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53章

第53章

        一些胆大的曹军士兵已经联合起来,正准备顺着逞强的梯子下去的时候。

        突然,城墙下传来一声大喝,“全都给我回到城墙下去,谁敢抗命,定斩不赦。”

        随着说话的声音传来,一脸凌厉之色的副将韩浩,身披重甲,手提大刀,大步从楼梯下走了上来。

        韩浩看到正准备下去开门的曹军士兵,冷哼一声,“赶快退回去,不然休怪本将无情。”

        一名曹军士兵突然大叫,“韩将军,夏侯将军和荀先生已经被他们杀了,我们恐怕挡不住了。”

        话还没有说完,韩浩上前一步,一刀将他砍倒,怒吼一声,“谁再敢乱说话,先尝尝本将的大刀再说。”

        士兵们看到韩浩真敢砍人,顿时吓的脸色一变,急忙跑回到了城墙上。

        韩浩心中暗松了一口气,立刻带着自己的护卫冲上了城墙。

        看着东躲西藏的曹军士兵,韩浩怒吼一声,“弓箭手准备,发动反击。”

        吕布看到城墙上的敌人已经重整阵型,开始发动反击了,知道不好,目光急转,猛然看到正在呈墙上指挥的韩浩,冷哼一声,再次取出龙舌弓,口中低喝。

        “连珠箭。”

        咻咻咻!

        三支箭时如同流星赶月一般,闪电般朝着城墙上飞了出去。

        但也就在此时,韩浩恰好低下头去检查夏侯惇的伤势,他刚刚蹲下,便听到头顶上风声大作,三支箭矢从头顶上飞了过去,射中了韩浩身后的两名侍卫。

        “啊啊啊!”

        听到侍卫传来的惨叫声,顿时吓得身形一颤,急忙蹲在了地上,再也不敢起身了。

        吕布心中暗叫可惜,赤兔马奔到一边,大吼一声。

        “收兵。”

        张辽和成廉立刻指挥并州铁骑退回到了弓箭攻击范围之外,列队备战。

        陈宫拍马来到吕布面前,沙哑着声音问道,“温侯,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吕布看了一眼城墙上的方向,淡淡的说道,“既然他们不肯打开城门,我们又攻不进去,当然回去了。”

        “回去?”

        陈宫顿时吃了一惊,颤声问道,“温侯,难道我们就是来这里转一圈,就这样回去吗?”

        吕布点了点头,“公台,做人要知足,这一次我们运气好,干掉了夏侯惇和荀彧,难道你还不知足吗?”

        听到这句话,陈宫愣了一下,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当然知足了,曹孟德失去了这二人,实力肯定会受到打击,这一次也值了。”

        吕布哈哈大笑,“既然值了,那我们退兵。”

        并州铁骑来的快,走的也快,就在韩浩不知所措的时候,刚才还拼命攻击的并州铁骑,转眼间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韩浩看着地上的夏侯惇和荀彧,叹了一口气,“来人,立刻把这里的消息快马送到主公那里,其余的人,加强戒备,千万不可松懈,谁敢怠慢,定斩不饶。”

        ……

        并州铁骑一只奔行了四五十里,这才停下来休息。

        吕布坐在简易的帐篷里,听着陈宫在那里絮絮叨叨,不断的埋怨自己,心中也是暗叫可惜。

        这一次是真的失算了,早知如此,带上几千名步兵来这里,等到城墙上混乱的时候,就可以趁机攻城。

        在敌人乱成一团的状态下,想要攻破城池,肯定是轻而易举。

        陈宫絮叨了一会儿,忽然叹了一口气,“温侯,其实我也知道,就算我们攻下城池,也不利于我们的防守,只不过,只是感觉可惜而已。”

        听到这番话,吕布心中忽然一动,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

        陈宫说的没错,就算打下鄄城,也真没有多余的兵力防守。

        曹孟德很快就要回来了,双方的大战就要开始。

        在兵力的数量方面,吕布军原本就不急曹军,在分兵派人防守鄄城,恐怕对总体的作战更加不利。

        想到这里,吕布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公台,我们现在要做的,其实并不是攻城掠地,而是打败曹孟德。”

        鄄城,范县,东阿三地,可以组成犄角之势,相互照应,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吕布才迟迟没有攻下三地。

        可是,只是一座鄄城,却和濮阳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互防守,反而还会有所拖累。

        想明白了这一点,吕布心中的懊悔顿时散去,开始琢磨游戏中的事情。

        一只小小的毒蜘蛛,就可以毁掉曹操手下的两个重要的人物。

        曹操手下的能人虽然众多,如果损失的多了,恐怕他也将无人可用,到那时候,想要对付曹操,也就没有那么难了。

        陈宫看着吕布,忽然开口问道,“温侯,在下有一事不解,夏侯惇和荀彧为什么会突然暴毙呢,这其中有什么缘由,温侯可知晓?”

        吕布一愣,随即摆了摆手,“公台,这我怎么知道,也许他们二人有什么病,突然同时发作。”

        陈宫满脸疑惑,摇了摇头,“不可能,他们二人都很健壮,怎么可能会有病呢?

        更何况,就算他们有病,也不可能同时暴毙呀?”

        吕布虽然想解释,可是,他也知道陈宫不会相信,只能敷衍的说道,“公台,也许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曹孟德背德弃义,引来上天的震怒,所以他们二人就暴毙了。”

        陈宫摇了摇头,转头看着吕布,眉头微皱,却没说话。

        事情确实很奇怪,夏侯惇和荀彧同时发病,然后暴毙在城墙上,这已经很奇怪了,问题是,吕布这次出来,仿佛知晓一般,这就更加奇怪了。

        只不过,陈宫没有再问,因为他也知道,就算他再问,只要吕布不肯说,他也得不到答案。

        吕布岔开话题,缓缓问道,“公台,上次和你说的粮食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陈宫皱了皱眉头,苦笑的说道,“我原以为买一些粮食会很容易,可是谁曾想,现在兖州各地缺粮,就算想花钱买,恐怕都不容易啊。”

        吕布转过头看着陈宫,“公台,粮食很重要,不如派一些人去别处看看,只要有粮食,价钱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