上虞、潜阳、藏山六城,而这六城又可直抵邕州。

        齐人只须攻破这六城之一,便可直捣邕州,而邕州又是大秦要城,上下左右四方可抵汴京、岭南道、并州和岩都,从而使得这场战役变得十分险峻,稍有不慎,四方人人自危。这约莫便是此次四家选择联手退敌的原因。照现在的局面来看,联手退敌一事他们已经达成了初步的共识,但在是否与周家联军出征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

        裴毅道:“若分成两股兵力,不利于约束军队,我们怕也占不到什么好处吧?若两军私下闹起了内乱,势必会让齐人有机可乘!”

        “国难当前,个人恩怨是小,宋家军中上下都明辨是非,这点裴老哥无须担心!若真联军出征,才会出乱子!”宋世钊嗓门较大,说起话来也不文雅,却很实在,“我们宋家军绝对不会与周狗联军,合作可以,咱们打咱们的,他打他的,一致对外就可!我老宋保证做到在打退齐人之前,宋家军上下绝不碰周狗一根汗毛!”

        “不知顾兄有什么好见解?”裴毅见说服不了宋世钊,便将注意力转向一直寡言的顾渊。一来是想听他的看法,二来嘛,则是想争取个盟友。

        顾渊处事不惊,道:“咱们都老了,日后这天下都是小辈的,不如就先听听他们的看法吧!垣儿,你觉得如何?”

        顾西垣从头到尾并无开口的机会,见他问话,谨慎地答道:“我觉得裴伯父的想法不错,联军出征有利于我们摸清楚周家的底细,若是在抗齐之时因对他们的松懈而背部受敌,那局面怕就不好控制了!”

        宋世钊见顾西垣说了话,索性就问裴炎:“贤侄,你也是那么想的吗?”

        裴炎摇头,道:“我的想法正好相反。联军之后,我们怎能保证周家不会暗中捣乱?军中势必鱼龙混杂,不但不利于管教,在人多口杂的情况下更加容易暴露出我们的弱点。周家若藏有坏心,待我们的弱点暴露在他们眼前后,他们要在暗处做些什么岂不是更容易?”

        宋世钊闻言,拍手笑道:“对嘛,总之一定不能联军。”

        裴毅见他一副得意的模样,索性转向我,道:“不知郡主意下如何?”

        他突然将矛头转向我,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忙掩去自己真实的情绪,装得温婉可人,道:“各位叔叔伯伯都是久战沙场的好手,满儿并不懂这些,你们决定便是。”

        裴毅对我的回答并不满意,却又不能说什么,裴炎则显得淡定自若了许多,似是预料到我会这么回答。若说顾渊瞧我的眼神中尚带着些惋惜,那么顾西垣眼中便只有不屑了,他们虽表现得不明显,却足以让我察觉到。

        我对此不甚在意,旁人如何看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如何看待自己。

        宋世钊得意一笑,道:“郡主说的倒是大实话,行军打战这等大事,妇道人家哪里懂得?裴兄、顾兄,联军一事就此作罢吧!”

        说完,他又寻了个借口,大咧咧地走了。

        他一走,这后头有什么也没法再往下谈,今日议事便到此为止。

        裴毅与顾渊并肩离开大殿时,我心头松了口气,脑子里却一直在想这次行军打仗的事,盘算着该如何在这帮人的监视之下寻得机会去徐记成衣铺报信,好与郝汉商量一下对策。如今这邕州城内风云变幻,定不能让裴毅等人发现铁骑军的存在……因我想得入神,便落在了后头,待回神后,竟见顾西垣不知何时也放缓了步伐走在了我的身侧。我与他笑了笑,并不打算搭话,他却道:“我有件事想说与郡主听,不知郡主可有兴趣?”

        想说便说,不说我也勉强不得。我嘴角依旧含笑,道:“你若说得,我当然就听得;你若说不得,我又怎么勉强?”

        “这倒也是,那郡主就姑且听得吧!”他随即笑开,掸了掸身上的灰,问道,“郡主可还记得我兄长?”

        我怎么会不记得他的兄长呢?顾西丞,是我情窦初开时,恋慕上的第一个男子。

        我觉得他话中还有话,下意识停了步伐,静候他开口。他脸上笑容愈甚,忽俯身向我,灼热的呼吸擦过我的耳畔:“他要回来了哦!”

        顾西丞,他还活着?

        裴炎明明与我说,他已经死了。一个早已死去的人,怎么可能死而复生呢?

        我脚下如同灌了铅那般,僵在原地无法移动一步,脑海中一直徘徊着顾西垣与我说的那些话。

        “我大哥就要回来了,郡主难道不该开心吗?”顾西垣似乎对我的反应十分满意,退开了两步,温和地笑道,“之前听闻郡主今日本是要成亲,我还当你已经将我大哥抛之脑后了呢!”

        他的话语中讽刺意味甚浓,我的视线落在他的脸上,试图从中看出说谎的痕迹,他面色坦然,瞧着并不像是在骗我。我张了张嘴,有好多话想问,却又不知该从何处问起。

        “顾二公子,郡主有些乏了,你且回吧。”

        顾西垣身后传来的清脆女声打断了我杂乱的思绪,我循声望去,只见媛真正站在不远处,不卑不亢。

        自我离开岩都之后,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见过她,现在见了,竟也丝毫不觉得意外。裴炎他们既来了邕州,媛真自然会跟来,否则怎么监视得了我?

        “裴府的侍女倒一个个都不俗。既然郡主乏了,我也不好再打扰。”顾西垣回头看了媛真一眼,又转身向我,“兴许,过些时日郡主就能见到我大哥了。”

        待他走后,媛真才缓步上前,谦卑有礼地俯身,道:“奴婢见过郡主。”

        我心头烦躁,见不得她这般表面功夫,大步流星地朝前迈去。媛真并不介怀,亦趋亦步紧跟在我身后。

        片刻后,媛真忽唤了我一声,声音不高不低:“郡主……”

        我无心搭理她,她又接连唤了几声,我停下步伐,回头问道:“何事?”

        “藕谢轩在东北角。”

        藕谢轩是裴炎为我挑的住所,在行馆的东北角,行馆里里外外守卫十分森严,外头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里头的人自然也出不去。

        从梦中惊醒时,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是我长久以来,第一次梦到汴京,梦到我的年幼时光。梦中帝都汴京的街道上依旧那么繁华热闹,我领着侍女紧紧跟在顾西丞的身后一路去了他上学的书院,又碍于我的身份,书院中众人奈何不了我,最终才遂了我的心愿,让我在顾西丞身旁坐了下来。

        夫子教的东西于那时的我而言,太过于深奥,那日我不过是坐在一旁盯着顾西丞瞧了一整日。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日我的任性让他在书院中被同窗嘲笑了整整两个月。

        现在想来,那时的我当真不知羞,也肆意妄为至极。

        起身披了外衣推开门时,发现媛真依旧守在门外,站得笔直,低眉顺目。早在我入睡之前就嘱咐她下去歇息,不必守门,不想这会儿她还在外头守着。

        迎面而来的冷风让我陡然清醒了些,我在院子中走了几步,抬头望了望漆黑的夜空,问道:“什么时辰了?”

        媛真在我身后两步之遥答道:“刚过四更天。”

        刚过四更天,天还没开始亮。我借着门口的灯看了媛真一眼,道:“再两日我们便要去西北了,我听人说西北风沙大,今日早膳之后,我们上街去买几件新衣裳备着吧!”

        媛真道:“郡主想要新衣裳,回头让人送到行馆中让您挑便是,何须亲自出门?如若不然,这等小事,让奴婢去跑腿岂不更好?”

        “媛真,外人若是不明就里,还以为我是被软禁在这行馆中了。”她的阻拦早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朝她笑了笑,“明日你若愿意随我上街自然好,若不愿,我也不好勉强,只得自己去了。”

        媛真微微低头,不再说什么。

        虽已开春,外头着实有些冷,我打了个寒战,忍不住搓了搓双臂,忙进了屋,关门时我又与媛真说道:“你下去歇着吧,否则明日怎么陪我出门?”

        “奴婢遵命。”

        我这才阖上了门。

        屋内的暖意让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心头也渐渐变得平静。顾西丞还活着的消息想必还未传开,否则裴炎他们不可能毫无动作,我不知早前顾西垣为何要将顾西丞还活着的消息告诉我,兴许是为了试探什么,兴许是为了扰乱我的思绪,但不管为了什么,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

        屋内的烛火一闪一闪,忽明忽暗,我双手抱膝坐在床上,下巴支着膝盖骨,虽拼命克制着自己,却仍旧不自觉地想起阿邵。不知他现在身在何处,何等处境?若当日我不曾救下阿邵,那如今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可悲的是我甚至不敢这么想。

        我竟然,丝毫不后悔当日救人之举。是啊,我将他救回时,从未想到他会是仇人之子,可偏偏,命运弄人……

        “郡主,该起身了。”

        媛真唤我起身梳洗时,我才惊觉天已亮透,开了门,门外不单是她,还有裴炎,直到我梳好妆后,裴炎才跨进了屋。侍女们有序地将早膳一一摆放在桌上后又快速退下,唯有媛真侍立在旁。早膳十分丰盛,除了清粥小菜外,还有各色的小点心,甚至还包括煎饼、豆浆和豆腐花。

        裴炎道:“我怕你不习惯,遂来陪你一道用膳。”入座之后,他将装在白瓷小碗中的豆腐花端放在我面前,笑道,“邕州的豆腐花极出名,我特地让厨房精心准备了些,你尝尝。”

        我在邕州待的时间比他久,早就尝过那豆腐花,但我不想驳了他的一番好意,遂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裴炎见我吃得开心,也吃得津津有味。

        待那一小碗豆腐花见了底,我轻拭嘴角,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坐在身侧的裴炎,丝毫不忌讳媛真,道:“裴炎,我有一事不明。”

        “什么事?”

        “顾西丞,真的死了吗?”

        “你听说了什么?”裴炎放下了筷子。

        “顾西垣与我说他大哥还活着。”我并未隐瞒,“你曾与我说顾西丞早已死了,不是吗?”

        “我并未骗你,九年前,顾西丞在从汴京回并州的路上同时遭遇天灾人祸,人人都以为他死了。”裴炎道,“可是近日我们的探子忽然传回了消息,说他当日被人救下,虽然没死却失去了记忆。”

        “失忆?”

        “嗯,据说现在已经想起了一切,正在回来的路上。”裴炎再次拿起了筷子,却不自觉微微皱眉,“顾西垣为何要将这事告知你?”

        其实,我也不知顾西垣为何要告诉我这些,遂随口答道:“许是因为我与顾西丞曾有过婚约吧!”

        “我知你今日要上街,我就不与你一同去了。”裴炎的手微顿,随即轻巧地带开了话题,转而与媛真说道:“保护好郡主,若有什么差池,你也别想活了。”

        我早就猜到媛真会将今日上街一事告知裴炎,故而听了他的话丝毫不觉得意外。裴炎不与我同去更好,若他去了,反而会坏事。

        裴炎匆匆喝了几口粥后,便向我告辞,我并未挽留他,他走之后不久,我便带着媛真上街。许是裴炎交代过的缘故,这一路畅通无阻,轻轻松松便出了行馆,跨出行馆的大门时,我只觉得周遭的空气都在瞬间变得新鲜。

        行馆门口早已备好了轿子,待我上了轿后,媛真在外头问道:“郡主,我们要去哪儿?”

        “我听人说南街集市附近的徐记成衣铺卖的衣裳不仅美观大方,价钱也不贵,不如就去那儿吧!”

        媛真不再问什么,嘱咐轿夫抬脚往南街而去。

        轿子离地时,我松了口气,心头开始盘算着该如何在媛真的眼皮底下将消息传递给徐诚……

        不知过了多久,轿子终于停了下来,轿夫压了轿,媛真掀起轿帘,与我说道:“郡主,我们到了。”

        说罢便伸手搀扶着我下了轿。我一眼便看到了徐记成衣铺的招牌,脸上虽平静自若,心头却欣喜异常。

        领着媛真往前走了几步后,我心头的喜悦顿时消失,徐记成衣铺的招牌虽还迎风飘着,店门却紧闭着。我甩开媛真的手径自走到了店门口,脚踩之处堆积了薄薄的一层灰尘,一看便知好几日没人清扫过。

        我的心顿时凉得透彻。徐诚关店门一事事先并无人知会过我,也无人告知我联络郝汉的新方法——此前我从未预料过会出现这样的事,这该如何是好?

        “姑娘,你也是徐记成衣铺的常客?”

        我循着那声音望去,只见一名憨厚老实的汉子正站在我右手边几步之遥,方才那话正是出自他之口。看清他的长相后,我一扫方才的阴霾:我曾在黑风寨中见过此人。既见到了黑风寨的人,我也便无须担心与郝汉失去联络了。

        还不待我说话,那汉子便道:“我也是这儿的常客,徐掌柜卖的东西可实在了,可惜这店不开了……我听人说他家中长辈去世了,所以举家回了老家西北,也不知道还回不回来,唉!”

        他说完摇头叹气地走了。我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徐诚他们已经事先离开邕州去了西北,我想,待我随军到了西北之后,他们自会有办法联络我。这个认知让我松了口气。

        媛真见我一直傻站在原地,低声道:“郡主,这店铺既然关门了,我们不妨去下家看看?”

        “嗯。”我应声之后便沿着大街走去。

        走了几步,我忽地停下步伐,转身与媛真说道:“我想去春仁巷。”

        春仁巷,阿邵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