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奈何流年枉情深在线阅读 - 第33章 靳凉番外

第33章 靳凉番外

        第33章    靳凉番外

        他叫靳凉,他有一个秘密,那个秘密就是,他的身上,跳动着一颗别人的心脏。

        在他出生的那一刻,医生便已确诊,断言他活不过十五岁。

        后来一场阴差阳错,他得到了一颗鲜活的心脏,让他灰暗的世界,得到一场珍贵的延续。

        那是靳玫亲哥哥的。

        他疼爱靳玫,有绝大的原因,是因为这颗心脏的主人。

        所以他对她,倾尽所有的宠爱,一忍再忍,哪怕她伤害了自己深爱的女孩,他也会因为这颗心脏,选择原谅她。

        是的,心爱的女孩,夏满。

        其实连他自己都无从察觉,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那个明媚的女孩走进了他的心里,从此生根发芽,蛮横的占据了他的整颗心。

        也许,是在她不厌其烦的跟在他身后,脆生生的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他的名。

        靳凉靳凉,你是在这做义工吗?

        好巧,我也是哎,这个杯子我帮你收吧。

        靳凉,我早上一不下心多买了份早餐,唔吃不完,你帮帮我呗。

        老师说,不能浪费粮食,所以,你帮我消灭它们吧!

        靳凉,我昨天画画的时候把手给伤着了,你帮我吹吹吧,吹吹就不疼了,不然我要痛死过去了,呜呜呜呜。

        靳凉,你长的真好看,日后,我嫁给你好吗?

        这样我们的宝宝,就会很漂亮,因为,父母都很漂亮呀,嘻嘻。

        他从来不知道,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聒噪的女孩。

        叽叽喳喳,没脸没皮,在受尽他冷眼相待,竟还能不屈不饶的跟在他的身后,信誓旦旦扬声说一定要做他的新娘。

        灿烂的,令人讨厌。

        当时,他想,夏志国那样的懦夫,怎么能教出这样活泼开朗的女儿?

        他厌恶她,嫌弃她的吵闹,终于有一天,她的天真烂漫,被他亲手扼杀。

        靳玫借了她的车,撞死了人。

        他不能让靳玫入狱,所以,他提出要求,要她代替靳玫入狱。

        而作为条件,他会娶她。

        可是,这个真的只是条件吗?

        当时的他,没敢深想,只是想着,这便是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保护了靳玫,又能。

        又能什么呢?

        三年里无数个日日夜夜,告诉了他两全中的另一个,其实只不过是他想娶她罢了。

        无论是因为抵触她父亲而远离她的借口,还是只为保全靳玫的借口,这追根究底,只不过是因为,他想娶她罢了。

        就这么简单而已。

        遗憾的是,星空下,那唯一一次的隐晦告白,她却听不懂。

        她下葬的那天,天空还飘着雨点。

        细雨蒙丝,像是她在天上笑望着他落下的泪。

        他颤着手,亲自将她的骨灰葬在那片月季花下,希望它们能够傍她永眠,减她悲伤。

        门外,靳玫歇斯底里地叫声疯狂,声声尖锐,保镖知道他们的关系,根本拦不住她。

        靳玫冲了进去,她身上还穿着那日订婚宴上的礼服。

        听说是她亲手设计的,层层白纱,像是婚纱,很漂亮。

        可惜,裙摆沾了污泥,雨滴打湿了所有的朝气,显得狼狈不堪。

        那张精致的脸上,也因不甘而狰狞扭曲,显得丑陋。

        “凉哥,跟我回去,我们的订婚宴还没有举行,你怎么能走呢?”

        她大叫着,上前去拽他的手,面色疯狂。

        他屹然不动,冷漠地拂开她,淡淡道:“小玫,没有订婚宴了,什么都没有了,你该明白的。”

        “我不明白!”

        靳玫尖叫,指着夏满的墓碑,目光痛恨,“明明是你答应我的,只要我给她捐肾,你就与我订婚!凉哥,我能说到做到,可是是夏满自己命短死了,这能怪的了谁?

        你不能因为她死了,就抛弃我,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都在看我的笑话吗?

        订婚宴上没了新郎,他们都在嘲笑我,他们都在戳着我脊梁骨指指点点,凉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她说着,痛哭出声,埋怨他。

        他看着自己一向疼爱的妹妹。

        就是这样,在她的眼泪中,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着夏满。

        其实,在决定订婚之前,他就无意查到了,小玫的肾脏竟能与夏满匹配。

        他便去寻了小玫一趟,第二天,她就自杀了。

        她说,想救夏满可以,但必须娶她。

        为了夏满,他点头了。

        可惜,他为夏满寻到了一条生路,同样也将她逼向了天堂。

        为什么,不再多等几个小时,6点过后,婚礼结束,她便能拥有肾了啊。

        他目露沉痛,对小玫也冷硬了声音,“小玫,既然你怕这些流言蜚语,我就将你送到巴黎去吧,以后,不要再回来了。”

        “不要回来?

        凉哥,你这是要抛弃我了么?

        你怎么忍心,你现在明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了,你让我离开你,简直就是对我的放逐。

        凉哥,我不要这样的惩罚,我不要离开你。”

        无论靳玫如何哭闹,他还是疲惫地挥了挥手,让保镖拖走了她。

        坟碑上,夏满的照片被雨打湿,他取出一枚干净的手帕,温柔地替她擦拭。

        “对不起,刚刚吵到你了吧?

        你放心,她不会再来打扰你了,而我,也没有资格再来看你了。”

        他深深地凝望着墓碑上的相片,清丽的脸庞,映入他的瞳孔。

        那是他,此生最爱的女人。

        对不起,还是没有陪你走到最后,那场花约,是我失信与你。

        夏满,若有下辈子,记得来找我,我把今生所有亏欠,都还与你。

        他转身,离开这里。

        助理小心翼翼地撑着伞靠近他,不忍心道:“靳总,您将您名下的产业全部抛售,转成金额捐献了出去。

        那么现在,您今后有什么打算吗,或者准备再去哪里发展?”

        他掀起眼帘,眺望远方,“可能,去一趟蒙古吧,在那,还有一场约定,再之后。

        再定吧。”

        可是夏满,你知道的,无论去哪,对我来说,都是一场画地为牢的心牢罢了。

        我将困在其中,永生永世。

        他从助理手中接过雨伞,独自踏入雨帘之中,慢慢的,行走在这条似看不见尽头的路。

        广播内,响起男歌声低沉忧伤的歌声,一首独家记忆,让他渐渐佝偻了背,最后,跌跪在地,浑身抖动。

        “忘记分开后的第几天起。”

        喜欢一个人,看下大雨。

        没联络,孤单就像连锁反应。

        想要快乐,都没力气。

        雷雨世界像场灾难电影。

        让现场的我,可怜到底。

        对不起,谁也没有时光机器。

        想要结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喜欢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谁也不行。

        从我这个身体中拿走你。

        在我感情的封锁区。

        有关于你,绝口不提。

        其实夏满,我爱你,不比你少。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