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他人练武,你修仙在线阅读 - 第2章 太上长老

第2章 太上长老

        而且有些空闲的时候,也会偷偷回山中老家一趟,远远的看着自家兄弟姐妹,确认他们平安无事,这才悄然离去。

        因为他知道从此之后,他们不再是一路人……

        再次过了十年,公冶元白已经三十五岁了,成功步入了夯实后期,这样的天赋在宗门引起了轰动。

        十一个师兄虽然惊讶,但想到往日里师父屠翰翮和小师弟公冶元白一起修炼,也就释怀了,毕竟师父这是亲手传授修炼法门,待遇不一样,实力提升的这么快也算正常。

        像他们这十一个师兄,都还停留在夯实期,要知道他们这十一个师兄可大多都是五六十岁,甚至六七十岁的。

        一副白胡子老头的模样,和他们的师父在没有步入凝丹期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只有进入凝丹期之后,才能够返老还童,重塑肉身。

        在一次历练任务中,由于察觉此行的困难,包括公冶元白在内十二个师兄弟全部前往,之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大多还算顺利。

        但这次却出现了意外,本来任务完成的还算顺利,在十二个师兄弟的联手下,很快就击杀了敌人,但不想还牵扯出敌人的老巢。

        在老巢里面,十二个师兄弟居然发现了了不得的灵草,这可是炼制九转增阳丹的一味重要草药。

        他们十二个师兄弟不管是谁要想步入凝丹期,最好的办法就是吞服九转增阳丹。

        于是,期待已久的大师兄阴险的在众人背后出手了,将身边十位师弟全部打成重伤,但就算如此,受到反击的大师兄也不好受,几乎到了两败俱伤的地步。

        “小师弟,难道你也要和大师兄抢么?”大师兄双目凶狠的说道。

        公冶元白抹了抹眼泪,为难的说道:“大师兄,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二师兄、三师兄他们,难道害你了么?”

        “不是他们想害我,而是我要步入凝丹期,就需要这株灵草,任何阻拦我前进的人,都要死,我都要踏着他们的尸首前进。”

        “何必呢!大师兄,这株灵草我们采摘回去之后,炼制出九转增阳丹来,除了你之外,还会有谁够资格吞服?”

        “哈哈!小师弟,你想的太好了,你觉得我们一路上回去,难道就不会有人偷走?下辈子你记住,该出手就出手,不要等到后悔就来不及了……”

        最后,还是公冶元白独自一人,离开了那个敌人的老巢,一把大火将那里烧的片瓦不存。

        从此邪风斋就流传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公冶元白的十一个师兄为了阻拦敌人,全部死在了敌人手中。

        仅仅公冶元白一个人,在其他师兄弟奋不顾生的阻敌之下逃了出来。

        三天之后,邪风斋的炼丹师成功炼制出九转增阳丹,公冶元白吞服九转增阳丹步入凝丹期。

        同样,也从邪风斋执事的职位,提升到长老的高位。

        十年过后,公冶元白已经45岁了。

        实力也已经从当初的凝丹初期,成功步入凝丹后期。

        而师父屠翰翮的实力,也停留在凝丹后期,卡在瓶颈难以突破。

        据说,要想进入更高的层次,需要有一种叫血莲丹,方能够步入圣婴期。

        公冶元白和师父屠翰翮两人都在为血莲丹头疼,据邪风斋的炼丹师所说,要想炼制血莲丹还缺少一味血莲花的灵草。

        在两人精心打听之后,还真被他们找到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传说中,修仙界鼎鼎大名的不周山恨神浪子,在他的修仙洞府里,曾经就有人见到过一株娇艳的血莲花。

        但可惜,不周山恨神浪子早已不见踪迹,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他进入了仙界。

        只是听说有人见过不周山恨神浪子,曾在紫阳宝地周围看到过他的踪迹。

        所以公冶元白和师父屠翰翮两人商议之后,觉得不周山恨神浪子的洞府很可能在紫阳宝地附近。

        经过一番辛苦的爬山涉水,总算找到了紫阳宝地,打开了不周山恨神浪子的洞府,在机关重重的灵植园中,找到了一株娇艳无比的血莲花。

        盛开的血莲花,是血红色的,在花朵中间,几片花瓣托着莲蓬伫立在水中,中间还露出几个花蕊,花瓣下部分是粉色的,上面泛着白,真像一位浓妆艳丽的美少妇!

        几片莲叶围着这朵莲花,如众星捧月般,莲叶是那样绿,把池塘里的水也染成了碧绿色。

        就在公冶元白失神之时,师父屠翰翮突然对他发动了攻击。

        有过一次经验的公冶元白总算不再是小白,连一点防备都没有。

        经过一番激战之后,重创了师父屠翰翮,公冶元白采摘了那株娇艳的血莲花。

        师父屠翰翮目光微睁地看了一眼血莲花道:

        “想不到你隐藏的这么深,咳咳……”

        “其实我在第一天跟你回宗门的时候,就在怀疑你的动机,我怎么能够不低调呢!”

        “这么说来,我那几个弟子也是你杀的?”

        “你说呢!什么样的师父,自然有什么样的弟子。”

        “咳咳……原本我这次把你打伤之后,就会将你炼制成一枚人丹,用来突破圣婴期,进入更高层次用!”

        “原来是这样!”

        “咳咳……现在看来,虽然我不能步入更高的层次,但你最少有这样的机会。这么些年来,我也没有求过你什么,看在我临终前,希望你能够答应我,照顾好邪风斋,将它发扬光大!”

        “放心,我会做到的……”

        于是这一年,公冶元白成为了邪风斋唯一的圣婴老祖。

        “太上长老!山下传来消息,说是有圣婴期和炼神期的丹方出世,我们是否要参与?”邪风斋斋主突然进来禀报道。

        半打作半沉思的公冶元白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淡然道:

        “圣婴期的丹方,我们藏经处就有,并无大用,最多给炼丹师做个参考;但炼神期的丹方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就连我邪风斋的炼丹师都没见过,此消息是否准确?”

        邪风斋斋主沉吟道:

        “此事应该不会有错!据说为了这两样丹方,已经惊动了不少凝丹期的高手,甚至也有圣婴期老祖的身影。”

        公冶元白微微拂手,淡然道:

        “此事你们不用管了,我会亲自出马,你们参与了,未必能够顺利脱离,反而还要牵连到我邪风斋,我独自前往哪怕拿不到丹方,也能顺利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