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新时代警察之特殊线人在线阅读 - 第1064章偏激的评价

第1064章偏激的评价

        三爷喝了一口茶,然后笑道:“如果我早一点见到你,马上会知道你根本不会是红莲教的人,因为你是一个理智清醒、不会盲目崇拜的人,红莲教不会让你归心。”

        闻言,王勤觉得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保持沉默,他知道三爷的话还没说完。

        突然有点明白三爷是一个什么类型的人,他是一个很会研究人的人。

        有时候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研究事,一种是研究人。

        研究事的人就像一个公司的总经理,懂得公司应该设立什么样的制度,团队应该怎么配置,公司应该设立什么样的流程使公司更高效更合理。

        研究人的人不知道公司内部是怎么运转的,但是懂得把什么样的人放在什么样的位置。

        两者的能力有很多重叠的部分,但是偏向地方很不一样。

        前者认为只要流程合理科学,什么样的人都能各司其职,后者认为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才是对的。

        王勤还不知道这两种人那一种比较厉害,但是他知道三爷这样的人不好对付,只研究人的人得势之后更加难缠。

        三爷不经意的看了王勤一眼,微微得意一笑,接着道:“因为你这样的人没有那一个势力能驾驭得了,四海帮派都不行,红莲教更不行,也不怕告诉你,其实红莲教在我眼里不过是一群鼠辈而已,古往今来都是如此。”

        王勤愕然,没想到三爷对红莲教的评价这么低,要知道红莲教可是传承悠久的门派,还干过不少轰动的大事,还是辅助英雄改朝换代的大事。

        同时还是道门的分支,这样的一个门派既然用一群鼠辈来形容!

        四海帮才多少年历史?几乎可以用乌合之众来形容,乌合之众的头头竟然评价红莲教室鼠辈?这口气好大。

        三爷似乎很满意王勤的反应,接着道:“如果红莲教真有本事就不应该藏头露尾,想要得到什么就光明正大的出来争夺,每次都等到江湖拼的元气大伤,再出来渔翁得利这算什么本事?”

        王勤仔细一想,发觉这样说倒也不错,红莲教确实不能算光明磊落的英雄,从以往的历史看,都是等最好的时机才出手,每次都做到四两拨千斤效果。

        事成之后,马上隐藏起来,保持神秘感。

        有点像金融大鳄每过几年出来割一波韭菜,有所差别的是金融大鳄几年就割一次,红莲教都是等到快要改朝换代的时候出来割一次。

        不过如今已经想现代化社会,红莲教想割估计也割不了了。

        突然间,王勤察觉自己想歪了,他可是承认过是红莲教的人,这不是等于被三爷给骂了了吗?

        突然有点明白三爷的得用意了,他似乎准备把自己从红莲教那边拉回来,或者让自己对红莲教产生隔阂。

        马上知道自己被了解得有点透彻了,可以根据自己的背景查出根本是红莲教的种子弟子,顶多算半路投靠。

        再了解了自己的为人和处事风格,如果定力不够,被随便一撩拨,恐怕变成墙头草了。

        “你还想加入红莲教吗?”三爷又笑道。

        “做什么样的人都无所谓,正如之前所说,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王勤察觉到三爷的意图,觉得可以配合演一出戏,所以极力装出一副被洗脑的样子。

        一般人被洗脑很容易演,但是一个大哥被洗脑可就不好演了,王勤一时也没什么思路。

        突然想起木雕的意境,发觉自己根本就没有胸有成竹的自信,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建立这种自信,也只能尽力,至于能不能骗过去就看天意了。

        “现在的江湖已经不是以前的江湖了,现在的江湖没有人傻到还没发现黄雀在后就开始火拼,两败俱伤之后白白给人做嫁衣,所以这次红莲教不仅当不了黄雀,还要把以前吃进去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三爷看着王勤,自信的笑着,顿了顿,接着问道:“你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选了吗?”

        闻言,王勤没想到三爷竟然在逼自己站队,可是突然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三爷似乎不知道红莲教的真正历史,根据闵长布所说,红莲教是割裂的,宋朝的时候被灭了,后来的红莲教冒名顶替。

        由此看来,要么三爷孤陋寡闻,真的不知道,要么闵长布在撒谎。

        此刻,王勤很想就这个问题试探一下,仔细一思考,发现不行,这样问了,那等于老底都被知道了。

        见三爷等着自己的回答,王勤假装已经说动的样子,马上问出心中最大的疑惑:“红莲教是道门的分支,也不好惹吧?”

        “哈哈哈!”三爷露出不屑的狂笑,笑完之后,才笑道:“道门没你想的那么高大上,都是一群在现实中竞争失败的失败者,因为无法承受失败的痛苦,所以强行把自己修的无欲无求,众观历史,有那一个英雄出自道门?又有那一个道门的人做出丰功伟绩?修道的人那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有什么可怕的?”

        闻言,王勤愕然,此刻才发现三爷露出枭雄的霸气本质,竟然把道门说成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这样的评价也太偏激了。

        不过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反驳这种说法,道门做过的大事确实没法和历朝历代的英雄相比。

        见到王勤看着远方发呆,三爷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说词,也很满意王勤此刻的表现,接着又道:“能够笑到最后的人不一定最厉害的人,也不一定最聪明的人,而是懂得选择的人,而且是每一次选择都正确的人,这样的人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希望你明白这个道理。”

        “三爷的话如醍醐灌顶,晚辈受教了。”王勤发觉三爷并不急着逼迫自己表态,突然感觉和这样的大佬扳手腕,还差了点火候。

        回头想想,发觉自己还是有些天真,想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并没有那么容易,那首先需要学会处理复杂的事情,然后才有可能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不然能简单出来的事情就是虚有其表。

        突然心中有些乱,一来、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分析,二来,无法猜测三爷以及闵长布的真正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