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奈何流年枉情深在线阅读 - 第20章 手术真相

第20章 手术真相

        第20章    手术真相

        靳凉一向说到做到,且雷厉风行。

        靳玫当天晚上就被送了走,而夏满的看护也住了进来。

        也许是学乖了,又也许是心哀于死,夏满不再与靳凉闹,只是每日抱着一枚软枕不声不响地坐在院子内。

        看护叫她吃饭,她便吃,叫她吃药,她也乖乖吃。

        明明一切都按照预期的调养一样,可偏偏她的身子却越来越瘦,越来越弱,仿佛一阵风便能将她吹倒。

        像是折磨自己,同时也在鞭挞着靳凉的心。

        就连看护都看不下去了,“靳先生,太太再这样下去,身子骨恐怕吃不消啊,完全都没有了生气。”

        这样的人,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如何不叫人心惊。

        看着院子里瘦成纸片人的夏满,他眸色一暗,良久,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他凝了许久,直到太阳落山,直到起风了,这才朝她走去。

        “夏满,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将外套盖在她的身上,他的语气,满是疲倦隐晦。

        她低垂着眉眼,不声不响,似将他当作了一团空气。

        他弯腰蹲下身子,与她平视。

        身后,是一圃花田,种上了新的花种,长出了枝叶,却还未发芽。

        是他亲手为她种上的月季,他一直都知道,她很喜这花。

        可如今,她最喜的东西,也唤不回她的快乐了吗?

        他的眼眸里,有复杂的苦楚,“夏满,三年前你不是一直央我带你去草原,看苍穹星瀚,见最美的风景吗。

        答应我,好起来,我就带你去,好吗?”

        可惜,迟到了三年的回复,她已不屑一顾。

        “滚。”

        她沙哑的声音冷冽地吐出一个字。

        “夏满,其实那个孩子——”

        夏满倏地站起了身子,丢开他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紧紧抱着怀中的枕头离开,看也不愿再看他一眼。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他开口提起那个孩子,她便不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离开得果决又坚毅。

        像是他的每一次提起,都是对那个孩子的玷污。

        他轻轻垂眸,敛去眸中复杂神色。

        看护为夏满顿了补品。

        餐桌上,靳凉亲自盛了一碗,作势要去喂她。

        她看了一眼,伸手一拂,滚烫的汤汁溅红了他的手背,‘叱拉’一声,触目惊心。

        看护惊呼一声,“呀,靳先生,这烫伤不得了啊,我给你上个药吧。”

        突兀的叫声,吓的夏满下意识地抖了下。

        靳凉皱眉,睨了看护一眼,责备她的大惊小怪,用干净的帕子随意在手上一抹,“你把这里清扫下,别让破碎的瓷渣刺到太太。”

        看护连连点头,不忍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一扫,最终摇头轻叹。

        夏满不肯吃靳凉喂来的补品,最后,他只能让看护来,她倒是安静地吃了,乖巧的像是一个孩子。

        手背起了水泡,靳凉仿佛不知痛似的,直接用手帕拧破,挤出水来,然后涂抹药膏。

        看护在一旁看得胆颤心惊,有心想说些什么,却碍于二人之间诡异的气氛,噤若寒蝉。

        晚上,她替夏满放水洗澡,瞧着越来越瘦的夏满,忍不住多话劝慰了起来。

        “太太,你与先生还年轻,孩子的事,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将来还是会有的。

        我看的出来,先生很爱你,你又何必为了一个本不该生存在世的孩子,糟蹋了你们之间的这份感情呢?

        更何况,是自己的身体呢?”

        一直沉默的夏满像是被触动到了什么,艰涩地抬起头来,“你说什么?

        什么叫,不该生存在世的孩子?”

        她一字一字,咬牙切齿。

        看护一惊,想到什么,捂住唇,“难道先生一直没告诉你,你是宫外孕,若是时间一长,你跟孩子都会没命?

        先生是出于保护你,才安排流了你的孩子的呀。”

        夏满清冷的面色,有一丝瓦裂。