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奈何流年枉情深在线阅读 - 第22章 靳凉病了

第22章 靳凉病了

        第22章    靳凉病了

        靳凉病了,病得突如其来,且一病不起。

        这已是连续两天她在关窗之时,没看见看道执着又晦暗的身影了,柳眉微不可察地轻蹙,她状似不在意的,挥上了窗帘。

        躺在床上,却莫名难眠。

        凌晨一点,她竟接到了看护的电话。

        “太太,能麻烦你来医院看看先生吗?

        我家里孩子出了急事,不得不走开啊。

        但是他这我又不放心,只能违背先生的意思给你打电话了。”

        “他怎么了?”

        “先生胃病发作,被送进了医院,已经整整两天了。”

        夏满一惊,来不多想,已经披了衣服出门,再反应过来时,人竟已经在了医院。

        看护直接将踟蹰的她拉了过来,满脸焦虑,“谢天谢地太太你终于来了,这儿就拜托你帮忙照看下,我实在找不出什么人来帮忙守着先生了,只得给你打电话了。”

        “靳玫呢?”

        “靳玫是谁?”

        她一愣,“没什么,你先走吧。”

        看护拎了自己的包,千恩万谢的走了,走之前还拜托她,千万不要告诉先生是她打电话叫她来的。

        夏满应了她,这才轻轻推门,步入病房内。

        病床上,他闭着眼沉睡,眉宇却依旧紧皱,几日不见,已是清减不少。

        她咬了咬唇,看着他搁在外面的手背上还挂着药水,不敢掉以轻心,便抱了一张椅子,坐在床边守着。

        凑近一看,才发现,他手背上大圈的干褐。

        是上回被她烫伤的地方,他竟没有仔细清理,任由手背留下难看的疤痕,像是某种烙印。

        心口如被密密麻麻的蚂蚁啃噬,夏满移开了目光,只是定定把那药水瞧着,等一瓶结束,按铃唤护士来换药。

        也许是护士换药的声音吵醒了床上的男人,他睫毛微微颤了下,缓缓地睁开眼。

        朦胧的视线中,竟看到了那张魂牵梦萦的清丽容颜。

        “夏满,我是在做梦吗?”

        轻轻的一句迷茫呢喃,却像是一块石头,猛地压在她的心口。

        她抿抿了唇瓣,“没有。”

        他瞬间恢复了清明,随之皱眉,“你怎么来这了?”

        她想起自己答应看护的话,便说:“我本来想打电话催你去办离婚手续,是看护接的电话,她告诉我你在这,我正好过来取药,就顺路来看看了。”

        也许是生病迟钝了他的敏锐,又也许是那句‘催你去办离婚手续’让他心智猛地崩溃,对于她这句漏洞百出的蹩脚谎话,他竟没有发觉。

        沉默,像是一张灰色的网,密不透风的朝他罩来,将他眼眸里的光,尽数扑灭。

        胃部酸痛得厉害,他的手不自觉地按住那,紧紧的,像是要戳破自己的肋骨。

        她眉心一跳,没忍住,上前拨开他的手。

        “是疼了吗?”

        那刹那温腻的触感,让他眷恋地忍不住反手握住。

        当双手交叠在一起时,像是有一阵电流在肌肤内击过,怔仲了彼此二人。

        “靳凉你放——”

        “夏满,可不可以,不离婚?”

        那句‘你放手’还未脱口,他轻颤的语调,却缓缓在病房那响起。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靳凉,会用如此卑微的语气去恳求,让她不自觉地想起了那日薄子温的话。

        满满,你换一层深意去想,也许,你会明白为什么的吧。

        靳凉,你如今的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她心紊乱。

        “夏满,这不公平。

        你既然知道,我所有的仇恨,都是造化弄人,你却连补偿的机会,都不给我。”

        因为病态的缘故,他的声音难免显出几分有气无力,语气轻的,像是一碰就散的泡沫。

        莫名的,给人一种控诉的感觉。

        夏满想抽回手,他却不允,明明是很虚弱的力道,可她却感觉重如千斤,愣是抽不开手。

        “靳凉你、”她错愕,震惊,慌乱。

        “夏满,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无论是对你,还是对那个孩子。”

        明明不该哭,可水雾还是迷茫住了眼眶,那个孩子,是她这辈子的痛。

        最终,她抽回了手。

        “我去趟洗手间。”

        她敛下眸子,快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离去。

        病床上,靳凉神情痛苦,将自己半个身子都压进生硬的床铺。

        此刻,他已分不清是胃痛,还是心脏在发疼。

        夜里,她守着药水,大概是在凌晨4点左右才停的药,她从来不知道,他有胃病。

        像是知她所想,黑暗中,他轻声道:“你入狱的那三年,这胃病,便也悄声无息的得了。”

        说是悄声无息,其实一点也不为过。

        偶尔想她的时候,他便用酒精麻痹自己的所有感官,久而久之,他竟在不知不觉中酗凶了酒,便落下了病根。

        原来很多东西,都是在不经意间,渗入他的生命。

        比如说,她。

        良久,夏满噢了声。

        靳凉却突然从床上半坐了起来,借着月色,去瞧缩在沙发上的人,朦胧月光,她脸上的神情,也似隔着一层的雾霭迷烟。

        “夏满,你恨我吗?”

        她轻咬唇,如实相告,“说不上来。”

        他忽然一笑,“说不上来,也就是说,你并不恨我,对吗?”

        “夏满,你既然不恨我,为什么不尝试着着,再接受我?

        你若恨我,又为何不让我用余生,去弥补你?”

        黑夜中,他的嗓音也似裹上了午夜的魅惑,以至于夏满怔仲了好一会儿后,竟还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可是,接受,为何要加一个‘再’字?

        她张了张嘴,“你要补偿我,那靳玫呢?”

        话一出口,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再想掩饰什么时,已是来不及,懊恼地咬住了唇。

        谁想,靳凉倒是被她这话怔了住,蹙了蹙眉,“这跟小玫有什么关系?”

        她捏住拳头,“你要补偿我,不是让我继续当靳太太吗?”

        “是。”

        “所以,靳玫呢?”

        他眉宇成川,反应过来,“你以为,我喜欢靳玫?

        夏满,她是我的妹妹,我怎么可能对她生别有的情愫?”

        靳凉这人,不屑撒谎,当这话从他口中说出,夏满心中已是清楚了大半。

        原来,一直以来,都是靳玫在骗她。

        她有些震惊,手上却蓦地一暖,竟是他已心急地下了床来到她的身边。

        “夏满,给我一个机会,重新开始,好吗?”

        夜空的繁星,不断闪烁,像是精灵俏皮地眨着眼睛。

        这是她第一次发现,出狱后的世界,竟这般美。

        许久,病房内,才响起她浅浅的回应。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