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奈何流年枉情深在线阅读 - 第27章 夏满走了

第27章 夏满走了

        第27章    夏满走了

        在夏满的强烈要求下,薄子温终究是带她出了院。

        因为太久没有了解时尚这块领域,夏满整日将自己锁死在书房里,补充各类资料。

        但好在她在这块领域的天赋极强,再加基本功底厚实,也能根据如今的色彩款式摸索出未来可能会爆红的惊艳。

        手绘的草稿图,铺满整片书房。

        每次看到那白纸上零星几张的猩红,薄子温便感觉心如刀割。

        “满满,何必呢?”

        他知道,她是倔强的,做出的决定,他无法扭转,便只能跟在她的身后,默默无闻地守护着她。

        将她的废稿图收起,见夏满揉了揉眼睛,他的目光立刻担忧地望了过去。

        “很迟了,要不去休息吧?”

        夏满点头,伸手去书,却拿了几次才碰到,“好。”

        显然,她是准备睡前还要看资料的。

        他神情复杂,“满满,都这么迟了,眼睛会吃不消的。”

        夏满脚步一顿,并没有回头,手却依旧固执地拿着资料,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子温,答应我,别告诉他。”

        只是几个字,却已叫他红了眼眶。

        答应靳凉的秀稿图终于完成,夏满将它们以邮件的方式发送了过去。

        一个月后的大型走秀很成功,一场以星空命名的秀,令它幕后的服装设计师‘靳玫’成了赤手可热的设计师,更是成了时尚界顶尖的耀眼之星,备受荣誉,风光无限。

        当然,主办方花开的ceo靳凉,也成了众多媒体争先恐后采访的对象。

        摄影棚内,靳凉正在接受全球直播的访谈节目,主持人问:“靳先生,听闻您企业下的产业众多,但唯有花开才是您的心头血,请问,这其中是有什么原由吗?”

        男人坐在沙发上,西服裁剪得体,气质矜贵,淡声道:“服装公司一直是我父母未完成的心愿,但花开的命名,是因为一个女孩。”

        “相信一定是您心爱的女孩吧。”

        他没有说话,却是默认的神态。

        主持人知趣一笑,并没有追着这个问题,看了眼手卡,“既然是以花为关的,那么现在我便代替热情的粉丝,询问您一个问题。”

        “嗯。”

        “请问,您最喜欢的花,是什么?”

        男人眉眼染上一丝温柔,“月季。”

        将近三十分钟的访谈终于结束,靳凉与主持人等人握手告辞,挥退了助理,独自驱车回家。

        “先生,您回来了。”

        这是之前照看夏满的看护,自从与夏满离婚后,靳凉将她请了回来,专门打扫夏满之前住过的那栋别墅。

        而他,也从原来的那栋,搬到了她曾住过的地方。

        似乎这样,她的气味,仍旧还在他的周身包围着他。

        “嗯。”

        靳凉淡淡应了声,将外套褪下,抬步去了卧房。

        当初夏满离开地太突然,以至于卧房里还留着她的东西,她也不曾回来收拾过,而他,也故意不提。

        看护拿着拖把拖着卧房门外的廊道时,正巧看到靳凉在妆台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枚梳子,密齿上还残有之前主人还未来得及清理的长发。

        接着,她看到先生如获至宝般的一条条抽出,小心翼翼的装进一枚盒子里,沉默地捧着,看了半天。

        那是,太太的头发。

        她鼻子一酸,连忙收回了目光,不敢打扰他,悄声离去。

        靳凉将夏满的秀发收拢与掌中,良久,小心地搁在自己的枕边,合衣躺下,静静闭眸。

        “夏满,我好想你,你知道吗?”

        空气中响起一道低浅的叹息,若不细听,像是寂寥的风声,悄声无息。

        薄子温是在翌日清晨,匆匆忙忙找到了靳凉的公司里,当时他还在开会,薄子温却不顾保安的阻拦,疯了般在玻璃门外大声吼叫。

        “靳凉,你要是不想后悔,就赶快给我出来!”

        那场会议,是视频会议,正在商谈与欧洲合作商的高利润的合约。

        靳玫也在,按住靳凉的手,劝道:“凉哥,谈成了这份合约,我们的公司将能在欧洲市长展开,这场会议太重要了,你不能中途离开。”

        靳凉却焦急地甩开她的手,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打开会议室的门。

        “放开他。”

        一声令下,保安们纷纷松开对薄子温的束缚。

        薄子温一双眼睛满是血丝,显然已经几天几夜未曾休息了,靳凉心中一跳,已是紧张了起来。

        “是夏满出事了?”

        “靳凉,满满不见了!”

        “你说什么,她怎么会不见的?”

        靳凉眸色一凛,“你去找她了吗?”

        薄子温挫败地垂下了头,神情哀伤,“她是自己的走的,已经走了三天,我一直找不到她,心里很慌,无奈之下,只能来找你。”

        “靳凉,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满满要与你离婚的真相。

        我怕我不说,将会一辈子活在心疼之中。”

        靳凉的身子,僵滞在原地,张了张嘴,“什么叫,离婚的真相?”

        薄子温忽然蹲下了身子,双手无助地插入发间,铁骨铮铮的男儿,此刻的语调里,却满是哭腔。

        “靳凉,我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你,凭什么你能得到满满的爱,你永远无法想象,她到底有多爱你。

        爱到不顾自己的性命,也想为你完成你父母的心愿。

        那时她的脑袋被撞伤,医生检查出,她的脑袋里有一团淤血压迫了神经,会导致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以至于最后会彻底瞎掉,失去光明。”

        我们本来准备立刻安排手术的,可是医生们却再次检查出了一条噩耗。

        你知道是什么吗?

        肾衰竭晚期。

        医生说,最好的方法只能是移植肾源进行治疗。

        可是肾源本就是稀缺,夏满在这个世界上再无亲人,漫漫大千世界,又去哪里寻一颗能完全与她匹配的肾源?

        所以靳凉,你知道吗,这就是一个死局,这就是绝望!

        “她是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选择离开你。”

        像是一道晴天霹雳,砸入靳凉的脑袋,嗡嗡直响。

        薄子温双手一抹眼眶,“前几日,她的情况已经开始恶化了,我要带她去医院做透析,她无意提起一句,说想趁着最后的光明还在,要去看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我怕她乱来,只能哄慰她说日后再带她去看,她也乖巧应了。

        可是我没想到,她竟然是骗我的,转眼便真的走了。

        她是一个病人啊,视线衰弱,随时会死的病人,她怎么能独自离开!

        我找不到她,也不知道她会去哪里,我怕,我心里真的是怕,突然哪一秒,有个消息通知我她任何不好的情况!

        所以我没有办法了,才只能来找你了。

        “靳凉,拜托你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