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许我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成婚大礼

第十五章 成婚大礼

        正月初五,我大婚的日子,宜祭祀、入宅,忌嫁娶。

        按照忌讳,今日是不宜成婚的,可我知道自己等不到正月二十五——那所谓的吉日。

        昭儿捧着一袭艳红嫁衣进屋时,外头本就阴霾的天开始淅淅沥沥地飘起了毛毛雨,蒙蒙细雨悄无声息地飘落在地,为这个本就寒冷的日子添了几分寒意。

        嫁衣是从徐记成衣铺买回的,样式十分简单,不华美,亦不够精致,但那艳红的颜色却处处透着喜庆。它让我想起了母妃珍藏在箱底的那袭嫁衣,嫁衣上的花样是她在出嫁之前亲手绣的,华美、精致、艳丽。

        那时候母妃总喜欢抚着我的发梢笑着与我说,待我及笄,她定会敦促我绣出一件更加出色的嫁衣,尔后开开心心地送我出嫁。在她的教导下,我的绣活并不逊色于绣坊的绣女,大叔死后,我靠刺绣为生,绣工做得一日比一日出众。

        我亦做过嫁衣,在那甚至有些粗糙的红布之上绣上最美的花样,做成一件虽不华美却足够精致的嫁衣。

        大叔死的那年,那身嫁衣换来了一副薄棺椁,那之后,我接过许许多多的绣活,独独不再做嫁衣。我的手抚过嫁衣上那凹凸不平的绣花样儿时,竟有些颤抖,心头万般滋味更是说不清道不明。

        昭儿见我坐着不动,敦促道:“满儿姐姐,快换上嫁衣吧,春婆婆就要过来为你开面了。”

        我回神朝她和善地笑了笑,她宽了心,小心翼翼地解开嫁衣上的盘扣,热心地服侍我穿上,待帮我理顺了衣摆,退后两步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点头说道:“瞧着倒当真不错。”

        铜镜映照着我的身影,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后,衬着那鲜红的嫁衣,看起来艳丽而又喜庆。我试着抿唇笑了一笑,镜子中的人儿亦跟着笑开,笑容虽朦胧不清,却让我的心情明媚了不少。春婆婆进屋时,见我已然换好嫁衣,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些许,到关门之时,她望着外头的阴雨天,笑意又淡了几分。

        雨天让她觉得有些不吉利,却又不忍在这大喜的日子明说。其实她不说,我亦懂得她的忌讳之处。

        她将门吱扭一声合上后,走上前来叮嘱我坐好。

        昭儿第一次亲眼见到人家开面,搬了张椅子往我身旁一坐,兴致勃勃而又满怀期待地瞧着。

        开面,亦称绞面、绞脸、开脸等,不同的地方习俗不同,叫法亦不同。我们大秦的女子每到婚嫁之时,都会一生开面一次,这是女子除了及笄之外最为重要的一个成人礼,意味着少女时代的终结,从此将成为有夫之妇,要做个贤妻良母。

        在汴京,女子若是出嫁,便由家中女性长辈为其开面。而在邕州,则由父母儿女双全的全福人或者妯娌来完成这一习俗。

        春婆婆本是请了隔壁的林夫人来当全福人,然邕州人十分重吉日,我与阿邵换了婚期后,她便不肯再来,最后只得由春婆婆来为我开面。她将两股细麻线拉成夹子状,中间用一只手拉着,两端分别系在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上,依次在额、颊、唇、颌等汗毛稠密的部位反复绞夹。

        细麻线用力绞夹之时,很疼,昭儿在一旁瞧着瞧着便捂上了双眼,我不能喊疼,只能咬牙忍着。

        春婆婆见我不曾喊疼,收线之时甚为满意,随后又为我休整了眉和鬓角,盯着我的面容瞧了片刻后,满意地点头。

        昭儿睁了眼,见我鬓角整齐,清楚分明的线条中带着一股柔媚,眉弯如月,唇额光洁白皙,撇嘴道:“我更喜欢之前的满儿姐姐。”

        我与春婆婆早已习惯了她的“独特”,皆当她这话是赞美。

        我望向镜子中的自己,与平日相比,当真平添了几分姿色,颇为好看。

        我与阿邵的婚事并未宴请宾客,匆忙急切,一切都十分简单朴素。即便如此,春婆婆对每个细节都十分讲究,开面之后便要梳发,春婆婆年轻时有一双巧手,她手中的梳篦在我发间穿梭,念道:“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神情肃穆而庄重。

        梳发之后,昭儿挑了朵大红色的簪花戴在我的发髻之上,我伸手碰了碰那花,竟觉得它十分美。

        待一切都准备妥当,春婆婆从怀中掏出一根白玉簪,簪入了我的鬓间,道:“这根玉簪,是我年轻时夫人赠我的,如今便送与你吧!”

        “婆婆,这么贵重的东西……”那玉簪样式虽简单,却圆润光滑,陪了春婆婆这么多年却不见丝毫磕碰磨损,不难看出是她的心爱之物。

        她道:“既是送你的,你收下便是。”

        我不好再推辞,只得收下。

        春婆婆见我收了,细心地叮嘱了两句后离开了我的屋子。

        此时离吉时还有很长一会儿,昭儿便留在屋内陪我,她满脸好奇地问道:“满儿姐姐,你紧张吗?”

        我本有些紧张,她这般一问,我的心情反倒平静了,遂含糊地答道:“待你成亲时就知道了。”

        “哦,其实我也想知道阿邵哥哥是否紧张。要不,我们偷偷去瞧瞧他?”昭儿随即又自顾自摇头说道,“不行不行,成亲之前你们是不能见面的。”

        我掩嘴笑了笑,换了话题,与她闲话打发起时间。

        待我们二人从天下名川说到市井上那些杂书中的趣闻时,吉时终于到了。昭儿咋呼了一声,慌乱地为我遮上了大红盖头,我的视线瞬间被一片红色笼罩,透过盖头,隐隐约约看到昭儿的身影在晃动。她小心翼翼地扶着我去了早已布置好的喜堂。

        从房间到喜堂之间的距离并不远,每走一步,我的心都跳得很快,早前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又爬上了心头。盖头之下,我的双眼不知不觉含了泪。我想起父王、母妃、伯父、大叔,许许多多的人,我多想让他们亲眼看着我出嫁……

        你们看到了吗?

        我就要出嫁了,嫁给我心爱的人。

        “门槛,小心。”

        昭儿的好心提醒让我得知喜堂已到,忙将眼中那些泪悄悄地收了回去,却有泪珠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低落在我的手背上,滚烫,随即冰凉。

        喜堂之内,春婆婆已经坐在了主位之上。她是这个家中唯一的长者,亦是阿邵最敬重的长辈,故而由她代替父母接受跪拜。

        进门之时,昭儿高高兴兴地充当司仪,高喊道:“新娘来咯——”

        阿邵快步上前来牵住了我的一只手,红盖头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只瞧到他脚下那双红色鞋子,颜色与我身上的嫁衣一样,喜庆异常。

        他的手心微湿,都是冷汗。

        他在紧张呢!

        这个认知让我窃喜之余,尤为满足,我的心不自觉柔软了几分。虽是如此,不安感却依旧萦绕在我的心头。

        他察觉到我的急促不安,附在我耳畔轻声说道:“别担心,有我呢!”

        我下意识地握紧了他的手,任由他与昭儿引领着我走向春婆婆。

        喜堂之内,除了我们四人再无外人。

        我与阿邵的婚礼并无外人观礼,昭儿一人分担了数个角色,不仅是喜娘,还是司仪,她声音洪亮有力地喊道:“一拜天地——”

        我与阿邵朝着门外的方向拜了一拜,她又喊道:“二拜高堂——”

        我与阿邵跪在春婆婆面前的蒲团之上,跪拜,磕头。

        “夫妻交——”

        昭儿正高喊第三拜时,唱词还未说完,便被人无情地打断——

        “呵,看来,我来得真是时候。”

        门口传来的声音极为熟悉。

        是裴炎。

        我浑身一震,迅速扯开了脸上的红盖头,循声望去,当真是裴炎。

        虽然早就预知他会寻上门来,却不想他来得如此之快,来得如此之巧。我心头不安的预感终于在这一瞬间变成了现实,这样的认知让我心底无端地愤怒。

        裴炎立于门口,身上的衣裳瞧着有些湿漉,发梢更是因为雨水的拍打而湿透,黏糊成缕。他的笑容在喜堂之内的红烛映照之下,妖艳万分。许多随从打扮的侍卫自外头翻墙跳进院子,拥入喜堂中来,他们的手皆握着剑柄,侍立在裴炎两侧,一副随时准备拔剑的模样。

        喜堂之内的喜庆气息在瞬间被这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冲散。

        外头的细雨不知不觉中渐渐加大,伴着风淅淅沥沥地洒进了屋檐内的走道。

        “我并不记得曾邀请过众位。”与我的震惊相比阿邵显得平静了许多,他移到我身侧,紧紧握住了我的手,淡淡说道,“众位若是来喝喜酒的,不妨先在一旁观礼。若是来捣乱的,我们这儿不欢迎!”

        昭儿第一次当司仪,本是十分兴奋的,方才唱词被人无礼打断后,又见对方带了众多人马,愤恨道:“丑人多作怪!”

        裴炎看都不曾看昭儿一眼,视线落在我与阿邵交缠的双手上,眸光流转,低敛眉目,让人瞧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我的唇瓣早已在自己一番紧咬下失了血色,幸而在胭脂的遮掩下,并未让人看出异色。我屏息,片刻后,他终于抬眼看向阿邵,嘴角含笑,那双眸子却带着杀意。虽未看我,但话却是与我说的:“满儿,你要成亲,怎么能不知会我一声呢?”

        “既然来了,不妨留下喝杯喜酒再走。”春婆婆轻轻叹息了一声后,脸上竟无一丝异色。她似是见惯了这等场面,平静地与昭儿说道:“昭儿,我们继续。”

        “哦……”昭儿顿悟,抽走我手中那已然被我捏皱的盖头,再次盖在我的头上。

        盖头隔开了裴炎的视线,我大口大口地喘息,努力地稳住自己的身体,拼命说服自己当作不曾看到他。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隐忍着,昭儿声音顿时拔高了许多,唱词到一半,再次又被打断。

        裴炎冷笑道:“满儿,你可知他姓甚名甚?”

        我虽不曾看到昭儿脸上的表情,却感觉到了她的愤怒。昭儿怒极,道:“人家姓甚名甚,与你又有何干系?你这人当真奇怪,难道不曾听过‘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句话吗?”

        “你怕是不知吧?”裴炎未理会她,兀自说道,“他姓周。”

        你怕是不知吧?他姓周。

        这句话毫无防备地撞入我心头。

        周。

        从裴炎口中听到这个姓氏时,我狠狠地咬住了唇瓣,极用力,甚至咬出了血,咸腥的味道让我几欲窒息。天下周姓之人何其多,但能从他口中说出的,便只有那一家——

        汴京周氏。

        红盖头挡住了所有的视线,无一人看到我的失态,我不知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没能让自己哭出来。

        裴炎或许不知,此时的我,是何等恨他。恨他明知我想忘记过去,好好地活着,却一直强迫我面对过去,强迫我无日无夜一遍又一遍在脑海中重演那场噩梦。恨他自以为是地揭开所谓的“真相”,全然不顾我的感受,妄图左右我的意识。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我的心顷刻间鲜血淋漓,每一个字都在提醒着我:我姓秦,身上流着秦氏一族的鲜血,与汴京周氏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若非汴京周氏,那些与我血脉相连的亲人如今都能平顺地活在人世。我的父王、母妃,年纪尚幼的堂弟,甚至那些浴血杀敌护送我们逃出汴京城的侍卫,都不会死去。

        人人都能活着。而我,也不至于在半生娇宠之后开始落魄,靠手艺过活,小心翼翼求生。

        汴京周氏毁了我的一生。也毁了秦氏一族所有人的一生。

        “他姓周,出自汴京周氏,是周绅之子,如此,你还要嫁给他吗?”裴炎缓慢地走向我。

        我透着红布,看到他模糊的身影在我的眼前晃动,我闭上了眼,泪从我的眼角滑落,滴入在红鞋上绣着的那朵牡丹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昔年正是周绅处心积虑谋划了一切,将秦氏一族逼上了绝路。

        裴炎终在离我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了步伐,轻笑:“满儿,他骗了你。”

        你又凭什么说他骗了我呢?我抬手,轻轻扯开红盖头,脸上的泪痕早已风干。我望着他那双漂亮的眸子微微勾起了嘴角,笑得可人,在他不明所以时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你一早就知道他姓周?”裴炎脸上的笑容逐渐散去。

        “是啊,一早就知道了。”我想我的谎言说得极为动听,轻而易举便让裴炎信以为真。

        “你明知他是杀父仇人之子,却仍要嫁给他……”裴炎不自觉退了一步,眼中情绪复杂,充满了不信。

        “裴炎,”我偎向身侧的阿邵,神色平静地看着裴炎,“我爱他。”

        “即便你与他之间有血海深仇,即便他骗了你?”裴炎的眸光骤然变冷,“秦满儿,他接近你,只因你姓秦!今日你若嫁给他,明日便是大秦改朝换代之时!大周?呵,听着可顺耳?”

        裴炎的话虽无比刻薄,却让我无从反驳,让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都是事实。

        只因我姓秦,所以他们都刻意接近我。

        只因我姓秦——多么伤人的一句话。

        “他接近我,只因我姓秦。那么,你们呢?”我笑得怅然苦涩。

        裴炎的脸色顿时有些苍白,视线紧紧地钳住我的:“原来,在你眼中,我接近你,也只因你姓秦。”

        “若非我姓秦,你又怎会接近我呢?裴炎。”我的眼眶泛红,嘴角的笑容却不曾失去半分。

        “是,我接近你,也因你姓秦。”裴炎自嘲地笑了一笑,“满儿,你怎会如此天真?你以为,只要姓秦,便能安然无恙地走出凤岐山脚下那贫穷破败的小村?如果仅仅你姓秦,若非你是秦满儿,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儿与我说话吗?”

        他的话像一记闷棍打在我心上。

        当日全村被屠,唯有我活了下来,我以为是因为我姓秦,因为裴家需要我,所以我才能活下来。可现在裴炎却告诉我,当日我之所以能活下来,并非因为我姓秦,而是因为我是秦满儿,与他青梅竹马的玩伴秦满儿。若他不曾念着幼时的旧情,我恐怕也成了一具不能说话的死尸,最终只能在大火之中化成灰烬。

        世人只会以为昭仁郡主秦满儿早在乾佑十八年的逃亡中丧生,而永远猜不到我在人世苟且偷生活了十多年。

        是啊,过往十多年都不曾出现过什么秦氏遗孤,裴家依旧是裴家,任其他势力如何打压,依旧平稳地占据了大秦四分之一的江山。裴家并不需要我,只是我天真可笑地以为,裴毅想借助秦氏遗孤的名头,让裴家占据上风,将顾、宋两家踩在脚底下。而从不曾想过是裴炎的一片私心让我得以存活至今。

        原来,我竟这般天真。

        要不是裴炎今日这番话将我打醒,我当真不知要令人发笑到何等程度。

        我哆嗦着双唇,再也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